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play强制灌药玩弄H 老赵抱着媛媛在厨房做小说

小厮有些生气,小声嘟囔:“大少,小的拦了,这人厚脸皮不肯走,您别生气,小的这就撵走。”

王成简看到楚唯手里捧着的新被褥,眼神带了玩味:“安兄,这小村姑不简单啊,跟着我们过来也就算了,竟然还给你送被子,看到没,竟然是新的。”

王成简直接伸手把被子拽了出来,扔在地上狠狠踩了两脚:“丑八怪,小爷告诉你,安文轩是我未来的妹婿,敢打他的主意,信不信小爷活撕了你!”

楚唯看了眼安文轩,安文轩脸色发烫,心里不痛快,但又不敢反对,要不是王家大小姐看上他,就王成简这眼高于顶的性子,哪里会跟他来往。

“大少?”

楚唯眼神带了玩味,原主是个村姑,也只在村里追着安文轩,倒不知道安文轩在镇上竟然交了这种有钱朋友。

安文轩心慌,想着这些日子的筹谋,生怕楚唯回村乱说,赶忙站出来解释:“王兄,不过就是问路,不必大动干戈。”

王成简听安文轩这么解释,也闭了嘴,没再多说,不过看着楚唯的眼神却冰冷至极。

楚唯可不怕,现代在她手里治过病的大佬,比他戾气还重的都有,这点威压,不过皮毛。

“我就是过来问个路,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安文轩,你这有钱朋友不少啊,既然这样,那就让他们帮你把钱还了吧。”

看到地上干净的被子被踩的全是脚印,楚唯心里怒火就烧了起来:“哦,对了,这被子八两银子一床,这位大少爷既然敢踩,那麻烦把银子结一下。”

“什么,八两银子?你是穷疯了吧!”

王成简可不是败家子,纯粹就是看这些追在安文轩屁股后面的小姑娘不顺眼,所以故意搓搓她的锐气,往常这么做,小姑娘直接哭着跑掉了,这次竟然遇到了楚唯这么淡定的,心里烦躁,忍不住想,这两人不会私下里有什么关系吧。

楚唯双手环胸,眼神带了鄙夷:“开了书铺,竟然连八两银子都没,可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哦,对了,这书铺叫六味书斋,啧啧啧,书斋不会要破产了吧?”

“那我可得告诉大家伙,小心某些铺子卖假货,故意骗钱!”

楚唯故意说得大声,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铺子门口已经聚了不少书生,今天正好休沐,大家结伴在街上闲逛。

王成简脸色阴沉,叫大福去关门,但有好事的,在门口起哄:“王大少,书斋真的卖假书?要是这样,那我们可不敢在这里买书了。”

卖假货这种事,不管是什么时候,都被人厌恶,尤其是这朝代的读书人,更看重这些。

王成简瞥到了,刚才说话的那人,在书院里和他不对付,竟然这时候下绊子,真是可恶,这小村姑,更讨厌!

“十两银子,赔你这床破被子,赶紧滚!”

王成简直接把十两银子扔在了楚唯身上,不过被楚唯躲开了:“故意伤人,身为读书人,应该知道什么罪名吧。”

王成简被这么一噎,一口气直接堵在了嗓子眼,忌惮着外面书生乱说,王成简咬着牙叫大福捡了起来。

楚唯这才接过去,不喜欢王成简这个人,跟银子可没仇!

收了被子钱,楚唯转头看安文轩,好像在说,你的债什么时候还。

“安文轩,都这样了,还钱吧。”

安文轩捏着拳头,恨不得当场死在这里,他考了秀才之后,书院的同窗都要给他三分脸面,偏楚唯什么都不顾忌!

“我没钱,你就是今天把我逼死,我也还不上。”

王成简被楚唯气成这样,心里正是气不顺的时候,听说安文轩真的欠了钱,脑子一抽,直接冲楚唯说:“安兄欠你多少钱,你直说,我替他还。”

“一百三十九两八百文。”

王成简以为不过就是十几两,他一月的月钱也有二十两,怎么也还上了,没想到竟然一百多两。

王成简看了眼安文轩,见他满脸羞愤,怒火倒是少了几分,他手里没这么多,但书斋有,权衡利弊之后,他让大福去账房支了银子。

收了钱,楚唯心情好了不少,转头出门,看到角落瘦弱的书生,十分大方给了他一两银子,问了去吟风书院的路就走了。

后面的书生见此,一阵唏嘘,对得了银钱的书生,羡慕嫉妒恨。

楚唯出门绕了一圈,等书斋门口的人都散了,这才重新回了成衣铺子,红娘见楚唯来了,眼睛都在放光:“小娘子,你这本事不小啊,四两银子的被子,一转头,你就挣了六两,真有你的!不过那王成简他爹是县里的富商,听说和知府还有点关系,你这次算是得罪他了,以后出门小心点吧。”

楚唯点了点头,放在了心上,把准备带回家里的被子拿了一床出来,抱着去了吟风书院。

巧的是,她刚到门口,就碰到了之前收了一两银子的书生:“小哥,你是吟风书院的学生吗?”

书生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姑娘,我叫章波,你叫我名字就好。”

“章兄弟,你认识云和吗?麻烦帮我叫一下他。”

“云兄?你是云兄什么人?”

一听云和的名字,章波收了笑脸,上下打量着楚唯,在判断对方是好是坏。

“我是云和的妻子,我来给他送东西。”

这章波看着挺老实,但事关钱财,她也不敢轻易交给对方。

“是嫂子啊,你且等等,我这就去叫云兄出来。”

吟风书院有宿舍,章波正好和云和分在了一间房,不过云和同学很少留宿书院,他和书院的同窗都交情不深,唯有看到他才会主动打招呼,所以,在章波的心里,他和云和已经是极好的兄弟了。

进了宿舍,果然看到在屋里看书的云和,章波笑着过去:“云兄,嫂子来了,在门口等你,快些过去吧。”

“嫂子?”

云和愣了,第一想法竟然是楚唯来看他了,可又否定了这个念头,这几年,楚唯从没有来看过他,她能记得自己在哪家书院读书都不错了。

脑子这么想,但身体却是诚实的,不过片刻功夫,云和已经到了书院门口,看到楚唯瘦弱的双手抱着一床圆鼓鼓的棉被站在对面角落,云和感觉心里什么东西碎了。

云和神情不变,脚下步子却快了一些:“你怎么来了,天冷,有没有冻着?”

楚唯听着云和温润的声音,感觉耳朵都快怀孕了,咳嗽了两声,把被子递给了云和:“你在书院读书,也不知道先生有没有给你准备厚被子,家里这些年不富裕,没顾上问你,我来镇上卖了点野货,挣了钱,给你买了床棉被,回去铺上,别着凉了。”

交代完,楚唯毫不犹豫转身走了,只剩下云和抱着被子在原地发呆。

章波拿了落在宿舍的衣服出来,就看到云和愣在那里,看着来往的同窗对着楚唯指指点点,好心上去叫了对方一声。

云和和章波打了招呼,就抱着棉被去了宿舍。

“追风。”

追风从房梁上跳了下来:“主子。”

“你回去看到了什么?”

追风看了眼棉被,也没敢隐瞒,把自己听到的,如实说了一遍。

云和摸着手里的棉被,动作轻柔,像是抚摸爱人一般,眼神柔和:“嗯,知道了,你就待在镇上。”

云和不知道楚唯为何一身神力,但他也有秘密,所以主动收手,不去探查,早晚有一天,她会主动告诉自己的。

追风见云和抱着棉被,试探着问:“主子,要不要把棉被扔了?”

以往但凡主子的东西被楚唯碰过,他都会让自己扔掉,追风以为这次也不例外,但云和只给了他一个冷眼,就让他走了。

楚唯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在说什么,回去的路上,脸红的厉害,红娘见到,还忍不住调侃她。

楚唯只笑了笑,也没反驳。

回去的路上,楚唯也没有委屈自己,直接给了两文钱坐了村里的牛车。

不巧的是,安文轩的亲娘刘氏也坐在上面,看到楚唯背着这么多东西,眼里都是嫉妒和狠毒,今天儿子休沐,她专门拿了猪肉来镇上看儿子,谁知道,儿子没见到,倒是听说这小贱蹄子跟儿子要钱的事儿。

刘氏气的不行,恨不得当场去挠花了楚唯的脸,等见到安文轩,知道了内情,她也不敢贸然上去招惹楚唯了,她的脸不值钱,但儿子还要当官,可不能让这贱丫头搅和了。

不招惹,但不代表不能让别人去,刘氏看到坐在自己右边的大胖媳妇,转了转眼球,瞬间有了主意,小声凑到她耳边说了什么。

“罗叔,你这也太偏心了,我坐车,你就跟我要四文钱,楚唯带着这么多东西,你才收她两文钱。”

坐在车上的,都是岁数不小的老太太,车费也是家里人从牙缝里抠出来,见有人有特权,心里自然不平衡,都跟着起哄,到后来,竟然威胁罗叔,不让楚唯多出钱,她们就下车。

前面赶车的罗叔头疼,都说妇人家的事儿多,平时他也不搭理,这钱家媳妇还揪着不放了。

“钱家的,楚唯这丫头上次已经付过钱了,再说了,楚唯长得瘦,加上棉被,也占不了两个人的座儿,你让叔咋要钱,就别闹了。”

偏钱家媳妇不肯,对着楚唯就是冷嘲热讽:“这有些人脸皮可真厚,几两银子的被子都买了,罗叔两个大钱的车费还不肯出,真是抠门!”

这话一说出口,大家都看向了楚唯。

楚唯早在之前就已经预料到这一幕,也没有太过惊讶,先补了车费,才笑着转头看向说话的妇人。

楚唯记得,这是村东头孙木匠的二姑娘,抠门又懒,名声都臭了,十里八乡没人愿意娶她,就一直被养在家里,云和被她爹救回来的时候,孙氏还上门抢过人,不过孙木匠是个厚道人,把姑娘拉回去了,也是因此,平日里这孙氏见到自己,总少不了一顿冷嘲热讽。

云和看了眼旁边的刘氏,对这大婶的手段,有了新的认知,安文轩能傍上富家小姐,刘氏给他的聪明脑子也是功不可没。

“我记得钱大哥前两天才伤了腿,孙姐姐,你这大包小包的,难不成是有钱治腿了?”

孙氏听楚唯说到她家那口子,脸瞬间就黑了,眼里都是厌恶:“管好自己事儿,少打听别的!”

罗叔怕出乱子,赶牛的速度快了些,到了村口,等人都走的差不多,才拦住了楚唯:“丫头,上次就多收了钱,这两个大子儿,你还是收着吧,他们要问起来,我就说你给了。”

罗叔死活不肯收钱,没办法,楚唯只能从篮子里端了装有的瓷壶出来,杂货铺的小厮是个有心的,怕油沾了灰,特意在壶口上放了个小碗盖着,现下有了大用途。

楚唯倒了满满一碗油放在了车板上:“罗叔,正好,今天油便宜,我就多买了点,你也拿些回去让婶子炒菜,卖货的说这是新油,吃着香。”

黄灿灿的油在白瓷碗里晃动,罗叔咽了咽口水,最后还是端了回去。

正巧罗家闺女带着相公回家省亲,见炒菜放了不少油水,罗丫头的腰杆挺得直直的,女婿也不含蓄,临走前还给罗叔多留了点钱。

回家之后,楚唯就听到楚幼承在屋里不停咳嗽,楚唯眉头紧皱,推门进屋。

楚幼承吓了一跳,赶紧把擦嘴的帕子往炕上藏。

楚唯拦住了楚幼承,一把抓过了帕子,看到上面的点点血迹,楚唯警铃大震,怎么会这样,楚幼承的病比她想象的要恶化的更快。

“爹。”

楚幼承受不住姑娘心疼的目光,说话有些发虚:“没事,就是老毛病,咳出来就好了,去镇上累了吧,爹给你热饭。”

说着,楚幼承就转身去了厨房。

楚唯感觉手背微凉,低头一看,竟然是眼泪,楚唯知道,这是原主的情绪,她没办法控制。

还好这次在济世堂抓了药回来。

楚唯和陈大夫说好了,她来做药丸,卖出去之后,利润五五分,为了不让旁人猜出药丸,楚唯要药材的时候,没用的也都抓了一些。

她趁着这功夫,从济世堂准备的背篓里把药材都拿了出来,拿了楚幼承书桌上没用过的纸铺开,黄连一钱,白芷五钱….

分好之后,一一打包装了起来,看着桌上泛黄的草纸包起来的草药,楚唯神情恍惚,感觉自己还在现代。

过去的,都过去了,眼下的才重要。

楚唯在厨房找了一圈,也没发现家里有砂锅,草草吃了饭之后,只能用大铁锅凑合熬药。

“爹,喝药了。”

看着那碗发黑的药汁,楚幼承下意识后退,见楚唯盯着自己,有些讪讪:“药还烫,放桌上,爹等凉了喝。”

楚唯带着怀疑,记忆中,老爹很是排斥喝药,她得盯着才行。

无奈,楚幼承只能端起碗,憋了口气,给自己灌了下去。

看到一点汤药都不剩,楚唯满意点头。

往年冬日,楚幼承每天吃了饭,都会去田里转两圈,拔一拔荒草,现在地都被老宅收回去之后,也没事做,这不,已经在院子里闲地转圈了。

给隔壁刘大娘送油回来,就看到老爹无所事事,楚唯想着自己从杂货铺里拿回来的辣椒,有了主意,她虽然知道辣椒的种法,但到底不是专业种地的,免不了会出错,有楚幼承帮衬着,应该会顺利许多,要是气候合适,过年的时候,说不定就能吃上辣椒。

想到各种辣椒做的菜肴,楚唯就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不怪她嘴馋,这地方的调味料,就只有粗盐,杂质不少,价格还贵,吃了这么几天粗茶淡饭,她的嘴都快受不住了。

说干就干,楚唯把辣椒拿给了楚幼承.

楚幼承看到干瘪的小辣椒,眼中都是怀疑:“丫头,这什么东西?”

“爹,这叫辣椒,里面这些东西,就是它的种子,卖给我的老板说,结出来的东西,特别好吃,您帮我把它种一下吧?”

楚幼承也是头一次见这东西,好奇的很,问了楚唯很多,然后就找了废弃的木盆开始从院子里挖土。

没办法,这天冷的厉害,要是把辣椒种子洒在院子里,说不定就冻死了。

楚幼承有事可做,楚唯也放心。

不过没安逸多久,老宅的人就找上门了。

出了还在养伤的9,一家老小都来了。

领头的安氏见楚幼承在院子里,气都不打一处来:“老三,四丫头呢?”

楚幼承回头看到这么大阵仗,吓得铁锹都差点掉了。

“娘,您怎么来了?”

“少说这些,把你闺女给我叫出来,太不像话了,二牛可是她二伯,她也下得去手,再不管教,就要反了天了!”

楚大牛已经进屋去找人了。

坐在屋里想事情的楚唯突然被楚大牛抓了领子拉到了院子,正对着冷风,冻得一哆嗦,回了神。

“怎么了?”

安氏口水四溅:“四丫头,你还好意思问,你二伯现在还在家里躺着呢,他胳膊都被你打折了,赔钱,没二百两,我就把你送到衙门去!”

“二伯被打伤了?怎么回事?”

楚唯眼神都是无辜,反问安氏。

安氏准备说那晚的事情,被楚大祥给拉住了,到底是他们不光彩在先。

“丫头,听说你发财了,安家小子还了你一百多两银子?这样,爷爷跟你打个商量,你二伯伤了胳膊,大夫开了药,得花不少钱,家里实在拿不出那么多,这样,爷爷先借你一百两,等你二伯好了,我就让他打工还你。”

楚大祥神色和蔼,声音柔和,很是好说话的样子。

可惜,楚唯可是人间清醒,就楚二牛的性子,哪怕伤好了,也不可能老实,老头子这是要空手套白羊啊。

楚唯呲牙笑了:“爷爷,我也想借二伯钱,但我把钱都花了,我爹这几天一直咳嗽,我担心,这不,去镇上找安家大哥催他还了钱,就去药铺抓了二百两的药,药铺的好心,肯让我赊账,我这边还短几十两补不上,我娘的嫁妆,您看能不能先抵钱给我?”

楚唯反将了楚大祥一军。

楚幼承听了,忍不住吸了冷气,抓着楚唯的手还在哆嗦:“丫头,那药值二百两银子?”

楚唯点头,脸上带着为难:“爹,你放心,别说二百两,就是一千两,我也要给你治!放心,我娘还有嫁妆,大不了,我就把嫁妆卖了换钱!”

楚幼承只觉眼前头晕的厉害,但死咬着不让自己倒下,半天才找回声音:“丫头,爹的病,不行就别治了。”

楚唯装出不情愿的样子:“爹,这是什么话,我药钱都给了,人家药铺的大夫说,你这病,就得靠好药养着,要是停了药,前面的汤药就白喝了。”

楚幼承也被吓到了想,心疼二百两银子,又后怕自己真活不了多久。

“爹,娘,你们也听丫头说了,不是不想借钱给二哥,实在是家里没钱了。”

大刘氏才不信呢,给楚大牛使了个眼色,就让他进屋去翻了。

楚幼承身子虚,跑不快,楚唯担心自己前脚走,楚幼承后脚就被老宅的人欺负,索性也站在跟前没动。

一炷香之后,楚大牛灰头土脸地出来了:“爹,娘,真没钱。”

楚大牛黑着脸走了过来,忍不住瞪了大刘氏一眼,出的什么馊主意,那屋子破还脏,到处都是蜘蛛网,挖墙脚挖的手都黑了。

楚唯带了惶恐,瑟瑟发抖:“大伯,你怎么翻我家屋子!”

楚幼承心里也带了气,这些年,自己给他们当牛做马,他们竟然这么不给面子:“爹,娘,你们气冲冲来,就是要钱?还让大哥去翻箱倒柜,是打心底里没把我当儿子吗?”

楚唯听了,吓了一跳,她可是知道自己白面包子老爹对老宅的人多忍让,现在说这话,是终于决定不忍了吗?

“丫头,别怕,爹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