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莹莹享受老雷的粗大第6章 那些荒唐的日子免费阅读

“顾南音,我劝你在我没有发火之前承认,否则的话,你会后悔的。”薄景夜抓着顾南音的手更加用力,凑近顾南音。

此时两人的距离不过几公分而已,顾南音甚至能够闻到从薄景夜身上传来淡淡冷冽的气息。

她的心简直快要蹦出胸腔了,可就是知道薄景夜知道真相会死的很惨。

死也不能承认。

顾南音抬起小鹿一般的眸子对上薄景夜危险的眸子,“薄总,我真的不知道你说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和她怎么长得那么像,只是我真的不是她,我也不认识她。”

“你再说一遍?”薄景夜危险地逼问道,高大的身形压倒性地过来,遒劲的双臂一手撑在墙壁上。

顾南音觉得自己不是那种别人凶一下就会害怕的人,可面前这男人的气场太强了,她只觉得办公室里面的空气忽然有些稀薄。

薄景夜幽深的黑瞳盯着面前的女人,更加靠近了几分,两人的身体已经贴在了一起,她甚至能感觉到薄景夜胸膛坚硬的肌肉。

顾南音抓狂了,在这么下去她会被这个男人逼疯的。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凑上去在薄景夜的手背咬了下去。

手上传来的疼痛让薄景夜缩回手,脸色沉得宛如锅底,“你是狗吗?”

“薄总,疼痛让人清醒。”顾南音甩了脸色,“我再重申一遍,我不是你说的那个顾南音,我也不认识你说的顾南音。”

顾南音心里很慌张,估计薄景夜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这种苦头。

薄景夜无言,他刚才的确有些过激了。

他盯着顾南音那张娇俏美丽的小脸,阒黑的眸子染上一层让人看不透的光晕。

顾南音得以摆脱薄景夜的手,伸手捏了捏被薄景夜抓疼的手。

“你真的不认识她?”薄景夜还是有些不死心,看了看手背上两排整齐的齿印。

顾南音否认,“真不认识。”

“抱歉,是我唐突了。”薄景夜彻底松开顾南音,身形也往后退了几步,又恢复一副矜贵优雅的模样,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如果不是手腕还疼着,顾南音都觉得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我希望别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顾南音拨了一下头发,脚步有些重地蹬着高跟鞋朝着门外走去。

薄景夜看着顾南音娇俏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蹙着眉头,难道真的是他搞错了吗?

他又拿起桌面上的照片,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这世界上真的有长得这么相似的人吗?”

昨晚,他已经看过顾南音的资料,从资料上这个顾南音是海外华侨后代,完全看不出任何问题。

可两个人实在太相似了。

于是他决定来试探一番。

应该不是她,那个女人永远是一副低眉顺眼做小伏低的模样,绝对没有勇气会咬他一口。

不知道怎么的,知道她不是那个女人,他没有被甩,他应该如释重负的,但是他却有一种莫名的失落。

空气中还残留着顾南音身上的清香,莫名的熟悉,薄景夜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到。

顾南音走出薄景夜的办公室后,一路小碎步跑到转角处,捂住不断起伏的胸口。

刚才真是吓死了,还以为真的要露馅了呢。

她还以为能够平安度过今天的报告,没想到薄景夜不知道从哪来弄来她以前的照片,莫非是以前遗落在檀园的?

“怎么会留下这么大的破绽?”

顾南音背靠着墙壁,望着天花板,懊恼地敲了敲自己的脑门。

也不知道今天到底有没有成功蒙混过关,就算能够成功混过关,薄景夜会不会公报私仇,找机会将她开了。

顾南音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忙坐电梯回到了办公室。

“小顾,你怎么了?”顾南音一回位置,沈晓曼便发现了顾南音面色的异常。

“是吗?”顾南音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你不是去报告的吗,怎么脸色这么差?”

“可能是我太紧张了吧。”顾南音笑笑敷衍而过。

能不紧张吗,差点就露馅了,这会儿也不知道薄景夜打算怎么处置她。

她就是想发个财,怎么感觉日子这么艰难。

顾南音离开薄景夜办公室之后,没过多久,一名和薄景夜年纪相仿的男子快步朝着薄景夜的办公室走去。

一进办公室一屁股摊在沙发上,一脸生无可恋,“老大,你可真不够意思把我一个人丢在股东大会,你不知道那些老骨头究竟有多么难啃。”

他是薄景夜的好兄弟,也是阿尔法的副总裁肖文琛,平日就跟着薄景夜一起做事,也免不得去收拾一些薄景夜不愿意理会的烂摊子。

“不行,我现在觉得整个身体都被掏空了,你必须请我去白金汉宫吃一顿满汉全席补补。”肖文琛哀嚎一声,似乎想到什么,忽然坐起来看了看薄景夜,“老大,你今天火急火燎回来到底是什么事情?”

薄景夜埋头看文件,根本没打算搭理肖文琛。

听到这里,抬起头幽幽看了肖文琛一眼,“我的事情你别过问。”

“嗷,我们还是不是兄弟了。”

“不是。”

……

肖文琛感觉自己被伤到了,快步走到薄景夜的办公桌前,忽然就看到了薄景夜左手手背上有什么。

“咦,这是什么?”肖文琛的困倦消失得无影无踪,两眼放光。

薄景夜看了看手上尚在的两排牙印,淡淡道,“被野猫挠了。”

“不对,你当我瞎啊,这明明是女人的牙印。”肖文琛宛如发现了新世界,“天啊,到底是哪个女人这么大胆,竟然敢咬你。莫非是夏茹?”

这个猜想很快被肖文琛否定了,“绝对不可能,这不像是夏茹能做出来的事情,那到底是谁呢?”

肖文琛摸着下巴,在办公室里面走来走去,心里就像有猫挠一样。

他好想知道是哪个女人。

“不对不对,老大,你丢下我一个人就是为了和那只野猫偷偷约会,有异性没人性。”肖文琛觉得很受伤,忽然又贱兮兮道,“不过,如果你告诉我是谁的话,我就当无事发生,否则的话就去告诉薄老夫人。”

薄景夜被肖文琛聒噪得烦了,捏着眉头。

这要是不说,肖文琛跑去告诉薄老夫人今天这事情,他还有清净日子么。

但是说了,肖文琛还是回去告诉薄老夫人,只怕更没清净日子。

“我不是说,我的事情你少过问。你只需要知道你很快就要有嫂子了。”薄景夜看了看手背上的牙印,岑薄的嘴角轻轻上扬。

“我去,这么猛的吗?”

肖文琛目瞪口呆,“不对不对,就在刚才我被莫名喂了一口狗粮。嗷,老大你等着,就算你不说,我迟早也能知道。”

薄景夜忽然收敛起嘴角的笑意,“那边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肖文琛难得一本正经的模样,“已经解决了,剩下的事情就看老大你的意思了。”

阿尔法集团日益强大,当初的股东们也开始不老实了,想要从中安插自己的人手,慢慢蚕食阿尔法。

薄景夜眯了眯狭长的黑眸,“那就是时候让他们知道谁才是阿尔法的主人。”

顾南音整整一天都有些恍惚,只要一想到上午的画面,心情就像被什么紧紧攫住。

她请人做的假资料足以应付普通人,但是薄景夜的关系网情报网都不简单,只要深入调查一番,她就悬了。

而且,她今天还咬了他一口。

这事情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收场。

下班之后,麦丽雅过来接顾南音,一路上,顾南音整个人都是怏怏的。

“南南,你怎么了,我可很少看到你这心不在焉的模样。”

“我可能要完了。”顾南音叹气一声,忽然有些后悔当初被金钱蒙蔽了双眼。

“怎么了,你不是说只要今天顺利度过去薄景夜那里报告,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麦丽雅有些紧张。

顾南音有苦难言,“本来是这样的,但是我三年前有一张照片落在檀园了,偏偏还被他给捡到了,今天他就拿着那张照片质问我是不是他的前妻。”

“叱!”汽车发出一阵刺耳的急刹车的声音。

麦丽雅回过头来一脸惊悚地看着顾南音,“然后呢,他是不是已经发现你了,他是不是要报复你?”

此时的顾南音说不出的烦,“我要是知道结果就好了,偏偏我现在也不知道薄景夜会怎么处理我,你知道薄景夜的人际关系广,消息灵通,只要他彻查我我不一定跑得了。就算这事情不露馅,还有别的事情。”

“什么事情?”

“当时情况危急,我甩了薄景夜脸色,还……咬了薄景夜一口。”说到后面,顾南音的声音都小了。

……

麦丽雅忽然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顾南音担心道,“我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不也是为了证明自己么,他前妻的那个性子绝对不敢做这种出格的事情,你说薄景夜会不会报复我?”

麦丽雅看着顾南音,声音里面满是同情,“会,凶多吉少。”

顾南音简直要爆炸了,心一直悬着。

晚上,沈晓曼发消息过来,将顾南音拉进公司的微信群。

顾南音随便翻了翻,竟然发现薄景夜也在,他的头像一片漆黑,名字就是他的真名。

她想从薄景夜的动态里面了解一下薄景夜今天的状态,看看自己有没有危险,却只看到一条灰色的线条。

没有权限。

提示音又响了起来,顾南音返回去一看,原来是沈晓曼将她拉进了设计部的小群。

众人对顾南音表示欢迎,顾南音跟着他们寒暄了一下。

过了一会,有人发了消息。

【你们听说了吗,明天有人要被辞退了。】

【我也听说了,貌似得罪了薄总。】

顾南音心里“咯噔”一下,手机差点没拿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