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被几个男人下药绑着玩调教

昏暗热闹的酒吧里,人群晃动,但宋婉还是一眼看到了穿得性感无比的高曼。

高曼人生得娇小,剪着利落的短发,皮肤白皙,五官端正,长得十分具有灵气。

但她却偏爱性感装扮,比如今晚的她,穿了一件黑色V领连衣裙,贴身的裙子勾勒出她妖娆的曲线,裙子侧面开叉延伸到了大腿根部,露出一条白皙诱人的美腿。

“妖精,又在勾人啊。”

刚进去,就见高曼晃着胸前若隐若现的一片春光,媚眼如丝的接下男人的名片。

“这还不是为了你。”高曼双指夹着那张名片,递给宋婉,笑的明媚动人:“季明朗外头有女人,还骗你订婚,你干脆也在外面找一个,好说歹说,也要把那顶绿帽给他扣上啊!”

宋婉看了她一眼,笑容满面的接过那张名片,抬手便砸向她脑袋:“送给你浪得了!”

高曼敏捷的躲过,没有半丝恼怒,身子一扭,朝着吧台的调酒师抛个媚眼:“来一杯最烈的,这位姐今天心情不好。”

“龙舌兰,谢谢。”宋婉温和道。

高曼脸色微沉,凑近身旁已经坐下的宋婉问:“不会吧,真伤心了?你跟那季明朗不是没有感情吗?”

“心是没伤着,脸都丢光了。”宋婉咽了一口杯中酒,辛辣的液体顺过喉咙流入肠胃,一阵火热,她盯着那杯酒,深叹口气说:“闹事的人是尹深找来的。”

高曼一噎,差点呛住,不可思议的笑着问:“不会吧,大明星居然干这么没品的事?”

转念一想,她又点点头:“也是,凡是跟你有关的,他总能干出一些让人觉得出人意料的事来。”

宋婉沉默的喝了一口酒,没有说话。

见宋婉又装闷葫芦,高曼无奈的摇摇头,叹气:“你们啊,怎么闹成了这样呢。”

怎么闹成了这样呢?

宋婉脑子里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冷肃的眉眼有些许动容。

是啊,曾经他们那么的好。

可是……她双眼一闭,想起他去美国前的那些话,他消失后的自己遭遇的一切,心中涌动出丝丝恨意。

呵,再好也是曾经了。

“你倒是说话啊。”高曼侧头看着陷入沉思的宋婉,白了她一眼率直道:“他现在这样对你,也怪不了别人,当初是你先玩消失不见人影的,而且失踪了整整两年,再出现,你就以尹家养女的身份出现,成为了他的妹妹,要不是你这么狠,他也不会那么快就跟白晓菁订婚啊。”

“要我说你真是不知道满足,上大学那会,刚知道尹深和你在一起了,我抱着他的相片哭了一晚上,肝肠寸断,我敢说,我这辈子都不会那么伤心了,结果呢,我们心尖尖上的男神,就那么被你无情抛弃了。”

“我问你,那两年你干嘛去了,你怎么就成了尹家的养女?”

如高曼所说,所有人都以为是她甩了尹深,是她绝情冷血,手段深沉。

但无论怎么被人说,宋婉都不想澄清,她宁愿背上那些骂名,也不会承认,她是被玩弄了,被人践踏了真情实意,像个笑话一样。

至于那两年……她睁眼,实在是不敢再想起了……

“你说你家那张12英寸大还被裱在相框里的照片?”

宋婉避开了高曼的问题,笑问。

高曼知道宋婉在转移话题,但也不揭穿,摸摸耳垂点头。

“尹深要是看到你把他照片装裱的像遗照似得,脸铁定要被你气绿。”

“你懂个屁,不拿相框裱起来,怎么表示我对我偶像的尊重。”

两人喝着酒,你一言我一语斗起了嘴,有些事有些话,渐渐压回了心底。

订婚宴闹剧第二天,季家。

季家家主季风一脸铁青的看着面前的季明朗以及他身后那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几乎连气都喘不顺,他甚至都不敢开口骂,怕激动了,自己的心脏病都得犯了。

“老公,你也别生气啊,毕竟她肚子里有我们季家的血脉啊……”

季家女主人蒋岚见气氛僵持,赔着笑着给季风抚了抚胸口顺气,又向季明朗身后的夏媛使个脸色。

夏媛捏紧手上的那张律师通知函,低着头小声的喊:“爸……”

“我不是你爸!”

季风激动的截断她的话,怒吼。

夏媛也就是订婚宴上闹事的女人,此刻因为被季风突然地怒吼给吓得一抖,委屈的拉了拉季明朗的衣服。

季明朗转身看她,随即厌恶的拍开她那只抓着自己衣服的手!

原本低眉顺眼的夏媛被她这个动作给刺激到了,脸色顿时阴沉,尖厉的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当初你把我哄骗上床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态度啊,现在我怀孕了,你就想翻脸不认人了是吧!”

“我告诉你季明朗,你绝情,就别怪再去找那个尹家的养女,看她还愿不愿意跟你结婚!”

“你以为,你昨天给我丢了那么大的人,我跟她还能结婚?”季明朗冷哼,上前一步捏住她的下颚,脸色阴森的恐怖:“要不是你肚子里的孩子,你以为我能饶了你?”

末了,扭着她的脸狠狠一撇。

夏媛整个人猛的往地上一坐,肚子同时传来一阵钻心的痛,她捂着肚子,满脸愤恨的盯着季明朗。

“你这孩子,怎么下手没个轻重,要是伤到我孙子怎么办!”蒋岚着急的去扶夏媛,话里话外却没有半分关心夏媛的意思,只是念着夏媛肚子里孩子,那可是她们季家长孙,宝贝着呢!

“你说你,也是个不识大体的,你怀着孩子,咱们季家会亏待你吗,偏偏去酒店闹那么一场,要是因为这个,我们跟尹家闹翻了,你跟我们季家都不会有好下场,你怎么就不长脑子呢……”

蒋岚点点夏媛的脑袋,训斥了一番。

夏媛听了蒋岚的话,脸色变了变,她没想到过,这门婚姻对季家如此重要,再想起那张律师通知函,着急的拉着蒋岚的手:“阿姨,昨天有人告诉我明朗在跟别人订婚,我当时也是气糊涂了,才冲进去,打……打了那个宋婉……”

“可是我没想到那个宋婉这么狠,今天就给我发了律师通知函,说是要告我人身攻击和谋杀未遂,你说那个宋婉真不要脸,我顶多就是打了她两下,怎么就说成了谋杀未遂呢,我听说……听说要是被告了可能会坐牢,阿姨你得帮帮我,我肚子里可是有你们季家的骨肉呢!”

听到她的话,季风哼笑了一声,道:“尹家收养的那丫头,手段一向强势,就连我们平日里都得给她几分薄面,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对她出手,她若是想告,谁都别想帮你!”

夏媛听到季风都这样说了,觉得心一凉,脚一软,若不是蒋岚扶着,都要跌坐在地上了。

这么说,她真的要坐牢了?

想到此,她一双眼睛里急出了眼泪,连忙抓紧蒋岚的手,颤声求道:“阿姨,你得帮帮我啊……我肚子里还有你们家的孩子呢。”

说来说去,还是有一个孩子作筹码,季明朗阴狠的盯着她那肚子,恨不得一脚踹上去。

但这个筹码确实狠狠吃住了蒋岚,想到季家还有那个小杂种,明朗确实需要一个孩子来稳固季家继承人的位置,转目,她走近季风的身边,劝说道:“老公,再怎么说她肚子里那孩子确实是我们季家的血脉,于情于理,咱们都不该让她被抓进去啊,你想想,一定有办法的。”

季风盯着夏媛那肚子,皱皱眉缓缓沉声道:“看来这次我们季家要出点血给尹氏了。”

“季尹两家必须要有这门联姻,”季风放在腿上的手敲了敲,思索着说:“明天,把元寒叫回来。”

“叫那个小杂种?”蒋岚一时心急,喊出了声。

季风不悦的朝她看去,眼神凌厉。

蒋岚一惊,咬着牙闭上了嘴。

……

夜深,尹家私宅。

书房里,尹峰正看着宋婉送来的几份公司文件,宋婉挺直着身姿,站立在书桌前,一动不动。

尹峰抬眼看了看她,温和的说了句:“找个位置坐下吧。”

“不用了尹总,等你把文件签了字后,我就要回去了。”宋婉神情淡漠,平淡道。

“我都收养你为养女两年了,怎么还是叫我尹总,不叫声爸爸?”

“……”

宋婉沉默。

尹峰笑笑,不为难她,放下手中的文件问:“尹深还赖在你那房子里不肯走?”

宋婉不假思索的点点头。

“这些年,这小子混着娱乐圈闹出不少篓子,多亏你帮忙善后,你做的很好。”尹峰看着眼前站得挺拔如竹的明艳女子,目光流转,继续说:“我知道你们以前在一起过,不过我不希望……”

“放心吧尹总,你应该也很清楚,我为什么要当你的养女,我跟他,绝对再无可能!”

薄凉如冰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坚决。

尹峰勾起一丝笑,点头,大笔一挥,将手中的几份文件签好后递给宋婉。

“听说,你给那个闹事的女人寄了律师函。”尹峰问。

“是的,既然她敢当众动手,那么也该承担相应的后果。”宋婉一字一句答道。

“可是季家却不想让她坐牢,因为她怀了季明朗的孩子。”

“尹总,我想,我跟季明朗的婚约可以不作数了。”

“尹季两家的联姻你知道意味着什么,我不能就这么放弃,你明白吗?”尹峰盯着宋婉,话里意味深长。

“……”

宋婉再一次沉默了,她的婚姻可以只是生意的筹码,可是她无法忍受,将来的丈夫还没结婚就有一堆的情妇小三,那是对她的一种侮辱和践踏。

骄傲的宋婉,不想妥协。

尹峰了解她的性子,又说道:“你跟季明朗的婚事可以不作数,但是季家还有一个儿子,叫季云寒。”

“季家说了,如果你跟季云寒顺利结婚,她们将赠予你季氏集团10%的股份,这个礼物,足够诚意,对澜海也会有好处,我希望你能答应。”

尹峰的一番话像是请求,但其实宋婉明白,他已经做主答应了季家这样的条件了。

宋婉长睫毛上下闪动,随即温和地回答:“我听从尹总的一切安排。”

话毕,拿着文件转身离去。

从尹家私宅出来后,已经深夜十二点了,想到家里还有尹深,宋婉方向盘一转,直奔澜海公司大楼而去。

车子缓缓驶近大楼停车库时,宋婉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

她找到一处空位停好车子后,没有熄火,也没有下车,而是透着后视镜,观察身后那辆尾随而来的黑色小轿车。

这个时间点,公司怎么可能还会有人过来。

黑色小轿车停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同她一样,没有人下车。

宋婉凝着眉,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加紧,再等了十分钟,她侧身翻开包找手机。

砰!

突然一声震响,吓得宋婉整个人一抖,她转身看去,只见车子的挡风玻璃被砸成了一大片蜘蛛网,再受一次重击,完全可以粉碎剥落下来。

黑色轿车里的人终于是按耐不住了,陆续下来三个人,两男一女。

为首的女人是宋婉再熟悉不过的,正是前几天和尹深闹出绯闻的女主角——林晓娜。

林晓娜本来就是娱乐圈一个三流小艺人,长相艳丽,但却不符合现今大众审美趋势,所以一直以来只能演几个小配角,一次偶遇让她跟尹深有了点交集,更幸运的是,竟然被狗仔拍下了几张照片,尹深可是娱乐圈影帝级的人物,而且帅气多金,如果能跟他攀上点关联,不想火都难!

更令她惊喜的是,狗仔的照片铺天盖地流传下来时,尹深竟然没有主动澄清!

如此好的机会她怎会错过,立即自导自演了一场记者发布会,此次事件过后,即便尹深澄清了跟她的关系,她也会从此名声大噪,片约不断。

谁曾料想,竟突然冲进来一个人,声称曾经包养过她,破坏了她的计划,更加击碎了她的明星梦。

现在无论她去哪里,都会被尹深的粉丝追着打,日子相比往日,是更加的难过了。

她从前虽攀附过几个富商,但那天的那个男人,绝对不在其中,所以一定是有人蓄意陷害她,她费了点功夫才撬开那个男人的嘴,知道了幕后指使人是宋婉。

她从来瑕疵必报,花了两天才找到么这个机会,既然她不好过了,那么害她的人,也别想逍遥过日子!

“把她给我拖出来!”

一个男人手持棒球棍,狞笑着走近宋婉的车。

三个人打她一个?宋婉深吸一口气,不等那男人再次砸向她的车,霍然打开车门,下车!

车外的三个人被她的举动弄得一愣,这么明显的局势,她竟敢下车,真是不怕死了?

她身材高挑,又穿着高跟鞋,双手环胸的往几人面前一站,气势上竟完全占了上风。

她头微微偏向一侧,唇边噙着抹冷笑,问道:“多少钱?”

“什……什么?”

完全被她的镇定的气势唬住的林晓娜,后退了一步,结巴的问。

宋婉目光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转目看向一旁的两个打手,挑眉道:“她的价钱,我往上加十倍。”

“小姐,我们这行也是很讲规矩的。”

两个男人明显比林晓娜镇定多了,冷哼一声说道。

这个女人竟想拿钱让他们临时倒戈,笑话,做这行的讲的就是信用,如果传出去,以后谁还敢雇佣他们做事。

“规矩得守,事情也要做,这十倍的价钱不是让你们撤手,而是……”

“而是什么?”

宋婉闻言笑了笑,弯下腰,取下左脚的高跟鞋,朝着一侧的林晓娜猛地近了一步。

接下来的一幕,是那三个人始料未及的,特别是林晓娜,只觉得那双浅色的细高跟在眼前一晃而过,随后竟重重砸在了她的脸上!

啊——!

尖锐的惨叫声响彻地下车库,重击之下的林晓娜一头栽倒在地上,她捂着被细高跟刺破的脸颊,眼泪汪汪的惊恐的看着宋婉。

“十倍的钱让你们看女人打架,划算吗?”

她举着高跟鞋,转首看着那两个男人,唇角依旧噙着那抹冷笑,可那两个人却不能再淡定的面对她了,望着她手上的高跟鞋,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往后退了两步。

“贱人!”

被打蒙了的林晓娜终于反应过来,冲着宋婉嘶吼,爬起来就要往她身上扑。

可她还没完全站起身,宋婉一个抬脚就又把她踢倒在了地上,还穿着高跟鞋的右脚踩着她的脖子,目光里满是狠辣和讥讽。

“放开我,贱人,贱人!”

林晓娜疯了一样的冲她吼叫,身体却不敢有丝毫妄动,因为宋婉卡在她脖颈的细高跟就像一把尖刀一般,只要稍稍用力,就能刺穿她的喉咙。

她叫嚣的越厉害,宋婉的脚力道越重,意识到危险的林晓娜开始冲着那两个男人吼:“废物,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我可是付过钱的!”

“你们想好了,这里有监控,除非今天我这条命搭在这里,否则,事后我饶不了你们!”

宋婉转首,毫不遮掩的威胁。

林晓娜她可以对付,但如果这两个男人一起上来的话,她是绝对没有还手能力的。

“是要拿着钱乖乖在一旁看戏,还是跟赌我你们的下半生的亡命生涯,自己看着办吧。”

说罢,更加用力的踩住林晓娜的脖子,直到迫使着她再讲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