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XXOO后进式真人动态图 老赵抱着媛媛在厨房做小说

“哥,”林菀扑到林武身上,就像是小时候缠着哥哥要抱抱一样,撒着娇说:“反正你也不喜欢他,以前人家每次跟你见面你都毫不留情的刁难人家,那现在我跟他分手了你不是应该高兴吗?”

林武毫不留情的将妹妹推开,“站直了,告诉你撒娇也没用,我不喜欢她是一回事,他为了个丑女甩了我妹妹是另一回事!想就这么算了,哼哼!”

老爸出手也许还会留几分情面,老哥出手那就是绝对没有了,想想两家现在紧密的合作,林菀皱了皱鼻子,跺脚,“哥~”声音百转千回,绝对能将人的骨头给酥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林武拒绝回答,“吃饱了就赶紧洗澡睡觉吧,累了一天了,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林菀瞪圆了眼睛,“总之,如果你真的就这么咬着不放,别人还以为我对他郑平有多放不下呢,你可别给我拖后腿!”

林武白了她一眼,老妹不走,他走总行了吧。

剩下的事情林菀无意在多做参与,主要就是嫌烦,所以在取得老爸跟老哥的同意以后,留下尚且还蒙在鼓里的老妈,给郑平发了一个自求多福的信息,便关掉了手机,赶在被亲戚朋友,各方媒体包围之前,登上了前往普吉岛的班机。

那里是原本预定的两个人婚后蜜月的第一站,可惜现在原本的蜜月旅行,变成了她一个人的行程。

从国内到普吉岛的飞机旅程不短,前一天晚上又有了充足的睡眠,这会坐在飞机上居然只能无聊的发呆。林菀无聊的叹了口气,不过所幸飞机已经起飞,电子设备只要不打开信号,还是能用的,便打算从行李里面把耳机拿出来,听听音乐打发时间也好。

不过林菀的座位坐的比较靠里面,而行李则要到走道上站起来才能看到,所以,要想不惊动到任何人就拿到东西,可以说是不可能的。(由于时间仓促,订到的都是经济舱。)一排四个人,她在最里面,身边就是舷窗,从机舱里面往外看,除了白茫茫的白云,再也没有其他东西。初始看还好,看得久了不由得就很腻歪。

正着急间,耳朵边响起了一道低沉的男中音,“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吗?”

林菀转过头来,看见了出声的男人,居然一瞬间被震得忘了言语。并不是人家长得多么的帅的天怒人怨,或者丑的惊天动地,主要是那一双带笑的眼睛,属于华人特有的丹凤眼,但是却并不显得小,反而很精神。黑白分明,泛着盈盈的水光,就好像是大晴天下的青海湖,在阳光下反射着迷人的波光,无法让人不沉醉进去。

男人在林菀这样的目光下,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嘲道:“怎么,丑到吓到你了?”

林菀连忙摇头:“不是,是太帅了才对。”说完,才发现这样一句话说出来似乎显得自己太轻浮,忍不住羞红了脸。

“是吗?”男人似乎很高兴,“嗯??????是不是想要上厕所?”说完,就打算叫醒身边的人给林菀让路。

林菀为难本来就是不好意思打扰到别人,这时候怎么好意思,连忙出声说道:“不是,我只是想拿一下我的耳机,放在行李箱里面了。”

男人歪头往上看了一眼,果然看见行李架上面有一个粉色的行李箱,他们这一排四个人,其中三个都是男的,很显然这只粉色的行李箱不可能是他们几个大男人的,那就只能是林菀的了。他笑了笑,“不介意的话,我帮你先拿下来,等你拿到东西了,再帮你放回去?”

这当然是介意的,林菀摇了摇头。毒贩借用乘客的行李运送毒品的事情屡见不鲜,就这么让一个陌生人动自己的行李箱,显然是不明智的。

男人显然也想到了,笑了笑,说:“看来是介意的,那,索性我也睡不着,飞机上的杂志又无聊得很,”他展示了一下手里的杂志,无非就是一些明星的花边绯闻之类的,也许明天早上过后还会有关于她的婚礼突然取消的事情,总之,都是一些没营养的无聊东西,“不如聊聊天打发打发时间如何?”

只要不涉及隐私,只是聊天倒也没什么影响,淋完看了一眼两人中间沉沉睡着的两个人,主动伸出手,“你好,我叫林菀。”

男人抬手轻轻握住,“你好,安明,安静的安,明月的明。”

他的眼睛本来就长得非常好看,现在专注的看着林菀,让她觉得安明的眼睛就像一个巨大的漩涡,几乎毫无反抗之力的就被卷了进去。

安明倒并不介意林菀的走神,微微低垂下眼睫,让林菀自己回过神来,随意找了个话题,“来普吉岛的大多数都是情侣,看你也不像是出来公干的,怎么好像只有你一个人?”

林菀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啊,本来应该是两个人的,但是出了点意外,就只好一个人来了。”

安明看她的脸上并没有类似伤心、遗憾这样的神色,暗自皱了皱眉,然后才调侃说:“男朋友突然有事来不了?说不定,其实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哦,要知道,普吉岛不只是蜜月圣地,很多人求婚也会选择在那里。要是我有一个女朋友像你这么漂亮,我一定也会在那里跟她求婚的。”

林菀忍不住又摸了摸鼻子,虽然已经是有过未婚夫的人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长这么大,她从来没有对谁有过浪漫心动的感觉,就好像她一直游离在爱情之外一样。一开始郑平也不是没有就他们的关系努力过,无奈她就像是专用的气氛破坏机器一样,再怎么浪漫的气氛,都能被她瞬间破坏的一干二净,就更别说培养感情了。所以,虽然临结婚了又被退婚,她没有动怒的最大原因,还是在于她自己其实也是松了一口气的。

“没有男朋友,只是我一个人,出来放松放松。”

没有男朋友,安明的眼睛明显的亮了亮,说道:“真幸运,没想到能遇到一个还是单身的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林菀礼貌的笑了笑,心里面的戒心升起来了一点点。

安明接着说:“正好,我这次也是一个人出来散心的,结果上了飞机才感觉出一个人跑到蜜月圣地来散心是多么自虐的一件事,”他指了指飞机上随处可见的成双成对的情侣,“虽然有些唐突,但是能不能容许我向你做出一起结伴同游的邀请?至少,不至于被虐的那么惨是不是?”

林菀不着痕迹的往窗边挪了一点点,“不用了,一个人也挺好的。”就算对爱情无感,但是不代表对于某些东西一无所知,这时候要是答应了,就等同于答应了约炮,她并没有那么饥渴。

“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安明眼睛带笑,直勾勾的看着林菀的眼睛,丝毫不觉得公共场合这么胡乱放电有什么不对,“再过几个小时飞机就落地了,到了那里看见的可全都是双双对对的小情侣、小夫妻,随处可见恩爱的场景,作为单身狗,可没人会顾虑你。”

林菀不得不承认,这人的魅力确实堪比千年狐妖,不过是被他盯一盯,再加上低沉的男中音在耳边轻轻诱惑一下,她从来没有波动过的心湖居然泛起了涟漪。林菀无声的砸了咂嘴,微笑着坚定地摇了摇头,“不必了,假的永远都是假的,人家小情侣秀恩爱,不是身边多了一个人就能不被虐了的。”

安明脸上魅惑的笑容一僵,整个人瞬间委顿了下来,仿佛瘦了莫大的委屈一样,让本来理直气壮的林菀都忍不住回想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过激的话来。

“你说得对,假的就是假的,被甩了就是被甩了,不是假装一个人来了普吉岛,找到了同伴一起游玩就能变成真的。”安明委屈的像个孩子,低垂着头,声音都带上了鼻音,之前稳重的样子不复存在,瞬间变成了一个大男孩,就连说出了自己被甩的事情都毫无自觉,看来很是伤心。

林菀更加尴尬了,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向着这么奇怪的走向发展,但是眼看安明那么高大一个男人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或者已经哭出来了只是因为低着头看不见眼泪),只好安慰道:“失恋而已嘛,你长得这么帅,肯定能找到一个更好的。”

安明吸了吸鼻子,听起来好像真的哭了,“可是你看,你就没又被我迷倒。”

林菀黑线,所以之前她所以为的约炮行为只是这人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所以才做出来的实验行为吗?瞬间觉得这人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怜,没有那么有魅力了有木有?什么成熟稳重,什么能把人吸进去的眼睛,原来都是骗人的,这人本质其实就是一个二货才对吧。

安明继续抱怨:“我长得这么帅,家里有房有车的,在外面也没有沾花惹草,工作也体面,为什么她会喜欢上那个穷小子就是不喜欢我?”

林菀囧,开始后悔自己干嘛有觉不睡,非要折腾。但是现在已经这样了,就这么放着不管好像也不是个事,只好一边黑线,一边试探着安慰说:“其实你确实长得很帅啦,只是跟你才第一次见面,不然说不定我会反过来倒追你也不一定呢。那女人看不上你是她没眼光,别伤心了。”

“真的吗?”安明委委屈屈的,不过好歹鼻音小了一点。

林菀一边在心里狂翻白眼,疯狂吐槽自己才不会看上这么一个二货,那个女孩子不选择他估计也是看清楚了他的本质的缘故,一边点头,“真的真的,被你迷得不行呢。”

安明笑了起来,抬起头来,满脸干干净净,就连眼角都没有红一下,哪里有哭过的痕迹?之前分明就都是装的,“那你现在可以答应我跟我一起结伴旅游了吗?”

林菀:“……”

她居然会相信这么蹩脚的故事,真的是脑子里面装的全部都是浆糊吧!这世界上骗子太多,还是睡觉比较安全!

安明看林菀扭过头去闭上眼睛,知道这是惹人生气了,只好道歉道:“对不起嘛,我只是太想跟你一起了,别生气嘛。”

林菀默默戴上了眼罩,表示睡着了什么都听不见!

这一回居然真的睡着了,再醒过来的时候是被人叫醒的,机舱里已经不剩什么人了。她把眼罩摘了下来,映入眼帘的就是安明那张无可挑剔的俊脸。

“目的地到了,该起床了。”

不得不说,刚睡醒耳边就有一把这样低沉的嗓音在温柔的跟你说话,那确实是一件无比让人沉醉的事情。林菀轻轻推开安明,轻声道:“谢谢。”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声,抱歉,之前我不该那样做。”安明有些赫然,“嗯……我只看你一个人,就想逗一逗你,对不起。”

既然飞机已经降落,马上他们就各奔东西,也许以后也不会再相见,林菀也没必要为了一个陌生人的玩笑而动气,哪怕这个玩笑确实有些过火,但是也没必要斤斤计较,便淡然的笑了笑,“没关系,你不用放在心上。”

安明松了口气,好像放下了一件多么了不得的事情,“那就好,再见。”

“再见。”

普吉岛果然不负她蜜月圣地的名号,一下飞机,整个机场几乎到处都弥漫了粉红色的泡泡,用闺蜜吴琦的话来说,就是到处都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走到哪里都能看见手牵手的小情侣,或者正在调笑的,或者正在闹小别扭的,或者是正在拥抱接吻的,总之,属于单身狗的地狱,到处可以说都是屠狗现场,场面之血腥,已经不需要过多赘述。

林菀戴上墨镜,干脆来了个眼不见为净,拖着自己的行李箱,随意拦了一辆的士坐了上去,报上了之前预定好的酒店名字。

酒店是当地有名的蜜月酒店,一般会去那里的基本就没有独行的,所以司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却一路上忍不住不断地从后视镜大量林菀,不明白这么漂亮的一个年轻女性,居然有人忍心就这么放她一个人在外面乱跑。

林菀:“……”只好转过头看向窗外,假装对司机探究的视线毫无所觉,并且第一次后悔自己干嘛想不开来这么一个地方玩,而且还是孤身一人。

好不容易挨到酒店,办好了入住手续,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林菀才觉得松了一口气。此时,又不由得想起号称也是孤身一人来到普吉岛的安明来,不过,想到他帅气风流的外表以及跟花蝴蝶一样的性格,兴许对于她来说是想不开来被虐的,那人应该就是来猎艳玩耍的吧,此时也许身边美女环绕,怎么可能像她这样,与这个地方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不过,来都来了,就算现在反悔想换地方,做了那么久的飞机,现在也实在是没什么心情,只好好好洗漱一番,打算好歹还是到处去逛逛。好歹当初还是花了点时间看这边的旅游攻略的,就这么浪费掉,好像有些可惜。

毕竟坐了一天的飞机,虽然因为睡得多了,并没有睡意,但是并不代表她现在就有经历出去到处乱逛,酒店里面是有酒吧的,林菀洗完澡整理了一下妆容,便直接到了楼下小酒吧。

以浪漫出名的地方,自然哪里都有一些浪漫的小细节。虽然说是酒吧,但是在布置上却很有些不同。

音乐虽然依旧震耳欲聋,但是旋律却很悠扬,并不会让有有那种心脏都快要从胸腔里面跳出来的感觉。座位上的布置虽然幽暗,但是体现出来的,更多的却是浪漫。舞台上的舞娘们穿着非常具有普吉岛特色的舞蹈服装,跳着当地特有的舞蹈,火辣却不色情,偶尔有火辣的舞娘下场来邀请游客一起上台,也没有色情勾引的味道。

林菀进去在吧台边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兴味盎然的看着在舞娘熟练的舞姿对比下,显得无比笨拙却无比开心的游客身上,情绪居然也跟着隐隐的变得高涨起来。

“What would you like to have?(想要些什么)”有酒保问道,“martini?(马蒂尼)”

林菀瞥了他一眼,发现就算只是一个小酒保,居然长得也并不差,相反,给人感觉居然还有一些小小的帅气,“OK。”

酒保小哥抿唇笑了笑,很快给她调好了放在她的手边,“enjoy you.请享用”

“thank you.”林菀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开始一边看别人的笑话,一边跟随者音乐摇摆。林菀长得并不差,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脸颊上带着淡淡的红晕,两只眼睛眯起来,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吸引人的存在。更何况在就把这样的地方,又是孤身一人,当然很快就吸引了有心人的注意。

“Can I sit here?(我可以坐在这里吗)”有人在身边轻轻问道。

林菀转过头,就看见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人正面带微笑的看着她,便礼貌的笑道:“Of course.”说完,又兴致勃勃的看起舞台上的表演来。

“I’m sorry,but,are you Chinese?(不好意思,你是中国人吗)”看林菀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身上,外国男人只好再度开口,试图寻找话题。

一猜就中,林菀有些诧异。“yes.”

那人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深呼吸了一下,开始用蹩脚的中文跟林菀沟通:“太好了,这一回,总算猜对了。”

林菀挑眉,难道这人还是专门找华人来学习中文的不成?

那男人大概也觉得有些尴尬,耸了耸肩,有些自嘲地说:“之前,我看见黑头发的,有问过,韩国人、日本人、中国人,但是我猜错了,她们好像都,不开心。”

林菀暗笑,嘴上却说:“那恭喜你,终于猜对了一次。”

外国男人闻言也有些尴尬,不过到底国情不同,大家做事方式也不同,他摸了摸脑袋,顺着林菀的话说道:“那为了我这一次终于不再因为这么愚蠢的原因而惹得女士不开心而干一杯?”

林菀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干杯。”

喝完酒,那外国男人笑了笑,继续用蹩脚的中文说道:“我叫大卫?韦德,中文名叫卫子理。”

卫子理?林菀低下头偷笑,怎么不干脆就叫卫斯理算了,听起来更加威风。她笑完了抬起头说:“我还是叫你大卫吧,这个比较顺口。”卫子理老师让她想起卫斯理,还是算了。“我叫林菀。”

“你,一个人,嗯??????”大卫皱眉在脑子里努力搜索词汇,“怎么会?”

“我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林菀帮他把意思理顺。

大卫狂点头,“对,就是这个意思。”

“因为我失恋了呀,”林菀还是笑眯眯的,表情跟话里面的意思完全不搭,“快结婚了我为辅却要取消婚礼娶别的女人,那我只好一个人来了。”

“失恋?”大卫皱眉看着林菀,手在桌子上敲了敲,表情困惑极了,“是我,理解错误吗?你看起来??????很高兴?”

林菀摇了摇头,“你没有理解错误,按照一般意义来说,我确实是失恋了没有错。”不过失恋了还这么高兴好像确实有些说不过去,林菀有些尴尬的端起酒杯,习惯性的就想喝一口酒掩饰尴尬。

“失恋了就借酒浇愁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耳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同时一只手伸过来抢走了林菀手里的酒杯,“而且,你男朋友我就在这里,怎么可以说失恋了呢?这么多年了,还是喜欢玩这些小把戏。”

林菀扭过头,就看见安明站在她身后,眼神危险的盯着大卫,“你怎么在这里。”

安明将她揽进怀里,表情就好像在看着自己在闹脾气的小娇妻,无奈又宠溺:“好了,我不应该把你一个人留在房间里,但是那还不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吗?别闹脾气了,乖。”说完,还用那双仿佛带着电的眼睛对着林菀眨了一下,“至于这杯酒,还是算了吧,你不适合。”便将剩下的半杯酒直接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