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弄湿你(高H) 激情偷乱人伦小说视频在线

第二天陆黎川醒来的时候,厨房的灶台上正炖着一锅排骨汤,但季温颜不在灶前。就在陆黎川觉得奇怪的时候,季温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陆先生,你醒了啊。”

陆黎川转身看她,轻轻嗯了一声。

季温颜跃过他道:“等会就可以吃早饭了,陆先生你这几天还是不要出去了,先在家里好好养伤,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闻言,陆黎川皱着眉头想了片刻:“好。”

季温颜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陆先生你说什么?”

陆黎川重复了一遍:“我说,好。”

既然不能出去,那他在家里办公也是一样的。

想到这,陆黎川微微弯了弯嘴角。

季温颜将灶关了,又变戏法一般的从一旁的蒸锅里拿出几个包子。

已经很久没吃过那么丰盛的早饭的陆黎川嘴角抽了抽。

但是季温颜才不管这些,她将东西端到桌子上,然后道:“陆先生,可以了。”

陆黎川这才走到桌前,看着桌上的东西,他淡淡的说了一声:“吃吧。”

那知季温颜摇了摇头:“陆先生你吃吧。”

陆黎川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但也没继续开口。

早饭时间过去后,手下就将陆黎川的工作送到了别墅里。当看到季温颜的时候,那名手下的表情仿佛撞鬼了一般。

他结结巴巴的说道:“你好,我找陆黎川先生。”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陆黎川的声音从室内传出:“进来。”

手下赶忙绕过季温颜冲了进去,季温颜看着他的动作,十分不解。这是发生了什么,跑的那么快?

与此同时,陆黎川书房。

陆黎川嘴角微痒,他看着自己手下不停往外张望的模样,不由得开口打趣出声, “维阳,那么想看,要不你带回去?”

晋维阳连连摇头,“不必了,真的不必了。”

他还不想被陆黎川在心底记小本本!

“那就把注意力给我转过来。”

闻言,晋维阳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他从公文包里掏出几份文件,放到书房的桌子上,“先生,这些是您让我们去查的事情,当面林小姐好像真的是自己离开的。”

陆黎川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

晋维阳继续道:“还有,现在那个顾北辰,正在四处寻找季小姐的下落。”

陆黎川拿起桌上的文件,随意的翻了翻后,然后说, “让他找,不过你们的任务就是干扰他,别让他找到这里来。”

“是!”晋维阳应答着,又因八卦忍不住问, “头,你真的喜欢上外面那个妞了?”

陆黎川瞥了他一眼:“不喜欢。”

“啊?!”

晋维阳张大了嘴巴,他没想到,陆黎川竟然这样不按套路出牌。不过,听到陆黎川说不喜欢,晋维阳反而觉得有些别扭。

不喜欢把人家放到家里来干嘛?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陆黎川道:“她是若婷要救的人,所以我才把她带回来的。”

闻言,晋维阳道:“原来如此,若婷小姐确实喜欢发善心。”

陆黎川揉了揉眉心:“如果没事的话,你就先出去吧。”

他还要处理事情呢。

毕竟季温颜不让他这几天出去,说是好好养伤,那么他也就只能在家里处理公司的事情了。

听到陆黎川要赶人,晋维阳赶忙问, “等会,头,你要在家里待多久啊?”

陆黎川淡淡的撇了他一眼:“你去问外面那个。”

虽说平时他都不把这种小伤放在心上,但既然季温颜强制性的要他在家休息,他不介意趁着这个时候偷偷懒。

听了陆黎川的话,晋维阳秒懂他的意思。

他的上司这是要光明正大的偷懒了!

但是身为属下,晋维阳也无权职责些什么,只能默默的承担起了这几天送文件的工作。

晋维阳又在书房待了一会便离开了,他离开的时候,季温颜正在厨房里忙碌着,看样子是在给陆黎川炖药膳。

见此,晋维阳忍不住有些羡慕。

但一想到还有一大堆的工作在等着自己,晋维阳又赶忙加快了脚步。

羡慕什么的,也得等把工作做完啊!

就这样,二人在别墅里呆了整整一周,等陆黎川的伤口愈合的差不多后,他才重新去公司上班。

而陆黎川回去上班的这天,季温颜向他请了个假。

听到季温颜的话,陆黎川皱眉道:“你想请假去干吗?”

季温颜道:“去找顾北辰,我要跟他离婚。”

她的话引起了陆黎川的兴致,陆黎川看着她道:“你小心。”

季温颜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她不过是去找顾北辰签离婚协议,签完后便会回来的。

陆黎川出门的时候特意看了她一眼:“需要我让人送你吗?”

闻言,季温颜连连摆手:“不用了,我自己去。”

陆黎川也不磨叽,听到季温颜的拒绝便直接上了车。等陆黎川的车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季温颜才进屋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她将提前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收到包包里,又拿好别墅的钥匙,这才换了鞋走了出去。

因为不想遇见李美玉,季温颜并没有回顾家,而是直接去了顾北辰的公司。

顾北辰公司的员工见到季温颜,一个个脸上都绽放出谄媚的笑:“夫人,你怎么有时间过来啊?”

看到员工对自己的态度,季温颜弯了弯嘴角。看来顾北辰并没有跟他们说自己的事情。

不过这样也好!

她看着面前的员工,直接道:“我找顾北辰,他在吗?”

那名员工连忙道:“顾总已经很久没来公司了,夫人你不知道吗?”

季温颜轻轻嗯了一声,随后道:“没事,我去别处找找。”

那人点了点头,继续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出了公司,季温颜放在背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显示的是李美玉。

季温颜皱着眉头接起了电话:“喂?”

李美玉咋咋呼呼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温颜啊,你说清楚,上次你说要跟北辰离婚是怎么回事?怀了我顾家的种就想走?想得美!”

季温颜的声音有些疲惫:“您说,我对您们二老怎么样?”

“挺好的啊!”

“可是您平时又是怎么对我的?”季温颜道:“我跟顾北辰的婚是离定了,而且这个孩子跟顾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一个人会把他生下来,然后抚养长大。”

说完,她没等李美玉开口,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以前因为顾北辰的关系她对李美玉和顾江河都是恭恭敬敬的,可是李美玉一天到晚不是嫌她没孩子便是从日常的小事里面鸡蛋里头挑骨,那么事已至此,她不伺候了!

想到这,季温颜伸手拦下一张出租车,上了车后,她道:“师傅,去蓝沫酒吧。”

“好嘞。”

不一会,司机便将车开到了酒吧门口。季温颜付了车钱,便走了进去。

果不其然,顾北辰正坐在酒吧显眼的位置,喝的大醉。

酒吧的老板是认识顾北辰和季温颜的,此时他正在顾北辰面前,苦口婆心的劝他别再喝了。然而回应他的是顾北辰毫不犹豫的又灌了一口酒进去。

见此,老板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忽然,他无意间看到季温颜,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他赶忙走到季温颜面前道:“顾夫人,您终于来了。”

季温颜淡淡道:“他在这里多久了。”

老板擦了擦额上的汗:“顾少昨晚就来了,期间睡了一会,醒来之后又继续喝。我们怎么劝都劝不动。”

闻言,季温颜道:“替我们开一个包厢吧。”

“好好好。”

*

老板的速度很快,不一会便让人搀扶着顾北辰上了二楼的包厢。随后,他走到季温颜跟前道:“顾夫人,已经准备好了。”

季温颜点了一下头:“我知道了。”

她跟着人进了包厢后,老板便有弹力的让人全部都退下去了。季温颜关上包厢门,然后走到顾北辰面前。

刚一靠近顾北辰,扑面而来的酒气就让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胃里也开始泛起一阵又一阵的恶心感。

季温颜顿时就远离了顾北辰。

然而,顾北辰却突然扑了上来,他环住季温颜的腰不停的道:“温颜,对不起。那天在医院里我不该打你的,我只是太气愤了。是我不对,这几年都没好好关心你……”

说着说着,顾北辰竟然将头埋进了季温颜脖颈处,哭泣起来。很快,眼泪就顺着季温颜的脖子流了进去。

季温颜被这温热的液体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她手忙脚乱的将顾北辰从自己身上弄下来,谁知顾北辰是不是用了吃奶的力气,无论季温颜怎么弄,都没办法把他从自己身上弄下来。

加上自己怀有身孕,季温颜也不敢太用力。一时间二人就这么僵在那。

到最后是季温颜先妥协了,她语气近乎哄小孩子一样的哄道:“顾先生,你先放手好吗?”

顾北辰咕哝道:“不,不放。”

见此,季温颜只好继续哄他:“你先放开,我保证不会走的。”

那知,顾北辰还是抱着她不肯撒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到最后季温颜不得不道:“顾先生你先松开我,我送你回家。”

她话音刚落,整个人便被一手刀劈晕过去。抱着她的顾北辰自她脖颈处抬起头,看着安安静静的在自己怀里的人,顾北辰的视线移到她的小腹上。

在这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一个陌生人的孽种!只要把这个孽种拿掉了,他和季温颜还可以回到以前的!

想到这,顾北辰从包里拿出手机:“喂,替我准备去医院的车。”

电话那天也没问是要干什么,只是爽快的道:“是。”

车子来的时候,顾北辰正一身酒气的抱着季温颜从酒吧里走出来。他抱着人上了车,随后车子绝尘而去。

*

季温颜醒来的时候,首先入眼的便是纯白色的天花板。

这时,有一个声音在她耳边道:“放心,睡一觉起来孩子就没了,不会疼的。”

一听到孩子没了,季温颜不由自主的挣扎起来。

这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即便不知道父亲是谁,但这是她的孩子!

这时,顾北辰的声音传来:“温颜,别挣扎了,等一定孽种拿掉,咱们再像以前一样,简简单单的过日子。”

“不……”季温颜不住的挣扎:“顾北辰,这是我的孩子,你没有权利那么做。”

顾北辰伸手抚摸着季温颜的脸颊,他的动作万分轻揉,然而嘴里说出的话却令季温颜感到惊恐:“我有权利,毕竟我是你的丈夫,这个孩子名字上的父亲。”

说完,顾北辰直起身,对一旁已经准备好的医生道:“开始吧。”

医生径直走到季温颜跟前,手里的一管针要看就要注射进她 体内。顾北辰在一旁道:“这是麻醉剂,睡吧,等你醒来之后,一切都回到原点了。”

季温颜瞪大了眼睛,这是她的孩子,可是,她快要保不住自己的孩子了……

就在季温颜绝望的闭上眼睛的时候,手术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紧接着熟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温颜!”

季温颜猛地睁眼,就看见陆若婷冲到自己床边:“你没事吧?”

“我没事。”季温颜摇了摇头,随后眼泪争前恐后的从眼眶里流出来:“若婷,我的孩子还在。”

陆若婷抱住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她的背:“没错,你的孩子还在,所以不用担心。”

被陆若婷这么安慰着,季温颜心头的恐惧也慢慢散去。片刻后,她止住眼泪,道:“若婷,谢谢你。”

陆若婷摆了摆手:“谢什么,走吧我们先回家。”

季温颜擦干净脸上的眼泪:“嗯。”

说着,陆若婷搀扶起季温颜,二人慢慢的朝医院在走去,在经过顾北辰身边的时候,顾北辰道:“温颜,你真的要跟他们有吗?”

季温颜看着他,眼里的情绪异常复杂:“顾北辰,刚才,我真的相信了你的话。”

可是她相信的结果,却是她差点失去自己的孩子!

如果没有陆若婷的话,季温颜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保住这个孩子。而且顾北辰既然已经展现出了对孩子的杀心,那么一次不行他绝对会来第二次。

季温颜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握逃过第二次。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便是离顾北辰远远的。

不管他说什么,都不要再回来了!

看着季温颜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顾北辰咬紧了牙。

迟早有一天,他要让季温颜和这个三番四次管他闲事的女人付出代价!

等人全部离开后,顾北辰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让人给我查了查,季温颜身边那个女的的身份。如果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直接动手。”

“是!”

另一边,医院外。

陆若婷小心翼翼的扶着季温颜,将她送上车后,自己才从另一边上车。司机见二人都坐好了,才发动了车子。

因为不知道如何开口,一路上车厢内的气氛都异常凝重,到最后,是陆若婷打破了凝重的气氛。

“温颜,你也别太难过了。其实我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渣男。”

闻言,季温颜的视线移到陆若婷脸上:“若婷你说你以前也遇到过?”

陆若婷点了一下头:“嗯,不过后来我哥把那个男的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当做是为我报仇!不过现在呢我也看开了,那些东西都是浮云!”

“而且温颜我告诉你,我哥啊,他可是世界上最长情的人了!”

听到了陆黎川的名字,季温颜下意识的问道:“陆先生怎么了?”

“嗯,我这么跟你说吧,我哥这几年一直在找一个人。那个人呢,就是我嫂子,我哥的未婚妻。”

听到陆黎川有未婚妻,季温颜愣住了。随后她道:“那为什么会消失了呢?”

陆若婷摇着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毕竟当初那人,是突然之间显示不见的,别说什么线索,就连一点点痕迹都搜寻不到。那时候的陆黎川仿佛一头困兽,只要有一点点可能,他都毫不犹豫的去那个地方。

可寻找了那么多年,依旧没有任何下落。

想到这,陆若婷叹了口气:“其实有些时候,我都替我哥感到不值。但既然这是他的决定,我也不好干预。”

闻言,季温颜拉住了她的手:“若婷。”

“放心啦我早就没事了。”说罢,陆若婷拍了拍季温颜的肩:“所以说,想开点就好了。”

季温颜点了一下头:“嗯,我知道了。”

其实她早就已经看开了,顾北辰也好,这个孩子未知的父亲也罢,到最后她能依靠的,依旧只有自己一人罢了。

一时间,车内又重归于寂静。

*

陆黎川公司内。

陆黎川坐在办公室里,手上虽然有一份打开的文件,但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文件上面。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季温颜。

遇上顾北辰那样的疯男人真不知道该说这个女人的运气是有多差,她自己还怀着身孕呢就没有一点自我保护意识吗。

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就过去和那样的疯男人谈离婚,真不知道她哪来的勇气拒绝他的司机,还好他派人盯着了,否则就让她后悔一辈子去吧…

想到这里,陆黎川的眸子暗了暗,加紧处理起手下的工作,似乎更迫切的想要回到之前对他来说可有可无的别墅了,是因为现在的别墅里多的那个人吗……

季温颜被若婷救下后就带回了陆黎川的别墅,若婷放不下心,还叫来了之前给她治疗的医生给她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温颜和孩子都无碍后才放下心来。

季温颜看着若婷忙上忙下的身影和眼里毫不遮掩的担心,心里一阵暖意,这些年除了爸爸,从来没有人这样真心对过自己。

嫁给一个只能让自己独守空床的丈夫,以及日日周旋在工作与没有情感可言的公婆之间,她有多久没有真正为自己活过了呢,内心一阵触动,眼泪便不由蔓延上了眼眶。

陆若婷看她这个样子不由担心,赶紧停下手里的动作走了过来,“怎么了,是不是刚刚吓到了?”

“谢谢你,若婷,你和陆先生都是好人。”季温颜抱着她的脖颈哽咽着说。

陆若婷哭笑不得,轻抚着她的后背道,“好了,温颜别怕,以后不会再让那个渣男欺负你了,这里呢就是你的家,我和哥哥就是你的亲人了。”

“嗯!”季温颜看着她真挚的眼神,用力的点点头,眼泪再也忍不住在眼里打了几个转流出了眼眶。

陆若婷又在这里陪着季温颜说了好一会儿话,等她慢慢平静下来,终于忍不住一整天的倦意和放下恐惧后的安稳睡着后,才离开了别墅。

季温颜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她睁大双眼满头的大汗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她现在是在陆黎川的别墅里。

就在刚刚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被顾北辰拖着去了医院,她被禁锢在手术床上,无脸的医生和护士拿着可怕的手术工具凶神恶煞的对她说,“别怕,很快就好,很快你肚子里的小野种就要死了,不会疼的,别怕…”

她不停的挣扎却无能为力,她看见顾北辰环手抱胸站在医生的后面看着她,她卑微的求他,求他不要打掉她的孩子,他却置若罔闻笑的一脸无邪。

她双手握紧指甲陷进肉里却感觉不到痛,她只想留住自己这个无辜的孩子啊,为什么,为什么上天总是对她不公,为什么要夺走她的一切?

突然顾北辰身后的门被打开,是陆黎川,他踏光而来,直接越过顾北辰揽起她到怀里,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脱离,她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好看的侧颜,感动的无法自已……然后她就醒了…

季温颜坐起身,脸一阵红,怎么会梦到他呢……

想起刚刚若婷和她说的话,她说她之所以会及时赶到救了她,是有她哥哥在暗中相助。

他怕她会遇到危险,便在她踏出别墅的时候派了人暗中保护,发现她有危险,但他一时有工作又脱不开身,才让若婷去救了她。

想到这里,她内心又是一阵悸动,这个痴情找了未婚妻三年的男人,其实内心温暖细腻的很,才不是外表看上去那样冷漠绝情。

拿起枕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才发现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他还没有回来,果然是很忙啊,估计又是在忙着寻找他的未婚妻的下落吧,真想知道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能让他这样痴情的爱着呢。

季温颜又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感觉有点口渴才起身下楼去接水喝,喝完水正准备继续上楼睡觉时,门从外面被打开了。

季温颜回头,看着从门外进来的陆黎川心情顿时好了许多,立马迎上去,“陆先生你回来了。”

“嗯,还没睡?”陆黎川低头换鞋,头也不抬的回道。

“哦,我……我刚醒,口渴了下来接水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