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的大龟廷进我身体里 邻居天天cao我(1V1高H)

男人嘴里叼着烟,见到了秦亦峥,高举起双手,击了两下掌。

“秦,好久不见!”慕霏跟在秦亦峥的后面,听到那个骚包的男人开口说话,一口标准的粤语,让十七八岁的时候,就格外喜欢看港剧的慕霏骤然一听,格外有亲切感。

秦亦峥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不过脸上的冷冽,似乎是消弭了一些,语气淡淡的,“等很久了?”

“所以你作为补偿的话,是不是应该给我介绍一下你身后跟着的这位小秘书?”对方眨了眨眼,那眼睛看向慕霏的时候,慕霏连忙扬起了落落大方的笑,只觉得这个男人一双眸子灿若星辰,格外吸引人。

“她是我的设计师。”秦亦峥看了一眼好友,谢家路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他哪还会不知道?以前偶尔来香港出差的话,要真带个小秘书过来,他每次都是用这种眼神看着人家,一个劲地放电,回头想尽办法都要搞到自己的秘书到床上为止。

不过以前秦亦峥都不以为然,对于他来说,自己的员工只需要做到公私分明就OK,私生活如何,他没有多少兴趣知道。

只是现在,看着谢家路用这种眼神打量着慕霏的时候,秦亦峥心里无端端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怒气,以至于让他的脸色不太好地朝着慕霏的面前站了站,正好就挡住了谢家路那在秦亦峥看着色眯眯的眼神。

谢家路一愣,不可能看不出来秦亦峥这个动作,一瞬间眼底情绪翻滚,随后倒是别有深意笑了笑,“已经来了两个设计师了,原来还有第三个?看来还是重量级的,不然哪能和秦你一起过来?”

他一口流利的粤语讲得飞快,偶尔还会夹几个英文的单词,慕霏的粤语不太好,在国外的时候虽然也有不少的香港合作人,哪怕小时候看了不少的港剧,但她就是不能够很好地学会这门口语,这会儿也只能够听得懂七七八八的。

秦亦峥面无表情地上前,马上身边有人打开了车门,他侧身,看了一眼慕霏,低声说:“上车。”

慕霏没有想到还可以和老板坐一辆车,顿时有些受宠若惊。

她上前,经过谢家路身边的时候,对方对着她调皮地眨了眨眼,慕霏愣了一下,想了想,主动伸手过去,用英文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慕霏,跟着秦总过来出差的,多多指教。”

她英文讲得好,声音糯软,听上去就给人一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谢家路立刻就伸手出来,无视边上那个脸色越来越难看的男人,只觉得眼前这个小妞儿长得很对自己的胃口,干干净净的,忙着自我介绍:“我叫谢家路,我是秦在香港公司的合伙人。”

原来是合伙人?

那就是——另外一个老板了?

慕霏连忙恭敬地颔首,“老板好。”

谢家路越发觉得这个小姑娘有意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慕霏大约是在一上午都处于一种紧绷的气氛之中,包括和秦亦峥在天上飞的时候,她本来还想加装睡觉避开身边坐着的堪比制冷效果一级棒的空调,无奈她自己愚蠢上飞机之前,还喝了两口咖啡,导致几个小时的飞行时间简直就是精神奕奕,所以也是一路被冻着过来的。

此刻遇到了谢家路这种和国外那些差不多性格的上司老板,她顿时就轻轻松松笑出来。

两人似乎都是那种一见如故的表情,竟然还笑得那么欢。

秦亦峥本来就微微蹙着的眉峰堆得更紧了,他微微眯起眸子,视线落在慕霏那上翘弧度极好的嘴角上,眸色一沉,转身直接弯腰坐进了车厢。

慕霏见状,可不敢再让秦亦峥等自己,颠颠跑过去上车。

以为谢家路也是和他们坐一起的,没想到司机绕过车头上了车之后,也不见谢家路,慕霏也就是好奇,随口问了一句,“秦总,谢总不和我们坐一起么?”

她这话不问还好,一问就感觉到,车厢里的温度简直就是直线下降,慕霏还有些不明所以,正在揣摩着,秦总这脸色,难道自己说错话了么?

秦亦峥就转过脸来看了她一眼,慕霏瞪大眼睛,那一瞬间,她发现自己没有看错,这个表情莫测的男人嘴角勾起的弧度,分明就是讥诮,“很喜欢你的新老板么?他只是香港分公司的合伙人。”

慕霏愣住,不过她本来就不笨,很快就想到了,秦总这不是误会了吧?

她仔仔细细地将秦亦峥刚刚说的那句话,一个字一个字在自己的脑海里过滤了一遍之后,再结合秦亦峥此刻这种满是讥讽不屑的表情,就更是确定了,她心里着急是必然的,满脸尴尬地想要解释,“…秦总,我知道刚刚上飞机之前您可能是误会我那个……但是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

他肯定是误会了。

误会了自己就是那种想尽办法想要勾引老板上床的心机女,绿茶婊,白莲花……

这种形容词让慕霏觉得挫败极了,其实她真的不是。但是仔细想想,如果自己是秦亦峥的话,估计也会这样看待自己吧?

这张嘴,这个脑袋,还有这双手!——不争气!

慕霏有些愤愤地捏紧了自己的双手,小心翼翼看了一眼秦亦峥,显然是对于自己那苍白无力的解释,这个男人也不过就是置之不理,一张侧脸的线条完美深邃却也冷得让人呼出一口气都仿佛能结冰似的。

她咽下了叹息的欲望,心里悲催地想着——

自己这种情况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

慕霏到了酒店,安排住的房间是和那个叫慧子的女设计师一起的。

酒店自然是五星级的,在香港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她们住的还是最豪华的地段,秦亦峥据说是住在最大的套房里,不过后来慕霏才知道,香港的五星级酒店有一个连锁全都是谢家路的。

一进酒店的房间,慕霏将行李放在了玄关处,里面正在打电话的慧子听到有人开门,诧异地转过脸来,看到来人,显然是有些意外。

她收起了手机,朝着慕霏走来,讥笑:“没想到你竟然还过来了。”

这人对自己有着莫名的敌意,慕霏自问除了那次的会议她有些走神,但也没有直接给她带去多大的影响,她干嘛这么排挤自己?

她舔了舔干涩的唇角,对付这种年纪和自己差不多,职场经历完全不如自己的人,她还是能应付的。

“慧子小姐,我们已是同事,你对我有不满的话,还是直接说出来比较好,背后捅人刀子是不是太缺德?”出差时间改了的事,慕霏确定,十有八九就是慧子故意没有告诉自己。

“我没把你当成同事,对于你这样关系户,除了床上功夫好点之外,你能有多少本事?”慧子语出惊人。

这话是真不好听,慕霏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她什么时候还靠着所谓的床上功夫来得到工作了?

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所有的人都在怀疑她的实力么?就算怀疑她也好,为什么要和那种职场qing色牵扯到一起去?

慕霏冷着脸,“慧子,我自问没有什么地方是对不起你的,我和你才认识几天?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关系户?还床上功夫,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和谁上床了?麻烦你说话的时候先检查一下你自己是否刷牙了!”

“我当然是有证据才会这么说,慕霏,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本来进来的3个设计师,根本就没有你的名额,但是为什么最后我朋友被挤掉了,你进来了?东远是个怎么样的公司你我新心知肚明,这样的地方竟然也能够出现裙带关系,哼,你还让我对你心服口服?”

慕霏这才明白,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件事,她倒是丝毫不意外,因为当初她的确是递错了设计稿,后来又因为那条狗的关系,让她有了意外的机会重新把稿子给了秦亦峥过目,这才让她进了东远的临时特殊设计部。

的确东远这样的公司,在整个国内都是属于一流的企业,当初她来应聘的时候,看到那么多的人就知道想要进来不容易,而且薪水福利都是一等一的,这个慧子的好朋友因为自己的关系没有了进公司的机会,怪不得这个女人这么针对自己。

慕霏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心虚的,她本来就认定了,她哪怕是因为有Bill的推荐信,但也绝对不是所谓的裙带关系,就秦亦峥那样精明的人来说,他和自己清清白白的,哪有可能会舍弃更好的,要了她这样职员?

“我承认我是后面上来的。”

慕霏大大方方承认,看着满脸都是对自己针对质疑的慧子,很是坦然地说:“但是我希望你搞清楚,你所谓的关系户到底是不是真的,不管到哪儿,都会遇到不公平的事,你为你的朋友感到不公平我能够理解,但这不是你可以随便污蔑我的理由。另外,我们很快就会投入工作,到时候我到底是不是靠着自己张开双腿的本事得来的工作你很快就会知道。这次临时改了时间你故意不告诉我的事,我不和你计较,但如果再有下次的话,我不会闷声不响。”

慧子大约是没有想到,这个看着不过就是20几岁的姑娘,讲话这么狠,她被反击得一愣一愣的,脸色铁青,却半响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慕霏看着她这个表情,倒也没有痛快,她在职场上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个慧子讲话难听,但她们以后毕竟是要合作的,所不打算撕得太难看。

最后只轻飘飘说了一句,“我们都是东远的设计师,出去就是代表了东远,现在我们在香港,跟的是秦总,以后你如果要算计我,要污蔑我,但也要想一想你领的是谁的工资薪水,真的让秦总丢脸,你觉得合适?”

她说完,越过了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慧子,直接就进了洗手间。

没想到刚一进洗手间,手机就响起来,慕霏拿出来看了一眼,是林温暖的号码,她想了想,把门给反锁了,这才接起电话,声音刻意压低了一些,“暖暖,接到美景了吗?”

“接到了给你报个平安。”这才不到3点,不过幼儿园放学的时间比较早,林温暖是在杂志社工作的,现在已经是主编的位置,所以时间比较灵活,“怎么样,第一次出差香港还习惯吗?”

慕霏心里哀叫了一声,想说习惯什么?一整天下来都是倒霉连连。

不过她不想把负能量传给自己的好友,加上还有女儿在呢,转念一想,这大晚上的,估计是要和这个慧子睡一个房间的,到时候也不方便和女儿通电话,于是就说:“暖暖,把手机给美景,我和她说几句。”

“你家小公主还说要晚上才和妈妈通话的,瞧你这么迫不及待的。”

“我晚上没时间,现在和她说几句,晚上你让她早点休息,她睡觉之前喝一杯牛奶。”

“知道了。”

林温暖没一会儿就把手机给了楚美景,小美景在那边甜甜喊了一声,“妈妈。”

“上学习惯吗?”慕霏心里有些涩涩的,有了家人才会知道,离别是一件很痛苦很折磨的事,尤其是女儿,其实这些年自己在国外,因为要照顾女儿,出差这样的事基本都和自己绝缘了,她是降低了工资,要求不出差的,现在到了C市,也由不得自己了,“和同学们相处得好不好?”

美景说:“妈妈,我和小朋友们相处的非常好,不过我因为掉了牙齿的关系,说话不太方便,每次绕着舌头又觉得好吃力,讲英文的时候,那些小朋友把我当成了……唔,住在火星上的人一样,我觉得好神气!”小丫头说到里,还嘿嘿笑起来,那得意洋洋的小模样,慕霏闭着眼睛都能够想象的出来,她觉得自己一整天遭受的晦气也烟消云散了。

“宝贝真厉害,不过在学校还是要和小朋友讲普通话,知道吗?”慕霏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也不方便在洗手间关着门太久,“好了,明天妈妈会打电话给你,你晚上乖一点,不能给暖暖阿姨带去麻烦,晚上就不用给妈妈打电话了,妈妈要工作。”

“好的。”美景很乖地应了一声,“妈妈,祝你工作顺利,Shirley爱你,亲亲。”

她对着手机吧唧了一口,才挂了电话,慕霏拿着手机,嘴角扬起了甜蜜的笑容。

不过手机刚一黑屏,马上又亮了起来,这次的来电号码却是她一点都不想接的,慕霏咬着唇,直接挂断了,没想到那边很快发了条短信过来——

【我知道你在香港,你不想接我电话也不想去看看你爸?随便你,你这么任性,我没有能力管你,但你跟着秦亦峥工作你觉得合适?慕霏,你这个年纪了,不要再做任性的事。还有,你表弟也在香港,方便的话,去看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