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被多男摁住灌浓精 精品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管家,你告诉夫人,我要回学校准备一个很重要的考试,马上就要毕业了,我很忙。”

“少奶奶,你已经嫁到了墨家,没有夫人的命令你不能随意离开。”管家一本正经道。

苏小鱼拿着书本的手一顿,“我是要回去准备毕业的事情,这是我的人生,你们口口声声说我嫁给了墨一晗,那就先拿出结婚证。”

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不过就空口说了一句白话,就要她苏小鱼在这里等死,连正常的生活权利都要剥夺。

说起来她也没有得苏家墨家任何好处,这些天她都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了。

苏小鱼拎着包离开,“这些天多谢你对我的照顾。”说完头都不回就离开了。

管家第一时间通知了秦欣雅,气得秦欣雅一拍桌子,“反了她,谁给她权利让她离开的!简直就是得寸进尺。”

“夫人,苏小姐其实挺可怜的,被苏家弄到这里来,这些天和她相处也能看得出她是一个好孩子。

她一直在看书准备一个重要的考试,大四毕业季忙也是可以理解的,反正外人又不知道她已经嫁进了墨家,又何必将她关在这呢?”

秦欣雅皱着眉,“她好歹也是一晗的妻子,出去抛头露面像什么样,万一还招蜂引蝶,给一晗戴绿帽子,让我墨家的脸往哪里放?”

“夫人,我觉得苏小姐不像那种女人。”

秦欣雅想着也在理,况且苏小鱼瞧着确实挺乖巧的。

她叹了口气,“也罢,暂时随她去,等她毕业再做打算吧。”

她自己没有发现,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针对苏小鱼了。

苏小鱼表面硬气了一把,其实走出别墅就吓得半死,她满脑子都脑补着稀奇古怪的剧情。

一会儿墨家的人会不会拿着铁链子将她五花大绑的绑回去?

还有墨北枭醒来看到自己不在,会是什么表情?

苏小鱼缩了缩脖子,不管了,先回学校躲一躲。

事实上墨北枭已经很久都没有睡过这样安稳的好觉,这一觉竟然睡到午后才醒。

惬意的伸了个懒腰,朝着旁边的小人儿揽了揽,却捞了个空。

旁边早就没有余温,可见女人已经离开很久。

墨北枭冷着一张脸,“苏小鱼!!!”

正在学校收拾床铺的苏小鱼打了个喷嚏,她揉揉鼻子,该不会有人在骂自己吧。

“小鱼,这些天你去哪了,课也没来上,要不是大四考勤比较松,你早就完了。”好友方果问道。

苏小鱼怎么能说自己被家人装壮丁塞去联姻了。

“家里出了点事,我回家待了一段时间。”

“快考试了,你准备好了吗?”

“嗯。”苏小鱼乖乖点头,“书都看了好多遍,应该没太大的问题。”

大学几年苏小鱼很努力,已经考了很多证,以备毕业的时候多几条路可以走。

“以你的成绩肯定没有问题,对了,晚上高微生日,让我们一起去参加她的生日派对。”

“算了,有这个时间我宁愿多看看书。”

“你就是个书呆子,一年到头也没见你出去玩几次,听说今晚高微定的俱乐部特别厉害呢,有会员卡的人才能进去,我还从来没去过那种地方,你陪我一起吧。”

“好好好,陪你。”苏小鱼没办法。

夜幕低垂,高微还特意来了趟苏小果这边,“车已经准备好了,到校门口上车就好。”

“好,我和小鱼马上就来。”方果很激动。

高微笑了笑,出门就打了个电话,“苏小鱼会去。”

“成。你要是帮我搞定她,你哥那个项目就没问题了。”

“合作愉快。”高微笑了笑,挂了电话。

苏小鱼看着又是黑色超短裙,又是黑色丝袜的方果,“大姐,有必要穿成这个样子?”

“小姐,我们是去高档夜场诶,你就穿这样?”

和她那一身浮夸的装束不同,苏小鱼穿着一套简单的衬衣加百褶裙,平底鞋配高筒袜,黑色的长发随意披在脑后。

这套简单的学生装束穿在她身上也是格外的清秀文雅。

“这样挺好的。”苏小鱼耸耸肩,她平时的桃花运就很多了,要是穿成方果那样去了那种地方还能有她的好?

“我又比不上你这样的大美人,什么都不打扮也比我好看一百倍,哎,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好了,走吧,别让别人久等了。”

方果很激动要去传说中的高档娱乐场所玩,才一下车就惊叹不已。

“小鱼,你看,这就是传说中的魅色诶,一个大门都装修得这么高大上。”

“得了你消停点,要是别人看到你太土就不让你进去了。”

方果抖了抖自己的胸,“土吗?”

“不土不土。”苏小鱼倒是从容冷静。

一群学生叽叽喳喳跟着高微刷卡进入。

魅色是云城消费最高的夜场,没有之一,普通的办卡门槛就是百万起,更不要说上面还有白金卡,黑金卡,钻石卡等客户。

学生们都是第一次来这么高档的地方,一个个眼睛都看花了。

另外一边的VIP通道,几个气质凛然的男人被经理簇拥而来。

墨北枭一眼就扫到身着百褶裙的苏小鱼,他眯了眯眼,这女人的背影怎么有些像是那条笨鱼?

只是几秒钟而已,苏小鱼已经从拐角处消失。

经理见墨北枭的目光停留在女学生身上,心中一喜,原来枭爷好的是这口,怪不得以前送进去的女人他都不喜欢呢,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个风格。

“几位爷,你们的包房都留着,请。”

墨北枭难得给自己放假一天,约了三五好友出来消遣。

他所谓的消遣方式简单粗暴,要么玩牌,要么喝酒。

“今晚我没说走谁都不许走。”

“枭哥,你手风那么顺,上次我一个月的零花钱都输给你了,要不是颜归接济我,我早就饿死了。”洛痕哭唧唧。

几人落座,温和儒雅的颜归开口:“枭,看你心情不错,听说你弟弟娶了一个小娇妻,你跟着傻乐什么?”

“什么,你那弟弟醒了?什么时候的事?”洛痕一脸八卦。

“没醒就不能娶妻了?我可是听说你妈特地让那个小姑娘和一只公鸡举行结婚仪式呢,伯母真够可以的。”

墨北枭瞪了两人一眼,“与你有关?喝酒。”

一直沉闷不语的宫影冷冷开口:“墨家最近不太平。”

墨北枭摇晃着手中的酒杯,“什么时候太平过?老爷子防着所有人。”

“你们墨家可真有意思,没人讲半点亲情,老爷子养的狼一匹比一匹厉害。”

“他想要挑出一个狼王,率领墨家走向顶峰,哪怕以血铺路,以骨为梯也在所不惜。”

墨北枭猛的灌下一口酒,烈酒烧喉,他的眼中弥漫着一丝冷意。

“还有多久收网?”宫影加了几块冰在酒里,冰块在灯光下折射出冷光。

“快了……”

苏小鱼等人也在华丽宽敞的大包厢坐下,方果激动不已,“快看,这么大的果盘!这沙发垫子好软,就连开酒的服务生都好帅好帅呢。”

“……”苏小鱼无语,“小姐姐你矜持点。”

高微举着一瓶洋酒,“大家到了这里就不要太拘谨,今晚玩个痛快,所有消费由我买单。”

年轻的学生们举起了手中的酒,“敬我们美丽的高同学一杯,祝你生日快乐。”

气氛很快就炒了起来,喝酒的喝酒,玩的玩,苏小鱼一眼没看到,方果已经和同学嗨起来了。

“小鱼,你不太适合这样的场合对不对?”高微是一位很热情的主人,每个人的情绪她都会照顾。

这样完美的高微和每个同学关系都很好,苏小鱼不讨厌她,但对她也喜欢不起来。

“是的,我不太喜欢。”

“没关系,多来几次就习惯了,今天也没外人,都是同学,来都来了不要拘谨,我敬你一杯。”

“你过生日应该我敬你才是。”苏小鱼端起了酒杯。

她并不打算多喝,毕竟方果已经玩疯了,自己得维持着冷静的头脑送她回去。

苏小鱼喝了一杯,看着其她同学都在敬来敬去,她知道很快就到她这,便随便找了个借口出去透透气。

高微看着她的背影也并不着急,夜还长,有方果在,苏小鱼今晚逃不了。

……

苏小鱼打算在外面待一会儿,等大家喝得差不多再回去。

谁知道这一出来就被一人给抓住,“你就是新来的女学生吧,快点快点。”

苏小鱼一头雾水,“我是女学生,快点干嘛?”

这人胸前还挂着名牌,是什么经理,自己是第一次来这里,也不认识他啊。

来夜场玩的真正女大学生一个穿得比一个妖娆,苏小鱼穿得这么清纯反而被认为是假扮女大学生的陪酒公主。

“别问那么多了,今晚的客人很重要,要是你陪好了有你好处。”

客人?什么客人?

经理似乎很着急,拽着苏小鱼就去了一个包房。

“你放开我,我是大学生,你是不是误会……”

她还没说完已经被经理给塞进了房间。

房间里还有几个女人,各个风格迥异,有的妩媚,有的可爱,就她出场很不同。

见她挣扎得厉害经理出手用力,这一推就让苏小鱼进门就是平地摔。

“嘶……”好疼,正好磕到她膝盖上的伤口。

“几位爷不好意思,这丫头是新来的笨手笨脚。”

洛痕见她一身清纯的打扮眼前一亮,“哟,来新人了啊。”

苏小鱼从地上爬起来,手揉着自己的脑袋,她最近出门是不是应该看看黄历,怎么到哪都有血光之灾。

她不抬头还好,一抬头对上一双熟悉的眼睛。

那人慵懒的靠在沙发,惬意的端着酒杯,眼中带着一抹冷意看着自己。

苏小鱼的狼狈被墨北枭收入眼中,端着酒杯的手明显用力了很多。

很好,之前看到的女人果然是她,笨鱼居然会来这种地方鬼混。

“妈呀。”苏小鱼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墨北枭。

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好不容易才逃离了墨家,没想到兜兜转转又遇上了他。

苏小鱼拔腿就跑,经理眼疾手快,“往哪跑,客人在这,还不去给客人敬酒。”

她像是被抓住了后颈的猫,呜呜呜,她不要。

“过来。”耳边传来墨北枭命令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