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禁H粗大太大好爽好涨受不了了

声音带点严厉的回答说:“我马上就到。”

她朝司随说:“抱歉,有点事情,先告辞。”

司辰看着自己成了个透明人,顿时生起闷气。

“堂哥,你怎么来了?”司辰看到顾离身影看不见后,回过头问司随。

“没事,我朋友夏洛封回来了,想约你一起喝酒,恰巧路过你公司,就上来看看,没有想到遇到这么有趣的人。”司随摸摸自己的兄弟,还好还好,还能人道。

“堂哥,你这动作,让人想入非非啊。”司辰看到司随的动作揶揄道。

“你试试看被人用膝盖撞两次看看,痛死了。”司随那叫一个委屈的表情。

“顾离,顾离,呵呵,堂弟,有没有什么感觉?跟自己过逝的老婆同名,你会不会把她当作替代品?”司随问。

“堂哥,她又不是顾离,只是名字一样而已。”司辰心里怔了下,为什么自己忽然会想要这个顾离。

电梯里的拥抱,让他许久不曾起来过的兄弟,居然立正了。

他居然有感觉了……!

甚至如果不是在公共场所,他马上会化身为狼,开始大战。

“哎呀,我先走了,我约了人,下次再找你。”司随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说。

“嗯,下次一起喝酒。”

坐上自己车的司随,刚才还是温和如煦春风的他,忽然变了个气息。

然后开始大笑起来……!

嘴里在叨念着:“她没有死,她没有死,哈哈哈,这次,你逃不掉了。”

顾离仓促离开,是接到幼儿园打来的电话,说蓝天一三胞胎在学校跟别的小朋友打架了。

顾离连忙赶过去,幸好,没有什么大碍。

只是擦破了点皮。

顾离连忙道歉,然后赔了点医药费,这个事就揭过了。

“为什么打架?”顾离回到家里温柔的问。

她知道孩子们,不会无缘无故打架的。

“他骂我我们是野种,没有爸爸的孩子。”蓝初二声音还带点抽泣。

“……!”顾离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个问题。

“他先动手推弟弟的。”蓝天一倔强的表情说。

“嗯?所以,你就打他?”顾离叹了口气,孩子们虽然聪明,但是,毕竟只是孩子。

“你们的爸爸太没有用,吃块豆腐都噎死了,我有什么办法?”顾离解释。

“妈咪,你错了,上次,你是说爸爸跑步,被狗追,然后跳进河里淹死的。”蓝初二一言不合就拆穿顾离的谎言。

“额……!”孩子们记性太好,都不好哄了。

蓝天一看着神情闪烁的妈咪,他就知道,妈咪又在想什么借口来搪塞他们。

“好了,妈咪,我们知道错了,下次不会再打架了。”蓝天一赶紧道歉,然后拉起弟弟们进了房间。

留下顾离一脸的愕然,怎么这次孩子们就这样放过自己?

按照以前,他们必须打破沙锅问到底。

这次事情就这样过了。

翌日

顾离早起,今天是第一天正式上班,她不能迟到。

地下车库,顾离准备打火开车走人。

忽然,一个黑影窜了过来。

捂住顾离的鼻子,顾离还没有叫出口,就缓缓倒下。

黑影宝贝似的,把顾离抱进后座。

来回摸着顾离的脸蛋,黑影自言自语说:“怎么脸不同了?”

他看看周围,然后拿着顾离的车钥匙,把车开出了地下别库。

车子来到一处偏僻郊外别墅。

黑影迫不及待的把顾离抱进去。

看着床上昏迷的顾离,他喃喃自语:“你终于是我的了,这里没有人可以打扰我们了。”

司辰急了,自前妻顾离死了后,没有谁能让他如此着急。

顾离怎么会失踪?

她得罪了谁吗?

她不是法国刚回来吗?

不可能跟人有仇。

他放下公司所有的事情,调动公司全部人力,全部寻找顾离。

蓝二歌知道顾离失踪后,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他拿出自己电脑,开始快速敲起特殊符号。

五分钟后,在全网地图上,一个红点在闪烁不停。

终于找到你了。

他拿起电脑,开着自己改装的车,踏上了那个红点为目标方向而去。

就在此时,司辰也用了华国监控系统,也查到了这个地方。

第一次,他动用了自己华国势力,只为一个叫顾离的女人。

在同样的时间里,琳达接到那个神秘人电话。

“马上开门,立刻!马上!”神秘人声音非常急促。

琳达愣住了,他居然找到自己家门口?

她不敢耽误,鞋子衣服都没有穿,就赶紧开门。

门一开,一阵风吹过一样,琳达被扣住,她无声的呐喊,可惜,这永远都没有用。

她的背后是滚烫的胸膛。

经常经历此情景的琳达,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恨,琳达恨,她就像一条哈巴狗一样,仰仗别人气息活着,凭什么啊!

可是,又能怎样?现在的自己,沙尘都不如。

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终于平静了。

神秘男人洗干净了自己,居然没有离开,坐下来发呆。

这是什么情况?琳达疑惑的抬头看着男人。

难道自己不美了?失去吸引力了?还是他有了新欢?

琳达不敢发出声音,她只能保持同样的姿势。

一分钟,两分钟,那个神秘男人似乎终于发现了琳达。

“最近,你多和司辰走近,他对你还是有感情的。”神秘男人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着。

琳达很意外,今天他忽然变得像个人了。

“穿上衣服吧!”神秘男人看到琳达居然还是刚才的姿势。

琳达呼了口气,换上了自己上班穿的工作服。

她以为,男人一定会离开。

可是等她出来,这个男人居然还在。

“司雪柔真的疯了?”神秘男人忽然问。

“据说是真的,我也打听过,她被与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被人凌辱,还被丢到自己家门口。”

“是吗?”神秘男人只是淡淡反问了句。

“琳达不敢欺瞒您。”琳达马上双膝跪地上。

“嗯,不用跪。”今天神秘男人心情不错。

“是!”琳达很配合。

“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就是利用工作相处,多勾引你老板就可以了。”

“是!”琳达也还喜欢着司辰,只是她身不由己而已。

“真乖!”神秘男人喜欢听话的琳达。

然后,神秘男人又一阵的神游太空。

不知道想到什么,“噗嗤”居然开心的笑了出来。

“您……?”琳达脱口想问的。

“哦,没事!我走了!”神秘男人起身离开了。

琳达看看时间,还早,自己下午才用去公司。

准备想出去购买生活用品。

她对面的门忽然开了。

走出来了的是一个外国人,极邪魅的眼神扫瞄琳达。

琳达礼貌性的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家。

只是她不知道,就在她离开没有多久,一个男人用根铁丝,打开了她家的大门,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谁也不知道,他是谁!

他潜入琳达的家想做什么?

顾离缓缓醒来,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

她躺在一张花雕床上,口袋里的手机已经不见。

她艰难的撑起身体,没有多久,又重重倒回床上。

“别挣扎了。”有点昏暗的房间,顾离寻着声音过去,她才发现,这里坐着个男人。

“你是谁?”顾离问。

她的声音有点嘶哑,想看清楚那个男人的样子。

可是眼睛开始迷糊,意识开始迷散。

脑子还清醒的她,手却控制不住的开始扯衣服。

热,除了热,还是热。

顾离明白,自己被下套了。

“你……是谁?”顾离再次问。

“爱了你十年的人。”男人似乎叹了口气。

“你叫啥?”

“你不会想知道,我的名字。”男人自嘲讽的笑了下。

“为什么?”顾离上衣已经半褪。

“我爱你,我要得到你,顾离。”

“顾离?你认错人了吧!”

“阿离,我的阿离,就算你化成灰,我也知道那簇灰是你的。”男人的呼吸有点急促。

因为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顾离的脸,六年了,他终于又再见到她了。

六年的相思,谁又能明白他的情,什么是爱而不得,恐怕就是他这样吧!

每天只能看着她,却不敢靠近她,他的煎熬,又又谁动?

身体越来越热,顾离眼神也逐渐变得冰冷,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会失去清白。

“我不是你的……阿离。”

“不,你就是我的阿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的脸变了,可我就知道,你就是我的阿离,你可知道,六年前你死的消息传入我的耳边,我干了什么?”

“六年前?”顾离意识更迷糊了。

“六年前,你因为司辰那个渣男老公,心灰意冷跳下长江,你忘记了?”

顾离也终于知道,他真的认识自己。

可是为什么?他怎么知道自己就是司辰的前妻,顾离。

“你究竟是谁?”顾离咬了舌尖,她要保持清醒。

只要自己拖延时间,蓝哥发现自己失踪后,他就一定能找到自己。

她要保持清醒,不能倒下。

“你在等谁?司辰那个渣男吗?哈哈,你就在他面前,他都认不出你就是真的顾离。”

“……!”顾离已经说不出话来。

“救我……!”顾离浑身无力的躺床上呢喃。

“求我吗?”男人终于动了。

他来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顾离。

“不要……!”顾离微弱的力气反抗。

“不要?女人就是不诚实,为什么就不遵从自己城实的身体呢?呢?”男人看着哭泣的顾离,为什么他的心那么乱?

呵呵,原来他还是强迫不了她啊!

顾离的眼角流下了泪,因为她现在真的无力反抗。

“你在哭?为什么要哭?我才是那个真正爱你的人。”男人摸到了眼泪。

“我不认识你,不敢与真面目面对我,这个是爱我吗?”顾离想扯下男人的面罩。

“宝贝,我的阿离啊,很快,你就会知道我的真面目了。”

男人抹掉顾离的眼泪。

忽然“嘣嘣嘣!”破门的声音传来。

男人惊了下,怎么会找到这里?

而且还这么快?

只是不容他多想,快速扯起衣服穿上,就消失在顾离面前。

“哗啦!”房间门应声而倒!

司辰第一个闯进来,看到顾离泪流满面的无助躺在床上。

那个时候,他心碎了。

这个感觉,唯有死去的顾离,才能给自己的感觉。

他连忙脱下衣服,把顾离裹住说:“别怕,我在!”

“呜呜呜………!”顾离这下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