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麻麻的肉欲性事 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深深地刺痛了叶绮彤的眼睛,一把夺了过去,她把协议书撕了个粉碎:“想我离婚?你作梦!我说过,就算把沈少奶奶的位置坐穿坐烂,也不会把它让给你。”

杜若珊倒也不生气,不慌不忙地又从包包里再次拿出一份协议书摆放在旁边:“你觉得这样做有意思吗?昊熙根本就不爱你,你以为霸着这个位置就能占着他的爱?别傻了,放开他也就等于放过你自己!这样不是很好吗?”

放开他也就等于放过自己?

是啊,多么简单的一句话,多么容易的选择,可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肯放手,不肯放下对他的爱,纵然他把自己伤得体无完肤,却依然傻傻地等着他回心转意。

很傻,也很懦弱!

最后,她抬起头来道:“你不用说了,无论如何我也不会签字的。”

杜若珊精美的五官骤然拧了起来:“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给我打,打到她肯签为止!”

话音刚落,身后的两个男人立刻走了上去,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

“啊!放开我!放开我!”叶绮彤愤怒地挣扎起来:“杜若珊,你这个疯女人!”

“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签还是不签?”

“不!签!”

“贱货!”杜若珊一个耳光甩了过去。

那一巴掌打得叶绮彤头晕目眩,火冒金星起来。好不容易她才回过神来冷笑:“杜若珊,你如此嚣张,难道就不怕这事传到沈昊熙耳朵里,毁了你在他心中的温柔形象吗?”

“嚣张?哈哈哈哈!我不怕实话告诉你,这事可是经过他同意我才来的。”

什么?他竟然同意让杜若珊来欺辱自己?

叶绮彤两眼瞪大,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接着杜若珊大声喝:“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给我好好服侍一下她。”

一声令下,两名男子顿时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叶绮彤不由自主地往后挪了一步,这里可是天台,平时根本没人出现,正因为图这里的安静自己才跑了上来,没想到现在,却让杜若珊更好得伤害自己。

两名男子开始发出了的猥琐的笑声,大手紧紧按着叶绮彤,开始往她身子里面探索。

“不要……不要啊!”

冷汗开始冒了出来,双眼泛红,就像一头发怒的獅子。可即使这样,依旧无法吓退那两个男子。

“放开我!放开我!”叶绮彤瞪大眼睛,却见其中一个男人抚上了自己的丰盈之处,开始揉捏起来。

无尽羞辱阵阵袭来,最后,她抓住那人的手用力一咬——

“啊!”男人痛苦的尖叫声响了起来。

趁着他们发呆之际,她急忙爬了起来,一把冲到杜若珊的面前便狠狠地揪住她的衣领。

“啊?”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杜若珊一跳,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叶绮彤猛然一拳,便狠狠地打在她的脸上。

“杜若珊,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既然你这么想我死。那我就拉着你一起下地狱!”

说完,她果真奋力冲向边缘,便要往楼下跳去。

“不要!不要!”杜若珊吓得大惊失色,就在双方快要摔下去的时候,她忽然一手抓住拦杆。

这里是二楼,虽然说不高,可真掉下去了,就算不死估计也会伤得很重。

“放开我!放开我!叶绮彤,你这个死疯子!要死自己死好了,竟然还要拉上我!”

杜若珊放声大叫起来,害怕而又着急地五官狰狞地扭曲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忽然传来了一把熟悉的声音:“发生什么事了?”

是沈昊熙!

闻声,杜若珊心头猛得一紧,一个恶毒的念头忽然划过她的脑海。

有那两个保镖作证,如果自己掉下去了,那么叶绮彤必然就是杀人凶手,这样的话,就算沈昊熙狠不下心为休了她,法律也会关她个十年八年。

可是这里毕竟那么高,如果摔了下去的话,万一到时残废了怎么办?最后,她决定拉上叶绮彤,只要摔下去时她垫在自己下面,那么到时受的伤也就轻很多了。

想到这里,她突然松开紧握栏杆的手,接着紧抱着叶绮彤一同掉了下去。

“昊熙,救我!”

“若珊!”沈昊熙大叫,急忙飞扑过去,然而最终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女人摔了下去……

血,即刻从叶绮彤身上流了出来,背后受了重重的撞击,而身上却被杜若珊狠狠地压着。

这次真的要死了吗?如果真能这样死掉也是一种解脱,想必这样的结果一定能让沈昊熙满意吧。

可是恍惚之间,自己好像看到了他一脸紧张的样子!

紧张?他紧张的应该只为杜若珊吧,对他而言,自己连只过街老鼠都不如,又怎么可能会的紧张?

最后,叶绮彤两眼一闭,便晕过去了。

……

意识慢慢苏醒,叶绮彤缓缓睁开眼睛,刺眼的手术灯照得整个ICU白茫茫一片,脑子被强烈的灯光扫射得有些懵,她下意识的抬手去挡亮光。

“啪!”的一声,安静的ICU里显得格外的响亮,是纸张与桌面的碰撞声。

这时,她才注意到原来病房里并不止自己一个人,原来沈昊熙也在。

他是放心不下,所以来看看自己的么?

叶绮彤心里燃起一丝期待和希望,但很快就被击碎成渣,片甲不留。

“醒了?”沈昊熙不冷不热地道,语气里却夹着让人刺入骨髓的冰冷:“醒了的话,就把这个签了吧!”

叶绮彤惊愕地看着他,可他却连眼角的余光都不给一丝,就直接把离婚协议书扔了过来。

巨大的失落和绝望让叶绮彤控制不住的颤动起来。

如果说之前的摘肾和送进精神病院还存有一丝希望的话,那么今天沈昊熙的这句话算是彻底割断了那根早已纤弱如丝的绳索,将自己推下了无边的悬崖,也彻底杀死了那颗半凉的心。

抬起头,她绝望地道:“你还是如此厌恶我?”

“错!不是如此厌恶你,而是比以前更厌恶你。”沈昊熙冷笑:“叶绮彤,我知道你是个不达目的便不择手段的女人,但我没有想到你竟然可到恶毒到这个程度,竟然想拉着若珊一起死!”

“我恶毒?”叶绮彤苦笑,笑得极为苍白,极为无力:“难道杜若珊就不恶毒了?什么肾衰竭需要换肾,你去看看她身上到底有没有手术的伤口,而我被强行挖出来的肾,早就被她拿去喂了狗,而我的心,也被你喂狗了!”

刷!

这时,沈昊熙突然狠狠地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力度大得仿佛要把她的头给拧下来似的:“死到临头了,你还想诬蔑若珊的清白!若珊身上的伤口我早就看到过了。”

叶绮彤知道自己一定是踩中了他心里的雷池,否则他的情绪不会如此失控。

在他心里,杜若珊占据着神圣不可侵犯的位置,任何东西都不可能亵渎!

“先不说若珊的肾衰竭是真的,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真的把你的肾挖出来喂狗,那也是你活该!至于你的心?别恶心我了,像你这么恶毒的人,会有心?”

这就是她爱得深入骨髓的男人,如今为了一个女人,恨不得活活掐死自己。

泪水在叶绮彤眼眶里溢满了,却强忍着不让掉出来。

拿起最后一页,沈昊熙的名字早已落在了最后的角落,下面还有一个日期。

原来,今天是4月16号了,遥想到最初,她和沈昊熙结婚的日子也是16号,只不过是5月16号!

一时间回忆纷纷涌起,当初刚拿到那张大红的结婚证的时候,自己开心得一整夜都合不上眼,终于有家了,将来还会有儿有女,幸福是如此简单!可是现在看来,哪有什么幸福可言,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

还有一个月,就是两人的结婚纪念日,既然从那天开始,那就从那天结束吧。

最后,她咬咬牙齿道:“好!既然你是如此得厌恶我,这份协议……我签!但还有一个条件。”

“说!”沈昊熙不耐烦的道。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没这么简单!

“再给我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后我会自动把它签了。”

“呵,你以为这一个月内事情还有转机?”沈昊熙冷笑:“如果不是因为若珊求情,我根本不会不惜重金来救你!”

原来是杜若珊求的情,看来,这女人还不想自己死得太过容易!

“那你同意还是不同意?”

看到她泛红着眼角,强忍着泪水的模样,沈昊熙心里莫名的一软,本来到嘴里想要反对的话如今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最后他道:“好,我就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希望你不会食言。”

说完,他转身大步离开,走的时候,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叶绮彤躺在病床上,眼泪终于控制不住地滑落了下来。

一个月,如今自己剩下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了。

……

沈昊熙回到公寓的时候,已是深夜时分了。

拖了那么久,那女人终于同意离婚了,按理来说自己应该高兴才对的,可为什么还要跑到酒吧里喝了个翻天覆地?

刚走进大门,杜若珊马上迎了过来,心里忐忑地道:“怎么样?她签字了吗?”

“放心吧,她已答应签字了,但是要等一个月后。”

“一个月?”杜若珊急了起来:“为什么非要等到一个月后?我看她明明就是不想签!”

沈昊熙揽着她宠溺一笑,醉红的眼睛夹着一丝疲惫,“你放心吧,她这个人向来说一不二的,你再耐心等等,一个月后,我一定会光明正大地娶你。”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自己也就不想逼得太紧,杜若珊一脸娇羞的埋进他怀里,蓦然发现他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酒气。

“昊熙,你不是对酒精过敏吗?今天怎么跑去喝酒了?”

沈昊熙倒靠在沙发上,醉意迷蒙道:“我不是因为太过开心了吗!想到一个月后,我就可以跟你永不分离了……文文……我爱你!”

什么?文文?

一听这话,杜若珊所有的好心情瞬间消失起来,两眼瞪大,定定地看着沈昊熙。可如今他已紧紧闭双眼,倒靠在沙发上睡了起来。

想必刚才说的话,全都是对叶文文说的吧!

叶绮彤说得没错:因为移植了她的心脏,所以他才会疼惜自己!才会娶自己!如果没有那颗心脏,在他眼里,其实自己根本什么都不是!

愤怒一下子在杜若珊体内燃烧起来,倘若真是这样,自己就更要早点成为沈太太了,否则夜长梦多。

现在别说一个月了,现在哪怕是一天,都不想等下去。

必须得想办法尽快让婚礼提前举行!

想到这里,杜若珊嘴角马上勾起,露出一丝恶毒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