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天天cao我(1V1高H) 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乔诗语突然心里一慌,可想到了莫远帆对她所做的一切,她终究还是又重新抬起头和他对视。

片刻之后,男人轻笑一声,站了起来。

“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还没有人敢这样看我。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那个交易我答应了!”乔诗语鼓起勇气快速说道。

“嗯?”宫洺身形一顿,重新看向乔诗语。

一停顿,本来鼓起的勇气,就这么断掉了,乔诗语呐呐的张着嘴,却再也说不出口。

“没事了,我想休息一下。”说着,她便又要重新躺下来。

“想反悔?”宫洺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入怀中。“想通了?”

男人强烈的雄性气息,让乔诗语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嗯!”她低低的点了点头。

“原因?还是想要为莫远帆得到那个项目?”

“当然不是!”乔诗语咬牙。“我要他付出代价。”

闻言,宫洺唇角微翘。“很好。”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跟我谈条件?”宫洺眉梢挑了挑。“你还是第一个!”

随手把玩起她落在一边的长发,“说吧。”

“一年,这个交易的时间只有一年。这一年里,你不可以限制我的活动自由,我也可以保证交易期间,绝对不会背叛你!一年后,不论如何,交易停止。”

捏着头发的手顿了顿,宫洺弯唇一笑。“你凭什么以为我会答应这些不平等条约?”

“宫先生……”乔诗语欲言又止,“我知道我的要求太多了,但是……”

“我答应了!”宫洺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说不定一年后,我也厌倦了呢!”

闻言,乔诗语心里猛的咯噔了一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随即她垂下眸子。“谢谢宫先生。”

“不用跟我那么客气,另外,我希望你尽快解决你和莫远帆的婚姻问题。虽然这只是交易,但是,我不喜欢我的女人和别人纠缠不清。”

闻言,乔诗语脸色一白。就算是宫洺不说,她和莫远帆,也不可能再维持下去了。

“我会的,出院之后我马上处理!”

“这些都是小事,你都睡了一天了,难道你就不想看看何富贵是什么下场?”

乔诗语一愣,便看见宫洺拍了拍手,梁淮安带着何富贵从门口走进来。看起来,何富贵应该是被打过了,而且打得不轻。

浑身上下肿的像个猪头,如果不是宫洺说那是何富贵,乔诗语根本认不出来。

看见宫洺,何富贵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爬进来,朝着宫洺不住的磕头。

“宫先生,我知道错了,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条狗命吧?”

宫洺眸光沉了沉,伸手搂住了身边的乔诗语。“你恐怕是求错人了吧?”

何富贵这才反应过来,又爬到了乔诗语的面前。“乔小姐,我对不起你。我真的不知道您是宫先生的人,如果知道的话,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动您。求您跟宫先生说说好话,饶了我吧?”

乔诗语冷眼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何富贵,想起昨天的一切,她还忍不住瑟瑟发抖。

宫洺将她往怀里带了带,才轻声道。“你要原谅他吗?”

乔诗语摇了摇头,“不原谅!”

乔诗语从前,一直都认为做人不可以赶尽杀绝。甚至很多时候,她宁愿自己做一个好人。

可最后,得到了什么?

从来没有任何一刻,让乔诗语那么强烈的希望自己是一个坏人。

“宫先生……”乔诗语咬了咬牙,“如果我不原谅他,他会怎么样?”

宫洺玩味一笑,指了指何富贵身后那个一副看戏的表情的梁淮安。“梁警官在这里,自然不会轻易饶了他!关进去还算是小的,如果你要追究,他们公司内部的一些猫腻就够他把牢底坐穿了!”

“宫先生,不要啊。”何富贵闻言,惊恐不已。“乔小姐,您发发慈悲……”

现在叫她发发慈悲,昨天对付她的时候,他慈悲过吗?

乔诗语看也不看何富贵,冷声道。“那就麻烦梁警官了,请依法办理了!”

“乔小姐!”何富贵拼命哀求。“这件事,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错啊。如果不是莫远帆亲自把你绑来给我,我怎么有机会?”

乔诗语咬了咬牙,莫远帆,她自然也不会放过他。

宫洺看她兴致缺缺,便朝着梁淮安挥了挥手。“带出去吧!”

梁淮安闻言,饶有兴趣的看着乔诗语。“你难道就是宫洺受伤那天晚上羞辱他的那个女人?”

羞辱?

遇见宫洺那天晚上,他确实是受伤的。

乔诗语顿时脸颊一红,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宫洺皱了皱眉,“梁淮安!”

“马上就走!”说罢,梁淮安又朝着乔诗语挥了挥手。“回见。”

等房间里只剩下了乔诗语和宫洺两个人了,乔诗语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都宫洺搂在怀里。她下意识的动了动,宫洺的手臂却箍得更紧了。

“怎么?想过河拆桥?”

“不是。”乔诗语低喃,“你搂得太紧了,有点不舒服,我想换个姿势。”

话音刚落,男人翻身一带,直接将她压在床上。“这个姿势?”

乔诗语,“……”男人幽深的眸子里,带着一丝笑意。这张脸,还真是上天恩赐的好皮囊。

乔诗语晃了晃神,知道自己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就不能有反悔的机会。顺从的闭上眼睛,等待着男人的下一步动作。

良久,一个吻落在额头。

乔诗语浑身一颤,下一秒男人却已经翻身下来,重新将她搂在怀中。

乔诗语一愣,“你怎么了?”

“没事!!”宫洺说道。

乔诗语皱了皱眉,“你……哪里不舒服吗?要不我帮你按一按头?”

“为什么这么问?”宫洺转过头抵着她的额头。

“唔……”乔诗语顿了顿,“我以为,我需要做一个合格的情人。”

闻言,宫洺忍不住轻笑一声。看着她皱眉为难的样子,竟莫名的有些可爱。

“现在不行,等你身体好了,有的是机会。”

“哦!”乔诗语点了点头。下一秒意识到他的意思,她的脸顿时爆红。

幸好,她被男人按在怀中,根本看不到她的表情。

重新闭上了眼睛,一夜到天明。

乔诗语一共在医院里住了三天,第四天早上的时候,乔诗语帮宫洺穿好衣服才犹豫着开口。“我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嗯!”男人点了点头,转身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晚上见。”

宫洺走后,乔诗语慢慢的起身换好衣服。正思量着,怎么去找莫远帆,安雅踩着高跟鞋从外面走了进来。

“乔小姐,宫先生安排我陪您去辉腾,这是离婚协议书,还有这些都是宫先生亲自为您挑选的衣服。”

乔诗语一愣,“原来他都安排好了。”

她还以为,他已经忘记了呢。

安雅没听清楚,下意识的问道。“您说什么?”

“没什么!”乔诗语伸手接过安雅手中的协议书。

……

辉腾集团。

三天前,乔诗琪和莫远帆将乔诗语送走之后,便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新欢新爱,正是情浓的时候,就算是在办公室里,两人也腻在一起。

这会儿,乔诗琪正坐在莫远帆的大腿上,双臂环抱着莫远帆的脖子。“姐夫,你说姐姐这么久都没回来,不会是和那个何老板跑了吧?”

“怎么可能?”莫远帆轻笑一声,“你姐姐那样的人,何老板也就是玩玩。玩腻了,自然就送回来了。倒是何老板,玩就玩了,投资的事怎么还没动静?”

说罢,他便拨了一个电话给何富贵,可那边却迟迟没有人接听。

莫远帆皱了皱眉,乔诗琪伸手帮他抚平了眉心的褶皱。“或许,他在开会也不一定。”

莫远帆握住乔诗琪的手吻了一吻,又拨了一个电话去何富贵的公司。岂料,公司那边也没有人接听。

“这太奇怪了。”

有一种不安的情绪,慢慢的在莫远帆的心里蔓延。

助理突然推门进来,“莫总,乔经理回来了。”

闻言,莫远帆浑身一震,嚯的站起来。身上的乔诗琪猝不及防,一屁股摔在地上。

“姐夫……”

可莫远帆根本没心思搭理她,因为乔诗语已经带着安雅走了进来。

她今天身上穿的这身衣服,莫远帆一眼就看出来了,有钱也买不到的大牌定制款,画了淡淡的妆容。整个人都带着一种高贵的气度,这样的乔诗语,莫远帆从来没见过。

莫远帆皱了皱眉,没可能啊。何富贵那样的变态,乔诗语落在他的手里,怎么可能还能这么意气风发?

正想着,乔诗语已经走到了莫远帆的面前。

“莫总,看我回来,你怎么看起来有点不高兴呢?”

莫远帆这才如梦初醒,重新整理了一下心情,“怎么会?你这几天去了哪里?我一直在找你呢。”

“是吗?”乔诗语冷眼看着正坐在地上衣衫不整的乔诗琪。“我以为,你正乐不思蜀呢!”

乔诗琪被她的目光看的浑身一震,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可一想到乔诗语已经被送给了何富贵了,便又重新恢复了底气。

爬起来,慢慢的走到乔诗语面前,她咬牙道。“乔诗语,你一个被送了人的破鞋,还好意思回来?我要是你,我宁愿撞墙死了算了!”

话音刚落,乔诗语身后的安雅伸手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放肆,你是什么人?竟然敢这么和乔小姐说话?”

乔诗琪平时在家里,都是娇生惯养的,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打过?

她顿时愣了半秒,才醒过神来。一把想要打回去,却被安雅扣住了手。

跟在宫洺身边的人,当然不简单。安雅本人,文武双全,别人根本欺负不了她。

“疼,疼……”乔诗琪的手臂差点被捏断,安雅才放开她。

她赶紧退到了莫远帆身后,不敢再说话了。

“这位是?”莫远帆好奇的看着安雅,他和乔诗语结婚三年,从来不知道她身边还有这样的人。

安雅睨了他一眼,说道。“我是宫总的助理,我叫安雅。”

闻言,莫远帆一愣。

“宫总?远东集团的宫总?”说罢,他轻笑了一声,眼底蒙上了一层阴鸷。

“我说呢,你怎么突然间那么意气风发了?原来是攀上了宫总那个高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