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男人下药绑着玩调教 日本熟妇乱子伦xxxx自慰

俯身闭眼深呼吸,这味道似曾相识。

男人的呼吸打在顾颜汐脖颈处,她让自己尽量保持镇定:“你想做什么?”

“你是谁?为什么味道这么熟悉?”

顾颜汐大脑快速旋转,感情这不是劫匪,而是想和她搭讪。

想到新闻里经常报道的电梯骚扰狂,顾颜汐有点儿怕了,黑灯瞎火的,他要真做出什么来可不好办。

“大……大哥,我刚来帝都,所以咱不认识。”顾颜汐装柔软颤着声音说。

“不对,咱们肯定认识。”寒京墨越闻这个味道越觉得熟悉。

就在顾颜汐不知道该怎么甩掉身后这个男人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连忙拿起接听:“老公,我孕检完马上下去。”

“颜汐你说什么?我找你是想告诉你有笔大单。”

“电梯坏了所以有点儿慢,好好我会注意的,谢谢老公关心。”

几乎是顾颜汐话音落下的同时,电梯亮了,她下意识拿手遮挡了下刺眼的光亮。

“臭男人去死吧!”她狠狠踩了下身后男人的脚后快速朝着打开的电梯门跑去。

寒京墨在电梯亮起的时候也闭上了眼,脚上传来剧痛,等他睁眼的时候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低头,黑亮的鞋面儿上留下一个高跟鞋踩过的凹痕。

女人竟然故意踩他的脚。

寒京墨双眸眯起危险的气息。

他快步出去,站在门外好像在搜索着什么。

“寒总,我也感觉刚才跑出去的小姐有点儿像顾小姐。”

顾颜汐进来的时候韩书禹就注意到她了。

不管是身材还是眼睛都和顾颜菲很像。

寒京墨那样盯着人群搜索,看韩书禹以为是这个原因。

“威廉在几楼诊治?”寒京墨收回视线,刀刻般俊美无双的脸恢复以往的冷漠。

“在7楼。”

“好,咱们走。”

寒京墨迈步,脚上的疼痛让他冷抽一口气,这女人还真狠。

威廉是寒氏集团首席珠宝设计师,因为年迈操劳过度住进了顺和医院,寒京墨今天来就是特意来看他的。

他进病房,威廉就说出了辞职的想法儿。

如今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再继续工作下去,想回自己国家颐养天年。

寒京墨同意他辞职,只是寒氏旗下的珠宝公司虽然有不少设计师,但是没有一样比的上威廉。

“威廉先生,您辞职,寒氏首席设计师的位置就会空下,您可有合适的人选。”

威廉眼光独到,他认识的著名设计很多,寒京墨想让他给自己介绍一位适合做寒氏首席设计师的人才。

“有倒是有,只是不知道她想不想做?”威廉思忖了下说。

“是谁?”寒京墨对威廉口中的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爱丽丝,我师弟的徒弟,我师弟一向清高而且为人精明,从来不轻易夸人,但是说到爱丽丝他总是赞口不绝,我见过小姑娘的作品,很有灵性,师弟说她是你们帝都人,或许会答应你的要求。”

“很好,多谢威廉先生,你可有她的联系方式?”

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寒京墨向来有足够的自信能得到。

然而,威廉却摊了摊手:“没有,我师弟拿他徒弟宝贝的很,平时见都不让我见,不过回国后我可以找我师弟要要看。”

“那有劳威廉先生了。”

顾颜汐从医院出来上了计程车后给闺蜜乔晚榆打电话。

乔晚榆是顾颜汐在国外人认识的,两人性格差不多,所以很快成了好朋友。

她家之前开了一个小型的珠宝公司,之后被一家大公司收购,不过依旧是她在管理。

受她的邀请,她进了她的公司做设计师。

“颜汐,你刚才说什么啊,我没听明白。”

“没事儿啦,你刚才在手机里说大单?什么大单?”

“公司总部的大客户,她看上了你的设计作品,希望你能亲自为她设计一款手链,事成了会有很多奖金呦。”

“大客户?!多大的客户?”

“我也不清楚,上头没说清楚,总之你下午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就对了。”

“好,我会准备好的。”顾颜汐挂掉电话。

她现在最缺的就是钱,因为儿子马上到了上学的年纪,各方面都需要钱,她需要多挣些钱给儿子好的生活。

到出租屋,顾颜汐发现门锁有被撬过的痕迹。

赶紧进去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的,家里除了设计稿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她收拾好房间,简单吃了点儿面包吃喝过感冒药后,定了闹钟开始睡觉。

下午一点,顾颜菲出现在寒京墨的办公室内。

如今她是娱乐圈红透半边天的影后,当然这其中多半的原因是因为寒京墨,他带给她很多好的资源。

今天顾颜菲穿了最新款的一字肩长裙,一头大波浪发披在身后妩媚而性感。

听到开门声,她抬头,寒京墨寒着脸松着领带走进来。

“京墨,没有满意的设计稿吗?”顾颜菲知道寒京墨刚才是和设计部开会上前体贴的问道。

“没有。”寒京墨坐到真皮的座椅上手捏着眉心说。

今天设计部交上来设计稿没一个他满意的,其实也不是没有,而是他寻求完美,有一点儿不满意他都不会要。

更何况作品是要打进欧洲市场的,就设计部交上来的,想打入欧洲市场门儿都没有。

顾颜菲眼睛转了转从包里拿出一份设计稿:“这个是我设计的,你看看怎么样?”

寒京墨从没听说过顾颜菲会设计,他并没抱太大希望,只是随意的垂眸一瞥,但是在看到设计稿后,他眼睛顿时亮了,不可否认他被设计稿吸引了。

这猛的一看是款欧式复古风格的手链,但是仔细看又能看到本国的风格。

这款巧妙就巧妙在两者完美的揉和在了一起。

这就是他想要的主打产品。

寒京墨再抬头看顾颜菲时眼中多了些赞许,他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什么时候学的设计?我怎么不知道?”

顾颜菲偎在寒京墨怀里羞赧笑:“从喜欢上你开始,我想做一个优秀的人,这样才能配的上你。”

“我很满意这个作品,刚才让你久等了。”他的声音低沉充满了魅惑,好听到让顾颜菲失了神儿。

她忙摇摇头:“没事儿,我愿意等你。”

寒京墨人帅多金,是帝都所有女人想嫁的男人,自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她就喜欢上了他。

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不管做什么,她都心甘情愿。

顾颜菲双眼迷蒙望着寒京墨,胳膊搂住他的脖子仰头贴上去。

然而就在她要吻上寒京墨的时候。

寒京墨嗅到浓烈的香水味一把推开她,起身从兜里掏出烟朝着落地窗走去。

三年了,每当她想要接吻的时候,都会被他一把推开。

顾颜菲不解:“京墨怎么了?”

“没事儿,你走吧,我等下要忙。”

顾颜菲心有不甘,咬了下唇,乖巧说:“好,那你注意身体。”

寒京墨在听到关门声后,点燃手里的烟,猛吸一口。

三年前的晚上,他对顾颜菲是怎么都不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往后嗅到她身上的味道,就再没了感觉。

此刻,他满脑子里都是在电梯里嗅到的,那女人身上的香味。

他烦躁的扯扯领带转身准备工作,转身目光落在顾颜菲的香奈儿包上,感情走的时候忘了带。

他过去拿起包给助理韩书禹打电话,让他给顾颜菲送过去。

包的拉链拉了一半,通过缝隙他看到一张照片。

寒京墨将照片从里边儿抽出,韩书禹敲门进来的时候,他指尖夹着烟正拿着仔细看。

“寒总,顾小姐的包呢?”

寒京墨将手里的照片放在桌上:“你看这是谁?”

“这是顾小姐啊。”韩书禹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总裁连自己的未婚妻都不认识了。

“你是说顾颜菲?”

韩书禹忙点头:“是。”

“她不是顾颜菲,颜菲这段时间没出过国,而且她下嘴唇没有痣,你去调查下顾家,顺便再调查下,上午和我同乘同一座电梯的女人。”

韩书禹往照片上仔细一瞧唇上还真有颗小小的痣,不认真瞧根本看不出来,他家总裁看的真是够仔细。

“好,那包还送吗?”

“送,不要让她知道我看到了这张照片。”

“好的总裁。”

顾颜汐下午两点多来到公司,乔晚榆看到她立马过去,望着她的眼里带着不可思议。

“颜汐如果不是你告诉我父母伤亡,无兄弟姐妹,我肯定会认为里边儿那个是你的姐妹。”

“为什么这样说?”顾颜汐笑问。

“因为你俩长的很像,而且名字也差不多。”

顾颜汐心里咯噔一下:“她名字是不是叫顾颜菲?”

乔晚榆一脸惊奇:“你怎么知道?是不是提前做过功课了?快进去,她可是大明星别让她等急了。”

乔晚榆把顾颜汐推到会客室门口。

顾颜汐深呼吸,三年了,她想过无数种和顾颜菲见面的场景,唯独没想到会是以设计师见客户的身份。

敲响玻璃门,听到顾颜菲允许的声音,她推门进去。

顾颜菲昨天选手链设计稿的时候,看到了顾颜汐的名字。

开始以为是重名,调出照片后,她傻眼了,不过长的相似的人很多,为了证明到底是不是她,今天上午还让人撬了她家的锁,她给寒京墨的那份设计稿就是从她出租房里得来的。

在看到顾颜汐穿着职业装进来后,她眸子蓦然瞠大:“你……你到底是谁?”

到现在她都不能接受顾颜汐没死的事实。

顾颜汐拿着设计稿坦然在顾颜菲对面坐下:“顾小姐你好,我是顾颜汐,您选定的设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