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太子妃的深处h禁伦

“原来是这样啊?”强压下心头的怒火,苏晴天她笑得比哭还难看,“我还以为我这个妹妹又犯了看到有钱有势的男人就迈不开腿的老毛病,所以才多问了两句。既然是一场误会,那就最好了。沫沫,你不会怪我吧?”

苏沫沫看着她无时无刻都想着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的样子,只觉得可笑,“苏晴天,你如果把你陷害别人的心思,多花在演技上一点,说不定你早就已经成影后了。”

“司夜,你都听到了吧?她一开口就拐弯抹角的骂我,我不喜欢她,不想她出现在江南苑。你赶她走好不好?”苏晴天说不过苏沫沫,只能走到厉司夜的身边撒娇。

五年以来,仗着厉司夜对自己的那份感激。

每次苏晴天有什么事情,都会这样撒娇要求。

每一次,厉司夜都一定会答应她。

这一次,肯定也不会例外。

苏沫沫冷哼,“不必赶,我自己有脚,我会走。”

“是啊——”她的话还没落音,厉司夜突然开口了,“是要赶走。”

苏沫沫俏脸一沉,突然胸口憋闷的厉害:

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这个混球刚刚还压着自己强吻,现在就翻脸不认人,简直就是沙猪男!

祝你一辈子不举!

苏晴天脸上挂着得逞的笑容。

她就知道厉司夜不会让她失望的,于是她扭头无比挑衅的看向苏沫沫,“苏沫沫听到了吗?司夜说要赶走你,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

“我说的是你。”

男人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苏晴天一愣,诧异的抬头,就看到厉司夜冰冷的目光正落在自己的身上。

难道他刚才那句话……是对自己说的?

苏晴天不敢置信,“司夜?”

厉司夜冰冷的看她,没有说话。

一旁的沈司晨连忙开口,“苏大明星没听见吗?二哥要赶你走!”

“怎么可能?司夜你可别忘了当年我……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苏晴天简直傻眼,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厉司夜终于开口,“五年了,我给你钱,给你地位,给你名气,给你想要的一切。而你却打着我的幌子横行霸道,惹了多少麻烦,这么快就忘了?”

苏晴天腿一软,差点没站稳:“我……可是我救了你……”

“就是因为你救我了,所以到现在你才能够依旧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

男人的声音冷漠至极,苏晴天根本没办法接受这么大的反差,“司夜,这么多年,难道你感觉不出来,我早就爱上你了吗?你告诉我,是不是苏沫沫在你面前嚼舌根了?是不是因为她……”

苏沫沫差点没笑出声来:

这个苏晴天是看她好欺负?专门捡软柿子捏?什么脏水都能泼到她身上来?

厉司夜一把将苏沫沫拉到了自己面前,修长的指尖轻轻摩挲着她的红唇,仿佛还在回味刚才那一吻,“她是我的医生,惹她就是惹我,这个理由够不够?”

苏晴天看着厉司夜这暧昧的动作,才察觉到苏沫沫的唇好像微微有点红肿。

她经历过很多男人,一看就知道两个人刚才一定激烈的接吻过,否则不会留下这种痕迹。

“厉先生,请自重!还有……”苏沫沫一把拍开了他的手,后退了两步,“麻烦你管好你的女人,以后少来找我的麻烦。”

说完这话,苏沫沫拽紧了医药箱,匆匆离开。

只不过她脚下的步子才刚刚迈开,身后就传来沈司晨玩味的声音,“苏医生,我可等着你让我二哥过上性福生活,用你……高超的技术。”

“咳!”苏沫沫脚下一滑,差点没站稳。

沈司晨看着苏沫沫离开的背影,笑得嘴巴都合不拢,“这只小野猫还真是出乎意料的有意思。”

厉司夜摩挲着指尖,感受着刚才柔软的触感和温度。

嘴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

“司夜,我……”苏晴天还向上前套近乎,可还没靠近就已经被几个黑衣保镖个拦了下来:“苏小姐,是您自己离开,还是需要我们帮您?”

“你们……”苏晴天气的发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厉司夜离开,却无能为力。

“苏小姐,二哥要不是看在你曾经救过他的份上,就不会只是单纯的要赶你走了。你还是尽快离开吧,否则触到了他的底线,一切情分可都没有了。”

沈司晨的话让苏晴天冷静了下来。

没错。

按照厉司夜的性子,谁惹怒了他,绝对不可能就是被赶出去这么简单。

他一定是因为苏沫沫能够治好他的隐疾,所以不得不做出样子给她看。

其实他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如果真的要怪,就只能怪苏沫沫那个贱人。

一定是她勾引了厉司夜,还在他面前挑拨离间。

这个阴魂不散的贱人,她一定会好好收拾她的!

***

帝国金都大厦。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缓缓的停在了门口。

车门打开,一个高大英俊,气势逼人的男人走了下来。

一时间,路人的目光全部都被吸引了过来。

厉司夜正准备走进大厦,冷不丁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骚动低呼。

他皱眉回头,就看到两个小小的身影,直接从保镖的腿下钻过,飞快地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这是一对龙凤胎。

男孩子精致可爱,古灵精怪。

女孩子粉雕玉琢,可爱的不行。

“叔叔,能不能耽误你十分钟的时间?”

小男孩突然开口。

“BOSS,非常抱歉,这两个孩子……”保镖匆匆的追了上来,忙不迭的道歉。

他们正准备将两个孩子带走,突然听到BOSS开口,“没你们的事。”

几个保镖愣了一下,面面相觑,还是听话的后退了几步。

厉司夜对小孩不感冒。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到面前这两个漂亮到不行的孩子之后,心底某处竟然微微一动。

他拎了一下西装,半蹲了下去,与两个孩子平视:“你们……找我?”

BOSS就是个工作狂,不近女色,不喜欢孩子,这是整个厉氏都知道的事情。

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

面对这两个突然闯进来的孩子,BOSS不但没有勃然大怒,甚至还好脾气的蹲了下去,跟他们打招呼?

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苏唯一认真点头,指了指旁边的咖啡厅:“借一步说话。”

厉司夜沉默了片刻,竟然莫名其妙的点头答应了。

一旁的陆续看到此景,脸色表情一僵,“可是BOSS,股东大会已经开始了。股东们都在等着您……”

“那就让他们继续等。”

“……是。”

五分钟之后,千玺咖啡。

“厉司夜,男,二十七岁。厉氏财团的总裁,黄金单身汉,富可敌国,福布斯富豪榜第五名的著名富商,坊间传闻有殿堂级神颜,名列亚洲女人最想睡男人名单NO1……”

苏唯一掏出iPad,认真读着自己查到的资料,“叔叔,上面说的都是真的吗?”

坐在他对面的厉司夜眯了眯眼睛,觉得有些好笑,“除了最后一条有待考证之外,应该都是真的。”

苏唯一认真考虑了一下,“唔……脸皮够厚,跟苏沫沫有得一拼,我喜欢。”

苏仅仅看了哥哥一眼,也学着认真思考了一番,“唔……长的好看,还有好多钱钱,可以养我跟妈咪,仅仅也喜欢。”

厉司夜:“……”

苏唯一满意的点头,放下iPad,“厉叔叔,我们的问题问完了。请问一下你有什么问题吗?”

厉司夜盯着他们,“所以,你们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是想干什么?”

苏仅仅立刻抢答,“我们想要你做我们的爹地!”

厉司夜:“爹地?”

苏唯一点了点头,“因为我觉得我们的妈咪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既然我们找不到爹地,自然就要选最优秀的男人给我们当爹地。”

“这个理由……”

还真是优秀到让人无法反驳。

弄清楚了这两个孩子的来意,厉司夜觉得有些可笑。

虽然他们的确很可爱,但是让他喜当爹,未免也太荒唐了。

想到股东们还在等他开会,他干脆决定速战速决,“你们觉得我是最适合当你们爹地的人,那我也得看看你妈咪是不是能让我满意,对不对?”

厉司夜觉得自己今天有点不对劲。

像来惜字如金的他,在面对这两个孩子的时候,竟然变得婆婆妈妈起来了。

苏唯一眼睛一亮,连忙拿出iPad,在上面翻出了一张照片,推了过去。

本来打算草草应付一下的厉司夜在看到iPad上面那张照片之后,眼神突然一顿,“她,是你们的妈咪?”

苏唯一点头,“苏沫沫,斯坦福大学心理学高材生,年芳23,单身。”

苏仅仅这个时候飞快地从凳子上滑下来,跑到厉司夜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拽了拽他的袖子,“叔叔,仅仅真的很喜欢你。你能不能给我们当爹地呀?”

苏仅仅本来就长得十分漂亮。

撒娇卖萌更是她战无不胜的利器。

就连从小将她养大的苏沫沫对她这一招都无法免疫。

厉司夜幽深的目光从苏仅仅身上挪开,落在iPad上那张笑得十分灿烂阳光的脸庞上。

很快,就有了决定。

“成交。”

厉司夜优雅的站了起来,“明天下午两点,民政局见,记得通知她带上身份证和户口本。”

“太好啦,我们终于找到爹地拉!”

苏仅仅开心的欢呼蹦了起来。

苏唯一没有料到事情竟然会进展的如此顺利。

爹地搞定了,现在最麻烦的是,怎么才能够让妈咪乖乖签字呢?

***

今天,苏沫沫从早上醒过来开始眼皮子就一直跳个不停。

冥冥中,她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她刚刚踏进医院大厅准备去办公室,突然一个五大三粗的妇女冲了进来,将她撞了一个趔趄。

凶神恶煞的目光在大厅里扫视了一圈,女人双手叉腰,气急败坏的怒吼,“苏沫沫呢?让苏沫沫那个贱女人滚出来!”

突然被点名,刚刚站稳的苏沫沫扭头看去。

她根本不认识这个妇女,印象中她也不是自己的病人,这样气势汹汹,是来找茬的?

“这位大姐,我就是苏沫沫,请问有什么事?”苏沫沫站了出来。

女人掏出照片看了一眼,确定了她就是苏沫沫之后,冲上去扬手就要一巴掌扇过去,“不要脸的小三,狐狸精,你敢勾引我老公,我打死你个不要脸的!”

苏沫沫讲道理,但从来不会任人欺负。

她一把抓住女人的胳膊,重重一压,“这位大姐,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最好说清楚,谁勾引你老公了?现在是法治社会,你要是胡编乱造,可是要吃官司的!”

苏沫沫冰冷的眼神带着压迫感,让那女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气势瞬间灭了一半。

可是一想到昨晚收到的钱,她一咬牙,“怎么啦?敢做不敢认?我说你一个女孩子年纪轻轻的,明明就是心理医生,非要没事去男科那边转悠,还要给别人做检查,这不是蓄意勾引是什么?”

这会儿医院刚刚开门,两个人的争执很快就引来了大批的围观群众。

“大家快来看啊?宁海中心医院竟然有这种没有医德的医生,勾引病患,破坏别人家庭。有这样一个医生在这里,谁还敢让老公来看病啊?这么年轻就当主治医生,估计也是靠着那张脸,睡服了院领导吧?”

见女人说话越来越难听,苏沫沫的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你说我勾引你老公?证据呢?今天你拿不出证据,咱们就去警察局说清楚。”

“我都亲自把你们堵在床上了,还需要什么证据?你还要不要脸啊?”女人开始撒泼耍赖,“院领导呢?我要见你们领导,我要问问他们,这种不知检点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当医生!”

周围瞬间响起一阵窃窃私语的议论声。

“天哪,你们听见了没有?捉奸在床啊!”

“我记得她,昨天她就去了男科那边给别人看那种病!”

“看来这个大姐说的没错啊!真是人不可貌相,看她年纪轻轻,长得漂漂亮亮,竟然这样不检点!”

“勾引别人老公,破坏别人家庭的都是狐狸精,无耻!”

“现在的小姑娘真是越来越不知廉耻了,这种人还不开除留着祸害别人家吗?”

“就是就是,应该要开除。不然谁还敢让老公过来看病啊?”

“赶紧开除吧,把院领导叫出来,给我们一个解释!”

“……”

舆论风向已经朝着自己这边偏了过来,女人得意的露出冷笑,是时候再添一把火了。

“小贱人,我就知道你嘴硬不肯承人。为了让你心服口服,我把我老公也给叫过来了!杨超,你还躲着干什么?昨天晚上跟她在床上不是很快活吗?现在就当缩头乌龟了?”

女人一声大喊,人群后面一个身高一米六多,肥头大耳一脸油腻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他偷偷的看了苏沫沫一眼,随后竟然“噗通”一声跪在女人面前,“老婆,我错了。都是这个女人勾引我,她骗我说她是男科医生,骗我把裤子脱了做检查……昨天我实在没有把持住,才会被她勾引。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犯这种错误了!”

说着,他又扭头恶狠狠的瞪了苏沫沫一眼,“你这个女人太下贱了!以后别再缠着我了。”

看着眼前的场景,苏沫沫脑袋里面转的飞快:她到底是得罪了谁,竟然要这样冤枉她。

也就是这个时候,目光一转,她就看到大门口,苏晴天跟厉司夜两个人正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灵光一闪,一切瞬间明了。

昨天在厉司夜面前演戏不成,又在自己这里吃了亏,所以苏晴天现在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扳回一局了。

只不过,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苏沫沫冷笑,“这位先生,看你这五短身材,肥头大耳的样子,是谁给你的信心说我非要倒贴缠着你的?”

围观群众一听这话,纷纷露出狐疑的表情。

是呀!

这个女医生身材好,长得也很漂亮。

除非是脑子被门夹了,否则怎么可能看上这么一个又矮又丑又油腻的老男人?

“我老公都认了,你还敢在这里嘴硬是不是?今天我要是不弄到你没有工作,我这顶绿帽子就算白戴了!”

眼看着厉司夜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苏晴天嘴角勾起得逞的笑。

她故作疑惑的抬头看了一眼,“咦,那不是沫沫吗?”

说这话的时候,她趁机观察了一下厉司夜的表情。

可无奈身边这个男人太深沉,情绪从不外露,她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端倪来。

苏沫沫那个贱人手段太多,她必须要先发制人。

既然没办法赶她走,那就要想尽一切办法破坏她在厉司夜心里形象。

只要厉司夜厌弃她,自己的秘密才不会暴露。

想到这里,苏晴天继续说道,“看样子沫沫的老毛病又犯了。出国几年怎么性子一点也没改,这种货色都吃的下去。这下好了,东窗事发,只怕是工作都保不住了。”

“是我这个做姐姐的不好,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没有好好管教,她才会误入歧途……”

听到这话,厉司夜眉头瞬间皱起。

苏晴天心里一喜,以为自己成功挑拨离间了。

可下一秒,就听到男人冰冷的声音,“是不是要用针缝起来,才知道闭嘴两个字怎么写?”

“……”

苏晴天整个人像是被雷劈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今天找到厉司夜,说要亲自向苏沫沫道歉,所以厉司夜才破例跟她一起到这里来。

她费尽心机,就是为了毁掉苏沫沫的形象。

可现在,怎么好像适得其反了?

大厅那边,苏沫沫开口反驳之后,众人纷纷狐疑的看向闹事的女人。

女人一咬牙,决定放大招:“你不是喜欢在男人面前卖弄风騷吗?今天我就让你好好的卖弄个够!”

说着,她朝着身后一招呼,“姐妹们,上去,把这个贱人的衣服扒了。我倒要看看,以后你还拿什么去勾引别人老公!”

她话音还没落下,人群后面突然有好几个粗胳膊粗大腿的妇女冲了出来,一下就把苏沫沫团团围住,二话不说就上手去撕扯她的衣服。

女人冷笑着掏出手机准备拍视频。

讲道理,苏沫沫身正不怕影子斜。

可是她万万没有料到,这群野蛮人竟然会来硬的。

她曾经在网上看过不少小三被原配殴打还拍了侮辱视频发到网上去的。

如果今天她被扒了衣服拍了视频,发到网上,别说工作保不住,名声也会毁了,以后恐怕自己两个孩子也抬不起头了!

苏晴天,这是想把她往死里逼呀!

“狐狸精,小三,破坏别人家庭,不要脸!打死你!”

那群泼妇有备而来,伸手就要去拽苏沫沫胸前的扣子。

苏沫沫不想再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可是她也绝对不会任人欺辱。

眼看着苏沫沫的衣服就要被扯坏的时候,突然一道黑色的身影如同王者降临一样,一脚一个,直接将撕扯苏沫沫的那几个泼妇踹翻在地,爬都爬不起来。

苏沫沫只觉得眼前一暗,再抬头的时候,一个高大歆长的身影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厉司夜?

难道他不是来看热闹的?

不然,怎么会出手帮自己?

“臭小子,你是什么人?竟然……竟然敢动手打我们。信不信,信不信我们连你一起收拾了?”

看到那个女人爬都爬不起来还在叫嚣着要收拾厉司夜,苏晴天急得脸都变了。

可是,她现在却什么都不能做。

否则,就暴露自己了。

“什么人?”厉司夜淡淡回头,盯了苏沫沫一眼,“苏医生,不如你来告诉他们,我是你什么人?”

苏沫沫被他们刚才的无礼举动给气坏了。

而今看到苏晴天那一脸便秘的表情之后,突然恶趣味升了上来。

苏晴天,你这么做不就是想在厉司夜面前毁我吗?

我偏偏不让你如意,我还要气死你!

想到这里,苏沫沫心一横,干脆往前一步,直接挽住了厉司夜的胳膊,小嘴一撇,开始撒娇,“老公,你怎么现在才来呀?人家差点就被她们给欺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