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潮湿的大肥梅开二度第三部 诱子偷伦初尝云雨孽欲天堂

他很不喜欢饿着的感觉,一定要吃东西。

时小念被推得撞在流理台上,腰上狠狠一疼,但却松了口气,躲过一劫。

不能继续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

她失了喝鱼汤的兴致,正要离开身后就传来宫欧爆怒的低吼声,“我请你们过来就做这些狗都不吃的食物?滚,都给我下去领遣散费走人!”

紧接着,就是一阵盘子碗摔到地上碎裂的响声,叫人胆颤心惊。

不去看也知道此刻厨房肯定是一片狼籍。

时小念想到封德的话。

封德曾和她说,“时小姐,不管你是不是像少爷说的那样很做作,但在我眼里,你比谢小姐她们好太多了,有些话我只告诉你。”

然后,封德说了宫欧的一个秘密,“少爷家世出众,从小就是众星拱月,他在商场上又是一个天才,睿智果断,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但人无完人,或许少爷太完美了,上帝才会……你,听过偏执型人格障碍吗?”

宫欧,这个全世界最具身价的男人有偏执症。

最大的症状就是他极其易怒狂燥,有时甚至暴力,而他自己无法控制。

封德给她的忠告是——要想重获自由,就不能激怒顶撞宫欧,而是顺着他。

顺从讨好吗?

对这个恶劣的男人怎么讨好得起来。

时小念抵触地想着,身后的男人还在对着厨师、女佣们大发雷霆。

犹豫再三,她还是盛起一碗鱼汤然后朝宫欧走去。

宫欧坐在餐桌上发火,女佣们蹲在地板上收拾残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

“那些你都看不上眼的话,要不要试试我煮的鱼汤?”

时小念将鱼汤搁到宫欧面前,强忍着恨意尽量温和地开口。

为了自由,什么办法都要试试。

宫欧正在气头上,闻言轻蔑地扫她一眼,“你知道我请的主厨是什么级别,连他们的手艺我都看不上,能看上你的?”

笑话。

好吧,她就讨好没那么容易的。

时小念只好将他面前的鱼汤挪到自己身边,坐下来开始喝,她宅习惯了自己就会研究着下厨做菜,她自认为自己做的不比饭店酒店的差。

鱼汤的香味一阵一阵飘向宫欧,很平凡的香气,似乎没什么特别,却莫名地勾人……

宫欧瞪着时小念,只见她旁若无人地喝着鱼汤,素雅的脸上没什么表情,静静地喝着汤,一口接着一口。

“给我!”

宫欧蛮横地开口,一把抢过她眼前的碗,端起碗就放到唇边尝了一口。

呃。

味道不坏。

没有半点腥气,鱼的鲜味全被调了出来,没有主厨们刻意的卖弄技巧,却出人意料的好喝。

已经太久没有喝过这么适合他胃的汤。

宫欧是真的饿了,连喝几口,又拿起筷子夹鱼肉吃,一碗底朝天,又让女佣把锅里剩下的鱼汤都盛出来……

时小念坐在那里,就这么目瞪口呆地看着宫欧将她煮的鱼汤一口不剩地全喝掉了。

“下次不准放香菜,我不喜欢!”

宫欧将空碗往前一推,接过女佣手中干净的手帖擦嘴,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公事讯息,然后站起来丢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只留下一个高大的背影。

解决完鱼汤本该再解决她,但他还有集团的文件急等处理。

不为女人耽误公事,是他的原则。

时小念捂着空腹的肚子,呆滞地看着餐桌上空空的碗,内心抓狂。

不喜欢吃香菜还全吃了全吃了……

那可是一整锅的汤,他是大胃王吗?她才喝两口汤……

“时小姐,你已经在宫家这么久了,这么长时间不见宝宝难道你不会想吗?”

“没有,我真的没有宝宝,再要我说一百遍也一样,我真的没生过宝宝。”

又是一整天的疲劳轰炸式讯问,时小念摸着疼痛的脑袋从测谎椅上起来,精神异常地脆弱。

“时小姐,你还好吗?”

封德合上手中的讯问文件,一双周围布着皱纹的眼担忧地看着时小念。

“如果每天不问我这些无聊的问题我就很好。”时小念很恨宫欧,但对封德这个慈眉善目的老管家却恨不起来,她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起来,半晌才又问道,“封管家,我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再这样下去,她怕自己真的会被逼疯。

“时小姐,我和你说过,只要你能顺着少爷。”

“可是……”

“少爷刚刚又大发雷霆,嫌厨房端上来的点心不好,不如你做一点?听说上次你的鱼汤少爷喝了很多。”

时小念沉默,脸上却全是不情愿。

封德见状语重心长地道,“只要少爷心情好,你说话多少他能听进去一点。”

只要心情好……就能放了她么?

要不,再试一次吧。

时小念这么告诉自己,忍着对宫欧的厌恶痛恨,她乖乖去做了一桶香草冰淇淋,捧着穿过弯弯曲曲的艺术楼梯往上走。

一个女人一身风 骚地从楼上走下来,身上大红色的睡衣半落,一对E罩杯尤其吸人眼球……

是那天和宫欧在走廊上鬼混的女人,好像是叫谢琳琳,是宫欧的女人之一,甚至称不上他的女人。

与她无关。

时小念只看了一眼,然后目不斜视地往上走。

一条白花花的大腿横到她面前,时小念只能停住脚步。

“不要以为不交出孩子就能留在宫先生身边。”谢琳琳耀武扬威地看向她,声音透着说不出的风韵,“宫先生身边出色的女人排个几桌都排不过来,就凭你这样的货色还挤不上位……”

挑衅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时小念抬眸看向这个女儿,没有生气,只觉得好笑,反问道,“那你这样的货色挤到了哪一位?”

“你——”

被讥讽,谢琳琳的脸色顿时很难看,伸出手就要推她。

时小念连忙捧高手中的冰淇淋桶,“这是宫先生需要的,你打吧。”

闻言,谢琳琳惊了一下,硬生生地将手抽回来,借她十个豹子胆她也不敢碰宫先生要的东西。

“借过。”

时小念见状便淡淡地道,从她身边绕开往上走去,身后传来谢琳琳不屑的冷哼声。

走了两步,时小念突然顿下脚步,一张清纯的小脸微微皱起。

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谢琳琳就只是来警告她两声的?

时小念想了想,拿勺子舀了一口冰淇淋,一股浓烈的腥臭味扑面而来,她立刻吐到一旁的垃圾桶里……

好难吃。

看来是刚刚谢琳琳故作打她时,趁机把什么东西洒进她的冰淇淋,宫欧出了名的易怒脾气坏,吃到这些东西还不分分钟弄死她……

真是狠毒却又幼稚的招数。

时小念咬了咬唇,转身又回到厨房重新做了一桶冰淇淋,走向宫欧的书房。

“叩叩。”

时小念轻轻地敲了两下虚掩的门。

“滚进来。”

宫欧不善的声音传来。

时小念咬了咬唇,在心底暗暗咒骂了两声,才推门进去,再一次被城堡的内部建筑风格震憾到。整个书房是环形设计,大面的落地窗,高至顶端的书架,数不清的藏书……

宫欧坐在偌大的弧形书桌前,穿得随意却雅致,十指相叉抵在下巴下,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走进来,眼中有着轻蔑,“你这女人也就一张脸看着单纯,心计不少。”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时小念淡淡地道,径自走过去,将冰淇淋桶放到书桌一角,视线瞥到上面一台电脑,上面竟播放着监控画面,画面正是艺术楼梯一角。

原来是她和谢琳琳起争执的一幕被看到了,难怪这么说她。

“我不认为这叫有心计,我只是有防人之心而已。”时小念轻声为自己辩解。

老师都会教防人之心不可无。

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除了她自己,又还有谁能够保护她?

“那你迟迟不肯交出孩子,是在防谁?”

宫欧冷冷地反问,双眸锁住她的脸,提到宝宝眼底隐隐有怒火在浮动。

为了夺回孩子已经花去太过冗长的时间,他早已不耐烦。

“我做了冰淇淋,要不要尝尝?尝完我们再聊。”

明白他即将发怒,时小念开口说道,心里有些彷徨。

宫欧喜欢喝她煮的鱼汤,但不知道她做的冰淇淋他会不会喜欢……

“想讨好我?”

宫欧一眼看透她的目的。

时小念不出声。

“不吃!我从来不吃甜品。”宫欧不屑。

“哦,我拿下去了。”时小念拿起冰淇淋桶就走。

“给我放下!”

“……”

时小念无语地看向他,宫欧漆黑的双瞳剜她一眼,一把抢过桶。

这男人还能更反复无常一点么?

宫欧拿起勺子正要舀一勺,面前的电脑屏幕上突然浮出一系列复杂难辨的数据代码,他目光一凛,将勺子一丢,冷声发下命令,“喂我!”

口吻霸道得没有一点可置喙的余地。

“什么?”时小念以为自己听错了。

宫欧迅速在书桌的软键盘敲击起来,边敲边凉薄地开口,“封德那家伙只能算个老人,不能算男人,他的建议你能听?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讨好一个男人?”

“……”

时小念又一次感觉出这个男人的可怕,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她看一眼冰淇淋,想了想问道,“等你吃完能不能心平气和地和我聊一下。”

她强调心平气和四个字。

“时小念,跟我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宫欧看都不看她一眼,“喂我!”

“……”

看着眼前男人的表情,时小念突然特别想将整桶冰淇淋倒在他那张脸上,但一想到自己的处境还是忍下来,深呼吸了一口,然后轻轻舀了一勺冰淇淋到他的唇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