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腿开大点一会就不疼了文章 大又大粗又爽又黄少妇毛片

卫生间内。

慕夏在进去洗澡之前,就在客房里搜罗到了针线包。

她猜测司徒清珊肯定没那么好心,拿合身的衣服给她,所以打算自己剪裁改良一下。

结果穿上站在镜子前后,她意外地发现裙子格外合身。

她原本身形就高挑纤细,薄背直角肩。

加上她在岛上生活了一周,锁骨更是非常明显,穿上裙子后,气质跟高定的礼服融为一体,裙子仿佛是专为她定制的一般。

司徒清珊真这么好心?

慕夏确信自己从没看错过人,又仔仔细细地把裙子检查了一遍。

五分钟后,她终于确定这条裙子没有任何问题,只不过这件裙子非常挑人,需要个子高、瘦,但又要有胸,身上有一丝赘肉的都穿不了。

但如果身材满足这些条件,这条裙子就是锦上添花,没人能遮挡光芒。

慕夏淡淡勾起唇角,原来……司徒清珊是打这个主意啊。

只是可惜,她恐怕要让司徒清珊失望了。

……

楼下。

司徒清珊把晚宴提前,大堂内灯火通明,布置得奢华漂亮。

宾客们手里拿着香槟,看着司徒清珊上台致辞。

夜司爵早就梳洗好下楼了。

他对这些矫揉造作的名媛们的无聊生日宴毫无兴趣,但那个女孩毕竟救了他的命,怎么说也得等她下楼,打个招呼再走。

哪怕,他觉得那个女孩非常粗鲁,一点也没有女孩子的样子。

司徒清珊拿着话筒站到搭建的台上。

她看到夜司爵洗漱好并没有直接离开,只以为夜司爵也许真是为了她来的。

那么强大尊贵的男人,一定是因为不好意思亲口说出对她敢兴趣,所以那个时候才假装不认识她。

夜少用心良苦,她不能让夜少这么尊贵的人主动。

所以司徒清珊一开口,就先跟夜司爵打了招呼。

“夜少好,欢迎你来参加我的生日宴,我……很高兴能在生日上看到你。”她含情脉脉地望着夜司爵。

夜司爵只觉得莫名其妙。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开口闭口跟他一副很熟的样子,真让人倒胃口!

说起来,那个粗鲁的丫头怎么还没下楼?

这边司徒清珊说的话题一直夜司爵身上绕来绕去,生怕人不知道夜司爵参加了她的生日宴。

这时有佣人过来悄声在她耳边报告:“小姐,慕小姐往楼下走了。”

“很好!把旋转楼梯那边所有的灯都打开!”

她要让所有人都注意到慕夏那个丑小鸭有多丢人!

“是,小姐!”佣人应声去做。

二楼至一楼的旋转楼梯上的照射灯全都打开,此刻谁站在那里,都会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司徒清珊热血澎湃,掐准时间回到台上,拿着话筒说:“事实上,今天的确是一个好日子。除了是我的生日,还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回家的日子。十年前,她被人贩子拐走,下落不明,今天她从乡下回到了我们家,我真的很高兴……”

话音刚落,二楼楼梯那边响起脚步声。

嗒嗒嗒……

是高跟鞋的声音。

司徒清珊努力抑制住嘴角的笑容,右手扬起,朝向楼梯的方向。

“现在,请大家跟我一起鼓掌欢迎我姐姐的到来!”

现场掌声稀稀疏疏,他们对一个从乡下来的小乞丐没有任何兴趣。

楼上慕夏听到了司徒清珊说的所有的话。

她微扬起眉头,一双日光般明亮的眸子略过嘲讽。

这么着急想看她的笑话吗?那她就如她所愿……

慕夏垂下眼睫,敛住眼底的所有情绪,双手提起裙边稳稳踏下第一级台阶。

众人先看见的就是一只穿着JIMMYCHOO高跟鞋的玉足。

露在外面的脚趾小巧可爱,脚踝纤细,不盈一握,那肌肤更是因为灯光,仿佛散发着淡淡玉泽。

只是一只脚,就叫人遐想无限。

司徒清珊也有些错愕,下意识看宾客的反应,几个男宾客就差没流口水了。

再看夜司爵,黑眸也是紧盯着那只脚。

一种无以复加的恐惧缠绕在司徒清珊的心头。

但只是一瞬间,司徒清珊就恢复了看好戏的状态。

一只脚而已,等慕夏整个人走下来,有的你们吐的!

走吧!

走得更快一点!

那么高的高跟鞋,最好能让那个乡巴佬摔个大跟头,从楼梯上滚下来才美妙呢!

不过让司徒清珊意外的是,慕夏非但没有摔跤,反而走的又快又稳。

她不知道的是,慕夏曾经为了救超模朋友的场,戴面具上过国际T台秀,十五公分的恨天高她都穿过,区区十公分高跟鞋根本不在话下。

就在这时,她已经能看到慕夏的腰,那细腰仿佛一只手就能折断一般纤细,。

腰肌两侧是修长的手臂,纤细并且富有流畅的线条。

司徒清珊错愕了,没想到慕夏居然这么瘦。

不过,瘦又有什么用呢?

长了一张又土又丑的脸,男人大概只能关了灯才能接受。

但是紧接着,她又看到了慕夏漂亮的锁骨、优雅纤长的天鹅颈……

越到后面,司徒清珊两只手的拳头无意识握得越来越紧。

终于,慕夏的脸展露在众人眼前。

那是一张巴掌大小脸,立体的五官每一个单拎出来都是无可挑剔的,而这些五官拼凑到一起,组合成了一张她此生没见过的绝美脸庞。

尤其是那双眼睛,似乎散发着幽月一般的淡淡光泽,犹如两颗无价的宝石。

沉鱼落雁、倾国倾城、眉目如画……

一瞬间,司徒清珊脑子里蹦出了她所有能想到的形容美女的成语。

而这些成语,显然不足以形容慕夏。

这是……慕夏?!

她居然长了这样漂亮的一张脸??!

司徒清珊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继而恼怒的绯红。

慕夏长得这么好看,偏偏她还给慕夏拿了一条无比适合慕夏的昂贵又完美的礼服???

一时间,震惊、懊恼、嫉妒等等的情绪掺杂在一起,让司徒清珊几乎要爆炸了。

她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转向观众席去看宾客的反应。

只见所有人仿佛都被什么定身咒定住了,呆呆地望着慕夏,视线随着慕夏的移动而移动,显然是看痴了。

至于夜司爵,他一直都没什么表情的俊脸上也浮现了一丝司徒清珊看不懂的情绪。

那是……惊艳吗?

连夜司爵这样的人,都被惊艳到了吗?

慕馨月也是呆住了,她一直都知道自己那个短命鬼姐姐拥有一张绝世无双的神颜。

但她没想到慕晚月的女儿在乡下长大,非但没有长歪,反而比慕晚月还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样下去……慕夏单靠一张脸都能碾压自己的女儿!

不行,她不能让慕夏夺走属于她娘俩的一切!

慕夏走下楼梯就去看自己那个“好妹妹”的表情。

司徒清珊的表情已经极尽扭曲,如果这里不是站满了人,恐怕随时会上来抓花她的脸。

慕夏假装看不懂司徒清珊的表情,走过去笑盈盈地问道:“妹妹,祝你生日快乐。不过,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哪里不舒服吗?”

慕夏嗓音很好听,说话时宛若潺潺流水带过银铃一般清脆美妙,但这声音听在司徒清珊的耳朵里,只觉得跟割锯一样刺耳。

司徒清珊用了全身的力气才维持住正常的表情:“没,我很好……”

“你没事就好。对了,你借给我的这条裙子真好看,很合身。”

她故意咬重了“合身”两个字。

司徒清珊的怒点被戳到,一时间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随即一起涌上天灵盖。

故意的!

慕夏一定是故意的!

“你……”

司徒清珊一开口,眼前忽然一黑,竟然生生被她自己气晕了过去。

“啊……妹妹!”

慕夏也没想到司徒清珊会直接晕倒,她下意识上前去扶,但动作慢了一步。

只听“嘭”一声,司徒清珊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珊珊!!”慕馨月立刻冲到台上。

担心之余,她还不忘记慕夏,故意看准了方向,用肩膀一把挤开她。

慕夏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正好又站在搭建的台上边缘。

被外力这么一撞击,整个人顿时站立不稳向台下倒去……

但她快速做出了防御措施,双手护住头。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没有袭来,一只有力的大手稳稳托住了她的薄背……

那是一只男人的手,温热有力。

他另一只手则是环住她的腰肢,直接把她从台上抱了下来。

慕夏双脚着地站稳后,下意识去看那只手的主人。

只见一张冷冽的俊脸正皱着眉看着她:“穿那么高的鞋子,想摔死吗?”

慕夏张嘴想反驳,但还是忍住了,毕竟他也是好心,还扶住了她。

慕夏刚要说谢谢,司徒海凑了上来:“宝贝女儿,你没事吧?刚才爸爸要来扶你的,没想到夜少比我快了一步……夜少对你可真好啊!”

司徒海的语气意味深长,脸上满是关怀的表情,看都没看晕倒的司徒清珊一眼。

要不是查过他的资料,慕夏差点就信了他真的是一个爱女儿的好爸爸呢。

慕夏真的不明白,那么完美的母亲当初为什么要找司徒海这种人。

一定有什么秘密,是她不知道的,她一定要在这查出往事的秘密!

“我没事,爸爸,你还是上楼去看看妹妹吧。她不知道怎么就晕倒了,可别是生了什么大病。”

慕夏的表情温和恬淡,一点也没有表露出对司徒海的嫌恶,完全就是一个懂事又乖巧的女儿。

司徒海对慕夏满意极了。

他一定是上辈子的福分,让他多了这么一个完美的女儿!

司徒海连忙说:“你说的对,我先去看看你妹妹,就不打扰你跟夜少了。夜少,你随意,就当是自己家!”

夜司爵拧眉。

自己家?司徒家也配?

他扫了慕夏一眼,最终还是没对司徒海说什么嘲讽的话。

这边司徒海离开,夜司爵才开口道:“我不是来参加什么宴会的,等到现在就是想再确认一遍,你真的没有什么愿望了吗?”

慕夏有些无奈。

事实上,她回国之前只调查了司徒家的里里外外,对于国内经济环境知道的并不多。

但夜家的名声如雷贯耳,不调查也知道。

但她自问在岛上的时候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做了一个会点医术的人应该做的事而已。

除了……一起睡那件事。

慕夏坚决且认真地开口道:“夜司爵,我感受到你的心意了,不过,我真的不需要。”

如果有想要的东西,她完全有能力自己得到。

夜司爵原本就喜欢拧着的眉头拧得更紧了,“女人,你知道你拒绝了什么吗?”

要他一个没有限制的愿望,这是无数人做梦都想要的,而这个笨女人偏偏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他。

慕夏看夜司爵这么一本正经地让她许愿的样子,莫名觉得有点好笑,“那请问我拒绝了什么?拒绝了一个真命天子?还有,我不叫女人。”

“那你叫什么?”

“我……叫杉杉。”

杉杉是她的小名,是在国外的养父母给她取的。

“我知道了。你还是没说你的愿望。”

慕夏索性开玩笑道:“你非要报恩,不如……你以身相许?”

“……”

这下轮到夜司爵不知道说什么了,俊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是复杂。

气氛似乎有点凝滞。

慕夏干咳一声,缓解气氛道:“我开玩笑的,所以还是算了,我什么都不需要。”

“可以。”夜司爵忽而开口。

“什么?”慕夏没反应过来,错愕地问:“可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