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禁区高清免费观看 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陆溪跃吓了一跳,随即又觉得在意料之中,这女人,怎么可能真的死心呢?她的骨血里,都已经深深地刻下了莫夜冥的烙印。

“商业竞争而已,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很常见的事。”

“不要……”苏逸夏惊觉自己条件反射说出来的话跟刚刚的言论前后矛盾了,但还是忍不住道,“请你……给他留一线生机。”

“莫夜冥那个人,雷霆手段,给他留生机就是给我自己留危机……”

陆溪跃话没说话,前面两道巨大而刺眼的光照过来,他下意识猛打方向盘,但已经来不及了。

“砰!”地一声,整个车子都翻飞了起来。

剧烈的撞击声,尖叫声,汽车刹车声混乱地响起……

苏逸夏只觉得整个人都像是被挤压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身子来回翻转了好几下,眼睛被什么液体糊住,视线里一片鲜红……

接着,整个人都失去了意识。

……

陆溪跃睁开眼的时候,自己的身子还卡在座位上,脑袋朝下。有人抓着他的两只胳膊把他往外拖。模糊的视线里,他看到苏逸夏像一只断了翅膀的大鸟,被挤压在变了形的车门和座位之间。

“救她……先救她……”微弱的声音却被噪杂的人声吞没。

陆溪跃用尽力气,却依旧只能发出沙哑的低声:“救她!”

在这生死关头,风流公子陆溪跃感觉自己似乎马上就要窒息,这并不是因为自己受伤,而是因为看到苏逸夏被卡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这个女人,要死了吗?

他艰难地叫她:“逸夏……苏逸夏……”可是没有人回应。

“你先别说话,保存体力,她那边情况比较特殊,要消防队来才行。”

直到陆溪跃被抬上担架,消防队才赶过来。

他想要请求让自己留在这里,看到苏逸夏被救出来再去医院,可是他已经说不出来了,再开口,几乎被血呛住。

逸夏,你一定要撑住。

——

离车祸现场最近的医院就是莫想所在的医院,莫夜冥正准备出去买点吃的,就看到一群人推着担架匆匆忙忙往急救室去。

擦肩而过的瞬间,他瞳孔猛地放大——刚刚担架上的人,不是陆溪跃吗?

他迅速抓过一个护士问:“这人是怎么回事?”

“出车祸了!”护士飞快地说完就要走。

莫夜冥的心却猛地一提,“他一个人吗?”

“还有一位女性,被座位卡死了,消防队正在拆车……”

莫夜冥只觉得大脑突然嗡地一声,像是被什么狠狠敲打了一下。他的手指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苏逸夏……不可能是苏逸夏……

可是陆溪跃刚刚才带着苏逸夏从医院离开,那个被座位卡死的女性,不是苏逸夏还能是谁呢?

莫夜冥焦急地问了车祸地址后,拔腿就往外跑去。

苏逸夏,我还没让你死,你怎么敢?

你要敢死,我从坟墓里都要把你挖出来!

莫夜冥开着车跟疯了似的朝车祸现场赶去,却在一公里之外的地方被交警拦住:“先生,不好意思,前面出了事故,请您绕道而行。”

“我是遇害者家属!”

“但前面车已经被堵死了,您就算开过去也去不了了。”

莫夜冥不与他理论,飞快地下车,开始疯狂地跑了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苏逸夏心肠歹毒差点害死他心爱的女人,现在她死了,他不应该高兴吗?

从此以后没有人再打扰他和逸琳了,他不应该放鞭炮庆祝吗?

可是为什么,他却觉得心脏痛得要命,像被人狠狠挖走了一块似的。

他不想苏逸夏死,只是想一下都觉得无法呼吸。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现在已经不是夏天,但汗水却也湿透了莫夜冥的背,一公里不算远,莫夜冥却像是跑了一辈子那么长。

当他气喘吁吁地跑到现场,看到满目的狼藉,还有还被卡在座位上浑身是血的苏逸夏时,整个人几乎崩溃,怒吼出声:“苏逸夏!你给我醒过来!我不准你死!”

旁边的医生嫌弃地推开他:“走开走开,在这哭什么,人还没死呢!”

莫夜冥一怔,随即像傻子似的笑起来:“没死?那之前那个护士怎么说被座位卡死了?”

“我说看你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连卡死是什么意思都不懂呢?行了,别在这碍事了,你是伤者什么人啊?”

“我……我是她……前夫。”

医生微愣,随后道:“赶紧通知家属吧。”

直到苏逸夏被送到急救室抢救,莫夜冥的心情都没能平复。

他从来没有如此着急过。

这种心情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

可是,从他通知苏逸夏父母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那对夫妇竟然还没到医院。

莫夜冥捏紧了拳头,拨通苏逸琳的电话。

“夜冥,你要回来了吗?”苏逸琳欣喜的声音传来。

莫夜冥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你妹妹出车祸了,你知道吗?”

“你说什么?逸夏出车祸了?”

苏家夫妇竟然都没转告给苏逸琳的么?莫夜冥心中划过一丝愤怒,低哼一声,“果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夜冥……你什么意思?”苏逸琳咬着牙,指甲几乎要掐进手机里,她已经明显感觉到莫夜冥跟她说话的语气不同往日了。

“不顾自己孩子的死活,是你们苏家的遗传么?”莫夜冥不愿多说,医生告知他苏逸夏是HR阴性熊猫血,这种稀有血种,血库里血量根本不够,而最有可能有熊猫血的就是她的家人。

“限你们十分钟内赶到医院,否则,后果自负。”

“夜冥,这边还有客人……”

“客人重要还是家人的命重要?”

莫夜冥怎么也想不明白,苏逸夏的家人为什么会对她出车祸的事如此冷淡。

“呵呵……家人?”苏逸琳突然笑了起来,“莫夜冥,你真以为苏逸夏是我的亲妹妹?你答应过我,我帮你救活莫想,你就跟我结婚。既然你要言而无信,那我也不妨告诉你,不管是莫想也好,苏逸夏也好,想要救他们,你今天就乖乖回来跟我订婚。”

“你威胁我?”

“夜冥,我想要有皆大欢喜的选择,可你给过我机会吗?”苏逸琳声音哽咽,挂断电话。

逸夏,等我。

莫夜冥捏紧手机,看了看还亮着灯的急救室,转身,准备离开。

“我真替她感到不值。”一个呼吸粗重的声音从隔壁病房传出来。

莫夜冥转头,就看到了四条胳膊都缠着绷带,吃力地扶着门框的陆溪跃。

陆溪跃俊美的脸显得有些憔悴,讥诮的眼神在莫夜冥看来带着深深的嘲讽。想到苏逸夏还在急救室生死未卜,莫夜冥根本没有时间同陆溪跃解释,只是脚步微顿,就飞快地离开。

……

疼痛蔓延至四肢百骸,哪怕只是微微一动,也痛得忍不了。

苏逸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睁开眼,入目的是漫天的苍白色,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整个身子都不听使唤了。

床边,没有一个人,她的鼻子上还插着氧气管。

很快就有医生和护士进来了。

“活过来了!她醒来了!”

“太好了!”

惊喜的声音此起彼伏,却没有一个是属于他的。

“你刚醒,不要乱动,好好休养。”护士按下她的肩膀。

没有人来看她,一个人也没有。莫夜冥没来,苏逸琳不会来,可是,为什么她父母也没来?

眼角的湿润,看的护士都有些心疼。

“苏小姐,你别哭,你男朋友不是故意不来看你,他现在身体也十分虚弱,等他好点儿就会来看你的。”

“他怎么了?”莫夜冥身体虚弱?

“他本来伤得没你严重,但因执意要给你献血,所以……”

苏逸夏的心情十分复杂,这一刻,她才明白,护士所谓的“男朋友”并不是莫夜冥,而是陆溪跃。那个傻子,他自己都出车祸了,为什么还要给她鲜血?这个情,要她怎么还啊?

一天。

两天。

三天……

莫夜冥都没有出现,连一个电话也没有。

苏逸夏不由得苦笑,自己到底在期盼什么呢?都已经离婚了。

在护士的搀扶下,她坐着轮椅来到陆溪跃的病房。

纯白的病床上,男子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安静得像一幅画。

“护士,他怎么还没醒来?”

“他……献血量过多,因为受伤造血功能又受到了影响,暂时体内的新血还不够,所以还处在昏迷中,你别担心,会好的。”

苏逸夏以为,护士说的肯定是不会错的,而且她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鲜血还死了的人。

可是……

一个人运气差的时候,就连喝凉水都会塞牙。就比如此时的她。

她每天都会让护士推着去陆溪跃床边守着他,无数遍在心里祈祷他早点醒来,无数次问医生他什么时候醒来。医生每次都说快了快了……

可是,七天过去了。陆溪跃依旧没有醒来。

那个笑容灿烂的男人,再也无法逗她笑了。

心电图的走向很奇怪,眼看着就要变成一条直线了,苏逸夏吓得大叫:“医生!医生快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