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兔子被吸的感觉

炎景熙已经打了第二十八个哈欠了,平均一分钟一个。

教美学赏析的杨教授没什么特别的本事,就是催眠功能一流。

那慢死慢吞的说话速度,加上无数次的重复,重复再重复,嗡嗡嗡的!

平时他的课,炎景熙是不敢睡的,因为杨教授比较难说话,上次一个男生睡觉,直接被记过。

昨晚真的是睡太少了。

炎景熙渐渐的趴在了桌上,睡着了。

肚子被猛的一撮,炎景熙睁开睡衣朦胧的眼睛,手背擦了擦口水,看着紧张中的周嘉敏,顺着她的视线扭头。

杨教授站在炎景熙的桌子旁,下巴紧绷着,脸色铁青。

炎景熙立马站起来。

“很困?”杨教授问道。

炎景熙被抓到了,百口莫辩。

“出去站着。”杨教授厉声道。

炎景熙知道这个教授难说话,她今年研究生毕业了啊,不能招惹是非,无奈的走出去,靠着墙,耷拉着脑袋。

思绪慢慢的瞟到了昨晚那个男人身上。

他应该猜到她说的未婚夫是陆佑苒吧?

如果和陆佑苒一对质,她满纸荒唐。

不过,又一想,她以后是不可能嫁给陆佑苒的,也不可能和陆佑苒的小叔有交集,他们不过是她人生中的过路人。

说谎又何妨,满纸荒唐又如何?

突然的,眼前突然被一个高大的黑影罩住。

“你是学校的老师?”

炎景熙听到了一个低沉的男音,抬起头来,是昨天的那个男人。

眼眸中掠过惊艳。

今天的他,穿着黑色的修身西装,白色的衬衫,纽扣一丝不苟的全部扣上,手腕上带着名贵的劳力士,隐约的从袖子里露出来。

昨天太过惊讶没有细看。

眼前这个男人长的确实很好看,英姿飒爽的剑眉,深刻的双眼皮,囧囧的眼眸,五官也立体深刻,很像是贵族中的王子,背对着阳光,仿佛在他的身上染上一层光圈,坐落在阴影中的眼神也深邃悠长。

总不能说她在罚站吧,传到冯如烟的口中不是好事。

“嗯。”炎景熙随意的应了一声,不想和他有交集,说多,错多。

她疏离的朝着前面走去,像是不经意经过这个教室而已。

可一下课,她就被杨教授无情的‘请’进了办公室,开始一连串的训话。

“三千字的检讨,少一个字就记过。”杨教授最后说道。

三千字?她就算从她八岁开始忏悔也没有那么多字写啊。

炎景熙刚想再求情,听到敲门声响起,她看向门口。

陆沐擎踏着清辉矜贵的走过来,手中拿着一本书,露出优雅的笑容,天生略带沙哑和低沉的声音喊道:“杨老师。”

炎景熙看到是他,上课的时候说自己是老师的牛皮下课的时候就吹破了,脸上火辣辣的尴尬。

杨教授看到陆沐擎,一扫之前阴鸷的脸,立马笑着站起来,主动弓着腰上前握手道:“沐擎,你居然真的肯来,现在见你一面都要排到西伯利亚了。”

“杨老师让我来帮忙,没有不来的道理。”陆沐擎把手中的书递到炎景熙的面前,疏离的问道:“这本书是你的吗?杨教授很喜欢楼兰。”

炎景熙瞟了他一眼,他的眼里很疏离,像是根本没见过她一样!

但是他喊她同学,明显是知道她刚才说的是谎话了。

炎景熙垂下眼眸,局促的没有拿。

陆沐擎看着她发红的精致脸蛋,微微扬起嘴角,尾音往上扬起,“这本书不是你的吗?”

炎景熙或许还没有想象中的能够控制情绪,也不能完全看透眼前这个男人的心思,但是,她不傻。

“谢谢。”炎景熙说了一声,去接他的书,抽了一下没抽动,瞟了一眼他白皙修长的手指,觉得这个男人是故意的,带着生气的眸光看向这个男人的时候,他却松开了手。

他没有看她 ,而是优雅矜贵的对着杨教授说道:“你这个学生挺有心的,知道杨教授特别喜欢楼兰,做人比学习更为重要,杨教授觉得呢?”

杨教授笑着点头认同。“是啊!”

这本楼兰遗址原貌赏析很珍贵,很难找到。

重要的是,陆沐擎在帮炎景熙说话,他就肯定不能针对炎景熙。

“我还要备课,先走了,有机会请杨老师吃饭。”

陆沐擎说话很客气,优雅绅士,疏离高贵。

但是从杨教授的脸上尽是微笑谄媚。

就算陆沐擎转身离开,这个脾气很坏的怪老头还卑躬屈膝般的送到门口。

炎景熙挑起眉头,惺忪的眼眸中深沉了几分。

她得出一个结论。

陆家的男人,都惹不得!

炎景熙看到杨教授回来,笑着问道:“杨教授,我还要写检讨吗?”

杨教授怪异的目光打量着炎景熙一眼,像是硬是扯出了僵硬的笑容,“你运气来了。”

“嗯?”炎景熙诧异他这句话,难道是杨教授误会刚才的那个男人和她的关系了?

“去上课吧,千万别迟到了。”杨教授难得口气那么温柔的说道。

管他呢?

她顺利不写检讨就好。

炎景熙出门,朝着教室走去,看到刚从的那个男人就走在他的前面。

她故意放慢了速度,跟他保持距离。

突然的,那个男人停下了脚步,侧眸,斜睨着她,目光深邃如墨。

炎景熙看向自己的后面,没有人,那应该他是在看她了。

等她再回过头,看着他大步的朝着她走过来,内心中有种莫名其妙的局促。

炎景熙笔直的挺起腰杆,侧过身体,贴在墙面上,颔首,尽量让自己保持镇静。

“你是老师?”陆沐擎问道,不冷不淡的语气。

炎景熙倒是有些火大了,拧了一下眉头。

他不是已经知道她是学生了吗?这么说,是故意弹劾她。

因为感觉到他的揶揄,反而不再局促,炎景熙抬起了下巴,眼眸,明亮,很清爽的声音理直气壮的回复道:“学生!”

陆沐擎深邃的眼中迷蒙上一层醉人的幻彩,反射出阳光的星星点点,异常的璀璨。

“那你在我的面前故意说成是老师是想给我留下一个好印象?”

他的声线往上,带着爱昧的询问。

炎景熙脸上一热,心像是跳漏了一拍。

她嗤笑了一声,眼眸中灵动的闪耀着盈水之光,用她的咄咄逼人掩饰她现在的窘迫和尴尬。

“你的自信是从哪天街上批发来的?就像是小偷偷了东西会喊别人偷的,太阳花会朝着有阳光得地方绽放,希望自己是美好的是人的本性,我只是条件反射才这样说而已。难道我要对一个陌生人说,我是因为被老师赶出教室才站在门外的吗?”

“陌生人?”陆沐擎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左手突然的撑在她的脑侧,目光移到她红润的嘴唇上,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我应该是你口中所谓的未婚夫的叔叔?”

他突然的靠近让炎金熙心跳加快了起来,因为近,她可以闻到他身上类似于阳光散在草地上散发出的清冽的味道,混合着属于他成熟男人的危险麝香。

炎景熙下意识的头往后仰,与他离开一点,说道:“既然你知道我是你侄子的未婚妻,就应该和我彼此距离。”

陆沐擎的眼中掠过一道意味深长的波光,食指压在她柔软的嘴唇上面。

突然从他手指流传过的电流让炎景熙的身体一颤!

现在可是在学校的走廊上。

“他吻过你没?”陆沐擎问道,眼眸波澜不惊又似乎早已经洞悉,扬起了嘴角,收回了手,笔直的站在她的面前,手插在口袋中。

他的这个姿态,好像是她已经被他完全的掌握。

她不喜欢这种被人看穿的感觉。

“当然。”反正这种事,他也不会去求证的。

陆沐擎扬起凉薄的嘴角,轻笑着说道: “据我所知,他不过见过你十分钟,订婚这件事还在未进行中,成功与否还不一定,你确定他吻你了?”

炎景熙睁着杏眸直直的望着陆沐擎,这个男人也太腹黑了吧,故意设了一个圈套,让她往里面跳。

炎景熙嗤笑了一声,既然已经被揭穿,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说穿了也好。

“那又怎样?你咬我啊!”

话音刚落,陆沐擎的眼中掠过一道锋锐,伸出长臂,五指穿过她后脑勺的发丝中,托出她的后脑勺,俊脸在她的眼前扩大。

炎景熙一惊,以为他真的要咬她,身体往后退,可是,被他钳制住脑袋,她压根动弹不得。

以为疼痛会再次的在嘴唇上荡漾开来,可是,没有。

他只是吻了她的嘴唇,轻轻的吸了一下,松开,额头顶着她的额头,呼吸暖暖的吹拂在她的脸上,眼中流淌着醉人的潋滟。

“真的让我要你?”他的声音往上,沙哑,低沉,却很爱昧。

炎景熙真的是无语了,他咬和要不分?

“不要!”炎景熙确定的说道!

“要?”他重复了一遍,尾音拖长了,有种缱绻的错觉。

“不要!”炎景熙提高分贝的说道。

“不要什么?”陆沐擎放开她,惺忪的眼眸意味深长的锁着她。

炎景熙的脑子里一个恍惚,对上他那双深不见底的魅瞳。

这个男人,成熟,危险,把他所有的阅历,内涵都封存在眼中,如同大海的深蓝,让人看不透,又像是一个谜团,本身就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或许,对声势显赫,高高在上的他来说,她是在酒吧里的一个燕遇,是他可以发展某种关系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