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息肉欲秦芸雨老旺第二部 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凌烟被软禁了,以凌成周的安全为要挟。

房间里,灯没有开,落地窗前,凌烟静静地看着外面的雨。

这场雨,已经连续下了一个星期了,空气里,缠绵不尽的都是压抑和愁绪。

“太太。”佣人推门进来,脚步声响起,又停住。

“怎么又没有吃饭。”耳边的声音很轻,有抱怨的意味在里面。

凌烟听得分明,却没有回应。

身边的人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等了一会才鼓足勇气般地开口:“太太您下次多少吃一些吧,要不然先生会生气的。”

生气吗?

如果她身体恢复不过来,那温如南的器官库也就没了,也难怪他会生气。

“嗯。”她淡淡应了一句,便再没有开口。

佣人端着托盘离开,房间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

凌烟浅浅叹了口气。

一场手术,她成了一个残缺的人,她的爱情也同未出世的宝宝一起死去,连同正常进食的能力,似乎也一同失去了。

她的身体还是很差,总是感觉手脚冰凉,夜里也经常会突然惊醒。

只是实在吃不下东西,就算勉强咽下去了,过一会又会吐出来。

有时候她会想,如果就这么死了也好。

瞧,她就是这样懦弱无用的废物。

门轴转动,发出轻微的声响。

熟悉的气息靠近,鼻腔渐渐盈满了独属于他的气息。

下巴被大力撅住,她被迫转过头去,和他视线相对。

“松开!”她挣扎着往后,却半点挣脱不得来自他的束缚。

乔云墨的眼里带着讥诮:“每天摆出这副死样子,很好玩吗?”

他的大掌一下下拍在她的脸上,震得她脑中的神经越绷越紧。

“乔云墨,我没有那么贱,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还对你笑脸相迎,我做不到。”她愤恨地把视线移开,执意不去看他。

“你没有那么贱?”乔云墨好像是听到了多么大的笑话,“你是觉得,好脸色该留给外面的野男人才对吧。”

“你什么意思!”凌烟气得胸口起伏不定。

“我什么意思?”乔云墨一把松开了手。

他直起身子,俯视着凌烟:“当然是井浩之了,你是一点当初凌家大小姐的体面也不要了啊,这么着急找下家。就是不知道,凌成周知道他教出了这样贱的女儿,会自豪成什么样子。”

“不许这么说我爸爸!”凌烟一下子站了起来,两只手拳头捏得紧紧的。

她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突然觉得自己是白活了二十多年。

究竟是有多瞎,她才会那么笃定乔云墨是她的良人呢?

“我们离婚吧。”凌烟垂着头,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原本以为永远也做不到的事情,应该就是提离婚吧。

“乔云墨,我们离婚。”她大大的舒出一口气,“既然相看两生厌,不如就断得彻底一些,我也好给温如南名正言顺地挪位置。”

空气凝滞了几秒,没有应声,凌烟疑惑地抬眼,正好撞进了男人幽深的眼眸。

“你休想……”

凌烟呆滞了几秒,半晌才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你休想!”每一个字都透着狠决。

乔云墨猛地上前,捏住凌烟的肩膀。

凌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骨头在他的手劲下咯吱直响。

“跟我离婚,好去找井浩之是吗?凌烟啊凌烟,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够响的。”他冷笑着,浑身散发出摄人的气势。

凌烟不明白,他明明那么恨爸爸,那么恨她,恨到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容不得,为什么还留着她占着乔太太这个名号。

凌烟努力从乔云墨的眼睛里探究他的心思,终究一无所获。

“怎么不说话,难不成我真说中了你的心思?井浩之到底是有多好,是在床上特别能满足你吗?”

“别说了!”凌烟不停地摇着头,“我们之间的事情,你不要把他牵扯进来。”

这个“他”彻底耗尽了乔云墨的最后一丝理智。

“那我们就来看看,到底我跟他,谁更能满足你。”

嘶啦一声,凌烟的衣服被扯破。

她连忙用手去挡,却被抓住了手腕,反着扭到身后。

啪!

后背落下重重的一个巴掌,疼得她眼泪都飞了出来。

“啊——”惊呼声还未出口,她已经被推到在沙发上。

她的脸被按在沙发坐垫上,棉麻的质感此刻让她格外没有安全感。

裙子被拉下,皮带扣弹开的声音惊得她瞳孔陡然收缩。

“乔云墨,你疯了吗?”她用尽全力地挣脱,质问,奈何制住她的力量并不是她所能抗衡的。

危险越来越逼近,他贴了过来。

“你这是强奸,不要,不要!”她努力去找更具威胁性的词。

腰上,他的手掌重重拍了下来。

闷哼一声,她把脸埋在身下的沙发里。

他在她的身上伏了下来,贴在她的耳边:“别忘了,我还是你的丈夫,我和自己的妻子行夫妻之事,却要被追究法律责任吗?”

心里的弦已经绷到了极致,终于,彻底断裂。

凌烟的身体已经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

“乔云墨。”她的声音,突然安静得诡异。

“难道你不怕我告诉温如南吗?”

……

乔云墨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有回别墅了。

凌烟的胃口依然很差。

那天她搬出了温如南,乔云墨最终什么也没做,就离开了。

她不知自己是喜还是忧。

她的丈夫,不顾她的医院要强暴她,到了最后,却是她最痛恨的女人的名字救了她。

乔云墨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她才知道,这场三个人的爱情里,她算是输得彻底。

天气不错,她在花园里晒太阳。

佣人拿着报纸经过。

“报纸给我吧。”安静得有些久了,听到自己的声音,竟然也觉得陌生。

穿着佣人服的小姑娘拿着报纸,有些犹豫地看过来。

凌烟拧眉:“拿过来吧。”

报纸终于还是到了她的手里。

在此之前,她是真的以为,没有什么东西能再次击倒她了。

娱乐版的版面,头条新闻扎眼的字体灼伤了她的眼睛。

指尖一松,报纸掉到了地上。

“太太?”佣人觑到凌烟满脸煞白的样子,马上就慌了。

早知道,死也不要把报纸拿出来的。

“豪门惊天秘闻:乔氏总裁秘密订婚真爱!”新闻标题加粗放大,充满了噱头。

凌烟掩住了双眼,却还是控制不住眼泪溢出来。

“太太?”一边的佣人记得直跳脚。

她怕凌烟做出什么事情,最后让乔云墨迁怒于她。

“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凌烟的声音有些抖。

“可是……”

“听不懂我的话吗?”

佣人离开了很久,凌烟才垂下了手臂。

报纸已经被拿走了。

即使这样,她也忘不了新闻配图上那两个人亲密的样子。

“就这么迫不及待吗?”她喃喃地开口。

要怎样她才能理清这一切?

为什么不能等到她彻底脱掉乔太太这个帽子之后,就这么急不可耐吗?

可是,就算她和乔云墨离了婚,真的就能做到毫不在意了吗?

手机铃声响起,她接了起来。

“你看到报纸了?”温如南的声音难掩雀跃。

凌烟没有应声。

温如南这是来示威的,她知道。

“呵,别以为装哑巴就能厚脸皮地蒙混过关。”

咄咄逼人的话让凌烟很不舒服,可是她不能挂,她绝对不要在那个女人面前示弱。

“你想怎么样?”凌烟开门见山。

一声冷笑隔着听筒传过来:“还当你是那个大小姐呢,还这么傲。”

“要是你还有自尊心的话,就快点滚出乔家。”

城市的另一边,温如南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手里拿着刚结束通话的手机,若有所思。

体态臃肿的男人搓着手上前,他的脖子上挂着的相机比他的脑袋还大了一半的样子。

“温小姐?”男人油腻的脸上带着谄媚的笑。

“钱我会划到你的私人账户上去,500万,一分不少。”

温如南没有回头,落地窗上映出她有些阴狠的脸。

“照片和报道完全都是你一个人的主意,如果让我听到了不好的传闻,后果,自负!”

男人缩着肩,点头如捣蒜。

三天后,监狱的电话打到了乔家别墅。

凌成周死了,人是在半夜里走的,死因不明,第二天早上监狱里的人发现他的尸体的时候,人已经凉透了。

把人送走之前,通知家属过去见最后一面。

凌烟赶到的时候,监狱那边的人已经把凌成周都收拾好了。

一块白布,盖着冷冰冰的尸体,仅此而已。

直到揭开白布之前,凌烟都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不明白,爸爸那么疼她,怎么舍得丢下她一个人。

凌成周双眼紧闭着,僵硬地躺在那里。

“爸……”颤抖着喊出这个字,凌烟再也控制不住地失声痛哭起来。

她手里握着那双牵着她从小到大的手,心痛得不能自已:“怎么办?您要我怎么办啊?”

爸爸他,怎么能狠得下心呢?

胸口处,凌烟感觉自己的心已经碎成了一片片的了。

“凌小姐。”狱警走进来。

凌烟转过身,一个身着橘色囚犯服的男人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