往下边塞东西不能掉出来 被几个男人下药绑着玩调教

一句话似乎让她自己都慌了神。

是喜欢吗?应该是爱了吧!

见她始终没有回复自己,林意心里明白了几分,看来他猜的是十有八九的事情了。

在他还没出车祸之前,一切都是安然无事的,每天下班之余,茶余饭后,都会听到她说及沈耀。

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或许只是单纯的崇拜他的年轻有为,而一向事业为重的她,不可能会因为感情而乱了马脚。

可现在,事情好像已经不是那么简单了。

“我好像已经开始忘不掉他了,两个月没有见面,每次心沉静下来,他就占据了所有的空间。”林婷失笑的谈及。

还有点红了眼眶。

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笑,都让她整颗心沸腾。

林意突然不知道是该为她开心还是难过。

开心他的姐姐找到了喜欢的人,难过那可能是一个爱而不得的人。

“姐,既然喜欢就去争取,不要唯唯诺诺的。”

林意坐在床边,两个人又像是回到了小时候,没有爸妈,害怕了就待在房间里,聊天到睡着。

“我知道怎么做,你放心吧!。”林婷拍了拍他的宽大的肩膀,让他为她放心。

她想得到的就一定回去争取。

而秘书之位,迟早会归她。

两人对视一笑。

每次和他聊天,心情就会慢慢的变好,林意就像是她的良药,和树洞。

心情又恢复到了以往,抿唇微笑。

起身去客厅收拾桌子。

看着林婷好了很多,心情没了那么糟糕,林意的心放了下来。

心里也开始好奇起,那个传说中让他的姐姐心心念念的男人,沈耀了。

还有那个抢她秘书位置的景夕。

沈耀回到家,看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扔的到处都是,像是被洗劫了一样。

紧蹙的眉头仿佛要杀人。

“安南。”语气嗜血的起来,心里的怒火燃起。

才短短一天的时间没回来,屋子里的竟然被他弄成了这个鬼样。

突然的,传来一怔的声音,让他的整个人黑线了起来。

女人的娇喘…

他竟然…

往声音处走去,洗手间里,一门之隔的地方,暧昧的声音清晰的传出。

沈耀的脸一下子又黑了几分,黑眸里面有着不可忍的怒气。

他竟然把外面不三不四的女人带到他家来玩,是嫌活的不够久吗?还是想死个痛快。

没有收敛一点的力度,一脚踢开了洗手间的门。

浴缸里面,一男一女暧昧的姿势在门开的那一刹那停下。

坐在女人上面的安南朝门口看去,笑着回应,“沈耀,你那么早就回来了。”

似乎被人发现已经成了常事,没有察觉到丝毫的不妥。

浴缸下面的女人娇羞的叫着,看见有人闯了进来,还是个帅哥,叫的更加的妩媚。

站在门口的沈耀,面无表情。

女人的声音让他感到一阵的恶心。

“滚!”

沈耀的声音响彻在整个洗手间,然后转身离开,安南撇嘴,知道自己挑战了他的极限了。

赶紧抽出身子,从浴缸里面出来,对于还待在浴缸里面的女人,调戏道,“怎么,还满足不了你。”

浴缸里面的女人,妩媚的嗯哼了一声,让安南心里波动了一下,但碍于沈耀在,只能作罢。

“快点穿着衣服,不然我都救不了你。”安南好心提醒道。

好友沈耀的性格他是最懂的,如果触碰了他的底线,分分钟弄死。

而现在的他,无疑是触碰底线了。

女人脸色有点微变,明显安南的话让她有了胆怯。

没过一会儿,穿好衣服的两人,走到客厅。

沈耀面无表情的站在客厅,双手放在裤兜里面,冷冰冰的脸上让人看了都打几分寒颤。

看着一男一女人模人样的走了出来,眸子里面更是一怔的厌恶。

步伐稳重而有力的走过去,扫了一眼衣裳凌乱的女人。

“滚。”磁性的嗓子发出来的声音不容抗拒。

让人吃了一惊,女人吓得浑身抖了一下,然后急冲冲的狼狈离开。

这样的画面有一种捉奸在床的感觉。

而沈耀的视线开始转向安南,俊脸冷冽。

安南见状,连忙解释,“沈耀,你听我说,我这不是特殊情况吗?无奈之下只好……”

沈耀眉头浓重了几分。

他什么时候不是特殊情况,只要见到美女,每天都是特殊情况。

他的事情,作为兄弟他从来都不过问,可是这一次竟然作战地转移到了他的公寓…

忍无可忍。

现在公寓里面的空气,还让他感到恶心。

“你不用住了。”沈耀看着他,不带任何感情。

也别和他说什么兄弟情,免谈。

“沈耀,你不会这么绝情吧!”安南一听,哀吼。

“自作自受,怪不得我,不走我就轰了。”沈耀冷淡的开口。

环顾客厅四周,紧紧的蹙眉,让他时刻感觉到恶心。

安南哑言,“你不会真的性冷淡吧!这……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况且你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随后愤愤不平的说。

他的态度,让他怀疑是不是那方面真的有问题。

沈耀看了他一眼,等着他接下来的话,安南见状,为了避免不再受伤,紧闭着嘴。

然后离开。

门卡擦一声关了。

沈耀整个人都被这乱七八糟的东西,弄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知为何,看见别人做这种事情,他就感到十分的恶心。

看着被折腾的凌乱的东西,他必须的把这些全部给扔了,还有那个浴缸…

虽然没有洁癖,但是一想到…他就觉得好邋遢。

摸出裤兜里面的电话,打了一个电话给物业。

在这里,还存留这的氤氲,让他一刻都不想带,有点头晕的走了出去。

开车直奔了公司。

照这个情况,看来他是要在公司呆一晚了。

景夕敲门进来的时候,沈耀正在审理文件,思绪集中在一起。

“总裁。”景夕手提着一份快餐走来。

沈耀闻言,眼色微微一凛,见脚步声停下,才抬眸,“辛苦你了。”

“职责所在,没事。”景夕爽朗的开口。

刚回到家不久的她,正准备煮菜,就被一个电话打来,让她猝不及防。

晚上十点钟吃快餐?

她还仔细的对照了一下手机屏幕,看着上面显示着“抠门总裁”时,才确信自己没有听错。

自从上一次抠了她泡面又扣她工资的,她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个名称真的非他莫属,所以从开始到现在就没有改过。

摸了摸自己还饿的发瘪的肚子,无奈,上司比较重要,她的温饱还需要他来给。

只能着急忙慌的跑去给他买快餐,送去。

把东西放在桌上,触碰了一下快餐盒还是温热的才放下心,“总裁,吃饭吧!趁热。”

景夕抿动红唇,淡淡的开口。

这句话让他停住了手上的工作,抬眸看向一旁的景夕。

点头应好。

工作上的事他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奈何晚上只能在这,才又看了一遍。

起身走到旁边的沙发上,桌上的饭菜已经打开了,就等着他吃。

景夕静静地站在那,静待着他还有什么吩咐。

因为她的肚子已经叫的不行了,平时到点就饿的她,明显撑不了那么久。

“吃了吗?”沈耀看了看菜色,抬头看向景夕。

夜深下来,周围就变得特别的宁静,所以她肚子叫的声音,他听见了。

啊…

景夕有点错愕,随后收敛起自己的惊讶,“吃了。”

没有觉得有丝毫的不妥,反而觉得这样做才是不尴尬的。

如果说她没吃,难不成还要和他坐在一起吃吗?估计她同意他都不同意。

“哦,看来我听错了。”闻言,沈耀自顾自的说,刚刚咕噜咕噜的叫声,让他还有一些怜悯,不过现在看来,是他自作多情了。

一听,脸一红,景夕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暗自懊恼,刚刚的肚子叫被他听见了。

“总裁还有什么吩咐吗?没有的话我回去吃饭。”竟然已经被他知道了,也不打算遮掩,坦然的说。

两个人的办公室的确很宁静,两人都不说话的时候,她只听见他吃饭的声音。

而她的话,也没见他回应。

景夕无可奈何,只能干站着,等着他吃完,然后走人。

“景秘书就那么不耐烦吗?”半响,沈耀放下筷子,起身看着他。

黑眸里,在夜的沉静下,卸去了以往的阴冷,虽然话有点难为人,但是眸子里面是柔和的,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第一次看到他没有冷冰冰的一面。

“没有,怎么会。”景夕从容的回应。

对于这个变脸极快的上司,她还是有准备的,不然怎么在公司混。

听着她的回答,甚是满意,嘴角扬笑。

在她的身边停下,他能清楚的听到她的呼吸,不急不忙,脸却微红。

这个样子的她是最迷人的,虽然和她**的时候隔着面具,但是透过空气,他能感觉的到她微红的热气,就像现在这样。

景夕紧抿着唇,看着他站在自己的面前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想打破宁静。

微微的抬起脑袋,她的身高已经不算是矮的了,可是站在一米八几的沈耀面前,是那么的娇小瘦弱,瞬间气势也少了半截,刚想说的话,吞了一半在肚子里面。

沈耀扬笑,看着她这模样,一脸的坏笑。

“景秘书,你的脸好红。”

景夕脸一沉,又热了几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都感觉有点烫手,我微微的闭眼,咬牙含羞,不知所措。

“可能…可能是天气的原因。”景夕随便的一个借口。

然后想要越过沈耀,往沙发边上走去,不料,绊住了一边的桌子,一个不小心,身子往前面顷去。

一刹那间,景夕以为自己就要丑大了,不受控制的拖住一旁的同样吃惊的沈耀,以为他身材高大能够扶住自己,谁知道连他一起,重重的往沙发上砸去。

两个人都失了神,紧密黏在一起的两个人,让气氛变得**了起来。

景夕不可思议的瞪着眼睛看着沈耀,眼神碰撞,心跳也开始加速了起来,刚刚的举动,打翻了桌上的快餐,扫了一地。

时间像是在这一刻凝固了起来,两人都惊住了。

景夕的美眸微微的蹙了起来,突然的熟悉感,让她好像回到了久久情娱乐场所,而面前的这个男人,他们有着接近相似的眸子,和让她贪婪的怀抱。

为什么会这么相似,仿佛是一个人…

沈耀柔了下来的温暖,眼睛深邃的看着她,在她的眸子里面,让人突然的感到安心。

紧抿住的薄唇,放松了下来,头慢慢的低了下来。

景夕的心开始跳动的厉害,心里的慌张让她用力的推开了他。

没有任何预兆,被她推到了一旁。

景夕连忙的起身,理了理衣服,对于刚刚的小插曲,一连几句的道,“不好意思。”

然后快速的离开。

办公室一下又回到刚开始平静,随着门关闭的那一刻,沈耀的心反而平复不了下来。

一向冷静的他,没想到会失了分寸,但是又感到十分的戏谑,刚刚她哪个娇羞的模样,和在久久情娱乐场所是一样的。

眸子暗下了一分,不屑的轻呵了一声,原来只要是面对男人,她的表情都是一样的急促,和安耐不住。

随即拿出了电话。

出了办公室的景夕心情始终没有平复,刚刚的她,丑大了。

她捂住自己还没有散去温热的脸,试图去平静。

可是这也让她疑虑了起来,为什么他的怀抱让她那么的贪婪。

正在思索着的时候,手机短信铃声就想了起来。

“约炮。”刺眼的屏幕上显示着这两个字,她知道这是他那个炮友发的。

刚刚的心情还没有平复,面对着这条短信她陷入了纠结,久久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可是心里却又不想去拒绝,虽然他们从未真正的见过面,但是她能感觉得到,对他,她有了感情。

犹豫片刻,电话短信又发了一条来之后,才点了回复,简单的一个“好”字,让她的心镇静了下来。

看着身上穿着的裙子,和平底鞋,让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去那样的地方,当然得好好的打扮一番了,而且,淡妆也不适合去哪里。

打车回了租住的地方。

认真的挑选了一套衣服,配上高跟,拿着那个永远也不想摘下的面具,走了出去。

每次去哪的她都是穿着很显身材的紧身裙,这次也不列外,唯一让她感到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她的裙子略微的长了一点,到膝盖哪样。

已经是深夜了,所以这个时候的她走出去,小区都是陷入以前宁静的。

没有任何人看到,让她的自卑心里缩小了一倍。

刚走出小区的她,正打算打滴,车停在面前手刚伸在车把手上,却被一只手紧紧的握住。

景夕惊了一下,被紧握的手用力的甩了甩,却都无力。

她看向来人,秦海洋那一张憔悴的脸落在了她的眼帘,让她忍不住的紧皱眉头。

没有想到,这个点还会在这里遇见,蹭他不注意的时候用力的甩开紧握的手,重新握住车门把,想上车而去,却被他握住了另一只手。

“你有病啊!”景夕脱口而出的愤怒,让她恨不得扫他几个耳光。

已经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了,不明白为什么还要苦苦纠结,如果是她**在先,他这样可以说是情深似海,可是不是,**在先的人是他,现在反倒表现出一副被伤害的模样,让她感到厌恶。

几天不见,他的声音沙哑了几分,眼睛底下也有了浓重的黑眼圈。

“你要去哪?”秦海洋一脸的不解,三更半夜穿的这么暴露性感,浓妆艳抹的,让他心里一酸。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从未见过她这样,现在却打扮成这样给别人看,让他握住的手又紧了紧。

“你管不着。”景夕语气怒意重重。

出租车还停在那,听着他两你一言我一语的吵着,闹着。

似乎也不耐烦了。

“我说小姐,你还坐不坐的,你这样让我损失好多的客人,吵架回家吵去,我可没有心情停车在这听你们吵。”司机师傅语气不耐烦。

打了一下喇叭,示意。

景夕闻言,转过身去弯着纤细的腰,在副驾驶那边,“师父不好意思,坐,你再等等。”

安抚好脾气有点暴躁的司机师傅,看着还被紧抓的手,深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平静起来,语气放了下来,“你想怎么样,你越是这样,我们越不可能,**是你,挽回是你,你当我景夕是什么。”

她直视着他,这段感情让她总是很不争气的湿了眼眶。

慢慢湿润的眼眶,让她想擦又不敢擦,她怕他知道,然后误以为还在乎。

“我错了,你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我真的已经跟外面的女人断绝关系了,只爱你一个人。”秦海洋面容牵强,笑容之中的在乎,让景夕心又疼了起来。

抑制住心里的起伏,“不可能。”

这一次她终于狠下心,把他推开在地,然后转身上车。

在错乱之余,秦海洋想再次伸手去抓,车子已经驶向了远方。

气愤的他在宁静的小区里,显得格外的单调,他守了那么久的晚上,好不容易遇见她,不想还是没有抓住她。

恋爱和结婚是两件事,和人**一下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景夕的态度,让他又陷入了沉思。

坚韧的拳头狠狠地砸在旁边的路灯杆上,手关节上面渗出了血丝。

可此时的他没有感觉到一点的疼痛,麻痹全身的是心疼。

心里的烦躁让他又锤了上去,鲜血弥漫在了路灯杆上,从手背一直留下来的液体染湿了白色的体恤衫。

黑夜底下,嗅到了腥味。

景夕坐在车上,心情的波动太大久久没有平静下来。

他的出现最近总是在她意想不到的时间点和地方,心里不尽在想,是不是在监视自己。

“和男朋友吵架了吧!”开车的司机透过后视镜看见她愁眉苦脸的模样,好奇的问。

已经快是凌晨的时间了,装扮成这样,不吵架才怪,司机过来人的语气,摇了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的是越来越开放了。

景夕看着视线从窗外收回,面对司机的话,她有点不想回答,但碍于礼貌在,不回答也不好,只能如实说。

“我们已经分手了。”

景夕语气很平淡,缓缓的开口,似乎感情已经成了过去,而她不过是在述说过往。

“唉。”司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着他们两个,挺男才女貌的,没想到已经是有缘无分了。

“姑娘啊!放开点。”

景夕尴尬的一笑,倒反被司机的时而忧伤给整的不知所措。

景夕笑而不语,直到车子到达了目的地,然后付钱离开。

这个时间点里,这里是最热闹的,景夕目光游离在店外,自嘲了一下,然后走了进去。

司机还没有,而是看着她下车,看着外面的牌子灯光摇曳,心里暗自窥叹。

景夕走到门口,停了下来,从包里拿出面具,待在娇小的脸上,烈火红的嘴唇上扬,妩媚的勾唇。

里面的人在这里是最忘我的,尤其是她现在这个时间点走进去,里面的**和氤氲,弥漫在一起,让人沉醉。

习惯性的朝那个位置望去,没见那个带狼面具的男人,景夕失望的垂眸,翻着手机,发现自己已经迟到一个小时了。

可能他已经走了吧!

有点落寞的走过去,一个人坐下,拿起桌上的酒杯,倒满,然后一饮而尽。

面具底下的双眸紧皱,舒不开的愁绪,让人怜爱。

直到她以为已经喝点迷糊了,一双黑色皮鞋落在她的面前。

她从下往上看去,大长腿高身材,挺拔的站在她的面前,西装革履已经有了一些凌乱,带着狼面具的男人手握着酒杯,俯视着她。

“你迟到了?”薄唇紧抿,音调低沉。

景夕已经有点醉了,看见面前的男人是她要见的人,丝毫没有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阴冷,反而有了莫名的安全感。

“我还以为你走了。”笑意的双手搭在他的肩上,然后紧紧的套住他的脖颈,醉意让她的身子歪扭着,一个不小心就会倒下。

她的烈唇红的妖娆,让人忍不住想啃上几口。

沈耀看着她这般模样,内心已经开始烧灼一样,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他的身体从一开始就没有抗拒过。

可是他的戾气也随着他的酒醉而散了出来,“回答我。”

他的眸子凌厉的看着她,然后往下,盯着她哪软软的红唇,喉咙不受控制的滑动了一下。

景夕的脸已经红了一半,看着面前的他更是迷糊,但是他的话她听的到。

“那个混蛋,拦住我。”说着往沈耀的怀里扑去,嘴里依旧呢喃着,“秦海洋,你这个混蛋。”

沈耀眉宇开始紧皱,她说的那个人应该就是那天的那个男人吧!

戏谑的轻呵,真有意思。

“要吗?”沈耀直言。

微微的低眸口吻对着怀里的娇小女人,她的身子骨干练,白皙的手臂上还有着肌肉感,精致的脸庞即使隔着面具,也气质外漏,只是此刻是妖娆的妩媚。

扑在她怀里的景夕傻笑了几声,“要,怎么不要。”

然后手就已经耐不住的往他的背上拂去,喝醉酒的她像一个小鹿乱撞,丝毫不觉得现在是在放火。

沈耀凝视了一下怀里的女人,身体已经被她弄得虽是崩塌。

不过,贱的本质她是发挥的很到位的,至少让他有感觉了起来,而且还是每次。

楼下每个人都是陶醉的,手一揽住她的腰,公主抱的把她带上了楼。

老地方,一进去他都能感觉的有了她的气息,不知是次数多了还是什么,房间里淡淡的清香的确是这个女人的体香。

这一次,他没有暴躁的扔她在床,而是很轻的把她放下,她的身子很轻,让他感觉不到吃力,可想而知她是有多瘦。

站在床边俯视着床上的女人,沈耀干燥的扯了扯整齐的领带,性感的喉咙滑动,锁骨流露在外。

他突然想去摘下她的面具,俯下身子碰触到冰冷的面具,手又缩了回来。

他的心里有所涟漪。

底下的女人浑浑噩噩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像是在骂,又像是在哭。

沈耀蹙眉,浓郁的眸子里面开始觉得没了兴趣。

转身就打算离开,却被床上的女人拉住了手。

“别走。”景夕蹙眉,红唇微动。

她的一句挽留,让他的兴致再起,嘴角勾勒之余,欺身而下。

黑暗的房间里面,男女之间的温度迅速攀升,一夜氤氲,彼此都溃不成军。

第二天

景夕很早的就醒了,旁边的人还没有走,转过身子看着旁边还静静睡着的男人,突然有了贪恋的感觉。

她的扯了一丝微笑,手附上他的面具,这一刻,她想把它摘下来。

她想看看面具底下让她迷恋的男人到底是何面貌,让她如痴如醉,即使心力交瘁的时候,也想去赴他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