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头捆着躁我一个 每天都想弄湿你(高H)

早晨。

慕予选了一件红色大衣,这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穿出了白色黑色米色以外的衣服。

化了一个淡妆,她把自己打扮得精神气爽的。

离婚是她人生的开始,她一定要喜庆的、美美的离婚。

与前世的悲剧说一声:再见!

开着顾师兄给她置办的跑车,慕予心情很好。

没有人知道,她车技很好,师父曾经偷偷带她参加过世界锦标拉力赛,她拿了个季军。

在师父的打击下,她发誓,总有一天她一定要拿个冠军。

然而,她却被慕家带回了都城,从此,她再也没碰过车了。

民政局门口人很多,只不过,大多数是来领结婚证的。

坐在门口的长椅上,慕予看着一对对情侣们牵手进去,搂着肩出来,脸上洋溢着幸福,她的心里有一丝的怅然。

曾经她也憧憬过和男朋友拉着手,靠着肩去领结婚证……

她还记得前世和苏启凌去领证的那天,摄影师让他们靠近一些,她刚挪动一点点就被苏启凌冰冷的眼神吓得不敢动弹。

那时候她还想,一定要努力,让他不再那么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现在想起来,她觉得前世的自己真的是天真又无知。

还好,老天给了她一次重活的机会。

这一次,她一定会为自己好好活。

慕予看了看时间,十点半。

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苏启凌还没有出现。

苏启凌是个很守时的人,而且他也很讨厌没有时间观念的人。

但是现在,他居然迟到了半小时!

难道他放她鸽子了?

慕予摇摇头,在心里否定了。

苏启凌从和她领证那天开始,就准备好了离婚协议,想和她离婚。

相处的这一年来,他极其冷漠,从未给她一个眼神。

他巴不得早点离婚呢,怎么可能放她鸽子。

慕予犹豫着要不要给苏启凌打个电话时,才发现,她已经删除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

算了,再等等吧,那么久都等了,也不在乎几个小时了。

都城的冬天很冷,寒风吹来,尽管身上穿的厚实,慕予还是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加上她的烧还没有退,脑袋晕乎乎的,她吸了吸鼻子,把头埋进大衣里。

她不知道,此时的苏启凌正和林舒走在一起,出了机场。

机场人山人海,不是林舒的粉丝,就是娱乐、新闻等各大媒体的记者。

林舒是国内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入围艾伦宝丽的珠宝设计师,据说她是艾伦宝丽最年轻的设计师。

除此之外,她还是世界著名服装设计师,国内第一大品牌飞轮的首席设计师。

而且,她还是国内四大家族林家的孙女,都城第一名媛。

所以,她的出现引来了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挽着苏启凌的手臂,林舒脸上挂着幸福又得体的笑容,她好兴致的跟记者朋友们,以及粉丝们打招呼。

面对他们的问题,她也总是很耐心的回答。

这是启凌哥第一次亲自来接机,她比任何时候都高兴。

有人问:“林小姐,早就有人报道您和苏总是一对情侣,只是两位从未正面回复,请问两位真的在交往吗?”

林舒幸福的看了眼旁边俊朗非凡的男人,心里像抹了蜜一样的甜,她是唯一一个可以站在他身旁的女人。

但同时,她也知道,启凌哥现在和那个女人没有领离婚证,就是婚姻存续期间。

如果她承认了情侣关系,以后免不得被人说成是小三。

她脸上带笑的回答记者:“我想你们可能是误会了,我和启凌哥从小一起长大,他就像我的哥哥一样。”

“像哥哥,毕竟也不是哥哥,两位是否有考虑发展成为恋人呢?”

林舒正想着怎么回答时,苏启凌瞬间抬头,看向发问的记者,全身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

林舒知道,他这是不高兴了。

连忙倾身挡住了记者与苏启凌的对视,对大家摆摆手说:“实在对不起大家,我不知道国内那么冷,穿的不够保暖,所以要回去了,咱们下次再见,好吗?”

她的话音一落,好多人把自己的衣服脱下递过来:

“女神,穿我的衣服,够保暖。”

“女神,穿我的,穿我的,这还是你设计的衣服呢。”

“我的,我的是你设计的限量款。”

……

众人争先恐后,林舒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俏皮的歪头看向身边的男人,期待他能脱下自己的大衣包裹在她的身上。

然而,苏启凌不仅没有半点反应,反而是一脸不耐烦,似乎随时都会丢下她离开。

林舒匆匆打了招呼,挽着人走出了机场。

坐在车里,林舒看着微博上“第一名媛和第一财阀同出机场”,“苏林两家好将近”,“金童玉女凌舒恋”……各大热搜,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文章里,无一不是对他们两人的赞美,什么天造地设的一对,天上有人间无的金童玉女……

林舒嘴角上扬,正如文章里所说,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配得上启凌哥的女人。

小孟透过后视镜,看到林小姐脸上的笑容,想到了夫人。

昨天下午,和夫人挂断电话后,林小姐的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

林小姐上午十天的飞机,问他老板会不会亲自到机场接她?

他和往常一样,告诉林小姐,老板有事不能亲自去。

然而没想到,老板忽然开口,说他会亲自接林小姐。

此时透过后视镜,小孟看到老板一脸沉思的样子,忽然灵光一闪。

难不成老板是故意放夫人鸽子的?事实上,他并不想离婚?

小孟想起在慕家的那一晚,老板抱着夫人从林家走出来的时候,以及在车上盯着夫人的样子。

还有,在国外的时候,是因为他提起了夫人,老板才让他改的机票……

种种的迹象表明,夫人怕是要熬出头了。

小孟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之前的夫人长得是差了点火候,但现在她卸妆了,那长得是一个漂亮啊,一点儿也不比林小姐差。

而且夫人性格好,不会当着一套背着一套,看不起他们这些司机和佣人。

最重要的是,夫人做饭很好吃,每次给老板做饭,都会给他们多做一份……

多好的老板娘,贤内助啊!

林舒自然是不知小孟的想法,她正打开照片,一张一张的仔细欣赏。

甚至看到一张被借位的照片,夸张的叫了起来。

“启凌哥,你看你快看这张照片,你是笑了吗?”

照片里林舒正和粉丝们打招呼,苏启凌看着她的侧脸。

因为灯光的原因,苏启凌冰冷的眼神看起来柔和了不少,眼里甚至充满了柔情。

苏启凌低着头翻看手中的资料,头都没抬一下,仿佛没听见。

林舒委屈的轻哼一声,“理都不理人家,这哪里是请人办事的态度嘛!”

瘪了瘪嘴,委屈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机,坐在一旁生闷气。

苏启凌手上动作没停,冷冷的说:“幼安也是你弟弟。”

林舒眼里闪过一丝嘲讽。

她其实想说:要不是你开口请我,我才不回来,管他林幼安自残还是自杀,跟我有什么关系。

但是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人设:温柔善良。

尤其在启凌哥的眼里,她还是一个不谙世事,单纯可爱的姑娘。

所以,在他的面前,她会维持好自己的形象和人设。

林舒撒娇式的笑着说,“我知道啦,幼安从小和我一起长大,他哪次出事,不是我护着他。只是……”

她顿了顿,看苏启凌没有任何不悦,才接着说:“我听爸爸说,也不知道慕小姐怎么做到的,能让佑安自残自伤,也要慕小姐给他治病。毕竟,佑安从小不喜欢与人接触。”

林舒的话让苏启凌忽然想起了慕予在林家的场景。

她云淡风轻,又淡然自若,没有阿谀奉承的讨好谁,每句话都说的有理有据,还能把林家老太爷逼得奈她不得。

而林佑安,受尽了林家的白眼,却又有老太爷无尽的宠爱。

他本身就是一个纠结体一半的存在。

明明叛逆,却达不到任何他想要的结果。

结果却在一个女人身上看到了效果。

而且,那个女人长得还算不错。

苏启凌能理解林佑安的心态,他就是想要通过慕予让林老太爷心里不舒坦,让整个林家不得安宁。

“怎么了,启凌哥?你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林舒伸出她白嫩纤长的手在苏启凌的眼前晃了一圈。

苏启凌低下头,继续翻看着手中的资料。

林舒瘪瘪嘴,继续网上冲浪,反正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冷淡。

此时民政局门口

慕予还坐在长廊上等着苏启凌。

电话响起,看了眼来电显示,慕予眼神暗淡了下来。

“师妹,你还在民政局吗?”顾盛名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着急。

“嗯,在的。”

顾盛名顿了一顿,说:“我在来接你的路上了,你看一下今天的热搜。”

“什么热搜?”慕予不太喜欢关注那些新闻八卦娱乐什么的。

前世无论是苏启凌和慕小柔的热搜,还是她被曝光怀孕,都让陷入了深渊。

所以,这一世她有意识的不去关注这些东西。

顾盛名说:“你打开手机推送就能看见了。”

慕予刚打开手机,主页面推送跳了出来。

“苏氏总裁接机林家小姐……”等几个大字映入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