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穿丁字内裤带着震蛋出门小说 各种姿势被学长NP高H

半月,叔叔亲妈咪是个意外。叔叔有家,轩轩有妈咪,叔叔不能做你爸爸。”乔舜辰果断拒绝,他不想把孩子牵扯到成年人的城府之中。

“那好吧,既然叔叔不喜欢我和妈咪。我只能等着我自己的爸比回来。”半月被拒绝,感觉委屈极了,但又不能被妈咪发现,只能硬生生忍着。

然而这样的半月让乔舜辰不忍:“半月……”

乔舜辰欲言又止,不忍又能怎样,不是他的孩子,他为什么要不忍。

带着孩子玩到了下午,秦静温带着半月要回家,轩轩却不舍。

“爸比,我可不可以去阿姨家住一晚。”

乔子轩央求着乔舜辰,只是他觉得自己的希望并不大,因为爸比很少答应他的请求。

“不可以……”

“可以……”

乔舜辰秦静温同时开口,一个带着希望,另一个毁灭希望。

秦静温抬眸猝不及防的看到乔舜辰的怒眸,心脏收紧,刚刚狂野的吻席卷她的记忆。

这个男人有着撒旦般的霸气,有着让人沦陷的迫人气息。但决不能多看一眼,要不然会深陷其中。

秦静温急忙闪躲,整理了自己乱跳的心。

“你随意。”秦静温不再多说,省的又被说成是耍花招。

然而还没等乔舜辰开口,半月抢先一步:“叔叔,你让哥哥去我家吧。一次,就一次还不可以么?要是不放心你可以一起去。”

“半月!”秦静温没想到半月又自作主张的邀请乔舜辰,赶紧制止,但已经来不及。

“妈咪,叔叔陪着我们玩一天了,不如你做晚饭给他吃。”半月还是那个理论,欠别人的马上要还,这是妈咪教会她的。

“好,叔叔正好饿了,今天晚饭就在你家解决了。”乔舜辰出乎意料地应约,让众人惊愕。

“谢谢爸比!”所有人中最高兴的莫过于乔子轩,爸比答应的太痛快,让他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

乔舜辰让司机和助理都下班,自己亲自驾车载着他们去了秦静温的公寓。

下车后,秦静温带着两个孩子先上楼,而乔舜辰有事没有一起。

乔子轩看到爸爸没跟上来,悄悄拉住了秦静温的手:“阿姨,如果你是我妈咪就好了。”

秦静温意外的看着乔子轩:“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喜欢你。”

至于为什么,乔子轩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非常喜欢跟阿姨在一起。

“不喜欢妈咪?”孩子的回答,让秦静温心中压抑,猜不透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妈咪不喜欢我,从来不陪我出去玩,从来不跟我一起睡觉,从来不送我上学……好像没陪我做过什么。”乔子轩说的唉声叹气,在提到妈咪之后,心情也有所回落。

乔子轩的话让秦静温的心揪起,她不理解的看着半月,而半月也带着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她。

“妈咪,哥哥好可怜,以后我一定对哥哥好。”

“嗯,半月一定要多跟哥哥玩,别让哥哥孤单。”秦静温嘱咐完半月,继续对乔子轩说,“轩轩,以后妈咪没带你做过的事情,阿姨都让你感受一次。”

轻抚着乔子轩的头,心里却异常的酸楚。可怜的孩子,生活条件在优越又能怎样,感受不到母爱,这么小就要隐忍。

回到家,秦静温让两个孩子在客厅玩,自己开始准备晚餐。

“叮咚……”

半个小时后门铃响起。

“半月……”

“轩轩……”

秦静温在厨房一边切着菜一边叫着两个孩子,可孩子玩疯了,根本就听不见她的召唤。

秦静温只能自己跑去开门,不用想都知道门外的人是谁,遂开了门就迅速闪身回厨房。

正准备继续切菜,秦静温的手腕就被一只大掌给握住:“你干嘛?”

“过来。”乔舜辰只是沉着脸把秦静温拉到椅子上坐下。

“手受伤,上了药再煮饭。”乔舜辰看似淡漠的一句话,却触动了秦静温某根神经。

她没想到他还会记得她的伤,更没想倒他会亲自给她上药,这跟他冷然的品性似乎不搭。

“我自己来。”

秦静温说着就欲夺对方手中的棉签,却被乔舜辰躲过,警告地看了她一眼,继续给她上药。

直到消完毒贴上创口贴,乔舜辰才起身,拿出一副橡胶手套递给她,不容置喙地说:“戴上,别碰水。”语毕,起身去了客厅。

秦静温被一时回不过神来,就这样傻傻地盯着他走向客厅的背影。

这个背影……

秦静温突然一怔,这个背影和那个背影简直惊人的相似,就连走路姿势都如出一辙。

该不是……

不会的,不会的,这世界上相似的人太多太多,这两个人的相似一定只是偶然。

秦静温回过神来继续做饭。

“轩轩,有什么不能吃的东西么?”

秦静温走到客厅来询问着乔子轩,生怕做了孩子不喜欢吃的东西。

“什么都可以,除了海鱼。”乔子轩一边摆弄玩具,一边回答。

“海鱼?为什么?”秦静温突然紧张起来。

“他对海鱼过敏。”乔舜辰没有放下杂志,但替乔子轩回答了这个问题。

“叔叔,我吃海鱼也过敏。我和轩轩哥哥相似的地方太多了。”

秦静温还在震惊当中,半月已经快一步说了出来。

乔舜辰从杂志中抬眸,不可思议地看向半月;随即又看了看秦静温,对方的震惊让他很在意。

秦静温莫名的心慌,失魂回到厨房。轩轩和半月相似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不禁又让她想起那个被送走的孩子……

“你再继续发呆,晚饭就要变成早饭了。”低沉的男音拉回秦静温的神思。

“晚饭马上就好。”

瞅着忙碌的秦静温,乔舜辰忽然开口:“半月让我做她爸爸。”

“额……”秦静温一阵尴尬。

“我拒绝了。”不给对方辩解的时间,乔舜辰继续开口。

“拒绝的对。”

“想要勾引我你自己来就可以,别把孩子当跳板。”乔舜辰冷峻的脸庞紧绷,语气里满是警告。

“你……”再次听到这样的话语,秦静温顿时心累无比,索性负气地承认,“对,我是在勾引你,这次回国也是因为你才跟公司申请的,这样你满意了?”

话音一落,乔舜辰周身瞬间被寒气笼罩,就在他即将爆发之际,秦静温再次开口:“但是跟你接触后,我发现你并不是我想要的人,也不是能给我幸福的男人。所以乔舜辰你给我听好了,从现在开始我放弃了,不会再勾引你接近你,OK?”

秦静温真是气急,这世上怎么就能有如此死脑筋的男人呢?

“放弃最好,要不然你会死的很惨。”听到对方的话语,乔舜辰没有预想中的满意,反而莫名滋生一股愤怒。

追捧他的女人无数,就算他是个杀人狂魔,照样多的是女人前仆后继。但是眼前这个女人竟然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他,挫败感顿生……

“妈咪,丹妮阿姨的电话。我已经接起来,开了免提。”两人对峙的间隙,半月拿着手机进来。

“谢谢宝贝,”手上还沾着水的秦静温直接俯身凑近电话,“丹妮,有事?”

“温温,我这边有个男人挺适合你的,要是你同意我安排你们见一面如何?”对方的话语透过免提传出,乔舜辰也听得一清二楚,秦静温不免有些尴尬。

“丹妮,我刚回来,还带着孩子,过段时间再说吧。”

“带着孩子怎么了,你的情况我已经跟男方说了,他不嫌弃。温温,我希望你能遇到一个可以照顾你的好男人,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丹妮我……”秦静温抬头,看到乔舜辰眼里嘲讽的瞬间,转了口风,“好,你安排吧。”这样那个自大的男人就不会以为自己还会勾引他了吧?

“太好了!时间地点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上午十点,你们公司后面的美美咖啡厅。男人的照片一会我发给你。”唐丹妮兴奋的挂断电话,秦静温也松了一口气。

“妈咪,我马上就要有爸比了是么?太好了,太好了,我有了爸比,以后就不会有小朋友说我了。”半月兴奋地跑去客厅跟轩轩分享这个好消息。

可厨房的气氛依然处在低压中。

“出去等吧,晚饭马上就好。”秦静温转过身继续做饭,不再看乔舜辰骇人的厉眸。

“我有事,晚点来接轩轩。”乔舜辰满脸阴云密布,一副山雨欲来的姿态。

秦静温没有挽留,直到听到一声愤怒的关门声,她才彻底放松。

次日十点,为了不折闺蜜的面子,秦静温还是准时到了约好的咖啡厅。

男方还没来,秦静温便独自点了杯咖啡慢慢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她彻底失去耐心,对方都没有现身。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大家尴尬……

秦静温起身准备离开,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看到他脸庞的须臾,秦静温瞳孔不由得一缩:“楚杨,怎么是你?”

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也没想过这辈子还会跟他见面。

楚杨满是嘲讽地打量对方:“我也没想到是你?”

秦静温在楚杨讽刺的眸光中回神。

她在楚杨心中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骗子,为达目的不惜诅咒至亲的恶毒女人。所以对方的态度也不足为奇。

“你今天来相亲的?又来骗人了?”语气里的嘲讽更甚。

“对,我是来骗人的。不过你放心,在失败者身上我是不会下手第二次的。”

听到她的话语,楚阳感到自己被羞辱,伸手拽住绕开自己就欲离去的人:“失败者?呵,看来你这几年混的不错啊,眼界这么高。这次回来又相中哪个目标了?”

对方的鄙夷令秦静温的心再次疼起来,但依旧挺直腰板直视对方:“总之不是你,就你现在的身价,还根本入不了我的眼。”

“呵呵,秦静温,大话也不是这么吹的。整个B城,除了乔舜辰谁还能和我比?你可别告诉我你的目标是他。”

“对,我就是因为乔舜辰才回来的,你满意了吗?”

“嗤,乔舜辰也是你这种人能企及的?别打肿脸充胖子了,要是你愿意好好给我道个歉,我说不定还能看在以往的面子上原谅……”

“温温,到了怎么不和我说一声?”不等楚杨羞辱的话语说完,一道熟悉的沉稳男声传来,随即秦静温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秦静温瞪大双眸,讶异地看着突然现身的男人。

“乔、乔总?”楚杨也震惊不已,没想到传说中B城的第一人会出现在这,还和秦静温如此亲密!

“乔总,你好,我是……”

“他是谁?”乔舜辰打断对方的话语,似乎才注意到对面的男子,漠然地扫视他一眼。

“一个不相干的人。”

“既然不相干,还废话什么?”乔舜辰直接霸道地搂着呆滞的秦静温离开,看也不看在场的第三者。

听到身后低低的咒骂声,走出大门的秦静温正准备道谢,乔舜辰已经先一步放开她,头也不回地离去。

天知道他为什么会来这里,更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的话语即使恼怒到不行,还要出面维护她。自己一定是疯了才这样!

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秦静温低声说了句:“谢谢!”

再次遇到曾经让她心碎的人,秦静温有点憋闷,于是一个人驾车来到了海边,来到了以前她经常坐着的那个长椅上。

海还是那个海,风吹来的时候它依然会泛起浪花。

长椅还是那个长椅,翻修之后它依然崭新。

海上的太阳也依然大的要命,只是她的一切不再是从前。

以前爸妈都在的时候,她跟妹妹就是现实版的公主,被宠上了天。

以前她各科成绩优秀,被所有人认为是个多才多艺的漂亮女孩。

以前她认为楚杨会是她唯一的男人,会是她一辈子的倚靠。

可是一场劫难改变了她的一切。

她在男友眼中变成了骗子,在世人眼中成了背负千万债务穷困潦倒的女人。

为了还债,曾经高傲的她不得不去代孕,为了生存她不得不远走他乡。

经历了这么多的困苦,不求别人理解,但也不想被人骂惨。

楚杨,她第一个用心去爱的男人,却变成了困苦时刻伤她最深的人。她也恨,她也怨,她也想大骂他是人渣。

可是她忍了,因为一切都没有意义。

次日是周一,秦静温开始上班。

刚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了不想见到的人。

她烦闷的叹了一口气,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回来。

不想见到的人都见到了,而且再一次成了骗子,成了用姿色勾引人的骗子。

“我不想见到你。”

秦静温把包包扔在了一边,表现出了她的厌烦。

“我想见你。”

宋以恩无畏的开口。

“你有病吧,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你还想抢什么?宋以恩,你有多龌龊你自己不知道么?怎么好意思还出现在我面前?”

秦静温瞬间努了,昨天见到楚杨,她就一直在忍着,今天宋以恩又过来挑衅,他们是看她好欺负轮番上阵是么?

“我不抢什么,现在的我什么都有,用不着抢你的。”

宋以恩出乎意料的却不闹不火,只是严重的轻蔑太过清晰。

“是,你是什么都有。所以你今天来是来炫耀的是么?好啊,你成功了,我承认你现在比我好,我承认你的背景很强大,这样你可以走了吧?”

找到了B城仅次于乔舜辰的男人,秦静温当然甘拜下风,她现在没有精力跟宋以恩“叙旧”她只想她尽快消失在她的眼前。

“秦静温,我是来警告你的,别想破坏我的幸福,别想在我面前继续炫耀,现在不是你父母活着的时候,没人给你撑腰,没人给你底气让你耀武扬威,你这个强盗终于得到报应。”

宋以恩突然满面狰狞,漂亮的脸蛋都已经扭曲。

她似乎意犹未尽还继续说着。

“秦静温,从上大学开始我就必须抬头看你,你处处比我好,样样比我强。你知道当时卑微的我是何种心情。现在风水轮流转,我成了那个被仰视的人,你也感受一下抬头俯视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宋以恩无情的发泄着,这么多年似乎就等这一天,让自己多年前压抑的心得以舒展释放。

“宋以恩,你不要昧着良心说话好么?我什么时候耀武扬威了,什么时候给你脸色看了,我学习好,实践好,这是我辛苦付出的回报,又不是抢你的,你凭什么这样诋毁我?”

秦静温愤怒中带着不解,没想到宋以恩的心如此黑暗,白的她能看成黑的,好的他给扭曲成坏的。

大学的几年时间里,她为宋以恩做了很多事情换来的却是如此侵蚀人心的背叛。

在那样悲惨的情况下,不帮她也就算了,还落井下石,抢走了她的男朋友,这让秦静温怎能不恨,怎能不懊恼。

“我昧着良心说话?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那种寄人篱下的滋味你该体验一下。”

宋以恩提高了音量,眸里充斥着对过去的愤恨不平。

“那是你认为的,是你的自尊心在驱使,我从来……”

秦静温从来就没把宋以恩看低,但这些话宋以恩并不给她机会说,或者说了她扭曲的心也不会相信。

“好了,别再我面前装好人。我过来就是警告你,现在的你无法跟我抗衡。别想着对我怎样,弄不好你会比四年前更惨。”

“我知道你会在这里待上一年,这一年给我安分点,然后给我走人。”

宋以恩狠毒的说着,从她嚣张的气焰上就可以看出如今的地位的确是高高在上。

“原来你是害怕我回来报复你,你害怕我会抢走你的一切。放心,我没你那个野心,也不屑与你这种人争夺。但是,请你不要在来挑衅我,把我惹急了我会尝试一下抢别人的东西。”

秦静温回来根本就没带着仇恨,没想过要对谁怎么样。

她现在有孩子,有姑姑有妹妹,她们几个生活在一起相安无事就是最幸福的,这种安逸的生活,对一个经历过大灾大难的人来说已经是厚爱了。

她想好好的生活,偏偏会有人来挑衅她,如果真把她给逼急了,她不会任人宰割。

“有胆你就试试看。”

宋以恩怒视了秦静温之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秦静温恼火,恨自己遇人不淑,潜伏在她身边这么多年的隐患,她竟然不知道。

中午秦静温不得不去总裁办公室汇报这几天的主要进程,因为郝部长出差了。

“苏秘书乔总在么,我过来汇报工作。”

秦静温先询问着苏沁,而且她希望听到的答案是乔总不在,秦静温是真心不想跟乔舜辰单独相处。

然而……

“总裁下午一点准时上班,现在还差五分钟,秦总监进去等吧。”

苏沁面无表情的说着。

“我不进去了,就在外面等,等总裁回来我跟他一起进去。”

秦静温可不想被人乱怀疑,总裁办公室里没人她不能私自出入。

“总裁的专属电梯直通办公室内部,他不走外面。”

“秦总监请进。”

苏沁依然是面无表情的说着,然后打开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

乔舜辰的习惯是他不在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进他的办公室,包括特助和她这个秘书都不可以,然而今天乔舜辰竟然提前吩咐让秦静温在办公室里等他。

这就是苏沁脸上无温的原因。

秦静温走进办公室,门就被关上。

这才有机会仔细的看看乔舜辰的办公室。

办公室不是一般的大,风格也别具一致。

想要坐到办公椅上,还要迈上两步高级木质台阶。诺达的实木办公桌三面由书架围成,书架上摆满了各类书籍。

还有落地窗旁也都是由书架装饰的,看来这个硬朗的男人也有知性的一面,竟然也喜欢读书。

秦静温走到真皮沙发旁规矩的坐下,后面是落地窗前面则是电梯门。电梯门跟室内的装修风格浑然一体,不仔细看还真不知道是电梯。

就在秦静温欣赏电梯门的时候,突然电梯门打开。

当秦静温看到乔舜辰的时候,她惊呆了。

乔舜辰半蹲在电梯里,双手捂着头,一副痛苦的样子。好像连迈出电梯的力气都没有了。

秦静温赶忙起身跑过去。

“乔总,乔总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