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从小被肉调教到大h文np 张莹莹享受老雷的粗大第6章

乔子轩兴奋的说着,然后看向半月继续开口:“我们是一天生的,你不一定是姐姐。还是叫我哥哥吧,哥哥可以保护你。”在他心里就算自己比半月小,他也要当哥哥,也要保护半月。

两个小孩子开始争论究竟是谁大谁小,而秦静温却被轩轩的生日惊到。

同一年的同一天出生,这是缘分还是巧合?

“好了,你们不要再争了。轩轩还是哥哥,半月还是妹妹。”秦静温回过神来微笑的阻止着两个孩子。

“轩轩,今天谁来接你,是爸爸还是妈妈?”

然而乔子轩听到之后,神色突然黯然:“从我上幼儿园起爸比就没来接过我,他一直都在忙。”

“那妈咪呢?”秦静温看着情绪低落的乔子轩有些心疼。

“妈咪……妈咪也不过来接我,我也不想让妈咪接。”说到妈咪,乔子轩有些抵触,但还是勉强的回答。

“为什么?”秦静温不解,也开始滋生愤怒。

做父母的不管有多忙,总不至于一次都不过来接孩子,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我跟太爷爷生活在一起,周末的时候爸比在家我才回家,爸比要是出差我还留在太爷爷那里。每次都是太爷爷的管家来接送我。”乔子轩越说心情越糟糕,头低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秦静温看着心疼极了,蹲下身把乔子轩拥抱在怀里。

刚想出声安慰,意外听到了乔子轩极细小的声音:“我不喜欢妈咪,我不想跟她生活在一起。”

孩子不经意的一句话深深刺痛了秦静温的心,也让她想起了被自己送走的那个孩子。

乔子轩跟亲妈不过如此,那孩子的后妈岂不是更糟糕?他是不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想到这些,秦静温的心像是被针刺一样,一点一点的渗出血,痛也一点一点的蔓延。

“轩轩,妈咪和爸比是爱你的,只是他们太忙没时间陪你,等你长大就会理解的。”秦静温尝试着安抚孩子,不管怎样都不能让幼小的心灵被阴霾掩盖。

“妈咪不忙,妈咪每天都在家。她唯一的工作就是照顾爸比。”乔子轩说着忍不住委屈地哽咽起来。

被阿姨拥抱着他能感觉到温暖,可以彻底的放松。但是在妈咪和爸比面前他就要懂事乖巧地像个大人一样,不能有柔弱的一面,连掉一滴眼泪都是犯了大错。

“轩轩……”秦静温心疼地想要安慰乔子轩,发现孩子的压抑,转而开口,“轩轩想哭就哭,小孩子受了委屈就要哭出来,不能放在心里。”

秦静温的一句话,让乔子轩彻底泪奔,埋在秦静温怀里开始大声哭泣起来。

“小少爷该回家了。”管家今天来的有点迟,但却看到了刚刚乔子轩委屈的一幕。

“快别哭了,家人来接你了。”秦静温赶紧安抚。

目送乔子轩离开,秦静温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孩子似乎有太多的委屈,又不能诉说,只能放在心底独自承受。然而这不是也不该由一个五岁的孩子来承担。

“妈咪,哥哥好可怜。他家里的条件比我们好很多,爸比和妈咪都有,可是我觉得她没有我幸福。”半月坐在车后座上,还在想着可怜的乔子轩。

“是啊,轩轩哥哥有点压抑。”

秦静温何尝不是这么认为的,父母都在又能怎样,依然看不到孩子独有的无赖撒娇。

“妈咪我们把轩轩哥哥约出来一起玩吧,让他放松一下。”

半月的提议,秦静温爽快的答应。但要取得乔舜辰的同意,恐怕有些难度。

晚饭后,秦静温给乔舜辰打了个电话。

“乔总,我要带半月去游乐园玩,我想邀请轩轩同行。”

乔舜辰不语,黑眸阴沉谨慎思索。

秦静温知道乔舜辰在听她的电话,指不定又在揣测她是不是在想新的计划勾引他,于是开口解释:“乔总,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也不用多想。我带着轩轩,你和轩轩妈咪都不用陪同,晚上我会把孩子给你送回去。”

“时间地点告诉我,明天早上联系你。”乔舜辰低沉的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秦静温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一阵无语,可还是把计划好的地点和时间用短信发给了对方。

第二天早上。

秦静温早早的就收拾好,带着半月去了B市最大的一个及休闲和娱乐为一体的岛上公园。

正在秦静温东张西望的时候,乔舜辰的特助出现在她面前:“秦小姐,乔总派我过来接你。他和少爷已经在里面等您了 。”

秦静温虽然很意外,但她还是跟着孙旭往公园里走去。

最终的目的地是儿童专属游乐场,然而这里除了他们几乎没有一个人。

“阿姨!”看到秦静温,乔子轩像小鸟一样张开双臂朝她扑来。

“轩轩今天很开心?”秦静温抱着孩子笑着出声。

“嗯,很开心。这是爸比第一次陪我出来玩,感觉很幸福。”孩子的脸上满是喜悦的笑容。

“嗯,开心就好。”

秦静温一手牵着一个孩子来到乔舜辰面前,再次申明:“我没邀请你,是你自己来的,所以别怀疑我的用心。”

“我怀疑能怎样,布好局的是你。”乔舜辰冷硬开口。

“你……好啊,那我倒要问问你,既然知道是我布好的局为何你还要来?”

秦静温这次不再躲避,反正也改变不了自大男人的想法,干脆反问看他怎么回答。

乔舜辰语噎。

是啊,为何知道她的心机,他还会出现在这里。

乔舜辰黑眸幽深清冷地看着秦静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看乔舜辰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看,秦静温知道自己的反问有了效果。

她进一步来到乔舜辰的面前,用只有他们才能听到的声音挑衅开口:“以后最好别怀疑我。”

秦静温得意的笑着,那张扬的模样惹得乔舜辰有片刻的失神,随即回神吩咐:“孙特助,麻烦你带他们先玩一会。”

两个孩子被孙旭带到一边玩耍,秦静温也开启多管闲事的模式:“我们谈谈?”

“谈什么?”乔舜辰黑眸深邃,冷眉蹙起。

“轩轩还是个孩子,可是我觉得他过于成熟,想的事情也太多。”

“昨天他跟我说你从来没去幼儿园接过他,他妈咪也没接过,我不明白你们怎么可以忙到顾不上孩子。”秦静温不管何时何地,只要谈到孩子就有说不完的话。

“这是我的家事跟你没关系。”乔舜辰冷言回怼。

他的家事不想别人干预,眼前这个刚认识几天的女人更没有权力知道。

乔舜辰的回答在秦静温的意料之中,但听到之后,心里还是不舒服。

“你的家事我的确没权利管,可是你这样对孩子,会对他心里造成阴影。童年只有一次,你干嘛让孩子过的那样小心?”

秦静温反驳回去,她和他谈话目的就是想让乔子轩脸上绽放更多的笑容,想让孩子可以敞开心扉地去做自己。她不忍心看着轩轩那样压抑、那样胆怯。

乔舜辰不说话,却黑眸阴沉,看的出来正在滋生怒意。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说过我不是你的员工,不领你的工资,我不怕你”

秦静温遇到过的男人个个冷如冰霜,她已经习惯了,所以乔舜辰这一招对她不管用。

“我觉得你们夫妻对这个孩子的管教太严厉了,轩轩根本就不敢接近你们。你这样的驾驭方式束缚了孩子的手脚,慢慢的他会压抑,会造成心理上的疾病……”

秦静温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因为乔舜辰只是盯着她看,对她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

“说完了?”乔舜辰眸光阴鸷,陡升冷意。

“没说完,什么时候你认识到自己的教育方式有问题,我什么时候才能停……”

“啊……你干什么?”

秦静温挑衅的话还没有说完,乔舜辰一个用力,便将秦静温搂在胸前。

秦静温想要挣脱乔舜辰的怀抱,然而双方实力悬殊,她依旧被桎梏着:“放开我,被人看见我成什么了?”

“这里不会有人,我的地盘没人赶过来打扰。”乔舜辰冷冷开腔,脸色阴寒,眸子里却有着不明所以的探究。

“别动,再动你会更危险。”乔舜辰的眼底又多了几簇火光。

秦静温对上他暗沉的双眸,心底一吓没敢再继续挣扎,但嘴上依然不服输:“你……放开我,你这样做是对我的不尊重。”

“你尊重我,我才能尊重你。你管我的家事就是对我的不尊重,”乔舜辰眸色一厉,如刀削般的俊脸上,看不到一点暖意,“还有,我这是在警告你,别再打我的主意!”

“你!你先放开我,万一被孩子看到……”

提到孩子乔舜辰还真的放开了她,也许对方怕孩子回家乱说被老婆知道吧。想到这,秦静温心底忽然闪过一道莫名的情绪,有点憋闷不爽的感觉。

秦静温整理着有些凌乱的衣服,随之淡定下来:“乔总,你就认定了我不管做什么都是在勾引你是么?”

秦静温觉得有必要把事情说明白,不能总是被乔舜辰误解。

“不是么?从你第一次见到我就开始了你的野心。”乔舜辰怒视着秦静温,不是质问而是断定。

“我第一次见你?”秦静温不可思议的看着乔舜辰,“你开什么玩笑,第一次见面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谁,我怎么就开始勾Y你了?”

“没有女人不认识我,你只不过是好运地在飞机上遇到我,然后布局,处心积虑接近轩轩。”乔舜辰笃定开口,好像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他早已看穿却没揭露。

“乔舜辰,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我从第一次被你怀疑开始,就处处小心,汇报工作我都让郝部长去。想带着孩子出来玩,我也告诉你不用跟来,我处处躲着你,你还这么看我?”

“既然你这么怀疑我,既然我在你眼里就是个玩心机的女人,那我现在就请求公司换人!”秦静温气急,顾不得太多,直呼乔舜辰大名。

乔舜辰脸色暗沉,眸底酿着危险的风暴,紧抿薄唇不说话,却再一次逼近秦静温。

有了上次的教训,秦静温赶紧后退,然而下一秒她的手腕一痛,便被拽离原地。

“你放开,你要干嘛?”秦静温压低了声音,生怕不远处的孩子听到。

乔舜辰完全不理会她的话,现在的他有满肚子的无名火急需发泄。

秦静温被拉到了一个粗壮大树的后面,还在想着如何挣脱对方的束缚,乔舜辰已经把她整个人抵在了树上。

“你要干嘛?”秦静温一抬头就对上乔舜辰燃烧着熊熊烈火的黑眸,不禁被吓了一跳,慌乱地说,“你放开我,这里……”

“这里孩子看不到。”乔舜辰先一步堵住她的话,嘴角勾起危险的弧度。

“你离我远一点。”看着这样危险却极具别样魅力的他,秦静温呼吸一滞,心脏不由得漏了几拍。

“远一点?远了怎么惩罚你?嗯?”乔舜辰语气冷潇,却带着几分不明意味的暗哑。

在秦静温瞪大的双眸中,那张俊脸不断朝她靠近……

乔舜辰近距离地看着这个女人,微怒的小脸微红,明眸中带着倔强的小慌张,还有她因为生气而颤抖的红唇,无不让他迷失。

“你凭什么惩罚我,我做错了什么?”秦静温继续质问,但声音越来越小。

因为乔舜辰那张神祗般俊朗的面容正不断靠近她,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小,一说话气息就能喷吐在对方脸上。

“你犯了两个错,一个是直呼我姓名。”乔舜辰的声音落下,竟是直接低头吻住了秦静温诱人的粉唇。

“唔……”

秦静温瞪大双眼,带着惊恐和不可思议,随即升腾起的是恼火和羞辱。

用力推开乔舜辰,秦静温扬起巴掌狠狠打在他的脸上:“无赖,你凭什么这样对我。”一边质问一边压制着不规律的心脏。

“从来没有人敢打我,你又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挨了一巴掌的乔舜辰怒火直线飙升,他把心中莫名的情愫转换成怒意,只有这样他才可以继续惩罚她。

冷到极致的话音落下,乔舜辰再一次攫取了秦静温红润的唇瓣。有了之前的教训,这次他直接将她的双手控制在粗壮的树干上,令她无法动弹。

乔舜辰吻地霸气,找准时机撬开贝齿,探入温热的舌,贪婪的允吸着独属于她的味道。

秦静温强迫自己不要在这个男人的疯狂下迷失,用尽浑身力气抗拒着,手与树干的摩擦令她疼痛,但也没有此刻乔舜辰给她的羞辱来的让人无法接受。

乔舜辰吻地忘我,直到双方都严重缺氧,他才放开了秦静温。却意外的看到了她眼里的氤氲。

他的吻有那么糟糕么?竟让她如此嫌弃。

“给我记住了,以后别再挑衅我。我跟你公司签订了协议,我能辞退你,你却不能换了我。”乔舜辰用力甩开秦静温的手,冷然开口。

“无赖,你就是个无赖!你凭什么这样欺负我,我有家,有男人。”秦静温不顾手上的疼痛,大声的怒怼着。

“你离婚了,没有男人,这也是你接近我的原因。”乔舜辰继续说。

“你调查我?”秦静温惊讶地问。

“算是。”乔舜辰坦言。

“你……好,就算我离婚了,就算我身边没有男人。可你有啊,你有老婆有孩子,就不怕老婆看到么?你这样对我,被你老婆知道了我成什么人了?”

秦静温对这个无赖的男人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调查别人的隐私还承认的这样冠冕堂皇。

“我没有老婆。”乔舜辰脱口而出。

听到他的话语,秦静温不屑反问:“你骗谁呢?没有老婆轩轩哪来的?”

“还有,我再次申明,我秦静温绝对不会勾引你乔舜辰,不会窥视你的一切。就算没男人我也绝不会把主意打到你头上!”

“我只在你这里工作一年,一年之后我会离开,希望我们好聚好散。”秦静温说完瞪视乔舜辰一眼后,便愤愤离开。

“等等。”

“啊……”乔舜辰伸手抓秦静温的手,不偏不倚碰到她受伤地方。

乔舜辰低眸一看,看到她手上脱的一层皮还有血迹,不由得皱了皱眉。

“放开。”秦静温用力甩开对方离开。

盯着她的背影,乔舜辰想着刚刚那个疯狂的吻,还有她身上那熟悉的味道,不禁再次恍惚。

她很像她,体香独特,芬芳淡雅。也许这就是他突然吻她的原因……

两个孩子玩的很开心,可秦静温的心情却有些糟糕。

本以为跟乔舜辰好好谈谈,谈谈孩子,可以缓解他们之间的误会,没想到越谈越糟糕。

尽管心情不美丽,可当乔子轩扑向她的时候,她依然满面微笑。

“阿姨,你陪我玩吧,半月累了要休息一会。”乔子轩摇晃着秦静温的胳膊,一脸的祈求。

“好,阿姨陪你玩。”秦静温牵着乔子轩的手开心地去一边玩耍。

半月有些小胆怯的走近乔舜辰,虽然以前跟这位叔叔接触过,但此时的叔叔脸色好难看,半月有些害怕。

但是她有些话非常想说,只能壮着胆子靠近乔舜辰,小心翼翼地唤了声:“叔叔。”

“过来坐。”乔舜辰蹙起的眉因半月稚嫩的声音而舒展。

“叔叔,我看到你亲妈咪了。”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率真,直言直语不会拐弯抹角。

“这……”乔舜辰很意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棵大树足够粗壮,没想到他们的举动还是被孩子看到了。

“叔叔,做我爸爸好么?”半月渴望地望向乔舜辰,紧张等待他的回答。

乔舜辰一怔,眉心再次拧紧。

他一直怀疑秦静温接近他是有预谋的,现在连孩子都利用,还敢说没野心?

“半月,你有爸爸,为什么让我做你的爸爸?”乔舜辰的声音有点冷,让半月想要退缩。

“叔叔……我有爸爸,但我从来没见过。在幼儿园,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来接送,只有我没有爸爸。”虽然害怕,半月还是坚持着说出来。

“叔叔,我很喜欢你,而且跟轩轩哥哥也很有缘。我跟哥哥同年同月同日生,你又亲了妈咪,电视上看到只有相爱的人才能玩亲亲,你是爱妈咪才亲妈咪的。”半月把从电视里学到的东西用在现实,感觉很自豪。

“同年同月同日生?”乔舜辰略微惊讶地重复。

“叔叔,你可以做我爸爸么?”半月再一次执拗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