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赵抱着媛媛在厨房做小说 精品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在那根弦即将要断开的那一刹那,顾念猛然一把推开他,不管不顾地喊出来:“夏晚晚在外面呢,你怎么能丢下她一个人?”

此刻,她的头顶上一定围绕着一道柔和的光圈,那道光圈的名字叫做圣母。

是啊,把自己丈夫往别的女人身边推,除了她也没有谁了吧!

顾念抿着唇,看着江亦琛那张英俊冷漠的脸,一字一句:“我是陪秦可遇来这里的,没有要跟踪你的意思。”

江亦琛冷笑:“是吗?”

顾念一瞬间的无言,在江亦琛冷漠的注视下半晌才开口:“我现在回去。”

说完她推开门快步走了出去,只不过刚走了一步,就被男人抓住了手腕。

江亦琛嗓音淡淡:“我让人送你。”

顾念摇摇头,想要挣脱他,但是手却被他握得更紧了。

“顾念!”沉沉的声音从头顶响起,染着深深的不满,“你给我识相点!”

识相的意思就是你要听话,总裁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抬头,撞入了江亦琛幽深透不进光的眼睛。

然后,她认怂了。

江亦琛放开她的手,穿过长廊走到电梯旁,刚按下按钮,就听到声后一阵娇媚的声音响起:“亦琛,晚会就要开始了,你去哪?”

顾念听到声音后也立即回头,看到的是一张精致明媚的脸。

夏晚晚的目光落在江亦琛身上,笑容有种刻意的温柔:“刚才导演还在找你呢!”

江亦琛点点头:“我有点事情要处理,待会儿过去。”

电梯门“叮咚”一声打开了,他抬腿迈了进去,同时眼神犀利地看了一眼顾念。

顾念急忙将视线从女神身上收回,忙不迭跟着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透过最后一丝细小的缝隙,顾念清楚看见了夏晚晚愤懑不甘的神情。

她撇了撇嘴,看了一眼身旁高大的男人,“你这样把夏小姐落下是不是不好?”

江亦琛很高冷,没搭理她。

顾念咬了咬嘴唇:“她好像不太高兴,要不你……”

话还没说完,突然就对上男人放大的脸,江亦琛单手撑在她右侧,微微眯起了眸子。

“开口闭口都是她,你很喜欢她?”

顾念,“……”

…………

电梯下了一楼,很快就有等在那里的人跑过来,见到江亦琛恭敬鞠了一躬:“总裁?”

江亦琛指了指顾念:“把她送回去。”然后他不忘叮嘱顾念:“老实回家待着,敢乱跑我饶不了你!”

来人是江亦琛的助理宴西,和顾念之前见过一面,他知道顾念这个江太太是怎么来的,所以一直对她没有好脸色。

他点点头:“好的,总裁。”

说完他目光转向顾念,虽然心里不喜欢这位江太太,但是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过去,所以,他也只是微微一笑:“夫人,上车吧,我送您回去。”

顾念看了一眼他,然后再去看江亦琛。

本想问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

但见男人神情平淡融于无边夜色中,对她并有太多关注,似乎眼中没有她的存在。

所以最后,她垂下眼眸,将话咽了回去,免得自己多此一举,反而被人嫌弃。

顾念看到男人转身的背影,那样的孤傲冷漠。

她心里忽然生出一种说不出的难过,大脑一阵发热,然后鬼使神差般开口:“等……等一下!”

江亦琛转过身来,浓眉微微皱起:“还有事?”

顾念咬了咬唇,笑容中带了那么点讨好的意思:“能……能不能帮我问夏晚晚要个签名啊?”

男人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古怪,他挥了挥手有些不耐烦:“送她回去。”

然后头也不回就走了。

顾念顿时表情有些失落,要张签名而已,又不耽误女神多少时间,怎么这都不愿意呢!

宴西微微撇了撇嘴,表情有些不屑:“顾小姐请吧!”

大约是有意要给顾念一个好看,所以宴西开车时快时慢,在临近红绿灯的时候猛然一脚踩了刹车,顾念一下子撞到前座,她揉着额头,唇角勾起淡淡的笑意:“晏助理是不是对我不满啊?”

“没有!”

顾念道:“那麻烦开车开稳一点,我有些头晕。”

宴西觉得这女人真是矫情,又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忍了忍最后还是说:“顾小姐,您想要的我们总裁已经给了,至于他和谁来往,那是他的事情,希望您不要过于干涉,做人还是要有点自知之明的!”

“你误会了!”顾念淡淡道:“我是陪朋友来的,没有要跟踪江总的意思!”

宴西冷哼:“不择手段得来的终究是心虚的!”

“晏助理,不要为你家总裁抱不平,他也没亏,至少我把江妈妈哄得很高兴,给他省了不少心。”

宴西:“……”

他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他一时之间接不上话只好一脚踩在油门上,看车后座女人没防备朝后仰去,才冷冷开口:“坐稳了,免得待会儿吐出来!”

…………

第二天的时候也没见到江亦琛的身影,顾念今天下午有个面试,来自安和建筑公司。

她大学的专业是建筑设计,梦想就是去UCL深造。

但是那也只是梦想,现实是她家庭贫困,和母亲相依为命,而妈妈又遭遇车祸,整日躺在ICU里。

为此,她欠了江亦琛很多钱。

面试的结果还算是顺利,她A大建筑系毕业,名校王牌专业,在校内表现优异,专业GPA第一的成绩毕业,又有多部作品获得不少奖项。

所以只要接下来好好表现,录取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顾念现在很缺钱,江亦琛帮她母亲治病,前后花了有几十万,虽然那点钱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顾念来说,简直是一笔巨款,以后她是要还的。

面试完出来的时候,顾念接到了秦可遇的电话,问她昨晚怎么提前走了?

顾念随便扯了个个借口解释了一番,在电梯前等电梯,身后却突然有人叫她的名字。

她回头一看,是刚才面试她的人。

“顾小姐,您好,您的简历我们董事长看了下,很是欣赏,想要和您单独聊聊,您愿意吗?”

顾念一愣,这……听起来好像是要被录了?

她点头:“好啊!”

可是安和建筑公司的董事长,顾念还未有耳闻,面试官带她去了顶层董事长办公室前说:“正好慕董来子公司视察,看到了你的简历,你算是运气好的呢!”

说不定之后的两轮面试都可以直接免了。

顾念有些晕呼呼,她仰起脸问了句:“慕董啊!”

“嗯,进去吧!”

顾念走进去,听到身边的人说:“慕董,人我留下了。”

“好的!”

办公桌前的男人站起身来,约莫四五十岁的年纪,保养极好,五官儒雅周正,神态之中透着几分威严,见到顾念的时候,眸光中没有太多情绪,他开口,带着上位者一贯的倨傲:“我看了你简历,很优秀,你要是愿意我可以推荐你去复星集团总部工作,那里更适合你发展。”

顾念听到声音猛然抬头,看清楚脸的那一瞬间,她忽然想笑。

这一念头出来,她就讽刺地笑了出来:“慕董,您这样公然给我走后门,不怕慕夫人知道了,又要闹上一场?”

慕天乔瞳孔狠狠一缩,愣了半晌方波澜不惊地开口:“刚毕业出来找工作不容易,你要是不愿意也可以先在这边实习锻炼,以后再去总部。”

“不用了。”顾念摆手:“这儿我也不想待了,慕董还是把机会留给别人吧,我受不起。“

慕天乔终于动怒了:“顾念!”

顾念挑眉看他:“怎么,你还想教训我?”

凭什么,他哪里来的资格?

最后慕天乔缓了缓语气,谆谆教导:“你不用这么抗拒,我只是想补偿而已。”

“免了!”顾念说话很不客气,语调上扬讽刺无比:“你能怎么补偿,我妈这么多年她受的苦也不是白受,所以你不用在这里假惺惺扮好人,大尾巴狼!”

说完她头也不回直接拧开门就走了。

刚才在慕天乔面前耍了一把硬气,顾念觉得很是舒心,但是代价就是,她好不容易看中的工作就没了,但是无所谓,她就算是饿死也不会和接受慕天乔的所谓的补偿。

当初妈妈生病,她去找慕天乔借钱,最后得到一顿劈头盖脸的羞辱,慕夫人将一叠钱洒在她的脸上:“够了吗?”

慕夫人还特别不屑地说:“拿了钱就赶紧走,真是什么样的人教出什么样的女儿,脸都不要。”

明明当年慕夫人才是小三,慕天乔攀附权贵变心甩了前女友,可为什么到了最后这两人却是模范夫妻,伉俪情深。

站在公司门口的时候,顾念突然觉得心里特别恨。

如果当初慕天乔肯借钱给她,妈妈就不会耽误治疗导致脑供氧不足变成植物人,她也不会在酒店兼职丢了清白丢了尊严脸都不要死活要抱紧江亦琛的大腿,然后苟活在这世上,受尽冷眼。

人生前二十年的时候,她有妈妈陪着,日子虽然不富裕,但是她的要求妈妈也会尽量满足。

现在的她一无所有,只是江亦琛的玩具和宠物而已。

七月的天,说变脸就变脸。

暴雨瞬间而至,迅速席卷了整座城市。

顾念没带伞,她就这样毫不畏惧走进了大雨里面,都说下雨天是哭泣的最好时候,所以现在的她可以肆无忌惮流眼泪,边走边哭,完全不管不顾路上行人的目光。

雨水混着泪水泠泠落下,最后她走得有些累了,在长街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

黑色宾利车里冷气十足,江亦琛双腿交叠,手指微微曲起,吩咐前面的司机:“待会儿送我去明镜台,晚上有个商务晚宴,明早六点去那里等我。”

司机点头:“好的,江先生。”

江亦琛将目光朝外投去,细细密密的雨丝落下,整个天地弥漫在一片水雾之中。

就这么不经意的一瞥,他看到了坐在长椅上,淋得跟落汤鸡似的顾念。

起初他还没认出来,但是顾念抬手抹了一把眼睛,紧接着鼻子狠狠吸了一下。

江亦琛眉头深深皱起,目光飘忽了一会儿,想起似乎很久很久以前,盛夏炎热的下午,有个小女孩在校园的梧桐树下不顾形象地大声哭泣。

顾念抹了抹脸上的雨水,准备起身找个地方躲一下,面前突然多了一双锃亮一尘不染的黑色皮鞋,原本泠泠落下的雨滴瞬间消失。

她错愕抬头。

黑色大伞下的男人容颜俊美,表情清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