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喂奶H承宠之欢 各种姿势被学长NP高H

白薇薇几乎是没来得及休息,从医院出来后就接到警察的电话。

“薇薇,我在湖口路的警局,你来跟警察同志说说,孩子到底是个怎么情况!”

原来,白薇薇外婆听说孩子不见了,以为被人拐卖,二话不说的就报了警。

白薇薇匆忙赶到警局,把情况跟警察说明。

方才还义愤填膺,说一定会主持公道的警察,在听说这女人丢的孩子是被傅呈玉带走时,顿时面露难色,“白小姐,按照您所说,如果傅总真的是孩子的父亲,他的行为完全是合法合理的,我们不能予以立案。”

开玩笑,傅呈玉是谁,京北市的老牌家族企业,抬抬手指就能撼动全亚洲经济命脉的人!

傅家放眼全球估计都没几个人敢得罪,况且这种家务事,他们也不敢受理。

白薇薇据理力争,“你们怎么能这样?我也是孩子的母亲,他未经我的同意就带走孩子,这样真的合理吗?”

“傅太太,您消消气,”局长听了接线员汇报的消息后,就连称呼都变了,“我知道您目前和傅先生有些矛盾,但是夫妻之间有什么事不能解决的呢?”

傅太太?

白薇薇扶额,一时间,她都不知道该从那件事开始解释,“不,我不是……”

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旁边的小接线员打断,“傅太太,您不要着急,傅先生那边马上会派人来接你。”

白薇薇一天雾水,“你说谁派人来接我?”

话音刚落,身后响起一道礼貌沉稳的声线,“白小姐您好,我是傅总的助理,傅总吩咐我来接你回祖宅看望小少爷。”

白薇薇回头,面前的男人西装革履,姿态谦恭有礼,身后还跟着数十名训练有素的保镖。

意思很明显,就算她就拒绝,也会将她绑过去。

果不其然,白薇薇准刚准备开口,只听苏辛又说:“白小姐,为了不耽误小少爷进食和午睡的时间,还请您早点动身。”

白薇薇外婆看到这阵仗,立马将自己的外孙女护到身后,“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让薇薇去哪里?”

“外婆,您别着急。”白薇薇安抚的握住外婆的手,脑袋里千百种思绪考量,母亲去世的事情历历在目,外婆年纪大了,万一也受到刺激,后果不堪设想。

百般权衡之下,她决定跟来人走,哪怕只是看自己的孩子一面也好。

“我跟你们走。”白薇薇颔首,“不过,你们得派人将我外婆送回家。”

苏辛礼貌的应下,“这是自然。”

白薇薇跟着来人上车,车城几乎横跨整个京北市,从三环一路开往市中心,最后在一座古色古香的高宅大院门口停下。

在寸土寸金的京北市,这间庭院似乎占据了过大的面积,院门是仿古制的外形,内里的停车场,喷泉,山石……一应俱全,路上随处可见巡逻的保镖,迈着训练有素的步伐。

这座大院既保留了老京北城雍容典雅的气度,又有具备现代化的高速便捷,整个京北市的人都知道,能够住进这里的人不止是有钱这么简单,往往也是权力的象征。

白薇薇打死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踏足此地。

车子在一间别墅前停稳。

苏辛毕恭毕敬的替她拉开车门,“白小姐,这段时间,麻烦您就留在这里。”

白薇薇无心欣赏周围豪华的布景,一心只关心自己的孩子,“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宝宝?”

苏辛公式化的回答,“目前正是小少爷进食时间,白小姐请耐心等待。”

这一等就是整整三个小时。

等到楼上的几位医生下来,对着苏辛示意,苏辛才开口,“白小姐,现在我们会带您去看宝宝,但是根据医生们的建议,您必须换上特定的无菌服,且陪伴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

白薇薇疑惑,“为什么?”

苏辛回道:“小少爷是早产儿,身体不好,希望白小姐谅解。”

门外站着五个保镖,外加上四位医生,苏辛还全程跟在她的身后,白薇薇抱着怀中软糯的小团子,哪怕是想带走他,也没这个能力。

小团子似乎感觉到了抱着自己的人是母亲,终于露出连日来的第一个微笑,眉眼弯弯,粉嫩的牙龈,噗着口水,悉数沾在白薇薇的身上。

当了母亲以后,人自然变得柔和,白薇薇搂着怀中的小团子,轻声细哄,“宝宝乖,宝宝不哭,妈妈在这。”

这一幕,被屏幕前的男人尽收眼底。

白薇薇瘦弱的身躯搂着小团子,眉眼恬静,小团子笑,她也跟着笑,水灵灵的大眼眯起,分明还是个年轻的姑娘,身上又带着母爱的熠熠神光。

三十分钟一到,医生们又将小少爷放进保温箱。

白薇薇再不舍,也只好放下孩子,“宝宝乖,妈妈过阵子再来看你。”

门口站着位年长的女人,是傅家特意请来的高级月嫂。

见白薇薇出来,月嫂立马上前递过一张纸,“傅太太,这里是照顾小少爷的一些注意事项,麻烦您看一下。”

由于小少爷的身体不好,傅呈玉吩咐,让整个别墅都尽量保持无菌的环境,尤其是少爷的起居饮食,更是要注意。

白薇薇看着守则上的内容,默默记在心里。

月嫂似乎看出了她的紧张,宽慰道:“傅太太,您也不要太担心,新手爸妈都是这样的,习惯了就好,更何况傅先生这么关爱小少爷,定能替您分担。”

“不、不是,”白薇薇脸上露出一抹囧色,连忙否认,道:“我和他……我们不是夫妻关系。”

月嫂投给她一个了然的眼神,“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现在都时兴这个……叫先上车,后补票。其实这些都无所谓,只要你们是真的对孩子好,婚礼办不办都不那么重要。”

“我真的不是……”

白薇薇累了一天,都没怎么吃饭,现在稍微说些话,就觉得身上没力气,脚底发软,眼看着就要栽倒。

“太太小心——”

一道高大挺拔的阴影拢了过来,天旋地转之间,她被人搂进怀里,抵上墙角。

凌冽的气息笼罩着她的身躯,她伸手,刚好碰到男人坚硬的胸膛,带着灼人的温度。

他的味道是那么的熟悉,白薇薇身体的某部分记忆被唤起,一切都和那晚太像了……

白薇薇抬头,男人五官英俊,浓眉剑目,漆黑深邃的眸,高挺的鼻梁,偏浅的唇色,抿成淡薄的弧度,勾着人想不由自主的吻上去。

怀里的人几乎没有重量,傅呈玉蹙眉,问:“没吃饭?”

“放、放开我。”白薇薇回神,想推开他,谁想她压根没力气,这一推反而更将自己送进他的怀里。

挣扎着使不上力,两人又靠的那样近,她顿时红了脸蛋,低头不敢看他。

女人姿态缱绻,窝在他的怀中,就像只乖巧的小猫咪。

月嫂见到这一幕,笑得合不拢嘴,“我就说嘛,你们年轻夫妻哪有隔夜仇的。傅先生,傅太太看上去应该是太累了,您赶紧抱她去餐厅休息,我给她煮几样营养餐来。女人生孩子啊,产后护理一定要做好,不然会落下病根的。”

“王嫂,我……”

白薇薇饿了整天,又抱着小团子哄了一阵,现在连说话都没力气,她望着男人淡漠的眼神,和略微蹙起的眉头。估摸着如果他现在松手,恐怕自己会直接瘫软在地。

谁知,傅呈玉二话不说的将她拦腰抱起,听从王嫂的话,将人安置在餐厅的座位上。

“别动。”傅呈玉摁住她纤细的肩膀,“喝点粥。”

说着,他拿起早已摆好的营养粥,递到她跟前。

一旁的王嫂笑眯眯的劝,“傅先生,夫人现在没力气,你可以喂她。这些都是产奶的营养粥,夫人喝了以后,既能补身子,还能产奶喂养小少爷。”

闻言,傅呈玉盯着她的微鼓的胸部,若有所思。

此前,医疗团队连夜调制出了最适合小家伙的营养粉,可是严医生依旧坚持,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最好能够母乳喂养,说是能够最大程度保证小少爷的健康。

白薇薇不懂他脑袋里的那些弯弯绕绕,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的胸看,双手护在胸前,身体后倾,满眼警惕,“你、你看什么?”

傅呈玉收回视线,放下白瓷碗,朝着王嫂比了个手势,“你过来喂她吃饭。”顿了顿,他补充,“这些全都要吃下去。”

说完,他大步流星的离开餐厅,没再给她一个眼神。

白薇薇看着满桌丰盛的营养餐,再多十个她也吃不完啊……

他以为是喂猪吗?

王嫂上前,劝道:“太太别不开心了,依我看傅先生呐还是会疼人的,就是暂时还不习惯当个丈夫罢了。”

白薇薇不置可否,她对傅呈玉怎样完全不感兴趣,她现在想的就是,该怎么才能把孩子带走。

白薇薇吃完之后,睡意昏沉。

王嫂特意替她收拾了间房,领她去休息。

谁知这一睡就睡到了傍晚。

白薇薇睡眼惺忪的睁开眼,不知是触碰到了什么按钮,眼前的电视屏倏然被打开。

屏幕中是小团子打滚的画面,他浑身上下都粉嫩粉嫩的,小身子保温箱中翻滚。

傅呈玉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将他搂进怀里,动作轻柔,像是生怕弄疼了怀中的人儿。

一旁的医生毕恭毕敬的向他汇报,“傅总,目前小少爷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但是后续饮食和睡眠情况还得继续观察,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暂时还是将白小姐留下吧。”

傅呈玉专心逗弄着怀中的小团子,骨节分明的手指刮弄着他柔嫩的脸颊,似乎没听见这句话。

身旁的几名医生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再开口。

直到小团子玩累了,沉沉地睡过去,才听见他开口,应了一句,“嗯。”

什么嘛!

白薇薇气愤的摁灭屏幕!

那分明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不由分说的被他抢去就算了,想让她留下来,甚至都没有亲自来问过她这个当事人的意愿。

白薇薇着急起床,想要去找傅呈玉理论,谁知这时,门“咯吱”声被推开。

黑暗的房间,陡然亮起灯光。

躺在床上的白薇薇和门口的男人四目相对。

他眸光微怔,稍纵即逝。

环顾四周,整间屋子都是黑白灰色彩搭配,简洁典雅的设计,以及衣柜里那些成套的西服。

白薇薇瞬间明白,王嫂领自己进的这间房,恐怕是他的卧室。

而她!

一个还没嫁人的姑娘,竟然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睡觉。

有了前几次教训,白薇薇不敢轻举妄动,她抱着被子,看着男人长腿阔步,一步一步靠近。

白薇薇缩到床头,手指搅紧被单,“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