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弄湿你(高H) 人和禽牲交小说500篇

她还想为祝凌查清阮家的事,就暂时不能离开京城。

而且她的娘亲袁璃还尚未出殡,她怎么可以扔下她娘的尸体自己走呢?

逃跑不行,那开口求苏丞相出面捞人?苏子余撇撇嘴,那苏丞相说不定比安亲王妃还希望她死呢。

就在苏子余一筹莫展的时候,那离开不久的衙役,又回来了。

这一次他手中提着一个食盒,直奔着苏子余的牢房就走了过来。

“开饭了!”

开饭?苏子余嘴角抽了抽,心想这牢房里来送的八成都是断头饭吧。

衙役打开苏子余的牢房门,将食盒打开,一道道精致的小菜被摆了出来,有荤有素,有汤有菜,看起来颇为丰盛。

京兆府的牢饭这么丰盛吗?

衙役见苏子余站着不动,连忙开口道:“苏三小姐,这是府尹大人特地安排的,您还不算戴罪之身,所以吩咐关照些,您快趁热吃吧,吃完了小的回去复命。”

吃个饭还要复命?

苏子余面无表情的走向饭菜,喝了一勺汤,清甜可口,品了一口菜,齿颊留香,端起一碗白米饭,香气扑鼻。

汤无毒,菜无毒,饭也无毒。可若她这一口饭吃进去,那便会死的透透的。

苏子余勾唇一笑,心道一声,丞相府不简单啊,竟然有这般用毒的高手在身后,看来……日子越来越有趣了呢。

眼看着苏子余将四菜一汤都吃了小半,那来送饭的衙役,忍不住松口气。

苏子余见他那副紧张的模样,心中嗤笑了一声。

就这?

这点毒,还不够她塞牙缝的。

苏子余吃饱了开始将碗盘往食盒里装,那衙役见状连忙蹲下身来开口道:“小的来,小的来就好。”

行,你来就你来。

苏子余退到一边,靠着墙根坐下来,那衙役收拾好碗筷之后,提着食盒就要走。

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苏子余语气莫名的开口道:“官差大哥,麻烦你给我二姐问个好,初春微凉,乍暖还寒,让她莫要忘了多穿几件儿衣裳。”

苏子余的关心来的莫名其妙,让那衙役忍不住微微发愣,等他回头看向苏子余的时候,苏子余已经闭上双眼,不欲再攀谈。

衙役见状只好提着食盒匆匆离去。

衙役离开后,苏子余鼻子动了动,有些诧异的抬头朝着房梁看了一眼,只是入目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苏子余拢了拢身上的大氅,心想可能是自己闻错了,他怎么会来牢房。

而她不知道的是,房梁上的人,在她抬头的时候,身子微微一僵,没想到苏子余竟然这般敏锐,竟是能发现他的存在?

那人看了看苏子余,又看了看刚刚那个送饭衙役的背影,最后闪身跟了上去。

——

丞相府。

苏子嫣在自己的闺阁中来回踱步,急不可待的模样,连手上的帕子都快拈碎了。

“小姐,小姐,人回来了!”丫鬟夏竹幸灾乐祸的从外面跑进来。

苏子嫣眼睛一亮,连忙道快叫进来!

“是!”

丫鬟夏竹匆匆跑出去,又匆匆回来,带进来一个男人不是旁人,正是刚刚给苏子余送饭的官差。

苏子嫣迫不及待的开口道:“吃了吗?!”

那衙役跪在地上将食盒往苏子嫣面前推了一下,开口笑道:“二小姐放心,虽然没吃完,但是每样都吃了一些,请二小姐过目。”

苏子嫣俩忙就要伸手去打开食盒看,不过一想这东西进过牢房,还被面前这粗鄙的衙役拎过,她就不想碰了。

苏子嫣给夏竹递了个眼神,夏竹连忙上前将食盒拎起来,放在桌面上慢慢打开,将两层的食物都摆放开来。

食盒打开之后,一股甜香味儿扑面而来。

然而这股味道并没有引起苏子嫣的注意,她只看到食盒里的菜肴都被动过,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苏子嫣看向那跪在地上的衙役,开口道:“这里是一百两银子,拿着它回乡下去吧。”

夏竹连忙递上一袋银两。

衙役微微一愣,有些错愕道:“小……小姐,小姐不是说可以让小人到御林军当差吗?”

苏子嫣用帕子掩住口鼻,脸上的厌恶神色毫不掩饰。

夏竹见状怒声道:“你下毒谋害丞相府的三小姐,东窗事发之后你还有命吗?现在让你拿着银子回家,是我们二小姐心善,你莫要不知好歹。”

衙役满脸震惊,却也知道胳膊拗不过大腿,见好就收,还能得到银子,若是惹毛了这祖宗怕是连脑袋都留不住。

“小的……多谢小姐赏赐。”

衙役拿着银子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忽然想起来苏子余的话。

衙役转身看向苏子嫣,开口道:“二小姐,三小姐托小的给您问个好,她说初春微凉,乍暖还寒,让你莫要忘了多穿几件儿衣裳。”

衙役说完就走了,徒留下苏子嫣一个人愣在原地。

苏子嫣看向夏竹,开口问道:“那死丫头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夏竹也不明白,只能捧着苏子嫣道:“应该是三小姐知道怕了,想讨好二小姐的说词吧!”

苏子嫣想了想,得意的笑了笑,死到临头了才知道怕,晚了!

“啊——”一声惨叫从院子里传来,苏子嫣和夏竹齐齐一怔。

苏子嫣开口道:“还不去看看怎么了?”

夏竹连忙道:“奴婢这就去!”

夏竹刚走出房门,又一道惊呼声传进来:“啊!”苏子嫣听的出来,这次的叫声,是夏竹的。

苏子嫣也急忙走出去,想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了,刚来到院子里,就见到自己的大姐,丞相府的长女苏子媛站在院子中。

垂眸看着躺在血泊中的衙役,和跪在一旁的夏竹,冷声道:“大呼小叫像什么样子?没见过死人么?要不要送你去乱葬岗看个清楚?”

夏竹身子一抖,整个人都趴跪在地上:“大小姐饶命,大小姐饶命,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

苏子媛正要发难,苏子嫣连忙挤出一抹笑来开口道:“大姐,这是……”

苏子媛白了一眼苏子嫣,转头看向身边的秋儿,开口道:“把尸体处理干净,银子赏你了。”

春兰收起手上带血的匕首,冷静的将地上已经被抹了脖子的衙役抗走了。

苏子媛看了一眼苏子嫣,语气冷淡的开口道:“杀人的胆子不小,善后的本事却这么差。”

苏子嫣抿了抿嘴,不敢反驳,她对自己这个大姐还是有些打怵的。

苏子媛继续道:“若是他日东窗事发,这衙役把你供出来,你要如何脱身。”

苏子嫣不服气道:“怎么可能东窗事发,死丫头吃了我的毒,一定会死的,她那个死鬼娘亲已经先走一步了。等她死了谁还会为她伸冤辩白?姐姐,你过虑了。”

苏子媛冷哼道:“你就确定她一定会死?她已经接二连三逃过死劫了。你一个人蠢就罢了,莫要连累整个丞相府。”

苏子嫣鼓着嘴不说话,摆明了没听进去自己姐姐的训诫。

苏子媛见自己妹妹这付油盐不进的模样,心中也是窝火,若苏子嫣不是她同父同母的亲妹妹,她才懒得管。

苏子媛正要耐着性子多教育两句,就见苏子嫣开始抓耳挠腮的。

这身前背后的,都被她抓的衣衫不整了。

苏子媛蹙眉道:“你这像什么样子!”

“痒,姐姐,嫣儿好痒啊!哎呀,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痒!”一股钻心的痒痒爬上心头,让苏子嫣恨不能抓掉一层皮下来。

这一股莫名而来的痒,让苏子嫣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仅仅是苏子嫣,就连那丫鬟夏竹,也痒的在地上打滚,手臂脖子,能抓到的地方,都抓的一道道血痕出来。

若不是她理智尚存,都要把自己抓的血肉模糊了。

“大夫,怎么样了?我女儿她……”丞相夫人焦急的问着大夫情况。

大夫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那苏子嫣已经痒的连衣服都穿不住了。碰哪,哪就痒的抓心挠肝的。

“娘亲,娘亲救我,好痒,好痒啊!”苏子嫣扯着自己的衣服,三两下脱个精光,雪白的身子让她抓出一道道血痕。

苏夫人见状连忙把大夫引到外间,开口训斥道:“你是什么庸医,一点痒症都看不出,来人给本夫人赶出去!”

苏子媛见状蹙眉道:“娘,这已经是第五个大夫了,妹妹这个病,不对劲儿啊。”

苏夫人想了想开口道:“莫不是昨天夜里,在宫里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听说宫里死人了……”

苏子媛微微摇头,她也不清楚,不过……

苏子媛开口道:“会不会与那贱丫头有关?”苏子媛将苏子嫣在饭菜下毒的事情告知了苏夫人。

苏夫人没有责备苏子嫣手段残忍,反而开口道:“是不是有关,去看看她死没死就知道了!来人,去大牢给三小姐,再送饭。”

——

京兆府牢房。

刚刚那顿宵夜,吃的有滋有味的,苏子余吃完就在牢房里睡着了。

本想着有什么变故,也得是明天的事儿了,没想到天还没亮,就有人吵醒了她,说是给她送饭。

苏子余看着来人难掩惊恐的表情,伸了个拦腰有些好笑道:“呦!二姐姐可真是疼我啊,衣裳都穿不住了,还想着我的肚子。”

送饭的人一听,顿时心里咯噔一下,这手上一抖,食盒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苏子余挑挑眉道:“得了,没得吃了。唉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安安稳稳吃一顿呢?”

送饭的人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开口道:“会……会的,小姐吉人自有天相,很……很快就会回府的。”

苏子余单手托腮,笑眯眯的看着送饭的人,意味深长的开口道:“那你回去告诉二姐姐,我吉人天相了,她自然也逢凶化吉。”

……

丞相府。

送饭的人将苏子余的三句话禀报给了苏夫人,苏夫人怒不可遏拍案而起!

砰的一声巨响,吓得满屋子丫鬟小厮都打了个哆嗦。

苏夫人怒声道:“贱人,她敢对我嫣儿用毒!”

苏子媛诧异道:“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