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玩亲女裸睡的小妍h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林菀,今晚八点,忘情咖啡厅,我有要紧事要跟你说。”

林菀刚下班,准备回家换一套衣服去跟闺蜜做所谓的单身最后几天的狂欢party,就收到了未婚夫郑平的信息,发过来这样一条消息。虽然闺蜜的聚会其实也就是玩玩闹闹,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但是毕竟是闺蜜们有约在先,如果没有个正当理由,就这么双月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坐进车子里想了想,便回了个信息。

“今晚跟吴琦她们几个约好了要跟她们聚会,是很重要的事情吗?”

郑平:“很重要,必须要当面说清楚才行,林菀,对不起了,你能过来吗?”

话说到这份上,林菀就算真的没时间也要抽时间过去一趟了,更何况过几天他们就要结婚了,关系怎么说都要比闺蜜更亲近一点。

林菀先发消息推了跟闺蜜的聚会,回消息过去:“好,你等我,我现在过去。”

发完信息,林菀换了一辆车,直接点火,开车往目的地开去。

林菀现在的座驾是一辆红色的保时捷,算是目前上市的新款,外表很是酷炫,性能也是没得说,虽然这车开在市区这样的地方多少有些格格不入,但是毕竟这是郑平在他们确定关系的时候送的,平时上班的时候不开就算了,要是一直放在车库里发霉,多少觉得有些对不住人家的一片心意,这次又是出去见他,便开了这辆车子。

这个时间段,正好是下班高峰期,路上人多车多的,即使是保时捷也没办法有表现的机会,一路上走走停停,到地方的时候居然真的已经快要八点了,郑平一早就等在了那里,看见林菀的车子,便赶紧迎了出来,殷勤的帮她打开车门。

林菀也没有矫情,利落的忽略一旁的门童,直接将车钥匙交给他,问了他是几号桌便机子率先进去,打算先点些喝的垫垫肚子。

郑平也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一直回避她的目光,接过钥匙讷讷的报了桌号,便低着头钻进了车里。

林菀也是心宽,半点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知道看见了里面郑平说的那个桌号上面居然还坐着另外一个女的,居然还没有往别处想。

不过这也怪不得她,林家家父是一个用情十分专一的人,这辈子除了林菀的妈妈,那是半点多余的目光都没忘别的女人身上放过,身边的女秘书虽然也是个顶个的漂亮,无奈媚眼抛给瞎子看,林大总裁压根没有任何反应,让林妈妈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感情危机,自然也就没机会告诉林菀,这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狐狸精这种生物的。

“你是郑平的新秘书吗?怎么现在还在加班?郑平是不是公事上遇到了什么麻烦?”

那女人本来也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林菀,也没想到林菀出口问的居然是这种问题,抬起头呆呆的啊了一声,连害怕都忘记了。

林菀皱了皱眉,心想郑氏的人事部都是干什么的,怎么这么呆的人也招进来?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把刚才的问题又重复了一遍。

在她的印象里,无非就是郑平可能是犯了什么错误,可是不敢让他家老爷子知道,所以特地把她约出来,两个人一起想办法挽回,甚至隐瞒过去,完全没想过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哦,不是的,”那女人终于回过神来,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林菀,推了推林菀面前的一块蛋糕,说,“林姐你还是先吃点东西吧,等一下平哥回来了再说比较好。”

林菀皱了皱眉,迟钝的神经终于触动了一点点,“平哥?”

那女人缩了缩,尴尬的笑了笑,“就是郑经理。”

林菀双手托腮,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对面的女人,没有动。

女人被这样的目光盯得浑身难受,感觉后背麻麻痒痒的,冷汗都快冒出来了,脑子里面将电视剧里面难缠的千金小姐的各种手段轮了一遍,还没等林菀动手呢,自己都快要被自己吓哭了。

等郑平停了车回来,看见的就是林菀一瞬不瞬的盯着那女人,而被盯着的人一脸要哭不哭的表情,顿时就心疼了。

“林菀,我知道我对不起你,这件事情怎么都说不过去,但是请你放过圆圆,她之前并不知道我的事情。”

这下轮到林菀懵逼了,抬起头一脸状况外的表情,完全搞不清楚这两人在搞什么鬼。

她指了指自己,又看了看瑟瑟发抖的圆圆,“我,做了什么?”

圆圆也有些尴尬,“没有??????”

不过这种情况下,基本没有也等于说有了。林菀看着郑平敢怒不敢言的目光,眼前浮现老妈最喜欢看的肥皂剧经典桥段,神经终于在这个时候搭对了线,“不相信就去调监控。”

在这种高级咖啡厅,监控室很严密的,到时候只要看了监控录像,自然一切都真相大白。

不过好在那叫圆圆的女人也并不是电视剧里面的那种脑残,扯了扯郑平的衣袖,说道:“不是,你误会了,我们真的没什么。”

人家还没做什么,就自己把自己吓成这样,怎么想都有些丢脸,圆圆脸色通红,磕磕巴巴的接着说:“是我自己??????想太多。”

郑平这下也尴尬了,但是碍于男人的死要面子,又不好拉下脸来道歉,只好干咳了一声,将林菀之前一口没动的蛋糕往林菀的方向又推了推,说:“你那么早就说要过来了,估计还没吃东西吧,我给你点了牛排,现在先吃点这个垫垫肚子。”

林菀只是没在现实里面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不代表真的心大到脑残的地步,经过这两人这一系列的表现,她要是还不知道郑平的意思,那她这二十四年就算是白活了。况且,林菀皱了皱鼻子,终于忍不住出手将蛋糕推的远了一点,“你们想说什么,我大概已经知道了。”

对面一对齐齐低头,做出一副标准的小学生被班主任教训的标准姿态来。

没办法,林菀这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家老爸老妈的教育原因,生气起来的气场总是能让人联想起学生时代的班主任老师,然后大多数人就会习惯性的先矮了那么一截,更何况现在两人本来就心虚得很。

不过林菀倒也没有什么伤心欲绝的意思,郑平只不过是家里老爸给她安排的相亲对象而已,双方家境相当,郑平的父亲她也常接触,也不算难以相处的人,再加上郑平确实长得挺人模狗样的,她也就没有反对,在双方家长的推动下,两人不咸不淡的走到了一起。要说她自己有多喜欢郑平,那是没有的,所以她现在的心情,其实羞辱跟郁闷比较多,嫉妒之类的情绪倒是丁点都没有的。

“林菀??????”郑平好歹是个大男人,而且心上人就在旁边看着,虽然对于林菀现在的气势也有些肝颤,不过到底没有真的怂到不敢出声。

林菀瞥了他一眼,看了一眼圆圆面前明显也没动过的奶茶,一把端了过来喝了一口,“我长得没她漂亮?”

圆圆局促的缩了缩肩膀。这话要是在两人还没见面的时候说,也许她还有几分自信,但是在两人面对面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自取其辱的好。

也不是说圆圆就不漂亮,只不过跟林菀比起来,她就有些不够看了。

林菀看着郑平尴尬的脸色,挑了挑眉,想起了她老妈一直挂在嘴边的爱情,“真爱?”

郑平跟圆圆的脸因为她的话变得红彤彤的,没否认。

“老实说,我对你称不上有多喜欢,只不过是看着还算顺眼而已。”林菀喝光了那杯奶茶,恰好牛排也上来了,她也没客气,随意选了一份自己喜欢的就吃了起来,“你既然确定了她是真爱,我们要是勉强在一起也没意思,免得到最后再来一个大闹婚礼啊,私生子啊之类的肥皂剧烂梗。”

圆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脸色有些尴尬,显然即使林菀只是随便说说的,但是有些东西已经存在了是事实。

不过郑平好歹也跟林菀相处不短的时间,而且相亲前也不算毫无交集,知道她这么说就是干脆放手了的意思,神色间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林菀笑了笑,接着说:“不过,不管怎么说,再过三天咱们就要举行婚礼了,请柬也全都已经发出去了,亲戚朋友也全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你现在闹这一出,有没有想过怎么收场?”

郑平被说得抬不起头,不敢说其实一开始他确实有把圆圆当成外室养着的意思,所以一直没说。现在因为孩子的到来,他才突然改变了主意,只好干巴巴的说道:“还没有想好,但是我会尽全力把影响降低到最小。”

“你这其实就是完全没有想好吧。”林菀没有给他留面子的意思,毫不留情的戳穿他,“明明被抛弃的是我,到最后还要我来想办法,你这样是不是有些略不要脸啊?”

郑平被说得哑口无言,沉默了良久,到最后只好接着干巴巴的风格,说:“我会补偿你,只要我给的起的,你尽管要。”

林菀笑了笑,“接下来咱们两家公司的合作开发方案,我七你三。”

A市的房地产开发向来是最赚钱的,更何况那里临近景区,开发好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赔钱,算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当初可是两家合力花费了不小的力气才搞到手的,本来说好的是五五分账,也算是他们两个会在一起的先决条件,现在林菀直接又加了两成,可以算是下手够狠了。

郑平咬了咬牙,点头同意了。这件案子现在就在他手上,只等着最后一个文件审批下来就要开始动工了,而且现在他处理事情越来越稳健,他爸爸也渐渐地淡出了公司的决策层,显然有把一切交给他的意思了,所以将合同做一下改动,倒是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收了好处,自然就要拿出诚意来。林菀看了一眼一直充当背景板的圆圆,“我的主意很简单,那就是各自坦白,然后再提出退婚,而且速度必须要快,时间不多了。”

还有三天就到婚礼的时间,动作当然要快。郑平一边肝颤的想象着自家老爸的家法,一边垂死挣扎,“要不,你直接去我家退婚得了?”

退婚由林菀提出来,他就不用承担那么大压力,说不定把圆圆领回家去也不用承受那么大的怒火了。

林菀还是笑,不过笑容却很不友善就对了,“你确定??????由我去?”敷衍的就只是嘴角勾了一下就立刻拉平了。不用想就知道要是真直接让林菀去,估计事情只会更加糟糕。

圆圆拉了一下郑平的衣袖,说道:“平哥??????”那满眼的依赖与祈求,让旁观的林菀恶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

不想再被虐狗,林菀只好摆了摆手,直白的说:“男人嘛,要有担当一点。”要说之前她还因为两人毕竟相处了一段时间而有一点点惋惜郁闷,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只剩下没嫁给这样没担当的男人而庆幸,“你今晚回去就跟你爸妈坦白,我也会跟我爸妈说清楚,当然了,抵赖也是不行的,”她举了一下自己手里的手机,上面明明白白的表示已经录音了不短的一段时间,“我做完我的事情,你就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左右你是独生子,她肚子里又有未来的大孙子,你爸妈应该不会太为难你的。”

说完,她也没有兴趣再待下去,直接起身走了。

到了外面,林菀看了一眼咖啡店的招牌,撇了撇嘴,摇摇头,头也不回的走了。既然没有情,又何须忘情。

幸好这时候已经不是高峰期,车流量也不多,回去的时间还不到来的时候的一半,十点钟就到家了。这时候林妈妈已经睡了,林爸爸一般这时候应该还在书房,林菀放下东西直接往楼上走,果然书房的灯是亮着的。

“爸爸,这么晚了还不睡吗?”林菀敲了敲门,探了个脑袋进去,“那我是不是可以跟您说一说私房话?”

林爸爸推了下眼镜,“你上一次跟我说私房话,是决定跟郑家商业联姻,这次,又是为了什么?”言下之意,显然对于林菀的私房话非常不想听。

林菀皱了皱鼻子,进去轻轻把门关上,嘟着嘴巴说:“嗯??????就是??????我突然不想结婚了。”

请柬已经发出去了,婚期也眼看着就到了,林郑两家的联姻已经天下皆知,这个时候说不结婚了,根本就是在拿两家的公司开玩笑!不过自家的女儿自家了解,这丫头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基因变异了,即使有他们夫妻两个珠玉在前,还是嫌弃谈恋爱麻烦,正好郑家跟林家有长久合作的关系,在长辈玩笑的兴致中真的相了亲,确定了关系,然后理所应当的打算结婚。

而且林菀从小责任心就重,没可能不知道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了反悔的余地,而做出人性的要求,唯一的可能只有,“郑平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了?”

林菀在心里给自家老爸点了一个赞,点了点头,“今天晚上他约我出去,为的就是这件事情,说他找着真爱了,想退婚。”

林爸爸把笔扔到一边,定定的看了一下林菀,从外在表现到眼神体现,没有任何伤心的迹象,说明那臭小子压根没伤到女儿的根本,于是心里的担子稍微放下来了一点,无论如何,女儿不伤心,那公司受一点点损失,倒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了。

“他找着真爱了,所以就想要退婚了?”林爸爸嗤笑一声,“他郑平是当婚姻是小孩子过家家吗?能说停就停,说不想结婚就不结婚?早干嘛去了?”

林菀撇嘴,婚姻确实不能儿戏,但是她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而且老爸现在目露精光,双眼没有丝毫怒意的样子,一看就知道老狐狸这是又打算算计什么了,默默在心里给郑氏点了一根蜡,却也没有任何要说情的意思。

“那爸爸有什么打算?”

林爸爸扶了一下因为冷笑而滑下来的眼镜,说:“那那个臭小子什么意思。”

林菀笑了笑,用手指比了一个七的手势,说:“接下来的那个合并开发案,利润分成咱们提到了七,他同意了。”

林爸爸不满的撇嘴,“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不成不成,就算你不喜欢他,但是女孩子的名誉可是无价的,就算我林加德女儿不愁嫁,但是你这马上结婚了却被人退婚,不管怎么处理都难免会惹人闲话,一个开发案就想打发了?没门!”

言下之意,算是同意了,林菀也不多做纠缠,慢慢的挪到林爸爸身边,一把抱住自家老爸的胳膊,开启撒娇模式,“我就知道老爸最好了,那过两天呢,我就出去玩一段时间,剩下的事情呢,就交给老爸了怎么样?”

林爸爸勉勉强强的哼了一声。

林菀满意的笑了笑,跟老爸拉了个勾勾,“那就这么说定了,嗯??????虽然说了老爸可能会发火,但是我觉得还是要提醒一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林爸爸轻轻敲了一下林菀的脑袋,“放心吧,你爸爸我心里有数。”

事情到了这里虽然依旧是她的事情,却已经不是她能管的了,“那一切就交给爸爸了。”

林爸爸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行了,时间也不早了,赶紧洗洗睡吧。对了,晚饭吃了没有?”大晚上的被约出去为的就是退婚,相比就算女儿不喜欢那个臭小子,也会影响胃口的吧。

林菀摸了摸肚子,虽然那两个人并没有怎么影响到她的食欲,但是牛排这懂事实在不适合她东方的胃口,现在不过过了没多久,她就又感觉胃里面空空如也了。

“厨房里面还有宵夜,叫阿姨给你热一下。”

林菀美滋滋的点点头,满意的转身走了。

不过这回她高兴的太早,以为跟老爸交代了就万事大吉,万万没想到等下了楼,就看见自家大哥,林武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家居服也不换,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端着一杯茶,是不是抿一口,旁边的阿姨看见林菀下来,给了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便默默遁走了。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不过大哥通常只要摆出这副样子就表示绝对没她好果子吃,林菀深吸了一口气,脚跟一转,就想偷偷摸摸的摸回自己的房间,溜之大吉。

“小菀。”林武后背就像长了一双眼睛,在林菀刚转了个身的时候出声,“取消婚礼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打算跟你哥我好好说一说吗?”

“哥,”林菀整个肩膀都耸了下来,知道今晚是逃不过了,“那什么,偷听别人谈话不道德,有什么事情不能推开门直接进去听呢,你说是吧。”

林武将茶杯放回茶几上,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哆”的一声,“面对最讨厌的榴莲蛋糕,只不过喝了一杯奶茶跟一块牛排,根本就无法满足你的胃吧。”

没有反驳,但是单从话里面的意思就很清楚明白的表示了他当时也在现场这件事情。林菀顿时更加不敢说话了。

“过来坐下,”林武扬了扬手,那动作就跟招呼小狗没什么两样,“把这碗粥喝了,太晚了就别吃面包点心之类的了,对胃不好。”

林菀赶紧干笑着坐过去,老老实实的让干什么干什么。

林武叹了口气,牙根磨了一次又一次,终于等林菀磨磨蹭蹭的吃完了东西,“不跟你哥我解释一下?”

“那个??????”林菀捂着肚子站起来,“突然好想上厕所,哥你要不先休息,咱们改天再说怎么样?”

林武这回不做声了,只是将一只脚直接抬起来搭在椅背上,拦住了林菀的去路,不放行的意思表现的再明显不过。

林菀只好坐了回去,“那个,你不是听到了吗,人家找到真爱了,强扭的瓜不甜嘛。”知道她只喝了一杯奶茶吃了一份牛排,那就证明老哥当时一定就在很近的地方,事情的经过其实根本不需要再重复一遍。

林武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