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两根一起进3p 每天都想弄湿你(高H)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夏婠婠的确很过分。

作为一个冒牌货,她居然连真千金的回归的生日宴会都要破坏!

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女人,怎么适合嫁入时家?

男人双腿交叠,抬眸若有所思地看着夏绾绾。

特助还想说什么,却听到男人攸冷的声音响起。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李特助吓得浑身一抖,立刻噤声。

总裁一向讨厌女人,他竟然忘了。

这污糟的地方,总裁能过来已经纯粹是看在侄子的面子上了。

他竟然还敢和总裁讨论那么个品行低劣总裁看一眼就算脏了眼睛的女人,真的是找死。

……

“果然是你!” 夏星辰阴冷一笑,“夏婠婠,你这次该承认了吧?”

夏婠婠眯了眯眸子。

“竟然真的是你!”夏彦霖怒道,“我们把你从孤儿院接出来,锦衣玉食养了你三年。如今我们亲生女儿回来了,我们对你别无所求,只希望你能够好好对我们女儿,没想到你手脚不干净,可你竟然连我给我女儿的生日礼物都敢偷!”

“这件事不是我做的。”夏婠婠坦然道,目光看向夏星辰,“我请求调监控。”

夏星辰眸光闪了闪,说道:“姐姐,你明知道,这两天家里刚拆了摄像头,准备全都换成新的,您何必还故意这么说?”

摄像头,全部被拆了?

夏婠婠心里又震撼,又失望,她的目光扫向夏彦霖。

佣人出面帮忙作证,甚至家里摄像头全部被换,就算夏婠婠再想替夏彦霖找借口,也无法掩盖夏彦霖是夏星辰帮凶的真相了!

她今天意外坠楼,想来,也是夏彦霖的主意了!

他们一家人,是巴不得她死啊!

她手里拿了盛夏集团的股份不说,还和盛夏集团最重要的联姻对象,所以,夏家才容不下她吗?

王素梅心碎地看着夏婠婠,“婠婠,没有想到真的是你。”

“是夏星辰陷害我的。妈妈,三年了,难道你还不了解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我怎么可能会去偷东西?”夏婠婠冷冷说道,“我没有做就是没有做。你们可以报警,我会接受调查,相信警方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夏婠婠话音未落。

夏彦霖冷笑了一声,“三年前,你故意模仿我们女儿,哄骗我们收养你!当时,我因为妻子过度伤心,就顺了你的意!现在想来,我压根就是做错了。你这种人,生来就贪慕虚荣,狡诈阴险,让你进我们家就是引狼入室!”

贪慕虚荣!

狡诈阴险!

夏婠婠没想到,夏彦霖竟然将话说得这么绝!

从他们设计她坠落,又设计污蔑她,就压根没想过让她在留在夏家了。

“爸爸,你别这样说姐姐了。”夏星辰温声细语地说道,“姐姐她可能只是太喜欢这条钻石项链了,所以才偷的啊。”

“喜欢就能偷了?我看,这压根就是骨子里的坏和蠢!”

“算了算了,”夏星辰叹息了声,假惺惺地说道,“既然是姐姐喜欢的,就送给姐姐也没关系。”

“送给她?她也配戴你的东西?”夏彦霖气笑了,“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替她说话,她这种孽种,根本就不配戴你的东西!来人,把这条项链给我拿回来!”

夏婠婠听笑了,偏偏头,美眸泛冷,“一条破项链,值得你们这么纠结吗?”

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目光决绝,伸手一把扯断了那条钻石项链,扔在了夏星辰的身上!

碎裂的钻石如同星星点点的泪光一般散开,落了满地,夏婠婠笑容凄美,“你们的钻石项链,还给你们!”

“啊!我的钻石项链!”夏星辰忍不住心痛地失声大叫起来。

夏彦霖也一阵肉痛,那可是他为了庆贺星辰回家,花天价从苏富比拍卖行好不容易弄到手的钻石项链!

“你这个逆女!!逆女!!你不戴,就算是毁了也不还你你妹妹是吗?”夏彦霖气得额上青筋直爆,“好,这是你做的。我们夏家容不下一个贼!我要和你解除收养关系,从此,我们再没有瓜葛!”

夏婠婠眸色讽刺,唇角的笑容更加冰冷。

这群人,目的就是让她滚出夏家是么?

他们要面子,不想被舆论议论,所以才这么千方百计地设局让她成为过错方!

这三年来她对所谓的父母的感情,是多么的可笑。

她,哪怕有一时一刻,被这家人承认过吗?

“好啊,我走,不过走之前,我们是不是有些账要算?”夏婠婠幽冷开口,声音不大,却冰冷凄艳极了。

“算账?”夏彦霖眸光闪烁,“这可是你说的,别怪我夏某人翻脸无情。你这三年来,你吃夏家的,花夏家的,用夏家的,甚至刚才的钻石项链,都是夏家的钱,你离开夏家,欠夏家的每一分钱,你都要还回来!”

夏婠婠笑得漫不经心,“好啊,你明天把账单发给我?”

夏彦霖眯了眯眼睛,“记住你说的话!”

他本来还顾及面子,不好当着所有人面来要,这可是夏婠婠自己主动提出来的。

他要踩,就要把夏婠婠踩到泥里,绝对不能让夏婠婠再有丝毫威胁到夏星辰的可能!

一个天价账单,能让这个孤儿院的野种一辈子被压弯了腰!

“伯父似乎还忘了一件事情……”正在此时,一直冷眼旁观的时墨熙忽然开口。

所有人都看向了时墨熙,这才记起来,这里还有夏婠婠的正牌男友,时家小少爷在站着呢!

难道时家小少爷要为夏婠婠出头?

夏彦霖脸色一沉,“时公子,有什么事情吗?”

只有夏婠婠悠闲地摇着酒杯,嘲讽地看向时墨熙。

时墨熙早就策划着退婚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怎么可能错过?

他跳出来也好,省得她一个个算账太麻烦!

“夏婠婠,你我虽然有婚约,可你既然做出这种事情,我时家是不可能迎你入门了!”时墨熙趁机大声道,“我宣布,我和你的婚约……”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婚约怎么样?”

那声音并不大,却自带着上位者才有的居高临下的气息。

时墨熙,连同夏家上下都认出了这个声音,他们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噤。

时御霆的身影被灯光映得投在地板上。

高大的男人走进来,他顺手揭开帽檐,他的眼眸是深邃的墨色,蕴含着蛊惑人心的魔力。就像一块磁石,任何女孩见了,都要沉溺进去……

他一步步走来,每一步都让所有人屏住呼吸。

“小叔?”时墨熙吓得浑身一个瑟缩,强行挤出一个笑容,“小叔,你怎么来了?”

时御霆眯了眯眼睛,说道,“今天是即将夏家大小姐的生辰,我怎么能够错过?”

“哈、哈哈……原来,小叔是为了星辰来的啊。”时墨熙结结巴巴地道。

他偷偷捏了把汗,小叔才是整个龙霆集团的最高掌权人,时家的掌舵人。

他没有经过小叔的点头,就擅自退婚,可是对小叔权威的挑衅!

还好,小叔没有和他计较!

时御霆懒得看他那没出息的样子,他看了眼身后的手下。

那名手下立刻毕恭毕敬地拿出来一个精致的盒子,微笑说道。

“今日,是夏小姐的生辰。这是我们总裁专门准备的礼物,送给夏小姐。”

说着,手下打开了那盒子。

盒子里,一件中间婴儿拳头大小的心型粉钻王冠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王冠镶嵌满了一克拉大小的碎钻,美轮美奂。

那璀璨的星光,炫花了所有人的眼睛!

全场哗然,有识货的人立马认出来了这件稀世珍宝。

“这……难道就是奥匈帝国末代女皇那件不知所踪的王冠?”

“不可能,那条项链早就消失在海洋中了啊?几百年来,多少人寻找都没有找到啊!”

夏星辰更是激动得浑身颤抖。

刚才她还在心疼被夏婠婠毁了的钻石项链,想着一定让爸爸找个能工巧匠恢复,没想到,下一秒,时御霆就送了她这么一份大礼!

只有这样的钻石,才能般配得上她!

这可是女皇的王冠啊!!

宾客们诧异地看向夏星辰。

这位夏小姐也太好命了。

失踪三年后,才回来,就被夏家宠上天,连龙霆集团总裁时御霆都亲自送上生日贺礼。

这可是整个亚洲独一份的啊!!

夏星辰激动的满面红光,好不容易调匀了呼吸,才迈开莲步,娇羞地走到了时御庭的面前,“谢谢时总,您的生日礼物我很喜欢。”

夏家全家都很激动。

这是时先生给他们夏家的荣光,更是时御霆对他们女儿的认可!

这样一来,夏星辰嫁入时家,应该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时御霆冷漠地扫了夏星辰一眼,伸手珍重地拿起了王冠,“这个皇冠,我要亲手献给夏小姐,作为时家对夏小姐的聘礼。”

夏星辰激动得快要落泪了。

这个俊美如同天神一样的男人认可她嫁入时家了,还要送给她订婚礼?

她的声音都不自觉地带了几分颤抖,“谢谢、谢谢您对我的认可。”

时墨熙也激动地道,“小叔,您的礼物真的太贵重了……”

谁料到,时御霆直接走过了夏星辰,与她和时墨熙擦肩而过,走到了夏婠婠的面前。

他将王冠,珍重地戴在了角落里的夏婠婠的头上。

随后,他绅士地拉起了夏婠婠的手。

“夏小姐,您愿意,嫁给我吗?”

全场,寂静。

所有人的表情,都变了。

夏星辰的表情,从原来的激动变成了震惊,愤怒,她整张脸都扭曲了,恶狠狠地看向夏婠婠。

时墨熙也愣住了,“小叔?!你、你什么时候和夏婠婠……”

夏家夫妻也疯了,凌乱地问道,“时总,您、您认真的?”

夏婠婠感觉压到头上王冠的沉重,她抬眸,看向时御霆。

虽然一早就知道,时御霆会为她出头,答应过她给她一个交待就会做到,可是……这个求婚,还是来的太突然了!

那一瞬间,夏婠婠甚至怀疑,时御霆是不是认出了自己!

毕竟,她看上去太灰头土脸了,被所有人污蔑抛弃,可是时御霆依然走向了她……

时御霆……

她的心狠狠疼了起来。

曾经无数个日夜,他描摹着她的容颜,一遍遍呼唤着她的名字,宛若毒液沁心一般将她刻入骨髓,为她发狂……

她忍住眼底的泪,勾起绯艳的唇,笑得倾城,“好啊。我嫁给你。”

之前的情况,不管是夏家人,还是时墨熙,都护着夏星辰,拉踩着夏婠婠。所以,大家下意识地以为时御霆也会忽略掉夏婠婠。

可现在,时御霆却亲自把价值连城的王冠,送给了本该是时墨熙的未婚妻的夏婠婠,并且当众求婚?

众人的神情,都变得微妙了起来。

最难堪的当属被所有人瞩目的夏星辰,她紧紧拉住了时墨熙的衣角,委屈地快哭出声了。

时墨熙忍不住上前问道,“小叔,您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对着夏婠婠求婚?”

时御霆淡淡地看了一眼时墨熙,“哦,我今天晚上在花园里答应夏婠婠,无论如何都会把她娶进时家大门。既然你娶不了,那时家适婚的男人,就只有我了。”

他顿了顿,噙笑看了眼夏婠婠,“既然将会是我时御霆的女人,我当然要给她最好的。”

时墨熙愣了一下,夏星辰也脸色发白。

今晚的花园?难道,他们在花园里的话,都被时御霆和夏婠婠听到了?

她和时墨熙偷情怀孕的事情,时御霆也知道了?!

可……时墨熙娶不了夏婠婠,就让夏婠婠嫁给时御霆也太荒谬了!

时御霆毫不客气地说道,“怎么?你不是要娶夏星辰毁了时家对夏婠婠的婚约么?时家可不是随便毁约的家族啊。”

所有人哗然。

时御霆到底在说什么?

时墨熙要退婚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可是娶夏星辰的消息是怎么回事?

时御霆当然不会说谎,那就代表……时墨熙在是夏婠婠未婚夫的时候,就出轨了夏星辰?

指指点点的议论声响起,夏星辰脸红透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是再怎么耻辱,他们也不敢质疑时御霆的话。

时墨熙看到被流言诋毁的夏星辰,忍不住一阵心疼,他站出了一步。

“小叔……您说的没错,我是要解除婚约。您可能刚来不知道,这个夏婠婠可是个贼,她嫉妒夏星辰,就偷了伯父送给夏星辰的礼物据为己有。这种女人,根本不配我们时家,也配不上您!您根本不用为了家族责任为她负责!她不配!”

搞清楚了前因后果的夏彦霖目光一动,也跟着说道,“时总,墨熙说的没错,我这个养女,确实不登大雅之堂。而且我刚刚,已经正式宣布,把她赶出夏家了。她不再是我夏家的人,时家的婚约当然也就不算数了。”

时御霆笑了,他冰冷开口道,“什么时候变成时夏两家的联姻了?我们时家,承诺的,一直是要夏婠婠入门!你们区区夏家,还真以为配得上我们时家吗?”

夏彦霖的笑容,顿时僵硬在了脸上。

夏家只是上流社会的普通家庭,能够和亚洲第一家族时家联姻,的确是侥幸极了!

“区区夏家大小姐的身份,我们时家并不看重。”时御霆深深看了一眼夏婠婠,淡道,“我们答应进门的人,是这位叫做夏婠婠的女孩。”

时墨熙急着说道,“可是小叔,这个女孩儿偷东西千真万确,这种女人,绝对不能进我们家门啊。我们时家就算毁约,也会有别的体面的补偿的。想来,老爷子也会同意这个法子的。”

情急之下,他连一直闭关养病的时老爷子都抬出来了,只希望小叔能够多考虑考虑!

“谁说我偷东西了?”在僵持中,夏婠婠甜美清冷的声音响起,“啊,对了,不是说要报警吗?怎么还不报警啊!”

夏彦霖脸色变了变。

报警?报警的话真相被查出来可怎么办?

他这次的局,不管是推夏婠婠坠楼,还是污蔑偷东西,都做得很不细致,吓唬吓唬夏婠婠还可以,可经不起警方的调查啊。

这个夏婠婠,什么人说话她都敢插嘴,他现在恨不得一耳光抽在她的脸上!

可是他不敢,夏绾绾旁边可站着时御霆呢。

“报警?我们时家可丢不起这个人。”夏彦霖忌惮地看了一眼时御霆,果断拒绝!

“对,不能报警!”夏星辰也忙道。

时御霆淡淡地看了一眼时墨熙,饶有兴致地问道,“墨熙,你觉得,要报警吗?”

时墨熙不知底细,只觉得能踩死夏婠婠最好了。

决不能让她做自己的婶婶啊!那样以后他在时家还怎么抬得起头?

“当然要报警!这种女人,夏家居然还想要姑息保住,就冲着她今晚对夏家做的事情,就证明他根本不配!”时墨熙阴狠地看着夏婠婠,“报警吧,这么多钱的东西,被查出来,她就要住好几年牢!让她看看,我们之前对她是多么宽容,这是她自己不珍惜机会。”

只要报警,夏婠婠就会坐牢,看她怎么还做他婶婶!

小叔也会认清真相,不再被这个女人的美貌迷惑,自然也会打消了娶她的念头!

“别……墨熙……”夏星辰心跳都快蹦出来了,她慌忙拉住了时墨熙,“墨熙,她到底是我的姐姐,代替我照顾了爸妈三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作为惩罚撵她出夏家已经足够了,没有必要把她送到监狱里去。”

“星辰,你就是太善良了……”时墨熙柔情脉脉地说道,“这种女人哪里值得你这么眷顾。你不用忍气吞声,该讨回来的,我都会替你一一讨回来!”

看到眼前的景象,时御霆眸光泛冷。

之所以问时墨熙,只是想要确定,时墨熙到底蠢到什么地步,还有没有救。

现在看来,这个侄子,还真是不成器啊!

眼看着时墨熙真的要叫警察来,夏彦霖一个头两个大,“算了算了,贤侄不用再为这件事情生气了。婠婠毕竟陪伴照顾了我病重的妻子这么多年,如果不是婠婠我的妻子的病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好。她在夏家还算是有功劳的,把她送进监狱,我们夫妻也的确于心不忍。”

王素梅叹息了一声。

时墨熙感动地看着夏家人,“你们真的太宽宏大量了,能够来到你们家,真的是夏婠婠的幸运。”

忽然,一声清澈极了的笑声打算了一家人的自我感动。

夏婠婠看着一家人假惺惺的嘴脸,漫不经心地道,“没关系啊。你们随便报警啊。我说过不是我做的啊?你们那么爱我,怎么就不肯给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呢?”

她的眸光如同漫天的清寒雪光一般,冰冷清透却又纯粹至极,“有人污蔑我啊,这可是夏家为夏星辰办的荣归欢迎宴啊,怎么能够这么轻易的算了,我可是不同意的。麻烦,立刻报警!”

“不行……别……”夏星辰看到夏婠婠真的要报警,急的破音了都。

“怎么,心虚了?害怕了?星辰,你这么着急,会让宾客们看出来端倪的哦。”夏婠婠嫣然一笑,提醒道。

夏星辰这才注意到,宾客们已经都用怀疑的眼神打量她了。

能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没有谁是傻子,她表现的太明显了,这些商场老狐狸精们,谁能看不出来其中有猫腻?

如果不是顾及夏家的面子,恐怕已经嘲笑出声了吧?

时墨熙也终于后知后觉地问了起来,“星辰,到底怎么了?不会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吧?你这样只会让别人觉得你做贼心虚的,还是赶紧报警吧……”

“我……”夏星辰心慌意乱中,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她扶着额头,“我……我忽然觉得有些不舒服,爸爸妈妈,不然先终止宴会吧。事情闹下去真的不大好看,我也不舒服……”

听到夏星辰说不舒服,时墨熙哪里还顾得上怀疑,“星辰?你怎么了?要不要叫别墅医生来。”

“不用……只是……忽然很难受,我想去休息一下……”

“难道是……”夏婠婠勾起嘲讽地笑,“因为情绪激动引起的先兆流产?”

原本压抑着议论声的宾客们一下子爆了。

先兆流产?

刚才时御霆说时墨熙和夏星辰勾结的时候还是隐晦的提了提。

可是夏婠婠却直言两个人有了孩子!夏星辰在回夏家之前,就勾引了夏婠婠的未婚夫,还怀了身孕!?

这么一看,偷东西也十有八九是他们编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