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和我做爽死我了A片 邻居天天cao我(1V1高H)

林言兮并未躲闪,她的心已经死了。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不会再有人关心她的生死安危,就这样被活活打死才好呢,早死早超生!

“卓家的人,我看谁敢打!”

正在这时,倏然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传来,震动了整个林家大厅。

林禹山背后一凉,手僵在了半空,循着声音,眼睛有些不知所措地朝门口找去。

只见,三十几号彪形大汉赫然现身林家大厅门口。

人群簇拥的最中间,站着一个男人,身姿如古希腊雕塑一般英武挺拔,一双幽邃的深眸散发着冰冷的寒光,极为英俊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男人目光自然扫过,林家主仆瞬间就陷入到了一种冰冷的氛围之中,所有人都不大气不敢喘一声。

来人,是卓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卓衍森。

他并没有说话,而是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率先开了口:“林爷,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想到你这么狠,对亲生女儿都能下如此毒手!”

林禹山一眼就认出了说话的男子,此人是卓家管家,人称强叔,是卓家老爷的心腹。

被对方的一个佣人如此教训,他自然面子上过不去。不过,鉴于对方势力强大,而他又有女儿逃婚的把柄在人家手里,便只能将这口气忍下。

轻咳一声,他不动声色地将鞭子扔到一边,露出笑容道:“森爷亲自到访寒舍,真是给林某面子,方才……方才只是个误会而已,望森爷和强哥不要对我林某有什么看法。”

林禹山的语气带着明显的讨好之意,而强叔看向他的眼神里则毫不掩饰地带着几分蔑视,瞟了一眼,没搭理他,然后,走到林言兮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眉头不由紧紧皱起。

这个当父亲的,真是一颗红心喂了狗了,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儿,竟然被他打成这样!

“少奶奶。”

在林言兮耳边轻轻喊了一声,态度比面对林禹山时不知要恭敬多少倍。

听到有人貌似在喊自己,林言兮这才慢慢睁开眸子,对上了那双充满沧桑却依旧无比犀利的眼睛。

然后,别过头,淡淡一句:“谁是你们少奶奶?”

此时的林言兮虽然一无所有,但她还是在为自己最后的尊严做着抗争,她是死都不愿再进卓家门了。

“林言兮,你别不识好歹,强哥叫你一声少奶奶,是看得起你!”边上的林禹山急的大吼大叫。

虽然他对林言兮公然逃婚的行为深恶痛绝,但现在卓家人亲自找到他林家来,并且他们的大管家也主动叫她少奶奶,这就说明事情还有希望,他林禹山借助卓家势力振兴家业的希望就没有完全破灭。

强叔正想出言制止林禹山对少奶奶的无礼叫骂,谁知无意中一个回首,却彻底呆住了。

只见,他们的四少走到了林大小姐身边,然后牵起了她的手!

四少患有自闭症,自小到大,绝少与人接触,别说肢体碰触,就是向他鞠个躬问声好,他都指不定会大发雷霆。

强叔也是在卓衍森身边陪了二十几年,才逐步获得了他的信任。

林言兮感受到了手上的力道,有些疼,下意识的,她想甩开那只大掌,却怎么甩都甩不开。

抬起头,一双幽邃的深眸让她顿时怔住。

林言兮浑身湿透,被鞭子抽过的白肤上是一道道的红肿,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狼狈。

不知是否是林言兮的幻觉,那双眼睛在与自己对视的同时,手上的力道又猛然加重了几分。

他好像生气了,而原因竟然是他看到了她皮肤上的伤口……

“别碰我!”

林言兮拼命地想将男人的手甩开,却是依旧徒劳,卓衍森将她的纤弱的葱指攥地更紧。

这下她真的疼了,甚至比身上的鞭伤还要疼。柳眉紧紧皱起,小脸越发的苍白。

看来,只灌醉他算是便宜他了,早知道,就应该在那酒里下点药,毒死他一了百了!

“滚……”

林言兮从来就不是个轻言放弃的女人,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抬起手,想要摆脱男人的桎梏。

然后,就看到一道充满杀气的冷厉的闪过卓衍森眼底。极冷的目光宛如利刃般直直刺入了她的胸口,让林言兮简直要窒息。

卓衍森身上,天然具有一种能让人臣服的气场。

随后,男人用力一扯,直接将林言兮拖出了林家大厅。

前面的男人力气大地可怕,林言兮几步踉跄,险些摔倒在地,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被塞进了卡宴的后座里。

“回卓家!”

男人的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略带有烟熏的质感,林言兮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一时间竟然怔住了。

这是林言兮第一次听卓衍森说话。

此时,卡宴开出林家大门,一辆熟悉的玛莎拉蒂迎面开来。

林言兮猛地回神,心里倏地一个激灵,立即趴到墨色的车窗前大叫,“冯楚龙!冯楚龙!”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叫那个男人的名字,那个男人上了继妹的床,原应十分恨他才对,可当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时,她的心里却只有痛。

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希冀,盼着冯楚龙能突然醒悟,追上来救她于火海。

然而她还没喊几句,脖子就被一只大掌掐住了气门。

旁边的男人几乎不带半点犹豫地,狠狠地掐住了这个可恶的女人。

林言兮立刻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嘴里再也吐不出半个字。

卓衍森看着不断颤抖的女人,一个用力,直接将她裹到自己怀中,然后,粗暴地扳过她苍白的脸,让那双眼睛正对着自己的双眸。

林言兮被桎梏在男人怀中,身体丝毫不能动弹,看着那双毫无温度的冰冷深眸,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死亡的恐惧。

……

卡宴直接驶入卓府。

卓家是云城第一豪族,其住宅不是一般的阔绰,整个卓府占地几千亩,由六大部分组成,而卓衍森身为卓氏集团唯一的合法继承人,他自己一个人就占据了六大区域中的一大块,跟卓老爷、太夫人等长辈享受同样的待遇。

“四少。”

卡宴稳稳停下,北庭的佣人赶忙上前开门。

卓衍森并非卓家长子,仅排行第四,上有三位哥哥,下有一个妹妹,不过除他之外,卓家其余的子女都是庶出,并没有合法继承权。

从卡宴里出来,卓衍森神情有些阴冷,佣人们见到他,纷纷低首垂眸。

下一秒,他从卡宴里拖出了一个女人。女人脸色惨白,几乎要晕过去,残破的衣服上残留着不少血迹。

这个女人,正是四少奶奶林言兮。

逃婚被抓回,依照四少爷的脾气,她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林言兮浑身瘫软,气若游丝,而卓衍森却完全未顾及她,拖着她的身子,径直向别墅前厅的方向走去。

林言兮被卓衍森扯着,身若无骨,头发粘在脸上,歪歪扭扭地被拖着上了二楼。

进了卧室,林言兮猝不及防地被卓衍森扔到地上,然后只听“砰”地一声响,门被男人一脚踢上。

“不要……”她本能地喊出了两个字。

林言兮重重摔到地上,手掌兀地一下传来一阵巨痛。

卧室内没有开灯,她艰难的抬起手,揉了揉眼睛,然后便看见了眼前高高在上的男人。

外面,强叔的手犹豫地停留在半空,正考虑是否敲门进去,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今日的卓衍森实在太反常,强叔怕林言兮万一说错了什么话,惹怒了四少,真的会被四少打死。

北庭的佣人们知道被卓衍森带回的满身是血的女人,就是昨天逃跑的四少奶奶。

看这架势,这四少奶奶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明早,八成是要给这四少奶奶收尸的。

强叔见下面一众佣人围成了一圈,不禁怒从中来,喝斥道:“看什么看,被四少知道了,看不剥了你们的皮!”

“那林大小姐公然逃婚,明明就是自寻死路。”

“哎,她自己找死也别拖累别人啊,四少脾气本就不好,这下我们也要跟着遭殃了。”

“四少那脾气,卓老爷都管不了,而她一个小女子,这回肯定要被四少打死了。”

佣人们小声议论着,摇头叹息着离开了这里,各忙各的去了。

而几个管事的,甚至已经开始联系医院太平间,好在明早的时候将四少奶奶的尸体及时运出去,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强叔看着紧闭的卧室大门,心里也是惴惴不安,可最终,还是摇着头走开了。

林大小姐的命还能不能留住,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卧室内,林言兮因为惊惧,早已忘记了疼痛,她瞪大双眸,惊恐地看着头顶上居高临下的男人。

“你……你别过来!”

她并没有从男人的冰瞳里发现太多情欲的踪迹,相反,却在那性感的唇角边,看见了一缕诡异的微笑。

那缕让人疑惑的微笑,亢奋,高傲,还带着几分嗜血的味道。

林言兮越看越怕,直到浑身颤抖。

卓衍森浑身散发着不容人拒绝的气场,一双深邃的眼睛狠狠锁住女人的面庞。

过了不知多久,正在林言兮难以承受行将晕厥的时候,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倏然抚上了她鲜嫩的小嘴儿。

冰凉的指尖在她唇瓣上,从左到右,一下一下地轻轻摩挲着。

然后,指头伸进了她的口腔,撬开了她的牙齿!

霎时,林言兮大脑一片空白,浑身的神经像瘫痪了一样,丝毫不能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