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被3个人同时c了怎么办 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

诺筱颖拿着树枝将那条银环蛇送走后,回头看到韩剑锋那滑稽的样子,忍俊不禁起来。

她这回眸一笑,就像百花盛开时,清丽脱俗,带着馨香的甜味,让傅夜沉看出了神。

韩剑锋见傅夜沉发愣,连忙拍了拍傅夜沉的胸膛,咳了一声:“咳咳——那个……四少,我们还有正事要干咧!”

提起正事,傅夜沉那温和的俊脸立马变得十分严肃了起来。

“你们要去干什么正事?”诺筱颖一时好奇,随口问了一句。

傅夜沉和韩剑锋面面相觑后,彼此交换了一个不明意义的眼神。

诺筱颖怔怔地看着他俩,见他俩不说,脑海里突然回想起了那次在临海城里,看到这男人上了一辆军车,如今,他又出现在他们这儿的深山老林里。

由此看来……

诺筱颖心里忽然间联想到了什么,便走到自己的竹篓旁,将里面那几株紫色的罂粟花给翻了来,朝傅夜沉递了过去:“你们是不是在找这个?”

“这……”韩剑锋看到诺筱颖手里的花后,和傅夜沉面面相觑。

傅夜沉剑眉紧锁,冷声质问:“你从哪儿摘来的?”

“爬上这座山的山顶,山那边的梯田里,种的全是这种花。你们俩,是不是缉毒警察?”诺筱颖下意识地问。

他们这种地方,地处边境,经常会有这类似的事情发生。

傅夜沉和韩剑锋彼此交换了眼神后,对诺筱颖的问题保持沉默。

诺筱颖心里明白,只是微微一笑,将手里的罂粟花全给了傅夜沉:“这些花,你们拿回去吧!你们现在这种情况,就不用爬上山顶去探看了。山那边,群山围绕,越往那边,越是下山容易上山难。万一你们被困了,我也救不了你们。所以……你们还是回去想想其他办法吧!”

傅夜沉收好了花,递给了韩剑锋。

韩剑锋将罂粟花塞入了背后的旅行包中,对诺筱颖微笑着说道:“我们只是来旅游的。”

“那一起下山吧!”诺筱颖自然不信他这话,但也没揭穿。

傅夜沉将韩剑锋的臂膀绕过自己的肩头,然后利索地将韩剑锋背在了背上。

诺筱颖下意识地瞥了傅夜沉一眼,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撕碎了光斑洒在了他的身上,恍若在他俊美的脸上镀上了一层金光。

不修边幅却仍旧非常好看的男人,诺筱颖从未见过如此。

傅夜沉无意间偏过头来,与诺筱颖的目光不期而遇。

诺筱颖猛地回过神,赧然地将目光从傅夜沉身上挪开。

傅夜沉看着诺筱颖娇羞的模样,不禁会心一笑。

诺筱颖带着他们下山后,才知道他们开了一辆本地的越野车停在了山脚下。

她起初是一座山头连着一座山头爬过来的,都没发现这山脚下还听着这么一辆破烂的本地越野车。

傅夜沉将韩剑锋背到车后座躺好后,关了车门,转身回到了诺筱颖的面前。

“探望完你爷爷奶奶后,就赶紧回去好吗?”傅夜沉看着诺筱颖,眼神里满是宠溺。

刘管家说,苏漫雪买了一辆上百万的宝马车回老家探望她的爷爷奶奶。

苏漫雪的老家就是这儿的,所以,他在这儿遇上她,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傅夜沉只是觉得,他和苏漫雪之间被月老牵了一根无形的红线,正是这条红线,让他每每遇到困难时,她都能及时出现替他解围。

也正是因为这条红线,让他的心在向她慢慢靠拢。

哪怕面前的苏漫雪,真的犹如刘管家口中所描述的那么不堪,他傅夜沉也认了。

她就是他心爱的女人,她花他的钱,是应该的,他也愿意给她钱花,只要她开心就好。

诺筱颖抬眸看着傅夜沉的眼睛,仍旧不知道这男人到底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当她想问他什么的时候,他突然捉住了她的双肩,凑近了一步,微微俯身,偏头,猝不及防地吻住了她的唇。

诺筱颖忽然感到一丝凉意,犹如银丝般绕上了脖颈。

男人的吻,像蜻蜓点水似的在她唇上停留了几秒钟,便离开了。

傅夜沉附在诺筱颖的耳畔,呢喃细语地接着说,“宝贝,我会尽快处理完手里的事情,回来陪你的,可能没法回家去看你了,但你在家里要耐心地等着我回来。”

他所说的“家”是他给“苏漫雪”住的那幢依山别苑,他一直以为面前的“苏漫雪”,就是住进他依山别苑里的那个苏漫雪。

他一直没空回依山别苑去看她,却没料到,缘分可以让两人千里来相会。他不用回依山别苑,也能遇见她,真好!

傅夜沉说完后,在诺筱颖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个离别吻。

诺筱颖还一脸茫然地愣在原地。

这个吻,对于诺筱颖来说,就像一把火,烧得她耳根发烫,直到这个吻了她的男人已经转身上了驾驶座,留在她唇上和额头上那属于他的唇温,还影响着她所有的思绪。

越野车已经驶动,在风中扬长而去。

诺筱颖对这个男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

明明没有脸红心跳,但是刚刚,他的那个吻,却让她有些心慌意乱,甚至不知所措。

那晚后,这是她第二次与他见面了吧!

第一次,是在水果超市外,他突然强吻了她,然后急匆匆地走了。

这一次,他又来得如此突然,去得也如此突然。

他总是对她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让她摸不着北。

算了,别想多了,还是先回家吧!

诺筱颖抿了抿唇,然后转过身走上了一条田间小路。

这些天,苏漫雪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而苏漫雪的爷爷奶奶,在苏漫雪离开小镇回临海城去了后,逢人就说他们家的孙女孝顺,说他们家孙女交了个高富帅男友,而且还快要结婚了,到时候一定要去他们家喝喜酒。

其实,从苏漫雪回小镇到她离开,大家从未见过苏漫雪的男朋友。

苏漫雪回老家探望长辈,这么大的排场,难道她男朋友不应该也陪着一起来吗?

这个问题,诺母果真拿到了饭桌上来说。

“这男人再有钱,却不懂礼节。一定不是什么好男人!”诺母有股儿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意味。

诺筱颖淡然地帮苏漫雪解释道:“既然人家是有钱人,肯定是忙着分分钟都在赚钱啊!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双方家长见面。妈,何必在背后诋毁人家。”

“诶,我说你这臭丫头,胳膊肘往外拐?”诺母气呼呼地说。

诺筱颖抿了抿唇,回答道:“我不是胳膊肘往外拐,只是觉得妈妈不应该在背后议论别人的不是。”

“算了算了,我懒得跟你争辩了。反正,我也不指望你将来能嫁个有钱男人。”诺母白了诺筱颖一眼,自顾自地吃饭。

诺爸始终保持沉默。

晚饭过后,诺筱颖掏出手机,给哥哥诺司竣打了通电话。

“哥,我是筱颍!”

“你怎么换手机号码了?”

“我回家了,之前那张手机卡是临海城建筑学院的校园卡,回来用比较贵,索性换了张。”

“你回家了啊!怎么突然回家了?你离开学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啊!”

“哥,可不可以借我一万块钱?”

“你要一万块钱做什么?”

“交大二的学费,以及了自己的生活费!”

“你怎么不管老爸老妈要?”

“他们不给……”

“可我也没有这么多钱啊!你知道的,你哥我是月光族,零存款,还经常管家里要的!”

“那……我自己再另外想办法……”诺筱颖黯然失色地说。

诺司竣觉得过意不去,又说道:“不如,你趁着暑假的最后这一个月,来哥所在的这个城市打工吧!怎么说,哥这里,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海滨大城市!”

“我在临海城都找不到工作,去你那……就更加找不到了……”诺筱颖失去了自信心。

诺司竣笑道:“你怕什么啊?天无绝人之路,你明天就来哥的城市,哥照你一个月!总会找到工作来赚学费的!”

“那我现在就去!”诺筱颖顿时信心满满。

“现在?”诺司竣惊愕。

诺筱颖笃定:“对!我去买火车票!”

“好吧!不过,你路上小心!你到了后,给哥打电话!”

“嗯!”

诺筱颖和哥哥诺司竣挂了电话后,重新振作了起来。

反正她家就住火车站附近,买票很方便。

当诺筱颖再次拖着行李箱,离开家门的时候,诺爸杵着拐杖从屋内走了出来。

诺筱颖高三那年,诺爸做建筑工人的时候,不小心从工地的三楼摔了下来,命虽保住了,却断了一条腿。

诺爸步履蹒跚地来到诺筱颖面前,将皱巴巴的两千块钱塞到了诺筱颖的手中。

“这是爸的私房钱,你先拿去用。”诺爸满布沧桑的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别让你妈知道了。”

诺筱颖看着诺爸,鼻子一酸,潸然泪下地抱了抱身形有些佝偻了的诺爸。

“闺女啊!在外好好照顾自己,凡事想开点,乐观向上,才是最重要的!还有,这世界上的坏男人太多,你要学会好好地保护自己!”诺爸千叮万嘱,总是说这些被他说烂了的话。

诺筱颖点点头,抹去眼泪,强颜欢笑地拖着行李箱,转身出了门。

她不敢回头去看诺爸,她怕自己忍不住又要痛哭流涕。

这一次出行,诺筱颖决定,以后不会再轻易回家。

哪怕是最狼狈不堪的时候,这个家终究不是她的避风港。

那……她真正的避风港,又在哪里?

黑夜,渐渐吞噬了她踽踽独行的背影。

诺筱颖觉得自己踏上了另一段漫无止境的路……

火车站,售票大厅。

“真的没有硬座了吗?那硬卧呢?软卧也行!只要有票!我就买!”诺筱颖再三强调地问,她真没料到今晚去滨江城的票,竟然如此一票难求。

售票员也有些不耐烦了:“今晚的真的全都没有了!只有后天有余票,不如你买后天的吧!”

“您好,我要退了这张去滨江城的软卧票。”这时,旁边的退票改签窗口,突然响起一声透着磁性的男音。

诺筱颖耳尖得狠,一听是去滨江城的票,就在对方准备退票的时候,她疾步走过去,冒然抓住了对方的手。

“先生,可以把这张票,退给我吗?”诺筱颖恳求地问,她的眼里,只有他手中那张去滨江城的票。

她抓着他的手,有点抖,惨白的脸上有哭过的痕迹,楚楚可怜的样子,莫名其妙地让人看了心疼。

看得出,这个女孩很想去滨江城。

男人动了恻隐之心,温文儒雅地说:“当然,不过你得先放开我的手,我才能把票退给你。”

诺筱颖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唐突地抓住了对方的大手。

“对、对不起!”她下意识地放开对方的手,尴尬地跟对方道歉。

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而好听:“没关系。”

听着这好听的声音,诺筱颖怔怔地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男人。

只见他身着深银色笔挺的西装,俊逸脱俗,个子高大却不魁梧,身高至少在一米八以上。

而这男人的五官,犹如上帝亲手精雕细琢的艺术品,那棱角分明的脸就像泰剧里的混血男主角一样俊美无暇。

好帅啊!

这是诺筱颖对这个男人的第一印象,也是她平生以来第一次犯花痴,噢,不!是第二次犯花痴吧!

因为,就在这不经意间,诺筱颖觉得面前这个男人,和那晚闯入她家,被她救了的男人有几分神似。

不!不是有几分神似,而是越看越像!

“你……”

诺筱颖欲言而止,觉得这世上应该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把你身份证给我。”男人接着说,脸上挂着如沐春风般的微笑。

他一双锋芒毕露的黑眸,冷峻深邃,而眼神却是温柔的。

并且,他还跟那个被她救了的男人有几分神似。

诺筱颖怔怔地将手里的身份证递给男人,思绪有些出神。

男人接过诺筱颖的身份证,然后对窗口那边的工作人员说道:“您好,麻烦您帮我退了这张票,然后用这张身份证重新买上这张票。”

“好的,请稍等。”

“……”

“您的票和身份证,请收好。祝您旅途愉快!”

“这张票,就送给你了!”男人会心一笑,将票和身份证塞到诺筱颖的手中,优雅地转身离去。

“等等……”我还没给你钱……

诺筱颖回过神来后,熙熙攘攘的售票大厅,早已不见了那个俊美男人的身影。

不过,她总算是拿到了去滨江城的票。

诺筱颖拿着票上了特快列车,在乘务员的领路下,才知道,这张票竟然是“高级软卧”!

乘务员推开车门,微笑地将诺筱颖迎进车厢。

诺筱颖走进去的时候,豪华的车厢内,已经有个男人坐在沙发那正在和别人打电话。

而这个男人……就是刚刚送她这张车票的男人!

诺筱颖顿时一脸惊喜。

“我已经上火车了,车子修不好的话,那就派人来拖车吧!嗯,我现在在开网络会议,其他事等完了后再说。”

男人终于挂了电话,正当诺筱颖想上前把车票钱给他的时候,这个男人又拿起耳麦,将一台银色的笔记本电脑放腿上,朗朗地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

诺筱颖探身看了看,才发现,这个男人正和几个穿着西装的外国人聊天。

呃……好高大上!

诺筱颖识趣地坐回自己这边的座位,四下打量着这高级软卧的车厢。悬挂的两张单人床下面是两张沙发,中间共用一个茶几,茶几上有内线用的移动电话,那边还有电视,以及独立卫生间,车厢内有无线网络。

车厢里的基调是高贵的烫金色,整体看起来非常豪华。

见那男人似乎要聊很久,诺筱颖只好躺沙发上拿手机上网,玩到一半,她的肚子便开始叫嚣了。

诺筱颖这才想起,自己没吃晚饭,刚刚赶火车又赶得太急,没买吃的东西。

大概一个小时过去了,那个男人终于取下耳麦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诺筱颖忙从沙发上起来,主动跟男人微笑着打了一声招呼:“你好!谢谢你把车票退给我,请问车票是多少钱?我把钱给你。”

男人听着诺筱颖的话,这才正眼看向诺筱颖。

结果,未等男人开口说话,诺筱颖的肚子突然不争气地“咕咕”地叫了一声。

诺筱颖顿时一脸的尴尬。

男人会心一笑,拿起茶几上的移动电话,又看向诺筱颖,问道:“你有什么菜是不吃的吗?”

诺筱颖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男人接着跟电话那头的乘务员点餐。

“正巧,我也没吃晚饭,一起吃。”

男人挂了电话后,微笑着说。

诺筱颖似乎明白男人有意不想收她的车票钱,便不再追问下去了。

乘务员把饭菜送过来后,男人拿出了自备筷子,无意间看到坐在对面的这个女人却在一脸窘迫地看着自己。

或许是觉得自己太特殊化了,男人于是又将自己的备用筷子收了起来,拿起一次性筷子跟诺筱颖一起吃饭。

诺筱颖慌忙说道:“没关系,你不用管我,你平常怎么用餐,就怎么用餐。”

她说着,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

男人会心一笑,优雅地端起一次性餐具吃饭。

诺筱颖一边吃饭,一边偷偷瞄着这个男人。

他举止投足间,很有贵族气质,与这周遭的环境有点格格不入。这里虽然是“高级软卧”车厢,但仍旧显得有些令他屈尊了般。

人与人的差距,或许就在这里。

吃过饭后,乘务员收走了茶几上的餐盒,诺筱颖和那男人也并未有过多的交谈。

诺筱颖闲来无聊,正拿着手机玩游戏的时候,“发小”叶美佳突然发来了一条微信。

筱颍,呜呜——本宝宝失恋了,求安慰哇!——叶美佳。

失恋?!诺筱颖微微惊怔了一下,忙回了一条“抱抱”的安慰表情。

他劈腿了!就在我和他的出租屋内,他跟我大学室友滚了床单,还被我逮了个正着!——叶美佳。

诺筱颖看到叶美佳发过来的消息,一时间,沉默了。

如此类似的情节,同样也在她的身上发生过。

何明旭,脚踏两船,事后还对她说那般理所当然的话,真的伤透了她的心。

诺筱颖也需要人安慰,所以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安慰同命相连的叶美佳!

其实,比起叶美佳,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令她更悲催。

接着,叶美佳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很狗血是不是?这么狗血的事情,竟然真实地发生在了我身上。——叶美佳。

佳佳,别伤心了,为那渣男掉泪,不值!——诺筱颖。

这句话,诺筱颖也是对自己说的。

筱颍,想听你给我唱《我很快乐》。——叶美佳。

以前读中学的时候,每次KTV聚会,她诺筱颖可是超级麦霸,唱的歌比原唱还要好听,谁叫她是个苗族姑娘了,苗族姑娘能歌善舞。

我现在在火车上,不方便唱给你听啊!——诺筱颖。

我真的很想听你唱,你就当是给远方的发小一个安慰吧!筱颍,拜托了,我都快伤心死了。——叶美佳。

诺筱颖看着叶美佳发过来的小小要求,抬眸看向了坐在对面沙发上还在用笔记本电脑工作的男人。

“那个……先生……我可以唱歌吗?”

诺筱颖厚着脸皮问,为了失恋的发小,她决定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