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紧一点(h) 娇小日本学生色xxxx

等等……

所以,这么多年来,她是在易傲轩公司上班?

而易傲轩一直引以为傲,法国分公司的那匹黑马,就是乔汐?

“易总您这话说的好像法国那边的公司跟您没关系似的。”乔汐也笑着打趣。

“那怎么能一样,我一年最多只去四次法国分公司,这边才是我的大本营。欢迎回来!”易傲轩说着,伸手就要去握乔汐的手。

而不等乔汐把手伸过去,一直大手却捷足先登先握住了易傲轩:“原来乔小姐是易总培养出来的人才。”

“陆总也认识我们家乔汐?”易傲轩完全没有听出来陆盛霆话里的火药味,脸色依然很平静,甚至眼神有一道无法掩盖的骄傲的光芒。

能培养出乔汐这样一个得力干将,易傲轩自然很欣慰。他完全没想到,不识人间烟火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陆盛霆也对乔汐有印象。

“我们家乔汐”几个字,让陆盛霆再次觉得窝火。

乔汐明明是他的老婆!

手上力度加大,他转眸看着乔汐,一字一顿地吐出声音:“何止认识,不如乔小姐告诉易总,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追了他十年,说走就走,难道她对他十年的感情是假的?

他不信!

易傲轩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疑惑地转头看向乔汐。

乔汐扬起嘴角微微笑道:“陆总记性还挺好,不过抱歉啊,我只记得跟陆总五年没见了,还真不记得当初是怎么认识的了。”

一句话,打的陆盛霆的脸啪啪响。

这句话完全跟陆盛霆撇清关系不说,还暗讽陆盛霆,连她自己都不记得,不在乎的事情,他竟然记得如此清楚。

陆盛霆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巧言善辩。

而不等他开口,乔汐又道:“易总,您要是和陆总有话要聊,那我就先去包厢了,估计公司的员工都到了。程助理,我不知道包厢在几楼几号,麻烦带个路呗?”

说完话后,乔汐也不管众人什么反应,转身就往电梯口走去。

“那易总,我带乔总先上去了。”程丹丹也终于感觉到了气氛不太对,小心翼翼地说完这句话后,抬脚跟上了已经往里面走去的乔汐。

“今天我给公司里重要的工作伙伴接风洗尘,陆总,恕不多陪。改天有时间一起喝两杯,我对陆总和乔汐小朋友如何相识,很感兴趣。”公司内部员工聚餐,易傲轩不好叫陆盛霆过去,只好跟他道别后跟助理抬脚朝乔汐他们追了上去。

而易傲轩故意说出的最后一句话,让陆盛霆脸色更是黑的不像话。

好,乔汐你真是好样的!

五年前无故离开,五年后一回来就给他难堪。

“盛霆哥……”站在一旁的叶薇晗自然发现了陆盛霆情绪的变化,心里隐约觉得不安。

她一直以为乔汐对陆盛霆来说,只是一直讨人厌的存在,但现在,好像并不是这样。

都说,对于男人而言,爱一个人的方式有两种,要么闭口不提,要么拼死也要得到。

乔汐消失的那五年,陆盛霆从未提过她的名字,甚至别人提起,他也会大发脾气让别人闭嘴,后来久而久之,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她。

她以为,陆盛霆只是因为乔汐让自己丢了面子,所以才不想听到她的名字,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

所以,以前是避而不谈,那接下来,他是不是会……

想到这里,叶薇晗心脏猛然一紧。

不,怎么可能。

不可以,不可以让乔汐再次得到盛霆哥,绝对不可以。

陆盛霆是她的,陆太太的位置,只能是她的!

他们结婚那天,她之所以给陆盛霆下药,就是想要陆盛霆彻底恨乔汐,可她怎会想到,乔汐竟然会在第二天就消失无踪。

她以为,乔汐不会再回来了,结果现在好不容易她在陆盛霆身边站稳了脚跟,她竟然又回来!

她绝不可能把陆盛霆让给乔汐,死都不!

陆盛霆没有回头看叶薇晗,而是转头对身后的助理说:“查一下他们在几楼几号包厢,订他们隔壁。”

这话让旁边的叶薇晗瞳孔猛地一缩,她握了握拳又缓缓松开,向前走了一步,挽住陆盛霆的胳膊,柔声道:“盛霆哥,小汐这次回来,总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看上去她和易总的关系比和我们关系还要好。她明知道陆氏和易氏是对手公司,却还选择去易氏……”

话说到这里,她适时停住了。

这句话,再次让陆盛霆心中怒火燃气。

他跟易傲轩表面上是朋友,但实则是竞争对手,虽然没有到出手交锋的地步,但很多项目确实在暗中斗法。

而乔汐,作为他的老婆,竟然去他的公司,甚至还待了好几年!

乔汐,我看你怎么给我合理的解释!

乔汐虽然离开五年之久,但是这五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报复这些伤害过她的人,取回属于她的东西。

叶薇晗近几年在荧屏上频频出现,更是以温柔善良的白莲花形象博得一众好评。

所有人都认为叶薇晗人美心善,但是只有她才知道,这个女人可不如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那些令人发指的事情,都被掩盖在时间的轮轴里。

可这不代表事情的真相就会被掩埋,有些人的真面目,是时候被揭发出来了。

诺大的包间,易氏集团的高层尽数出席,看来今天的重要客户的分量很重。

“今天的重要客户,你知道是谁么?”

提起晚上重要的客户,程丹丹一下子来了兴致。

小姑娘瞬间红了脸,兴奋的不知所措。

“听说是法国的客户,还是易总的好朋友,年轻有为的钻石王老五,而且还是单身哦。”

乔汐并没有注意到最后加重的单身二字,而是落在了法国客户上面。

易氏集团法国分部,可一直都是她在负责,这个重要的客户怎么她不知道?

乔汐不由得对即将见到的“王老五”,充满了好奇。

嘎吱!

包厢的门被推开,众人齐聚目光看向门口。

易傲轩推门而入,虽然刚才便见过易傲轩,但是即便是乔汐也不得不承认,一身黑色西装的他,看上去十分的沉稳,俊朗的外表让程丹丹这些女孩子们看得赏心悦目。

乔汐笑着摇了摇头,刚要收回目光,身边响起倒吸一口气的声音。

只见一道白色身影从易傲轩的身后出现,挺拔的身条,荧荧灯光打在男人白色的西服上,镀上一层淡淡的白光。

刀削般的脸庞,明眸皓齿,墨黑色的碎发随意的指着各个方向,微长的刘海儿遮住了眼睛,处处给人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

看见这个男子,不光众人目不转睛,就连乔汐的瞳孔也猛然一缩。

男人环顾一周,目光落在乔汐的身上,看着后者那目瞪口呆的模样,嘴角轻轻一挑。

“怎么?几日不见,忘了我是谁了?”

“王老五?”

乔汐神情复杂的挑了挑眉头,这难道就是程丹丹口中的钻石王老五?

乔汐的声音不小:“王老五”听见女人对自己称呼,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

“这又是什么梗?我姓什么你还不知道?姓氏都给我改了。”

欧慕风的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眼含柔情,将手上的白色礼盒递了过去。

“诺,小晨的礼物。”

乔汐接过欧慕风的礼物,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深。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好兄弟,乔汐心头一暖,这可是她为数不多值得信赖的人。

欧慕风,欧氏集团公子哥,典型的纨绔子弟,但是是她最好的朋友。

欧氏家族主要企业就在法国,这五年乔汐能在法国混的风生水起,不光有着她的努力,背后也有着欧慕风的身影。

“你怎么来了?现在不应该左拥右抱的花天酒地么?”

欧慕风大大咧咧的坐在乔汐身边,挑了挑嘴角,睥睨的眸子有着他的傲气。

“你一个人回来,我怎么放心?让那些女人都往后稍稍吧。”

“哦?那我岂不是要对欧大公子感恩戴德一下?不过你什么时候这么小瞧我了?”

乔汐有些不满的嘟了嘟小嘴。

这幅单纯俏皮的模样,一旁的易傲轩很少见,这五年女人表现出来的成熟稳重,让他已经忘了她也不过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看样子,你们两个还是旧相识?”

易傲轩好奇的看着这两人,对于他们二人的认识,着实有些意外。

欧慕风的一只手臂随意的打在乔汐的肩膀上,笑盈盈的挑了挑眉毛:“诺,我铁哥们!”

易傲轩的目光落在了欧慕风的手臂上,微微一愣,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两人的关系居然如此只好,便笑着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先吃饭吧。”

易傲轩打断两人的叙旧,几人相视一笑。

酒过三巡,公司员工表面的客气话,乔汐应付的游刃有余。

这五年,以前不擅长的事情,乔汐都轻轻松松的应对。

……

“盛霆哥……你尝尝这个。”

叶薇晗将一块糖醋排骨放在陆盛霆的碗里,嘴角挂着一丝笑意。

男人淡漠的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模样寡言少语。

“陆总和叶小姐真是恩爱,美人坐怀,羡煞旁人啊,二位的好事是不是也临近了?”

坐在两人对面的客户笑盈盈的打趣儿着。

叶薇晗的小脸儿一红,小手环绕上陆盛霆的手臂,靠在男人的肩膀上。

“这还是要看盛霆哥的意思了。”

妩媚害羞的模样,让在座的男人心头微颤,能够拥有这样的美人儿,可是每个男人的梦想,看向陆盛霆的目光更是充满了羡慕。

叶薇晗抬起头,眼中布满深情。

陆盛霆的眉头微皱,不知为何,现在自己的心情很烦躁,眼前浮现的都是那个让他烦躁的女人。

陆盛霆的手臂微不可查的抽了出来。

男人的动作,让叶薇晗的身子怔了一下,垂放在桌下的小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指甲深深的嵌进在皮肉里。

看来那个女人的出现,还是影响到了陆盛霆,难道他真的爱那个女人?

不,不可以。

叶薇晗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盛霆,我去卫生间补个妆。”

叶薇晗从包间出来,隔壁就是乔汐所在的包间,门缝虚掩,刚好能看见乔汐的身影。

眉头一挑,她旁边的男人是谁?

居然不是易傲轩。

女人嘴角轻轻地挑了起来,既然你给我机会,那我也就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