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自动蝴蝶去上学不能掉出来 BDSM另类SM呦女侏儒

乔汐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这陆盛霆怎么这么难缠?

刚刚回国两天,居然每天都能碰到这个倒霉蛋儿?

不过是来见一下HR的人,居然这陆盛霆也在,看来他是抱着和自己一样的目的来的。

乔汐的脸色有些难看,她可不会相信,事情真的会这么凑巧。

四人面面相觑,好半晌都没人说话。

萧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一身干练的职业装,精致的妆容,绝美的小脸儿。可是这张熟悉的脸,他是怎么都不会忘了的,这不正是乔汐么?

“陆……”

“我是乔汐,易氏集团的负责人。”

乔汐打断萧航的话,将男人后半句的夫人两字遮盖住,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和陆盛霆之间的关系。

萧航傻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又看了看身侧的总裁,怪不得从不会过问此事儿的陆盛霆,这一次,为什么偏偏要亲自过来。

看来醉翁之意不在酒。

陆盛霆面无表情,无视乔汐坐了下来,刚好能够看清女人的一颦一笑。

这乔汐到底是有着什么本事?可以将他玩弄于鼓掌之间。凭什么不辞而别?

看着女人巴掌大的小脸儿,在这五年间,好像更加消瘦了几分,只是那双原本灵动单纯的眼眸,经过五年时间的历练,也变得沉稳了许多。

看到女人消瘦的模样,陆盛霆冷哼一声,陆家少奶奶的好日子不过,非要出去给别人打工找罪受,自作自受。

男人的直视让乔汐很不舒服,眉头一皱,面无表情的看向陆盛霆:“陆总这么喜欢盯着陌生人看么?”

乔汐冷嘲热讽的模样,让男人十分的不满,冷哼一声:“你好像没有什么料值得我看。”

乔汐愣了一下,低下头看着凹凸有致的身材。

陆盛霆瞎了?

也是,要不然也不能如此的有眼无珠。

“看来你要看看医生了,我认识很多国外的著名医生,在治疗眼疾的时候,顺便治治脑子。”

“你……不是好歹!”

陆盛霆咬牙切齿,每一次一看到乔汐,都控制不住内心的怒火。

这个女人是派来惩罚他的不成?

乔汐讥讽的扫向陆盛霆,这个男人她爱了整整五年,回报她的是什么?是两个还未出生的孩子,也更是她的性命!

这样一个有眼无珠的男人,凭什么可以得到她的青睐?

当包房内只剩下两人,乔汐也没有任何顾忌,没有一丝情感的眼眸,在陆盛霆的身上,来回的扫视着。

“陆总?你这是在非礼,我可以报警抓你的。”

“呵!非礼?我碰我自己的妻子,难道还要被法律约束不成?”

妻子?

真是一个讽刺的词语,换做以前,乔汐有多喜欢别人叫她一声陆太太。

可是他陆盛霆的妻子的位置,对于她来说就是牢笼。

“五年前我记得,我们就已经离婚了,现在你我没有任何关系,注意你的素质。”

乔汐眉间闪过不悦,用力的想要甩掉陆盛霆的手掌。

可是后者死死地攥住,根本就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

大手用力一拽,将女人的身子逼靠在墙壁上,狭窄的空间,近在咫尺的两人,胸膛紧紧的贴在一起,一个轻微的动作,都会触碰到对方。

哪怕是呼吸出来的气体,喷打在脸上都是温温热热,酥酥麻麻的。

嗅着男人身上的气味,乔汐一时之间有些出神。

这么多年来,这个味道自己回味了多少次?原本以为厌倦了这个味道,可是居然又一次的沉沦。

陆盛霆看着被自己钳制在角落里的女子,巴掌大的小脸儿有着执拗,这股子执拗劲儿,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她这是不服气?

陆盛霆的傲气也一瞬间被点燃,他并没有告诉她,那份离婚协议自己并没有签,名义上她乔汐,还是陆盛霆的妻子。

“五年前想方设法的给我下药,就为了爬上我的床,让我好好地干你一次,现在在这里和我装清高了?”

陆盛霆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这五年来他是怎么过的?

她的不辞而别,带给他的又是什么?

新婚妻子第二天留下离婚协议就跑了,这种丑闻,怎么可以发生在他的身上?

乔汐带给他的,只有一件件让他丢人的事情。

五年前?是,五年前的乔汐,日日夜夜都在想着成为陆盛霆的妻子,可是后来呢?

孩子没了,更是丢了两个肾,只为那个白莲花的叶薇晗。

他陆盛霆,又什么时候心里有过她呢?

“陆总,五年前是我年纪小,不懂什么叫做男人,后来经过那一夜,你也不过如此。”

乔汐轻佻着嘴角,明明已经被他控制在墙角,不敢乱动,可是讥讽的眼神,却是刺痛着陆盛霆的自尊心。

一个男人最接受不了什么?那就是女人说他不行。

“你……你说什么?”

这几个字,陆盛霆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那一双眼眸中布满了怒火,恨不得将眼前的女子吞掉一般。

乔汐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哈哈大笑。

目光上下扫视着男子,勾起嘴角嘲讽的说着:“难道陆总还想让我再说一遍?对你,我真的索然无味。”

索然无味?

好!

真好!

乔汐彻底的激怒了陆盛霆。

陆盛霆松开钳制,轻轻地拍打着手掌,这个女人果真不一般,几次三番的惹怒他。

“看来这些年,江小姐也是阅人无数啊。”

“阅人无数不敢说,但是国外的帅哥,确实要比你好用一些。”

“不知廉耻。”

这些话,怎么会从一个女人的嘴巴里说出来?而且还可以说的如此的肆无忌惮。

乔汐甩了甩手臂,看着男人那张铁青的脸,突然心头一震快意。

她这还是第一次看见陆盛霆,被自己气成这副模样,真是爽爆了。

“滚!”

陆盛霆转过身,清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

乔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拿起背包从他身边擦过的时候,撇过头看着男人那寒冰的脸。

“陆总,照顾好自己。”

女人说完,还惋惜的低下头看了一眼男人的下面,有些惋惜的啧啧了一下。

“滚,碰你都脏了我的手!”

陆盛霆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再也控制不住他的情绪。

乔汐见好就收,如果在出言讽刺下去,她可不保准这陆盛霆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

女人推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两个好奇宝宝。

萧航看着眼前那张熟悉的脸,两人四目相对,一时之间有些语塞。

乔汐微笑着对着他点了点头,要说当年在陆家,也就这萧航对自己还算是友好,并没有对自己落井下石。

而他,也并不在乔汐的报复的名单之内。

“陆……乔总好!”太太两字没有说出,重新吞了回去。

乔汐和萧航打个招呼,便径直的离开了。

程丹丹胆战心惊的看着乔汐的背影,又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刚才里面愤怒的怒吼声,即便是站在门口的二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怎么和对方刚一见面,就不欢而散了?

而且看见乔汐这毫发无伤的模样,程丹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跟在乔汐的身后追了上去。

萧航推门而入,只见陆盛霆脸色铁青的坐在里面,因为愤怒而紧握的双手,手背青筋暴起。

“陆总……”

“她真当我陆盛霆会容忍她?”

感受着男人散发出来冰冷的气息,萧航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

他不过是想要问一下,还要不要等待负责人吃饭,可是现在看陆盛霆的模样,根本就没有将负责人的事情放在心上。

陆盛霆生气了,特别的生气。

“去调查关于乔汐所有的消息,尤其是在男人方面。”

陆盛霆缓缓开口,嘴角有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笑容,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这样的他才识最可怕的。

他还真的就想要看看,这乔汐这些年,在国外到底都经历过哪些男人。

“陆总,叶小姐进医院了。”萧航看着手机上的消息说道。

“怎么回事?”

“叶小姐在拍摄场地,被助理新买的咖啡,不小心淋到了,拍摄也中断了。”

陆盛霆放下手中的文件,只见后者欲言又止的模样,摆了摆手。

程丹丹似懂非懂,突然眼球一转:“乔总,你以前也是这里的人?”

几次碰到陆盛霆,对乔汐的态度明显不一样,总是觉得乔汐是本市的人。

乔汐撇过头,挑了挑眉头,眼神有些缥缈:“很多年都没有回来了,很多的人和物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看着女人眼中的落寞,程丹丹居然有些心疼。

“乔总,早上让我找的幼儿园,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就可以去了。”

“辛苦了。”

听到找到了幼儿园,乔汐也算是放心了一些,毕竟不能一直在身边,陪着乔翌晨,可是不出来赚钱,又怎么来养这个小家伙呢?

乔翌晨还只是个孩子,既然不能陪他,也要让他有个童年才好。本就比同龄的孩子更成熟,过早的懂事儿听话,反而让乔汐看得心疼。

说起找幼儿园的事情,程丹丹有些好奇的看着乔汐:“乔总,你回来也有几日了,怎么没见过你的丈夫?”

乔汐拿着文件的手抖了一下,佯装镇定的笑了一下。

“我丈夫去世了。”

“去……去世了?对不起乔总”

程丹丹自知说错话,看向乔汐的目光充满了可惜,不光是个美人,还是个能力超强的美人儿,乔汐的年纪,可是不比她大上多少。

花样年华就要带着孩子守寡,真是太可怜了。

这样的女人本应该在家里做阔太太,可是现在居然要出来打拼,一个人只撑起一个家,程丹丹对乔汐可是越来越崇拜了。

“盛霆,这点小伤你就不用来了,你的工作那么忙。”

叶薇晗看着坐在床头的陆盛霆,一双小手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安放在哪里。

陆盛霆看着女人手臂红肿的部位,虽然已经做了紧急处理,但是裸露在外的肌肤依旧发红。

男人的眉头皱了一下:“怎么弄的?”

“是助理,买好的咖啡没有拿住,刚好洒在我的手臂上了。”

叶薇晗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模样。

陆盛霆看了一眼站在旁边,同样包扎好的助理,面露不悦。

“萧航,换个有经验的助理。”

“盛霆,不要了,她也是不小心的,而且刚毕业刚找到的工作,再给她一次机会吧。”

叶薇晗轻轻地拽了拽陆盛霆的衣袖,柔柔弱弱的模样十分的惹人怜。

陆盛霆看着女子如此执拗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总是为别人着想,越是这样,受伤地总是你自己。”

“难道商量一些不好么?”

叶薇晗俏皮的笑了笑,看着女孩嘴角上天真灿烂的笑容,陆盛霆的眼眸中宠溺,揉了揉叶薇晗的秀发。

助理站在一旁,抱着绑着绷带的手臂,眼神阴翳,看着眼前这个笑盈盈的女人。

叶薇晗为了能够找个借口,居然忍痛将剩余的咖啡,倒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明明是自导自演的一幕,居然可以装出一副白莲花的模样,助理突然看清,这个荧屏上的影后,演技果真不一般。

萧航走上前,趴在男人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只见男人的眉头蹙起。

“盛霆,你去忙吧,我这里没有事情的。”

“你照顾好自己,不要挨着伤痛去拍戏,推迟几天没有关系的。”

“我知道,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女人甜甜的笑了笑,目送着陆盛霆和萧航离开。

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陡然消散,扭过头看着一旁的助理。

“准备出院。”

“叶小姐,您的手臂还没好,现在出院恐怕不好吧。”

“你懂什么?让你做什么就去做,哪有那么多废话?”

叶薇晗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后者缩了缩脖子,抱着手臂办理出院手续了。

“今天的事情不要传出去,否则,你知道我的手段。”

“是……叶小姐。”

助理缩了缩脖子,这个女人的阴险,她可是见识到了,对自己都可以这么狠,又怎么会是心慈手软的主?

叶薇晗的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想要既然这次下手这么狠,自然是要物超所值,否则岂不是很亏?

她叶薇晗,可是最会炒作的了,顺便也可以将那天的糗事儿,掩盖过去。

“乔汐,你给我等着!”阴恻恻的目光看向窗外,上次的事情绝不会轻易过去,她可不相信,给她下的药,会这么轻易的跑到她这里来,一定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

摄影棚里人们来来往往的忙碌着,导演坐在摄影机后面,看着上面的画面,眉头微蹙。

站在身旁的副导演,满脸的担忧。

“导演,现在叶薇晗陷入风波中,而且今天还受伤了,我们拍摄进度……”

副导演的话没有说完,其中充满了担忧的味道。

“现在也没有办法,叶薇晗后面可是有着陆盛霆,更何况合同都已经签完了,这戏也拍了一个多月了,如果现在临时换人,损失谁都承担不起。”

之前他们看中叶薇晗,正是因为她的名气,毕竟叶影后的名气,能够与之媲美的可是没有几个。

现在她这受了伤,再加上外面的风言风语,一旦处理不好,将会印象后期的收视率的。

就在两人愁眉不展的之时,拍摄帝天突然有了一阵骚动,副导演扭过头,看着手臂上还绑着绷带,苍白着一张小脸热。

“叶薇晗?”

副导演的惊讶声也让导演愣了一下,连忙让正在拍摄的人暂停,转过身看着走过来的叶薇晗。

“你的身子不适还没好,怎么就突然回来了?”

叶薇晗的突然出现,可是让众人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回来的如此之早。

那张素白小脸,笑着摇了摇头,声音有些虚弱的说道:“我不能因为我一个人的问题,影响了整个剧组的拍摄。”

“真是太善良了,如果所有的演员,都能像你这样,我们拍摄又怎么会这么累呢?”

副导演也在一旁陪笑着,可是当他们的目光,落向带着绷带的手臂,目光闪烁了一下没有说多什么。

叶薇晗察觉到两人的目光,轻轻地笑了一下:“手臂只是轻微的烫伤,没有什么大碍,等一下化妆遮盖住就好了。”

“这样真的可以么?”导演的眉头皱了一下,稍有不慎,可是会在身上留疤的,像是这样的明星,外形是很重要的。

女人苍白着一张小脸儿,温雅的点了点头,便让助理扶着她,走往化妆间去换衣服补妆了。