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温柔岳坶吴芬 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放开!呜呜,放我下来!”柠柠双脚陡然离地,踢腾着小短腿。

渣男怎么这么高!

可恶!

“阿宴,这到底怎么回事?!”黄茹月冲上礼台,焦急问着,还扶起了狼狈在地的江静婉温声安抚她。

“婉婉别急,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江静婉靠在黄茹月怀里抽噎不止,妆容都有点花了,“我相信阿宴,这孩子肯定是商场对手放进来败坏封家名声的!”

她很识大体的大声说,力持让宾客们都听清楚她的话,然而眼里的惊惶却泄露了她的不安。

封励宴却没理会她们,提着柠柠大步就往外走。

他怎么知道这怎么回事,他要找个地方好好审问这小子!

柠柠才发现自己好像有点恐高,他被男人拎着小脸都吓白了,抓着封励宴的手扭头恶狠狠一口咬在男人手上。

唔。

好硬,咯的宝贝小奶牙都疼了!

“松嘴!不然一会敲碎你的牙!”封励宴被小孩一口咬住却也没丢开他,反倒抬手在小屁孩的屁股上重重拍了下。

“呜!”柠柠痛叫一声被迫松开牙齿,这回眼泪是真掉了下来。

这个混蛋,他这辈子都不会认他做爹地!

人群后,檬檬戴着大大帽檐的卡通帽,垫着小脚尖,看到这一幕,小姑娘气的揪紧了垂落身前的麻花小辫子。

哥哥不怕,檬檬马上就将哥哥从大坏蛋手里救出来!

回国之前她还不相信自己会有那么坏的爹地,现在她相信了。爹地太让她失望了,和坏女人订婚,还打哥哥!

拿出手机,檬檬缩在个小角落拨打了报警电话。

而封励宴已迈着大长腿下了礼台,径自离开了宴厅。封家人和江家人也都急匆匆跟上,发生这样的事,订婚宴算是全黄了。

砰!

封励宴重重甩上房门,将拎着的小屁孩丢在地上。

酒店房间的地上铺着厚厚地毯,柠柠倒没摔疼,在地上滚了两圈立马爬起来,瞪着黑溜溜的眼睛像只炸毛小狮子和高大的男人对峙。

“渣男!小爷揭穿了你的真面目就恼羞成怒了?”

封励宴额头青筋又跳了跳,这不知死活的小兔崽子!

不知为何,若寻常人这样招惹污蔑他,他早就让对方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了,可对着眼前小孩,他竟有种下不去手的挫败感。

或许是这小孩长得确实太像他了的原因。

“呵,小孩,你最好老实交代,到底是谁指使你!如若不然,我将默认是你的监护人教唆的,信不信我让你嘴里那个妈咪把牢底坐穿!”

封励宴扯了扯领带,他走到一旁沙发坐下,气势逼人。

柠柠也气炸了,小拳头握的指骨发白。

渣男还想冤枉妈咪,让妈咪坐牢!

他咋不上天!

“不是我妈咪做的!你少吓唬我,小爷我也不是被吓唬长大的!”

“吓唬你?呵,你以为我封励宴的名誉是随意可以抹黑污蔑的?封氏的律师团也不是白养的!”

封励宴冷冷说着,脸上笃定狂傲的神情让柠柠小脸更白了,咬紧了小嘴唇。

不行,他得赶紧脱身,不能给妈咪找麻烦。

“哇哇!你这个坏叔叔欺负小孩子!”柠柠眼珠子一转,突然大哭起来。

他冲过去就把鼻涕眼泪齐齐往封励宴的裤脚上蹭。

封励宴是洁癖重症患者,顿时只觉头皮都炸了,差点忍不住一脚踹飞小孩。

他忍耐着拉开小孩,怒声冷斥,“现在才知道怕了?晚了!去把眼泪鼻涕洗干净,出来老实说清楚!”

柠柠像是真知道怕了,抽抽搭搭的捂着脸跑进了洗水间。

封励宴眸光沉沉,臭小子满嘴假话,什么生病的妈咪,肥皂剧连这么小的幼苗都荼毒了吗?

不过臭小子和自己长的那么像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蹙眉,正思索,房门被推开,哭的眼睛红肿的江静婉挽着黄茹月,身后跟着江家人一起走进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阿宴,那孩子当真是你的?你要给我家婉婉一个交代!”江父江为民沉着脸说道。

“是啊,这都什么事儿啊!那小孩呢?”江母高雅洁揽过了还在掉眼泪的江静婉,心疼的给女儿擦着眼泪。

封励宴眸光微抬冷嗤了声,“交代?我记得我没答应订婚,今天订婚宴是什么意思,谁来给我一个交代!?”

江为民和高雅洁的神情瞬间尴尬难堪了,连抽泣的江静婉也停止了哭泣,脸色时红时白。

黄茹月见此拉过大受打击的江静婉,冲封励宴责备道:“阿宴,静婉和你青梅竹马,这几年又无怨无悔陪在你身边,早该给她一个名分,订婚宴本就是你欠她的!若非温暖暖那个荡妇横插一脚,婉婉早就是我儿媳妇了……”

提到温暖暖的名字,封励宴一瞬间冷冽俊颜像结了一层霜,空气都似因触发了什么禁忌凝结了般。

黄茹月因儿子身上了冷冽气场面色微变,正下不来台,突然瞥见一个小身影正鬼鬼祟祟往门边去,她蓦的转身怒道。

“站住!你是谁,从哪儿溜进来的!?”

门口小身影穿着彩虹色印只蠢萌大脸猫的卫衣,他转过头,露出粉雕玉琢的小脸。

那是个陌生小男孩,很漂亮,大眼睛怯怯的,像被吓到了,他两只小胖手紧张的拧麻花,小奶音带着哭腔。

“我……我找我爷爷,爷爷在307……”

这小孩明显跑错了房间,黄茹月不耐烦的摆摆手,“这是407,赶紧出去!”

小孩缩缩脖子,拉开房门跑了。

封励宴盯着关闭的房门,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只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黄茹月他们就又吵吵起来,封励宴被闹的心烦,冷声道。

“到底怎么回事要问过那孩子才知道!”

“是啊,孩子呢?”

封励宴指了指卫生间的门,江静婉迫不及待走过去拉开门。

小畜生,不知哪里冒出来的贱种!敢毁她的订婚宴,等她进去先拧烂他的大腿!

江静婉冲进卫生巾却连个鬼影都没找到,她觉得是封励宴骗了她。那小孩毁了订婚,封励宴竟还怕她伤害小孩,将小孩藏起来了。

难道那小孩真的是封励宴的儿子?

不,这不可能!

江静婉跑出卫生间,“阿宴,小孩根本不在里面,你为什么要骗我,我又不会对他怎么样!”

她委屈的掉眼泪,封励宴蹙眉,他站起身走进去,连门后都看了眼,空空如也。

男人脸色沉下来,接着蓦然勾唇笑了下。

呵,小鬼还挺机灵的,竟换了张脸大摇大摆从他眼皮子底下溜了,倒有点意思。

敢这么戏弄他的,这小鬼还是第一个!

只是小鬼那脸到底怎么回事,哪张脸才是真的!?

楼下,柠柠已经跑出酒店和檬檬顺利会师。

檬檬着急的拉着哥哥的手,眼睛红红的,“哥哥,你有没有受伤?”

她看到大坏蛋打哥哥好用力,哥哥被大坏蛋抓进房间,不知道有没有再挨打。

“没事,哥哥厉害着呢,大坏蛋欺负不了我!不过想不到大坏蛋武力值还挺高,要不是你给我化的妆无懈可击,我差点被发现跑不掉!我妹妹真是小天才,化妆术都快赶超妈咪了!”

柠柠不吝夸赞妹妹,他本来就长得不像封励宴,长得像大坏蛋的人是妹妹檬檬。

而他刚刚那张脸都是檬檬给他化妆化出来的,当时他进了洗水间就迅速将身上衣服脱下反过来又套上,接着又洗了个脸。

他身上衣服是提前准备的,正面是黑色酷酷风,背面是彩色卡通风,恢复真容的他,再装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又特意变了点声音,果然连大坏蛋都没发现被耍了。

不过现在大坏蛋应该已经发现了,不知道有没有气的七窍生烟!

“那当然了,我可是不会说话就坐在妈咪腿上看妈咪施展神奇化妆术长大的!”檬檬得意说着,目光落在不远处眼睛一亮。

“哥哥快看!”

柠柠正幸灾乐祸,檬檬兴奋的拉了拉他,他看去就见两辆警车停下。

两个小朋友相视一笑,这是他们给渣爹的惊喜,欢迎他警局一日游!

而温暖暖刚被关起来没多久就留意到外面出了状况,她使劲贴门当壁虎,总算从经过宾客的议论声中拼凑出发生了何事。

渣男竟有个私生子,还在今天找上门坏了渣男和白月光的订婚宴!这可真是天道好轮回,小三终被三啊!

“警察怎么来了?”

温暖暖正幸灾乐祸,就听外面保镖在议论。

警察来了!她立马来了精神,大叫一声便倒在地上捂着肚子神情痛苦的滚动起来。

保镖果然被吸引,开门查看情况,温暖暖找到机会,一把推开保镖就跑了出去。

“站住!”两个保镖凶神恶煞追出去。

温暖暖彷徨四望,眼眸陡然一亮,她看到警察了!

“警察叔叔!”

她要报警,狗男人限制她的人身自由,绑架囚禁她!后面追着她的保镖就是实证,狗男人去死吧!

然而她刚跑过去,一道高大身影便从几个警察身后走出,温暖暖刹不住车,直接撞进了男人的怀里,男人掌心灼热揽住了她的腰肢,温暖暖挣扎了下竟然没能挣开。

太嚣张了,警察面前都毫不收敛!温暖暖推着男人硬邦邦的胸腔,伸长了脖子看向后面的警察,“我要报……”

男人没让她把话说话,蓦然抬起手,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竟就那么直接压在了女人的红唇上,还重重按了一下。

“乖,别闹了,我这边有正事。”

封励宴低下头,微微眯着眼眸盯着怀里愣住的女人,想不打这女人还挺天真的,还想当着他的面报案?

当他是死的吗?

“我不……”

男人指腹有茧,并不柔软,唇瓣被指腹按过,窜起一股异样感来,让温暖暖愣了一瞬,反应过来她恼羞成怒,张口就要反驳,封励宴却弯腰在她耳边阴沉警告。

“老实点!再敢多说一个字,信不信今天就让你卷铺盖滚出苏城!”

男人声音狠厉,动作却亲昵温柔,俯身靠近时还揉了下温暖暖的头发,在外人眼中这俨然就是一副男女调情的画面。

温暖暖咬着唇,恨不能立刻给这王八蛋一个大耳光,可是她不能。因为她知道,封励宴这男人不是逗她玩儿的,他说今天让她滚出苏城,就绝对不会留到明日。

她不能走,她还得救弟弟!

“好了,不闹了,我不是说了让你别乱跑,等我处理完事就去陪你,嗯?”封励宴察觉到女人的认命和妥协,他直起身来说道。

男人嗓音宠溺,可他的眼眸里却没半点笑意,清冷无情,又看了温暖暖一眼,确定她会安静,他才转过身,姿态随意从容的冲几个警察说道。

“见笑了,小情儿闹脾气不懂事。”

“了解了解,今天还多谢封总肯配合我们的工作。”

几个警察半点没怀疑,今天是封励宴订婚,小情人不满闹事还不正常吗?这种事,他们也管不着,豪门公子有个把小情人那都不叫事儿。

“应该的。”封励宴淡淡点头,目光凉寒扫过那两个追来的保镖,“好好照顾她。”

“是,总裁。”

封励宴松开温暖暖要走,温暖暖却突然上前一步抱住了男人的腰,“那亲爱的,你一定要说话算数啊,我等你!”

她咬牙切齿的说着,脚下却狠狠的在男人脚背上踩了下,还用高跟鞋的鞋跟碾了下。

男人浑身僵硬着闷哼了声,温暖暖才笑容满脸的退开,冲封励宴挑衅的摆了摆手。

封励宴眸光凝在她脸上几秒,眼神如刀,收回视线,他转身而去。

而他和警察走远,温暖暖立马被两个保镖架着又丢回了房间。

身体重重摔在地板上,温暖暖咬牙切齿,“王八蛋!去你的小情儿!”

封励宴到局长办公室喝了一杯茶,不过三五分钟,局长亲自将男人送出了警局。

握手后,男人躬身坐进车里,面色冷沉下来,罗杨大气不敢出,直到男人松了松领结开口吩咐他。

“掘地三尺也要把那小孩给我找出来!”

“是,总裁。”

这时罗杨电话响起,他接听后面色微变,“总裁,秦妈说太太回去就晕倒了,可要回趟老宅?”

封励宴揉按了下眉心,莫名很是烦躁。

他回到封氏老宅,四下却很安静,客厅里连灯都没开。

不是说黄茹月晕倒了,怎么连个忙碌的佣人都没有?他蹙眉。

刺啦。

一道擦响,茶几那边江静婉擦亮了火柴,她坐在地上,茶几上摆着银烛台和红酒杯,她很快点燃了蜡烛站起身。

“阿宴,你终于回家了……”

江静婉走向他,身上轻纱睡衣被烛光一照,仿若透明,里头竟空无一物。

江静婉说着,朝醉酒般往封励宴怀里扑,带来一阵香风。

封励宴冷峻的眉峰拧起,闪了下身,那身影扑了个空,惊呼一声。

啪。

封励宴已经打开了灯,看着头发散乱,双眼微红的江静婉,他冷着脸转身就走。

江静婉却惊慌追上去,“阿宴,那孩子说的都不是真的,我知道,我相信你!”

她挡在封励宴的身前,抬手擦干眼泪,笑着看向他,端的是一副独吞委屈,温柔体贴的模样。

一般男人见女人如此,绝不会毫不动容。

然而封励宴站在那里,面容清冷,似无情无绪的神祗,让江静婉痴迷疯狂又绝望。

“你应该知道,即便没有小孩闹事,也不会有订婚宴。”

“为什么?!我爱你,一直爱你!我不信你对我无动于衷,你必定也爱我的,对不对?”江静婉眼泪掉了下来。

封励宴皱眉,“我爱的女人,我会娶回家。”

江静婉只觉心口被狠狠戳了一刀,她哭着惨笑,从茶几上端了杯红酒过来,“好,我明白了,是我痴心妄想。你把这杯酒喝了,我就不拦你!”

“让开!”

“呵呵,就这么绝情?五年前是你有愧我!这是你欠我的!今天我出这么大的丑,罚你杯酒不为过吧?”

封励宴见她一副纠缠到底的样子,实在不耐烦,索性冷着眸子拿过酒杯一饮而尽。

“满意了?走开!”他冷冷将酒杯丢江静婉怀里,迈步就走。

谁知身后江静婉却解开睡衣衣带,衣下竟空无一物,她眼里闪着坚定光芒,扑过去就从身后抱住了封励宴。

“阿宴,别走!我要你,让我做你的女人!”

她给他的酒是专门调好的烈酒,五年了,她等不起了,今晚一定要得到这男人!

“啊!”

然而她却没能抱住那男人,反被他再次躲了过去,江静婉惊呼一声光溜溜摔在了地上,狼狈极了。

“少脏了我的眼!”

男人冷声说完,人已迈步离开,江静婉难以置信,浑身都羞辱的颤抖不停。

封励宴坐进车里就觉出了眩晕,他微微闭眼蹙眉,该死,应是刚刚酒喝的太急了。

罗杨小心问道:“总裁,去哪?”

后面封励宴迟迟没说话,罗杨又道:“总裁,之前那个小姐还关在凯斯特酒店,可要保镖放人?”

总不能一直把人关着。

封励宴睁开了眼睛,今天发生太多事,他都忘记那个可恶的女人了。

肖似温暖暖的女人,长的像他的小孩,他们在同一天出现,封励宴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脑子浑浑噩噩怎么也抓不住。

头疼欲裂,他冷声吩咐,“去酒店!”

他打开酒店房门进入,房间里安静的很,灯也没开,封励宴往里走去。

砰!

“唔。”

后颈突被狠狠砸了下,封励宴闷哼了声,往地上倒,紧急关头他眸光闪过锋芒,狠狠抓住了袭击他的人,两人一起重重摔在了地上。

他在上,女人在下!

她契合着他的身体,那样熟悉……

“啊!”

温暖暖闷呼,脑袋磕在地上,身上似压着一座大山,她本就饿了一天,此刻差点直接晕过去。

无力反抗的女人,在封励宴眼里便格外乖顺,月光霓虹蔓过轻纱洒落在女人面颊上,她眼含水雾,微张着嫣红唇瓣。

封励宴只觉酒气上头,头脑更不清楚了。

恍如好像在梦里,又好像回到了五年前他还有妻的时候。

温暖暖那女人每次在床上,就如同现在,乖的不行,让他总忍不住狠狠欺负她。

“老婆,你回来了?”

封励宴眯了眯眼眸,抬起手,掌心捂上眼前女人的脸颊,拇指轻轻摩挲,声音暗哑。

他那一声老婆好像含着万千情绪,醉人极了,熟悉的嗓音拉扯着温暖暖回到过去,陷入他的深渊。

温暖暖一个激灵回过神,只想冷笑。

从前她嫁给狗男人两年,都没听到他唤上一声老婆,没想到时隔五年,竟听到了。

这可真是太讽刺了,狗男人怕不是将她当成江静婉了吧?

“你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是谁!放开我!”

温暖暖心里像被扎了无数根刺,摸不到拔不出,她愤怒的推搡着男人。

封励宴却抓住了她的手,当真凝视着她的脸,认真打量像在确定什么。

“没错,似你这样狠心的坏女人,化成灰我都认识!”

男人发丝垂落在额间,有些凌乱,影绰光影下,比平时少了矜贵高冷,多了几分不羁邪魅,只是他看向她的眼神为什么那样炙热浓烈,复杂难言。

好似爱恨交织,冰火交融。

温暖暖怔住,接着她便瞪大了眼睛,只因他突然压下来,竟似乎想要吻她。

熟悉又陌生的气息,夹裹着酒味越靠越近,温暖暖睫毛颤动,心神都乱了。

男人浑身气息铺天盖地压向她,熟悉的像昨日她还在他身下过一般。

那些亲热的片段闪过,从前她便沉迷这男人的皮相和好身材,如今竟全无长进。

可是她不会再犯贱了,不会再任他施为摆弄!

“混蛋!色狼!滚开,别碰我!”

温暖暖眼眶通红,疯狂挣扎,封励宴却幽深魅惑,非但没放开,反而更紧密的贴上她,冷声道。

“为何不能碰?温暖暖,做了我的女人,生是我的人死了也是我封励宴的鬼!你休想逃!”

她的反抗好像刺激到了这个男人,他眼底欲望翻涌,男人的本性觉醒,发疯的想要她。

撕拉。

温暖暖身上的蕾丝上衣被扯开领口,女人身前雪色肌肤更深刺激着男人的神经。

软玉温香,邪火直冒。

封励宴恍惚置身梦中,今日的梦格外真实,他又能抓到她碰到她了!

“我不是!你这是性骚扰,是强暴!”暖几乎是嘶喊出声。

她心里恐慌极了,她感觉这个男人像是没有的理智,更像是捕食的猎豹压着她,她无力挣扎,而他的利爪会随时撕裂她!

可他凭什么这样对她?!她早就不是他的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