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熟妇乱子伦xxxx自慰 老赵抱着媛媛在厨房做小说

“不是故意?”厉尘爵重复了一遍许绵绵的话,同时打断了她厉声质问:“你觉得我会信你?”

许绵绵:“……”

厉尘爵信不信她,她做不了主。

但事实就是如此啊。

她真的不是故意翻他的东西,看他的诊断书,只是这抽屉没有关严实,她有好奇心比较强,所以才误打误撞……

思索着,许绵绵胡乱的眨巴着眼睛,字句清晰笃定:“厉少,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绝对不是故意偷看你的东西,是你的抽屉没关上,我好奇心比较重,误打误撞看见了。”

“不过,我是不相信这诊断书的,它根本就是错误的,没有依据的诊断结果。”

厉尘爵的脸色因为许绵绵的话,愈发冷凌了。

他冷冷一笑,而后一字一顿,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了一句质问:“错误?没有依据?医院的检查结果,也是你能质疑的?”

许绵绵有些摸不准厉尘爵的心思了。

什么女人心海底针,要许绵绵说,男人心才是海底针。

不是都说男人最在意那方面的能力被人怀疑么?

现在看厉尘爵的样子,根本不像是担心人家怀疑他那方面不行的样子,反而像是生怕人家怀疑他行。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神仙逻辑?

心里思索着,许绵绵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小心翼翼的试探性的唤了厉尘爵:“厉少。”

厉尘爵没作声。

许绵绵心里没底,咕噜咕噜的转了转眼珠子,又道:“我看到了就是看到了,没有办法让时光倒流,你现在……现在到底想怎么样,你直接说好了,我都承受得住。”

厉尘爵嗤笑出声,看着许绵绵的眼神宛若是在看一个白痴那么赤果。

许绵绵是个性格倔强,自尊心极强的人。

如果是其他人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她,她早就翻脸了。

可惜……没有如果。

她错了就是错了,面对厉尘爵,该忍的就得忍,该认错的就得认错。

抿了抿唇瓣,许绵绵挤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弧:“厉少,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啊,你有什么想法直说就是,我都可以配合你……”

“哦?是么?”许绵绵话未说完,厉尘爵这一次竟然直接接了过去:“什么都可以配合我?嗯?”

厉尘爵这么问,许绵绵心里隐隐有股不祥的预感。

但事情到了此刻,已然是没有退路了。

吁了一口气,许绵绵点着头,斩钉截铁的回答:“嗯,什么都可以配合你。”

“很好。”厉尘爵说着话,拿起那诊断书,在指尖把玩着:“你早点睡,明天我们得出趟门。”

“明天?”许绵绵低喃了一遍厉尘爵的‘明天’二字,小声嘀咕:“几点呀?我上午十点要带小雪糕去摄影棚拍摄。”

“推掉。”

两个字,厉尘爵说的干脆利落的很。

许绵绵闻声,下意识的睁大了眼睛,然后声若蚊帐一般说:“人家钱都给了,不能爽约。”

“呵……”

厉尘爵的轻笑声里,满满的都是讽刺。

紧随其后,许绵绵听到了他冷厉的嗓音:“厉太太是觉得我付不起违约金?”

厉尘爵付不起违约金?

试问,这世界上有厉尘爵付不起的违约金吗?

答案是:没有。

不管多少钱,厉尘爵都付得起。

可这是违约金的事情吗?这是诚信的问题。

小雪糕在童模这个行业已经做了四年,从来都是诚信第一,现在突然自己打自己的脸,把一直以来信奉的诚信踩在地上,以后谁还敢跟他们合作?

用力的摇头,许绵绵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和言辞都不那么讨厉尘爵厌恶。

她说:“厉少,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也不是违约金的事儿,而是我们答应了拍这一期新品宣传的视频和照片,人家也为此没有跟别人接洽的打算,如果我们放了人家的鸽子,岂不是要让人家的新品发布会开天窗吗。”

“厉少,你也是做生意的,你肯定也不希望有谁放你的鸽子,导致新品发布会开天窗吧?”

许绵绵的问题在厉尘爵看来,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放他的鸽子?

呵,这世界上敢放他鸽子的人,怕是还没出生吧。

俊眉微挑,厉尘爵看着许绵绵的眼神充斥着浓郁的嘲讽:“没有人敢放我的鸽子。”

许绵绵:“……”

犯得着这么较真吗?

就是个比喻而已好不啦?

“厉少,我这是打个比方,做个假设,不是说真的有人要放你的鸽子。”

“你的假设不成立。”

许绵绵:“……”

怪她,都怪她,不该跟厉尘爵这样的人说这样的废话。

干笑了两声后,许绵绵郑重其事道:“违约是万万不能的,如果我不能陪着小雪糕去参加拍摄,我希望厉少你能找个靠谱的人陪他去。”

许绵绵的这个提议,毫无悬念会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厉尘爵稍作思索后,就情绪不明的颔首:“如你所愿,景安会陪着他。”

景安是厉尘爵的私人助理,可以说是厉尘爵身边最信任的人。

有他陪着小雪糕,许绵绵是无比放心的。

随着厉尘爵的话音落下,许绵绵发自真心的微笑,应答出声:“厉少,那就麻烦你了。”

厉尘爵没说什么,径自离开了主卧。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许绵绵好几次想问他不睡这边是要睡哪里。

可转念一想,厉尘爵那个男人那么腹黑,要是她问了,指不准他还怀疑她是想跟他睡……

许绵绵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打消了询问的念头。

嗯,她绝对不能问。管他睡哪儿,只要不是跟自己睡一个卧室就好了。

一夜的时间,稍纵即逝。

许绵绵醒过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大亮。想到昨晚厉尘爵说今天要出趟门,许绵绵火急火燎的起床洗漱,然后离开卧室。

在走廊上,许绵绵碰到了穿着整齐,器宇轩昂的厉尘爵。

他今天穿了一身深色系的定制西装,格子领带更凸显他的气质不凡。整个人犹如画卷中走出来的人儿,俊朗不可方物。

看到他,许绵绵先是愣了好一阵,才唇瓣微动:“厉少,早。”

厉尘爵的目光在许绵绵身上打量了一遍,而后俊眉微挑,声音低沉性感到了极致:“许绵绵,你就打算穿成这样跟我出门?”

厉尘爵的嫌弃,表露的分外明显。

许绵绵见状,愣了好半晌,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因为没有衣服可以换,所以穿的是昨天穿过的那一身。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低垂下头,小声的应答厉尘爵:“厉少,不好意思啊,我实在是没有衣服,所以……”

许绵绵要说什么,厉尘爵心若了然。不等她的话说完整,男人凛声打断了她,接了过去:“衣帽间你去过吗?”

许绵绵被厉尘爵问的一脸懵比。

衣帽间?

什么衣帽间?

许绵绵一脸懵比的样子,厉尘爵看得仔细。看来,她是没有去过了。

真是个蠢女人,卧室都给她住了,她难道还不明白?

伸手拽住许绵绵后脑勺下方的衣服,厉尘爵犹如拎小猫一样拎着许绵绵返回卧室,直逼衣帽间。

男人松了手的同时,许绵绵的眼底,出现了无数价格不菲的奢侈品新款。

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无一缺失。

所以……这是给她准备的吗?

“厉少,这些衣服都是给我准备的?”

许绵绵的问话厉尘爵没做回应,他迈了优雅矜贵的步伐走出衣帽间,同时凛声吩咐许绵绵:“动作快点。”

许绵绵:“……”

厉尘爵这厮,怎么这么傲娇。

既然都是给她准备的,承认一下又不是怎么样咯。

不过,主卧不是他的房间吗?

这么多的女装,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让人放进来的?

心里思绪万千之际,许绵绵已经飞快的在衣帽间走动,挑选起来。

许绵绵穿着打扮方面的品味,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好,就像是与生俱来的能力一般,这也是她之所以选择设计专业的理由。

她觉得,自己就该在时尚圈子大放光彩。

十分钟不到,许绵绵就换好了衣服走出衣帽间。

香奈儿的新款连衣裙,将许绵绵姣好的身段展露无遗。一双五公分的细跟高跟鞋,将她一米六几的个子完美的衬托到了一米七。脚踝上的一根镶了碎钻的脚链,在灯光下灿灿闪光,她此刻,美翻了。

当许绵绵出现在厉尘爵的眼底,他纵然情绪控制得当,却也难言眼底的惊艳。

许绵绵这个女人,可真是个妖精。

厉尘爵盯着许绵绵,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自己的品味是不是能够让厉尘爵满意,不禁黛眉微蹙,小声询问:“厉少,我这样……可以吗?”

厉尘爵情绪不明的“嗯”了一声。

许绵绵闻声,正要松口气,厉尘爵又道:“还差点儿。”

差点儿?

差点儿什么?

心里寻思着,许绵绵实际上也是声若蚊帐那般的出声追问:“厉少,还差点什么?”

男人没有应答许绵绵,他走到她身后,以极近的距离叮嘱她:“站着别动。”

许绵绵心里狐疑的很,嘴上倒是乖巧的“哦”了一声:“好。”

厉尘爵从西装的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然后打开来,从里面拿出一条简约却不简单的项链,为许绵绵戴到了脖颈上。

项链是铂金材质的,刚刚贴上皮肤有些凉。

许绵绵诧异的同时目光落到锁骨上,盯着那项链看了几秒,许绵绵不禁侧过脸:“厉少,这是……”

许绵绵欲言又止,厉尘爵淡淡接话:“合作商送的。”

许绵绵“哦”了一声,没了下文。

厉尘爵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径自迈步而去。许绵绵盯着男人的背影看了几秒,才跟了上去。

餐厅内,三只包子都在,他们正在吃早餐。

看到厉尘爵和许绵绵进来,三只包子异口同声的唤。

“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

“姑姑,姑父。”

闻声,厉尘爵淡漠如斯的很,连个眼神都没给三只包子。

倒是许绵绵微微一笑:“宝贝们,早上好。”

小橙子性格偏傲娇,高冷,许绵绵应了他后,他便继续吃早餐。

小桃子则是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妈妈,你过来坐啊。”

许绵绵正要开口应好,厉尘爵却是抢先一步出声:“她不吃。”

不吃?

她不吃?

她怎么不知道?

狐疑的望向厉尘爵,许绵绵询问的目光毫不掩饰。

厉尘爵没有搭理许绵绵,而是望向从外面走进来的景安:“你负责照顾他们三个。”

话罢,厉尘爵霸道如斯的牵起许绵绵的手腕,消失在了餐厅。

许绵绵全程懵比脸,一直到厉尘爵将她塞进车里,她才恍然回神:“厉少,我们不用吃饭就出门吗?”

男人不置可否,算是默认。

许绵绵尴尬的笑了笑,小声嘀咕:“可是……我有点饿。”

厉尘爵听到了,却故做没听到的样子,目光盯着许绵绵的胸口看。

许绵绵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不禁下意识的抬起手来护在胸口:“厉少,你……你在看什么?”

厉尘爵被许绵绵的动作给气笑了。

这女人,是猪吗?

“安全带。”

三个字,厉尘爵说的咬牙切齿。

许绵绵听了后,先是诧异的睁着眼睛好半晌,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放下手来,嘟啷道:“哦。”

许绵绵扣好安全带,厉尘爵踩下油门,车子驶离了别墅。

一路上,车速不疾不徐。

但因为车厢内就他们两个人,而且许绵绵完全不知道厉尘爵要带她去哪儿,所以心慌意乱的很,连呼吸都是急促不安的。

时间,滴滴答答的流逝。

大概三十分钟后,许绵绵瞧着车窗外的环境越来越庄严,像是闯进了什么秘密基地后,不禁小心翼翼的吞咽了几口唾沫,然后嗓音低沉的唤了厉尘爵:“厉少。”

厉尘爵没有搭理许绵绵。

许绵绵才不管他应答与否呢,只是自顾自的又道:“厉少,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这一次厉尘爵倒是应答的快,他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到了就知道了?

那还来得及吗?

“可是我现在心里很慌,我怕我等下……”

许绵绵话未说完,男人凛声警告道:“许绵绵,你要是敢搞砸了,后果你一定承担不起。”

许绵绵:“……”

你不想我搞砸,?你倒是告诉我我们要去哪里啊。

心里吐槽着,许绵绵实际上也是小声嘟啷:“你都不说咱们要去哪,我哪里敢保证什么。”

许绵绵的声音非常小,她自己都没听太清楚,自然以为厉尘爵也听不清。

没曾想,男人不只是听到了,还字字铿锵的接过去:“不敢保证?那你试试看。”

许绵绵心慌的要死,想说什么,但终归又是什么都没说。

她就那么坐在哪儿,局促不安的,时不时看看车窗外急速倒退的风景,又看看厉尘爵冷厉决然的侧脸。

车子大概又行驶了二十分钟,终于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栋晚清时期的宅子,正门上方,挂着赫然醒目的‘厉宅’两个字。

厉宅?

所以……这是厉尘爵爷爷居住的地方?

心想着,许绵绵下意识的拽住厉尘爵的胳膊:“厉少,你是带我来见你爷爷的?”

厉尘爵的爷爷,许绵绵听说过。

厉老爷子是安国的开国元老,一生立下赫赫战功,这座晚清时期的宅子,就是国家给厉老爷子的特权,他是整个安国唯一一个拥有这种特权的人。

厉尘爵很是不满许绵绵的话。

他睨了一眼她拽住自己胳膊的手,眉眼布满了森冷的寒意,一字一顿的质问于她:“你叫我什么?”

许绵绵:“……”

叫他什么?

他耳朵不好使了吗?

这都听不清楚?

吐槽着的同时,许绵绵小声应:“厉少啊,怎么了吗?”

“见到爷爷,你打算这么叫我?”

许绵绵被厉尘爵问的一愣。

是哦,见到厉老爷子如果她这么叫厉尘爵,岂不是告诉所有人她和厉尘爵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夫妻,而是……

眨了眨眼睛,许绵绵停下乱七八糟的思绪,声音婉转悠扬的问他:“那……那我应该怎么叫你啊?”

“你问我?”

许绵绵“嗯”了一声:“我都听你的。”

厉尘爵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更别说什么男女之间亲昵的称呼了。

他情绪不明的挑着眉,迎着许绵绵的目光大概三五秒后,才冷不丁的问她:“你的渣男前任,你是怎么叫他的?”

从厉尘爵的嘴里说出“渣男前任”四个字,许绵绵顿觉惊讶极了。

厉尘爵这个男人,可真是个极品。

平日里不知道听过多少次的话,到他嘴里后进入能说出这样的感觉,真是厉害的厉害的。

“我……我都叫他的名字。”

“哦?”厉尘爵挑眉:“名字?”

许绵绵点点头:“是啊,我叫他南北。”

许绵绵话音落下,厉尘爵若有所思的“嗯”了一声,片刻后吩咐许绵绵:“那你也叫我的名字。”说完似是觉得这样不好,厉尘爵默了片刻又道:“叫我阿爵。”

许绵绵:“……”

阿……阿爵?

厉尘爵这脑回路,为何这么新奇?

一般在名前加个阿,那都是要关系极为亲密的人之间才会做的事儿,他就这么直接干脆的说让她叫他‘阿爵’,未免……

许绵绵思绪流转之际,厉尘爵的声音再次落入她耳畔。

他问她:“怎么,你有问题?”

被唤回神,许绵绵忙不迭的摇头如拨浪鼓:“没有,我没有问题。”

“如此,叫一个试试。”

许绵绵被厉尘爵的话说的瞪圆了眼珠子,她讶异地盯着他,数秒后才小声的试探性的询问:“现在叫?”

“不然呢?”

许绵绵“哦”了一声,然后贝齿轻启:“阿……阿爵。”

许绵绵长得娇俏可人,声音也是悦耳动听。

她此刻以这么娇羞可人的姿态唤着厉尘爵“阿爵”,男人听了后顿觉浑身一阵阵的紧绷。

果然他没有看错,更没有猜错。

这个世界上唯独许绵绵这女人,才能让他找到做男人的感觉。

没有人知道,厉尘爵这样一个曾经被医生‘判了死刑’,说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感受男欢女爱了,却遇到了一个例外:许绵绵,这对他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他看着她白皙娇俏的脸,随之伸手握住她的手,是十指紧扣的那种握。

许绵绵被厉尘爵的动作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他牵着自己的手,然后目光又落到他的脸上:“你……”

“别说话。”

许绵绵愣了下,悻悻的“哦”了一声。

然后,就那么任由厉尘爵牵着她进入厉宅,抵达了正厅。

厉老爷子已经起来了,看到厉尘爵牵着许绵绵的手进来的时候,他那张被岁月侵染过的脸上浮现了明显的惊讶。

在厉老爷子的记忆里,自己的孙子是个不屑于跟女人有任何接触,甚至于是到了厌恶的地步的存在。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厉尘爵,居然主动牵着一个女人出现在了他面前,简直是天大的惊喜。

他放下手里的茶杯,目光在许绵绵的脸上打量了一遍,最后落到厉尘爵的脸上。

他没说话,但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厉尘爵会意,直接干脆的唤了厉老爷子:“爷爷。”

厉尘爵话音落下,许绵绵也顺势开口,做着自我介绍:“爷爷,您好,我是许绵绵,是阿爵的妻子。”

厉老爷子常年情绪不外露的脸上因为许绵绵的“阿爵的妻子”五个字,瞬间布满了震撼和惊讶。

他的目光来回的在许绵绵和厉尘爵脸上流转,随即凛声问厉尘爵:“你的妻子?”

厉尘爵颔首,态度颇为恭敬:“我和绵绵领证结婚了。”

厉老爷子知道,厉尘爵从来不撒谎,所以这肯定是真的。

他拧眉,追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厉尘爵淡淡出声:“昨天。”

“那天跟你一起上头条的人,也是她?”

厉尘爵没做应答,算是默认。

厉老爷子想说什么,想问什么,但最终又是什么都没问,就那么干脆直接叹了口气。

听着他的叹息声,厉尘爵面色没有任何变化,倒是许绵绵本能的晃动着厉尘爵的胳膊,小声问他:“爷爷他……他是不是对我不满意?”

许绵绵的声音很小,厉老爷子听不到。

厉尘爵闻声,看了一眼厉老爷子,随即故意加大了声音,将许绵绵的话重复了一遍:“你担心爷爷对你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