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videosex高潮对白 大山里疯狂伦交

听到这话,南溪关门的动作僵硬了几分。

她背对着陆励成,极力不想把自己脆弱的一面表现出来,但一股无言的痛却不由得从心底蔓延到四肢百骸。

“你擅自剥夺他的生命,就不怕他晚上回来找你吗?”陆励成的声音阴沉得如同暗夜里的撒旦。

一字一句都像一根锋利的毒针,正中南溪的心口。

“有必要怕吗?”她倒是巴不得他能来找她。

让她把那句未说得出口的抱歉清楚的跟她说一声。

对不起,妈妈没能发现早点发现你的存在,没有尽自己的能力保护好你?

请你下一次,还要投胎做妈妈的孩子,届时妈妈一定会倾尽所有来爱你,一定会让你做这世上最幸福的孩子!

想到这里,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滴到南溪的手背上。

她很是慌乱的将泪水全都擦掉,回头再看向陆励成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淡然。

“很好!南溪,你够狠!”听到这句话以后,陆励成彻底被南溪给气到了。

下一秒,陆励成的脸色突变。

自喉咙处涌上一抹腥甜的感觉,心口传来的剧烈抽痛几乎蔓延到他的全身,快要将他溺毙。

陆励成蹲下身子,双手紧紧的攥住心口,不时的闷哼出声。

见到眼前的一幕,南溪连忙慌乱的从包包里面找来一瓶药,倒了一粒,塞进了陆励成的嘴里。

“励成……你没事吧……对不起,我刚刚不是故意气你的!”看到陆励成发白的俊脸,南溪只觉得自己的心口也揪成了一团,难受极了。

“不需要你在我面前假好心!”陆励成咬牙挤出一句,目光冷冷的扫过南溪。

感觉胸口痛楚减轻以后,他站起身子就要离开。

被他这样说,南溪也丝毫不在意,仍是满脸担忧的看着他。

本想过去扶着他,又怕他反感,被自己气到了,又加重了病情,所以只好轻轻的跟在他身后。

陆励成走了几步以后,突然眼前发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直直向后倒去。

南溪眼疾手快,惊呼一声,在陆励成倒地之前稳稳的扶住了他!

十分钟以后,陆家的专属医生江医生连同心脏科的李医生赶了过来。

陆母看到自家儿子脸色苍白躺在床上的模样,恨不得一刀杀死南溪。

虽然两个儿子都有心脏病,但是老二远没有老大这么严重,也鲜少发病,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因为这个扫把星!

“医生,励成的病严重吗?”陆父满脸担忧的问道。

“二少爷的心脏供血不足,必须尽快准备换心手术才行!”李医生眉头紧锁,语气凝重。

听闻这句话,陆父陆母同南溪均呆愣了几秒。

这对于他们来说完全就是噩耗!陆母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怎么会这样?励成这些年一直都很健康啊,鲜少发病,为何会突然变得这么严重?”陆父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

励成在他们面前表现得和一个健康的正常人一样,除了脸色少有发白,从来没有出现过其他症状。

“其实二少爷的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他怕你们担心他,一直要我瞒着不跟你们说,这些年我一直都在积极为二少爷寻找合适的心脏源,争取早点帮他动手术。”李医生无奈的说道。

“虽是如此,但二少爷一直都把身体保养得很好,近阶段也不知是怎么了,二少爷总是频频发怒,这才会导致今天的晕倒……”

江医生也开口说道,这两位都是平日里照顾陆励成的私人医生,对他的病情是了如指掌。

听完这句话,陆父无奈的摇了摇头,嘱托两位医生快点找到合适的心脏源。

他们应下以后,给陆励成开了一些安神的药便离开了。

南溪一直默默的站在角落里面看着陆励成,面上满是懊恼。

她知道,陆励成这些天的怒气都是因她而起,发病也是因为她。

早知道,她就应该再顺从点,不管他怎么骂自己,都不应该还嘴的……

就在南溪胡思乱想的时候,陆母猛的冲了过来,对准她就是重重的一巴掌。

力道如此之重,打了南溪一个猝不及防。

很快,南溪原本白皙的脸颊立即现出几道血痕,嘴角也泛着鲜血。

她一个踉跄,整个人重心不稳的跌坐在地上。

“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害的,你要死就自己去!为什么还要来祸害我家励成!”

陆母恨恨的看着南溪,那厌恶的目光似是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似是还不解气,陆母又冲向前,揪住南溪的头发又是一耳光。

南溪被她打得晕头转向,狼狈至极,却只是死死的咬着牙齿,默默的流泪,连一句求饶的话都没有说。

陆励成确实是因为她才被气病的,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乔依依。

她一定会让乔依依付出惨痛的代价的。

“老婆,别打了,人已经这样了,励成的脾气你也清楚,现在他病了,什么事都得惯着他,等下他醒了还得要南溪照顾他呢!”陆父见势,连忙过去将陆母给拉开了。

南溪跌坐在原地,身上都是伤痕,头发也乱糟糟的,但她眼底却一直闪着坚韧的光。

“哼,那就先放过你这个小贱人。你给我好生照料励成,若是病情再加重,之前的约定可就不算数了!”

言下之意是,就算她再怎么求她,她也一定会把她送去天上人间。

“妈,你放心,这次我一定好好照顾励成!”南溪在心里暗暗发誓。

不管等下陆励成如何羞辱她,她都一定会忍着,一定不会再惹他生气。

“那你给我在这里跪着,直到励成醒来为止!”陆母说着将南溪拖到陆励成的床边,勒令她在冰冷的地板上面跪着。

此时已经是深秋,南溪只穿了一个单薄的单裤,膝盖跪在地板上,刺痛的疼。

尤其是她刚做完流产手术没多久,下面恶露又多,对南溪来说,完全是一种煎熬。

她捏紧手心,强迫自己忍受着,定定的跪在陆励成的床沿。

陆父和陆母离开以后,偌大的房间就只剩他们俩人。

南溪定定的看着陆励成苍白的脸颊,禁不住内心的眷恋,伸手抚上了陆励成性感的薄唇。

“励成,对不起,孩子的事,我一定会查明真相,亲手把证据呈到你面前。我从小到大,连杀只鸡都不敢杀,我怎么可能那么狠心伤害我们的孩子?你不信我没关系,我都可以忍……”

“我说我是被人陷害,你们没有任何一个人信我,这种四面楚歌的感觉真的好痛苦,我都不知道,我再继续这样下去,会不会就此抑郁……”

南溪毫无顾忌的跪在床沿,痛诉着自己的心事。

渐渐的,她只觉得睡意袭来,不由得盘了一下腿,将双手当枕头,在陆励成床沿睡了过去……

许是这段时间太累,即便是这么不舒服的姿势,南溪还是沉沉的睡了过去,还做了一个很甜美的梦。

梦里的她回到了高中时代,陆励成、陆泽城、唐慕安、乔依依还有她。

他们五人的关系是那么的和谐,还有许多高中时代暗恋陆励成的小秘密。

南溪梦着梦着,不由得勾起了唇角。

许多心里的话也不由得呢喃出口,“我爱你……别走……永远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陆励成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的手正被南溪紧紧的握着。

她的嘴里还一直在说话,似乎是在做什么梦。

只听到一句话,陆励成内心的怒火就被彻底点燃。

他目光猩红的看着睡在自己床沿的女人,一脚就将她踹得老远。

她怎么这么不知廉耻?连做梦都在想那个野男人?

南溪睡得正甜,却突然被陆励成一脚踢得老远。

浑身的骨头痛得都快散架了。

她不解的睁开眼睛,发现陆励成正满脸阴沉的坐在床上盯着她。

“励成……你醒了,我去给你打水擦身……”

南溪说着就要起身,她一点也不想问陆励成究竟为何要用暴力对她,就权当他还在生气。

她要放从聪明点,绝对不会往他的枪口上面撞。

不管陆励成说什么,她都要装作没听到。

“贱人,连做梦都在想着那个野男人,被我踢醒又装作一副贤惠的模样,你情绪转换得真快,奥斯卡金奖没有颁给你,还真是他们眼瞎了!”

陆励成捂住又在隐隐作痛的心脏,恨恨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很不好,也不允许自己情绪再这么激动,可是一看到南溪,他就忍不了!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一直都以为,和南家联姻的会是他,所以很早就把南溪放在了心里。

后来,阴差阳错,南溪成了哥哥的未婚妻。

他一直都在隐忍,在退让,心想,只要南溪过得幸福,他退出,躲在暗处看着她幸福就好了。

可没成想,他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竟然如此水性杨花,还在婚礼现场活活把自己的哥哥给气死了,这些年还一直在跟外面那个野男人纠缠。

陆励成一想到这些就好恨。

他恨自己瞎了眼,被猪油蒙了心,竟然会看上如此一个女人,而且,在得知她的恶行以后,自己还该死的忘不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